144 事来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看着面前的裸露着上半身,披散着墨发,冷着一张脸的苍孤煜,炎不离讪讪的笑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那个,我,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泥煤,燕兮!你死定了!心里愤恨着,炎不离便要往岸上划去。突然脚下被苍孤煜狠狠的一扫,霎时是失去了重心,噗通一声重新摔在了水中。

炎不离挣扎着想要站起身,苍孤煜却是先一步将她牢牢的禁锢在了怀中。温热的大手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冷眸寒光四射。

“喂喂喂,我,我真的没有看见你那个玩意,你相信我你相信我,”炎不离连忙说了起来。

不说还好,一说倒显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苍孤煜本就冷的脸色是更冷下了几分。余光瞥了眼屋顶,苍孤煜看着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冷声问着,“来行刺朕?”

就在这时宫殿外进来了一批带刀侍卫,“皇上,皇上你没事吧?”

热气氤氲的浴池隐隐透着两个亲密的身影,看着这一幕,一众带刀侍卫愣住了,他们是不是打扰到皇上的好事了?

瞥着进来的一众侍卫,苍孤煜眼神一凌,手上一动就将炎不离甩上了岸,拿过一旁的衣袍穿拢在了身上。

湿透的衣裳在空中洒下了一串星点的水珠。以手撑地,炎不离身形一转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却是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藏在衣裳里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炎不离正要去拾起掉落的匕首,身子刚微动了一下十几把寒光嗖嗖的刀剑刺向了她。

“别动,”一人冷喝着。

苍孤煜只身着一件单薄的内衣,胸膛上湿润的头发还朝着地上滴着水,阴鸷的看着炎不离不带任何的温度,“带下去严加审问。”

话音刚落苍孤煜转眸之间瞥见了白色大理石上的镶着宝石的匕首,陡然一愣,回过神来大步上前拾起了匕首,朝着炎不离走了去,“慢着,你怎么会有这把匕首?”他明明是送给离儿了,怎么会在这个少女的手上?她跟离儿是什么关系?

炎不离看着他笑了笑,从七灵镯内拿出了一个精致的锦盒丢给了他,“专门让人给你打造的,不比你的冷煞差,生日快乐。”

说着看了看周围一脸敌对的众侍卫,炎不离看着破口的屋顶眸子闪烁了一下,她明明是来送礼物的搞成现在这样,真是无妄之灾啊!燕兮,这笔账她给你记住了!

接住了她丢来的锦盒苍孤煜轻轻的蹙了蹙眉,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疑虑,这女人不是来刺杀他的?冷煞,她知道这个名字!除了溯源和他,离儿是第三个知道这把匕首的名字。

猛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苍孤煜的脑中,一把扯过了炎不离上下打量了起来,像吗?其实他看不出来像不像?可是今年离儿不是该只有九岁么?

“你……”

苍孤煜刚说出一个字炎不离便打断了他的话,“没错,是你想得那样。”

“真的是这样,那离儿现在在哪?”紧紧的盯着炎不离,苍孤煜问得有些急促。

“什么?”炎不离道了一声,难道她会错意了,额,这个!

“炎不离在哪?这把匕首是朕送给她的,她既然能把这匕首给你,你肯定就是她信任的人!她现在在何处?可好?”

听到苍孤煜的这话,站在屋顶上悠哉瞅着宫殿内一切的燕兮愣了愣,凤眸闪烁了一下,纵身跳了下来,站在了炎不离的身旁紧紧的盯着她,眼中带着一丝急切,“你知道小离儿在哪?快说。”

既然打算来给苍孤煜送礼物,炎不离便没打算隐瞒她的身份,只是燕兮这妖孽,她真的不想再被他缠着要当她爹了。

还未等她开口,宫殿外传来了溯源急急忙忙的声音,“皇上不好了,皇上不好了,你的胞弟萧王让空灵国的人给杀了,现在太后震怒要捉拿此凶手,可空灵国大祭司力保他们的人,说是此事要等他们皇上的意思,否则在这之前休想动凶手一分,现在北翼殿内已是剑拔弩张了。”

“什么!”不待苍孤煜开口炎不离便是惊叫了起来,“溯源,你再说一遍,空灵国的人杀了你们的萧王,卧槽,不可能,其中必定有隐情。”

看着她这反应苍孤煜皱了皱眉,走来的溯源也愣了一下,陌生的看着炎不离眨了眨眼,她跟这女人认识么?为何会知晓他的名字?

瞧见了溯源的陌生,炎不离看着苍孤煜一脸的认真,“我就是空灵国的皇上,凰娆。”

此话一出,震惊宫殿内一众人,诧异的看着她,她是空灵国女皇?神马情况?

北翼殿内一大批侍卫团团的围住了一旁坐着的胥婳一众人。胥婳静静的喝着酒,一脸平淡得仿若什么事也未发生,杜顷和佰椛跪在了胥婳的面前,低着脑袋瞧不清他们的表情。

北苍国大臣和他国使者站在了另一边,冷眼的看着事情的发展,宫殿内一片寂静。炎不离和苍孤煜一众人走了进来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北苍国的大臣看着苍孤煜行礼了起来,高位上雍容华贵的太后也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朝着苍孤煜走了来。

看着炎不离的身影,静坐在座位上的胥婳站了起来,恭了恭身,“皇上。”

空灵国的一众人也正要向炎不离行礼,被她手一挥制止了。看着被侍卫指着刀剑围住的胥婳众人炎不离没由来的一股火气窜了起来,冷沉着一张脸的看着苍孤煜,扬声道:“北苍皇,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还未搞清便这么早对朕的人如此刀剑相向,犹如就是阶下囚一般,这就是你们北苍国的待客之道吗?”

众人还在诧异这空灵国的女皇传闻不是一个小孩么?如今看着眼前这个红衣女子,看来是传闻有误啊!

“你们空灵国的人杀了本宫的儿子,如今还想要礼遇之待,你们空灵国别欺人太甚!”郑嫨睛怒瞪着炎不离大声道。

“皇上,奴才没有杀人,萧王不是奴才杀的,皇上,不是奴才不是奴才,”杜顷抬起了头看着炎不离说道,清秀的脸上已经是煞白一片了,眼中更是惊慌和恐惧。

炎不离瞥了他勾唇笑了起来,“杜顷,人既然不是你杀的那就没必要害怕,给朕挺直腰板无畏的看着他们,没做的事何必让自己畏缩,你放心,朕的人谁敢动朕便杀了谁?”

最后一句话炎不离是看着郑嫨睛说的,黝黑的眸下一片阴鸷。

这个渗人的眼神让郑嫨睛心颤了一下,但她好歹也是从一名小小的宫女爬在如今这个高高在上的太后之位,其中什么风浪她没有见过。只是一瞬间的情绪便是消逝了去,目光阴冷的看着炎不离嗤笑了一声。

“空灵皇,你的人杀……”

“北苍皇,马上让你的人退下不然别怪朕对他们不客气,”睨着苍孤煜,炎不离冷声道。

苍孤煜看着她的冷眸闪了闪,命令着,“退下。”

一众侍卫应了一声退至了一旁,炎不离提脚朝着前面的案桌走了去,落座了下来便是悠闲的拿起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待一块吃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才慢悠悠的抬眸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杜顷和佰椛,“说吧!怎么回事?”

佰椛早已是哭了一脸的泪痕,看着炎不离眼珠子更是委屈的唰唰往下掉,抽泣了一下,说道:“皇上,都是奴婢的错,杜顷也是为了帮奴婢才不得已与萧王动手的。”

“佰椛,你的委屈事后我们再说,现在说重点。”

“是,皇上,”佰椛收住了眼泪,敛了敛脸色,开始诉说起这场血案的前因后果。

事情的起因一切皆是由萧王的色心开始,佰椛虽长得不是国色天香但也是小家碧玉。和炎不离分开后她便和其他的使臣在北翼殿内等候着苍孤煜的寿宴开始,左等右等,是百无聊赖,却也是不敢到处乱走直到是被尿意急得不行才找人问了茅厕匆匆的离开了正殿。然而出了正殿还未走几步路便是让萧王的人给拦下了,之后便是以见了萧王不给他行礼,不知规矩之由将她带去了一偏殿,便是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事关女人家清白之事她又怎么能让萧王得逞,便是与他动起了手,但是奈何她实力不如萧王很快便被压制了下来,她见机不对便是趁刚才的打斗已是来到了房门前,迅速的开门便逃了出去。

然而房门外已是守候着一众人,见着她众人纷纷朝她动着手。恰逢这时被炎不离甩掉来到北翼殿的杜顷因为尿急便与胥婳说了一声便到处找起了茅厕。

看见他佰椛赶紧呼救了起来,杜顷一看这么多的北苍国人欺负佰椛,瞬间燃起了强烈的民族感,便是加入了打斗之中。

一时之间偏殿内是灵气涌动,见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萧王也是愤怒了,打斗之中处处要取他们二人的性命。

杜顷对上了他,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如他,只能说是苦苦的在强撑着,许久杜顷终于是寻到一处萧王的漏洞运着灵气向他打去,且不说这招不能伤得了他的性命再者他也根本就没有达到萧王,然而却不知为何萧王突然便是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断气了过去。

这一幕恰逢被偏殿闹出动静赶来的护卫军看到了,当下便是拿下了佰椛和杜顷。

萧王惨死他手这么大的事很快便是闹大了,听闻自家儿子死讯,郑嫨睛急急忙的赶了过来,便是发生了与胥婳一番对峙。

听完了佰椛的整个叙述,炎不离目光幽幽的看着二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你俩到最后也没能上得了茅厕,尿裤子了吧!”

佰椛和杜顷风化,殿内的众人陡然呆住了,这不是重点好不好!而且能别在这么正式的氛围突然来点这般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好么?

龟速的偶没能赶上审核,嗷呜,只能今晚回来补了,悲剧的偶上课去了,么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