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磐七,我们得好好谈谈/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苍国的办事效率倒是快,第二日萧王的案子便是彻底的展开了来。不过想来也是,此事非同小可,这个节骨眼上又有谁敢在这事上怠慢了去。

坑燕兮一事也在炎不离的计划中顺利的进行着,那天她一改以往赖床的习惯起得很早,精神抖擞,好以整暇的在第一家里与燕兮会面了。紧接着她一本正经的狠狠敲诈了他一笔,也一本正经的坑燕兮去了风云大陆上最东边一个她虚构出来的地方。

看着燕兮风风火火离去的身影,炎不离心里终究是不禁的泛起了一丝愧疚,然而这愧疚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随即便是被那成功坑爹的喜悦掩盖了过去。

对着手中的紫金卡亲了又亲,炎不离猥琐的笑着离开了厢房。

而苍孤煜的寿辰已过,各国使者也纷纷是相继离开回国了。

莫南凌在临走之前知晓了炎不离的身份,除了诧异还是诧异之外更多的便是惊喜,一个劲的打量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嘴中直喃喃道:“真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不说他没有想到,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明媚的午后,清幽雅致的后院气氛一片凝重。一簇茂盛又苍翠欲滴的青竹遮掩着底下方正的石桌,有四人围坐在一起正火热朝天的打着麻将,一旁围观又伺候的一众人看着越发凝重下来的气氛顿时是大气都不敢喘。

皇上曾说牌品就是看人品的时候,但皇上的牌品一直就不好。

“二条,”炎不离脸色阴沉,甩出了刚摸起来的一张牌。

“皇上,不好意思,清一色二五条,胡了,”捡过了二条,胥婳淡淡的推下了手中的牌,看着炎不离笑道。

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的沉着了,炎不离冷眼的睨着胥婳,黑黝黝的双眼簇着一束小火苗,不爽的白了他一眼,骂咧了一句,“不好意思那你就别胡啊!你还胡个屁。”

早就习惯了炎不离输牌后的牌品,胥婳不以为然,面不改色的笑道:“皇上,给钱吧!听说你坑了别人一张紫金卡,别叫穷,没人会信的。”

又不爽的白了胥婳一眼,“切,小气样,我是那种输了不给钱的人吗?再说,胥婳你这是什么心思?呵,就知道平时装得一副好人样到处骗人,实际上黑到骨子里了,拿去拿去,小气劲,真是!”

收拾着炎不离丢过来的一堆金币揣进了包里,胥婳搓着麻将,顺着炎不离说道:“皇上,你谬赞了。”

谁夸你了!炎不离顿时又是一个火大。

“蛋儿,我好像学会了,让我来打两把吧!”坐在炎不离身旁的炎倾安抚着炎不离的怒火说道,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期待,这种赌博真心很有趣,难怪近几年会火遍整个风云大陆。

一听炎倾这么说,炎不离连忙起身让座,随即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眼桌上的胥婳,花落和暮色说道:“爹啊,我打麻将十有九输,这几年输给他们的钱都能绕地球一圈了,你一定要给我给赢回来,最好输得他们全都给我吐出来,裸奔更好,爹啊,加油!”

胥婳三人抽了抽嘴角,明明是她自个吩咐他们不准放水的,还扬言威胁他们谁敢放水就给他好看。再说这十有九输,哪回不是输得稍微多了便是想尽办法赖过去的,之后便是找各种理由又给坑回去,你哪次吃亏过,反倒是他们这几年才是稳亏不赚。够了,皇上你真是够了。

很快院中又响起麻将混杂在一起的清脆声音,稀里哗啦哗啦稀里,仔细听着倒是有一番别样的滋味。

见着炎不离乖乖的坐在炎倾身旁全神贯注的瞅着他们打麻将并没有发火,空灵国一众人顿时是松了口气,若说在皇上葵水期时要万分又万分的小心,那皇上输牌后也要千分又千分的小心,二者无论是其中的一者,他们都伤不起啊!

也不知是初学者的运气好爆了还是炎倾领悟到了一些技巧?几乎把把都是他赢牌,炎不离在一旁笑得是合不拢嘴,咯咯的笑声让人是感觉毛骨悚然。

火红的太阳落下了西山,天色昏暗了起来。院中,激战了一下午四人在炎倾一个人得意的笑着之下收场了。

花落和暮色的脸色十分不好,黝黑的眼中还有着一丝水润,泥煤啊!半年的工资都给输给炎倾了,这是要他们以后喝西北风啊!

胥婳倒是没什么表情,但那紧抿着的双唇却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虽说平时一点也不在意赌博输赢,但这基本上可以说是一边倒的输牌还真心是有点让人不爽。

捧着炎倾赢来的一大堆金币炎不离是心情大好,得瑟的瞅着胥婳,花落和暮色,哈哈的大笑着,“风水轮流转,这滋味不好受吧!”

瞥着她那明显是一副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模样,三人默契的不语。

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炎不离不客气的将金币全装进了七灵镯内,看着炎倾咧嘴道:“爹啊,想吃什么我请客。”

炎倾瞅着她挑了挑眉,宠溺的笑道:“你倒是真不客气。”

亲昵的挽上了他的手臂,炎不离笑得眼睛都成月牙形了,“我们什么关系还用得着客气么?你的还不是我的,当然,我的还是我的。”

听到她这话,炎倾刮了刮她高挺的鼻梁,笑了笑,拉住了她的手道:“走吧!时候不早了,该是回去了。”

炎不离点了点头,“嗯,好。”

“皇上,”看着二人亲密的动作,胥婳眼中闪过一道黯然,急急忙的喊道,却又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晚了,一切都晚了!

“胥婳,怎么了?”炎不离看向了胥婳。

“夜凉,皇上注意别着了风寒,”敛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胥婳看着她淡淡的嘱咐着。

炎不离颌了颌首,轻轻的应了一声便是跟着炎倾离开了第一家。

各国使者纷纷离开后空灵国一众人也是搬出了行宫住进了第一家,反正就如炎不离所说一切有苍孤煜给钱,肥水不流外人田何乐而不为。

瞥了眼炎不离跟炎倾远去的身影,花落看着落寞的胥婳,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皇上一出世便是与炎倾待在一起,平日里炎倾又极宠着她,皇上对他的感情自是深厚了些,但是你放心,你始终都是皇上的未婚夫,空灵国凤君之位必定是属于你的。”

胥婳看了花落一眼,苦笑了一声,温煦的声音很轻,“谁在乎这凤君之位了。”

花落的眸子闪烁了一下,说得也是,大祭司之位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抿了抿唇,花落说道:“胥婳,我懂你的心思,我一直都懂你的心思!”

自那次他修炼走火入魔被还是圣蛋的皇上救了后,胥婳对它的感情从以往的职责所在便是变了,他爱皇上,很爱很爱!所以才会甘之如始的苦苦等待了百余年,他其中的心酸苦味又有谁能了解。

但是凰族之人向来都是爱上一个人便会死心塌地的爱着他,无论是爱着也好还是恨着也好,倾尽一生或是终其所有都只是那一人,也只有那一人。所以空灵国从来都是一皇一后或是一皇一君制。

乘着昏黄的夕阳,炎倾和炎不离慢腾腾的回到了炎府,刚进院中磐七就像八爪鱼一样便是紧紧的抱住了炎倾,便是急急的对他讨乖着,“本小王很乖,很听你的话没有出去,也没有闹也没有闯祸,清吟和夜荼可以作证。”

怕炎倾不相信磐七连忙指着清吟和夜荼。

被磐七刚才一把便推到一旁去的炎不离瞅着磐七这般奴颜谄媚的模样抽了抽嘴角,丫的,她以前一直以为磐七只是一直兴起才会去缠一下炎倾便是没有理会,但是现在看来她任由他发展下去的结果就是证明磐七真的是弯了!

泥煤啊!磐七,难怪你以前总是那般不可一世小正太的态度对待她,原来是讨厌女人喜欢男人,嗷呜,磐七,你弯了真的好么?你确定你父王母后不会受刺激?

看着炎倾越发冷下来的脸,炎不离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口气,拎过磐七给了炎倾一个放心的眼神,“爹啊,你今天给我赢钱的,这事就包我身上了。”

“喂,愚蠢的女人你干什么?你赶紧放开本小王,”被炎不离吊在空中的磐七怒了,狠狠瞪着他张牙舞爪的一阵折腾。

炎不离淡淡的睥睨着他,一脸的语重心长了起来,“磐七,事到如今,我们必须得好好谈谈。”

跨进了屋,将正打闹成一团的白虎和肉团赶了出去,也将趴在软榻上呼呼大睡的辰让轰了出去。炎不离才放下了磐七,面对面看着他一脸严肃道:“磐七,你真的喜欢我爹?”

一双小凤眸顿时狠狠的朝她翻了个白眼,磐七一副你是白痴看不出来的模样,鄙夷着,“这不废话!”

前后天差地别的态度还是小小的刺激了下炎不离,呼了口气,忍着怒气,炎不离笑着为自己倒了杯茶,酌了一口,好以整暇的睨着他,“磐七,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爹啊是不可能会喜欢你的,且不说他是我的,就你这童子鸡的身份他也是受不了,所以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个心吧!难道你没看到他平时对你的态度么?人要有自知之明的。”

“童子鸡,你才是童子鸡,本小王是凤凰,童子鸡能与本小王相提并论么?愚蠢的女人,”磐七怒道,显然是纠结上了这童子鸡的称呼上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