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我没有仇家的/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内霎时一片寂静,空灵国的一众人看着炎不离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皇上你能靠谱一点么?佰椛和杜顷的恐惧也随之消逝了,心里是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

“简直是一片胡言,”郑嫨晴冲着佰椛和杜顷大喝了一声,粉黛掩面的脸上怒气涌现,看着苍孤煜正要说什么,被打断了。

“一派胡言,那北苍国太后认为什么才是真言?早听闻贵国萧王风流成性,强抢民女之事在民间发生也不是一件两件了,恶名在北苍国是早已盛传,只是朕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胆大的对朕的人出手,吾国好心来为贵皇祝寿竟是遭如此冤枉陷害,朕还想问你们究竟是存了什么心?真当吾空灵国好欺负么?”

“这事不是你们追究,是朕必追究到底,若是你们北苍国给不了一个交代,那就不妨战场上相见,拳头说话有时往往才是硬道理。”

炎不离此番话一出惊煞了殿内的一众人,空灵国虽也是千年古国,曾也在风云大陆上占有一席地位,但后来闭关锁国几百年怕也是早已落后了时代的步伐。近几年虽然是对外开放了,但对上四国中战斗力最强的北苍国这未免也是太有自信了点,或许说空灵国有什么能让人有自信的宝贝?

一时之间殿内议论纷纷了起来,三三两两的接头交耳,瞅着炎不离的眼神越发的深究了起来。

一一将那些人打探的神色尽收眼底,炎不离微微的挑了挑唇。空灵国在五国之中毕竟是脱节太久了让四国看轻那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再者,苍孤煜是不会贸贸然的便应下了这战事,一来他向来都是稳重谨慎之人,二来他还要在她那知晓炎不离的消息自然是不会对她出手。而且就算是对上,北苍国也未必会赢,没有点实力她也不会说这种话。

看着从始至终便是悠闲的吃着膳食喝着酒的炎不离,苍孤煜的冷眸闪烁了一下,“此事真相究竟如何?朕必定会彻查到底,也会给空灵皇一个交代,但彻查期间还望空灵皇众人留在吾国。”

“如果包吃包住包玩的话可以,”炎不离酌着一杯酒看着苍孤煜说道。

他国众人抽了抽嘴角,胥婳面无表情仿佛是习以为常了,花落等人已经是别过脸去了,皇上你能别这么丢人么?

苍孤煜敛了敛眼,冷冷道:“那是自然。”

“北苍皇真是大方,成交,”一口喝完杯中的酒炎不离夸了一句,挂在嘴角的笑容透露着一丝奸诈,第一家里应该能进一笔不菲的帐吧!呵呵……

勿须他人说什么两人便这样一锤定音,郑嫨晴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插足于苍孤煜下的决定。

一点小插曲随着寿宴正式的开始过去了,凝重的气氛也在有心人的调节下变得欢快了起来,殿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是好不热闹。

可在热闹之下众人却是各怀心思,这心思的对象最多的自然便是炎不离了。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看着红衣妖娆,落座在身后的燕兮,夜如墨端着一杯酒浅笑道。

燕兮瞥了他一眼,“有点事耽误了,”随即看着宫殿内一片和睦挑了挑眉,“事解决了?”

夜如墨笑了笑,眼中意味不明,“空灵女皇厉害,解决了。”

“一直传闻说空灵女皇是个小屁孩,没想到竟会是如此的美人,当真是妙哉妙哉,”燕兮看着对面不停吃着东西的炎不离,笑了笑,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塞了一嘴的食物炎不离才满意的抬起了头,却不小心瞥见了北苍国席位圈落座在最下的炎倾,心中一惊,喉咙一呛便是强烈的咳嗽了起来。

擦,她爹怎么来了!居然也不告诉她一声。

听见咳嗽声,一旁浅浅喝着酒的胥婳看向了她,轻轻的拍起了她的背,“你就不能慢点吃。”

“咳咳,”炎不离咳嗽了两声,瞥了胥婳一眼,却感觉总有一道炙热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转眸寻去,只见夜阑国席位圈内燕兮一身骚包的红衣正目不转睛的瞅着自己。想起刚才自己被他使计掉在了浴池中气就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却接受到了他灿烂的笑容。

炎不离又是一气噎,这死妖孽别得瑟,只是,看着被众使臣围着的夜如墨,炎不离皱了皱眉,这四年来她一心扑在了空灵国的各种建设改革上,待到解除了封印便是迫不及待的去找炎倾了,四国之间的事她大概了解情况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一概不知?燕兮这家伙何时跟夜如墨搞在一起了?

他这人果然是不简单!

北苍国的宴会与南泗国不一样,南泗国分主次两场,北苍国就是一场到底。待宴会结束时便已是月明星疏了。皎洁的月光倾洒了一地的银色,皇宫门口热闹了起来,众人纷纷乘上马车回家了去。

来国使臣有专门的马车停放处,相对于北苍国大臣们是安静了许多。此时奴才婢女正有条不紊的伺候着主子上各自的马车。

困乏的打了个哈欠,炎不离紧紧的挽着炎倾的手臂,脸上面无表情,睨着他哼哧了一声,“你老实跟我说,刚才牵着你手的那女人是不是就是你之前打算给我找的娘,不准骗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她没站稳差点摔了便是拉住了我的手,我也只是顺势的扶了她一下,这哪是牵着手啊!”炎倾瞥着她有些好笑的解释着。

“切,”炎不离不爽了一声,抽回了手,“走个平地都能被摔,还当真是个弱不禁风娇滴滴的人啊!那以后若是地面稍微凹凸了一点,那她还不得摔死。”

“噗,”跟在身后的花落听见炎不离这毒舌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其他人也是憋着一脸的笑意,吃醋了,皇上这绝对是吃醋了!

“花落,什么事很好笑?说出来让大家都乐乐啊!”瞥着身后的花落,炎不离语气不善的开了口。

“咳,”花落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皇上,暮色他放了一个闷屁,我笑他呢!”

使劲憋着笑意的暮色听到这话顿时一僵,回过神来冲着花落就是一声吼,“花落,我何时放过闷屁了?”

花落白了暮色一眼,回得煞有其事,“我哪知道,既然都是闷屁那哪能听得见声啊!”

“……”暮色气噎,这娘们成天就知道胡说八道。

吵吵闹闹之中一行人已是不觉间的走到了马车的停放处,玺玄国一众人是早就使车离去了。莫南凌是和燕兮又杠上了,在看见炎不离一众人到来的身影瞬间停止了争吵。

看着炎倾,莫南凌惊讶了一下,回过神来便是快步的朝他迎了上去,“炎叔,你怎么会在这?这几年父皇一直在找你的下落,过得可好?可是,”说到这语气停顿了一下,莫南凌黝黑的眸子闪烁了一下,“可是寻到了离儿了没?”

“凰娆,快告诉我,小离儿的下落在哪?”在看见炎不离的那一刻燕兮便急匆匆的走了上来焦急的问道。

“你知道离儿的下落?”听见了燕兮的话,莫南凌看向了炎不离惊叫了一声,恍然之间有些明白了,难怪炎叔会跟这空灵女皇待在一起,原来如此。

看着燕兮,炎不离扯唇笑了笑,抚了抚垂落在胸前的一缕墨发,好以整暇的瞅着他,“你真想知道?”

“这不废话。”

“行,告诉你也可以,只是你好意思不给朕点好处么?还有刚才一事朕可没找你算账,一并算了就告诉你。”

燕兮看着她皱了皱眉,“你想要什么?”

嘴角的笑容扯得更深,炎不离说道:“这得看你有什么了?这样吧!今儿天色已晚也不是商议这事的时候了,明儿吧!第一家里我们好好谈谈。”哼,燕兮,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看她不坑死你。

看了看炎倾,燕兮暗了暗眼色,这里确实不是商议这事的好地处。瞥着炎不离走上前了一步,微微的俯下了身,在她耳边小声道:“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我也有个条件,就是别告诉炎倾她的下落。”

炎不离挑了挑眉,抿唇笑了笑,爽快的应了下来。

这么爽快反倒让燕兮狐疑了,目光幽幽的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去的身影深蹙着眉头,炎倾跟她坐一辆马车!她真的能不告诉他小离儿的下落,为毛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而且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炎倾跟凰娆的关系这么好,怕是早就知道炎不离的下落了吧!”夜如墨悠悠的走到了燕兮的身旁说道。

燕兮不以为然,瞥着他轻笑了一声,“如果凰娆真的告诉他小离儿的下落,你认为他还能待得住么?”

闻言,夜如墨挑了挑眉,是呀!炎倾这么宠炎不离,若真的知道她下落了又怎么可能会待得住呢!

马车里,炎不离慵懒的靠在软榻上一脸的奸笑。看着她这神情炎倾就知道她是想坑人了,只不过坑燕兮他双手赞成。

“蛋儿,萧王的事你怎么看?”

炎不离抬眸瞥向了炎倾,“能怎么看,有人故意挑拨空灵国和北苍国的关系呗,苍孤煜应该也是明白这一点的,只是不知这暗中之人是谁?照理来说我没有仇家的啊!”

听到这话胥婳和炎倾抽了抽嘴角,你真确定你没有仇家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