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我们单挑/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了磐七一眼,炎不离喝了口茶,“傻凤凰,童子鸡的意思是你是男儿身,你认为你这样我爹会喜欢你么?我也是看在你我毕竟相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才跟你说这么多的,你别自己不讨趣啊!”

“是这样吗?”磐七看着炎不离皱了皱眉,眼珠子溜溜的转了一圈,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叫了起来,“我知道了。”

话一说完磐七便是风风火火的跳下了凳子,急匆匆的冲出了房间。

看着他娇小的背影,炎不离端着茶杯勾了勾嘴角,嗯,没想到磐七竟然是这么个识趣的小凤凰,真是对他改观了。

就在炎不离以为成功解决掉磐七一事,晚饭时分向炎倾邀功时,磐七一蹦一跳,面上也有些扭扭捏捏的走了进来。

看着一身金红色衣裙,头扎两个双飞髻,稚嫩的小脸上略施了点粉黛,显得更加的粉雕玉琢,清秀可爱的磐七,炎不离刚喝下嘴的一口汤猛地喷了出来,“擦,磐七,你这是什么打扮!”为了她爹啊,真他丫的是下够了血本啊!

磐七压根就彻底无视了炎不离,一双小凤眼一心就栽了炎倾身上,扭捏的一笑,慢慢的挪动着脚步向炎倾靠了过去,一副欲迎还羞的看着他,但在那稚嫩的小脸上显得是有些别扭。

炎倾也被磐七这副女装的模样给噎了一下,回过神来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拿出怀中的白色帕子便给炎不离擦拭着留在嘴角的汤汁,“这么大个人了,吃个饭还一惊一乍的。”

见着炎倾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女装而感到惊艳,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磐七有些不满的撅了噘嘴,说什么她这样子绝对是人见人爱,第一家美衣店的老板根本就是骗小孩,她一定要去将他的头发都给烧光。

“磐七,你够了,你真的是够了,”拿过了炎倾手中的帕子,炎不离胡乱的擦了两下嘴角,看着磐七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

没有理会炎不离,磐七大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炎倾的大腿,仰着一张可怜的小脸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说道:“炎倾,本小王其实是个女孩,你就喜欢本小王好不好?你就喜欢本小王好不好?”

“什么,咳咳,”炎不离看着磐七惊叫了一声,蓦地被口水呛到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泥煤的,一直以为磐七是个小正太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太妹啊!丫的,你这也太叛逆了点吧!此时的炎不离一个劲的纠结在了磐七的身份上去了,完全是忘记以前自己也干过这事。

拍着炎不离的后背,炎倾轻轻的皱了皱眉,“说个话都能被呛到,真是服了你了。”

又一次被炎倾无视,奈何再好脾气的人都受不了,更何况磐七还是个火爆脾气了。气鼓鼓的鼓起了脸颊,小凤眸凶狠的瞪着炎不离,便是一声吼,“炎不离,本小王要向你单挑。”

“咳咳,”炎不离瞥着磐七挑了挑眉,“单挑,磐七,你胆子见长了啊!”

“哼,”磐七高傲的冷哼了一声,无所畏惧的扬了扬小脸,弯弯的细眉一竖,“我父王曾说过,对待自己的情敌无须管她跟你是什么关系?一切打了再说。本小王说跟你单挑也算是给你面子了,若是换了本小王的父王招呼都不打一句便是直接揍上你。”

这真的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给人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磐靳么?想着记忆中磐靳的模样,炎不离有些怀疑。不过瞅着磐七这对她拽傲拽傲的模样,她还真有点手痒了。

勾唇笑了笑,炎不离看着磐七说道:“行啊!单挑就单挑,先说好输了可不准哭鼻子,也不准闹,更不准给我到处闯祸发泄你的怒火。”

“哼,你才输了别哭鼻子,”磐七眉眼冷竖,哼哧着,“还有,若是本小王赢了你就离炎倾远点,不准跟他说话更不准接近他,若本小王输了本小王同样如此。”

“好,这个条件可是你自个说的,输了可不准耍赖。”

“你才耍赖。”

看着磐七气愤的模样炎不离抿唇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炎倾一眼,叹了口气,感慨了起来,“男女老少通吃,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你说呢?爹。”

夹着一片青菜,炎倾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那你以后可得要把我给看牢了。”

“爹,这事要你自重,”一把抓过了炎倾的手,吃掉了他筷子上的青菜,炎不离笑眯眯的瞅着他说道。

“炎不离,我不是你爹。”炎倾突然转开了话题。

“那你还叫我炎不离。”

“那以后叫你凰娆。”

……

夜黑风高,孤月高挂,一处偏僻的山间小溪旁,磐七和炎不离对立而战。一阵凉风吹过吹得不远处的树叶飒飒作响。

磐七一脸严肃,炎不离一脸笑容,正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话用在磐七身上是再好不过了,一双小凤眸仇视的瞪着炎不离就差没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凰娆,出来单挑你还欣赏起了这的风景,你瞧不起本小王是不?”看着眼前双手抱臂,悠闲又一副心不在焉的炎不离,磐七怒道。

“诶,小七七,这单挑的地方可是你自个选的啊!这里的景色真的是很不错嘛!就该让炎倾跟来的,单挑完了我还可以跟他花前月下,浪漫的约会一下,哈哈,想想都是那么的美,”狡黠的笑着,炎不离故意逗着磐七。

果然听到这话磐七更怒了,小脸气呼呼的瞪着炎不离,“凰娆,你这个死女人,你休想,炎倾是本小王的是本小王的。”

怒吼着,磐七运起了体内的精纯的火元素。金红色的火焰在小小又肉呼呼的手中嚣张的跳跃着,双手合一两团火焰合在一起,骤然变成了一个火光波涛的火球。

见着磐七动真格了,炎不离也一改之前悠闲的模样。在磐七刚跟到她身边,二人都还在磨合期的时候,她们就打过一架。别看磐七是个小屁孩,但人家好歹也是兽皇凤凰,实力自是不弱的,那时二人的打斗就毁了烧毁了一座宫殿。

待炎不离冷静了下来理智回笼后,是又悔又恨又肉疼,泥煤啊!这又是钱啊!以至于炎不离又把修葺宫殿的钱打在了文武百官和灵都一些富商身上去了,那时也是一众文武百官和富商们的噩梦。

而炎不离更是没有吃亏,修葺宫殿的钱被‘不正当’的手段给坑了来,那一直在瓶颈期的等阶也因为这场打斗而破阶,说来也可谓是两全其美!

漆黑的眼眸应着汹涌的火焰,炎不离微眯了下眼,同是两束金红的火焰燃烧在了掌心。火焰跳跃,舞动,闪烁,丝毫不属于磐七的气势。

大波的灵气在这个寂静的小山间晕散了开来,气氛越发的剑拔弩张,就在二人动脚便要迎上对方时,一股阴冷摄人的灵气陡然间也晕散在了空中。

“什么人?”磐七和炎不离同时收住了手,炎不离警惕的环视了眼空荡荡的周围,冷声道。

没有人回答,只余那风卷过的声音。磐七和炎不离对望了对方一眼,默契的皱起了眉头。

就在二人以为那躲在暗中的人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心中分外的警惕了起来时,他缓缓的从一旁的树林走了出来。

一头长至脚踝的银发不扎不束,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银白,绸缎般的发间还泛着熠熠的光辉。夜风吹过轻轻的撩起了几缕留在脚踝上的发丝。

黑玄色的衣袍衬得他身材修长,也衬得那头银发显得更加的突兀,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犹如那深寂的古潭,幽深得让人琢磨不清。

“凰战,”看着来人炎不离大喊了一声,黑眸中闪过一道冷意。

“凰娆,真是好久不见了,”冷漠的声音自空中悠悠的传来,凰战慢腾腾的一步一步接近着炎不离,那模样就像是出来散步一般,怡然自得又漫不经心。

“凰战?凰娆,怎么回事?这男人也是你们凰族中人?但你们凰族中人几千年来不都是祭血单脉,何时一个时段存在过两个凰族中人了?”看着凰战,磐七一脸的雾水,站在了炎不离的身边疑惑着。

所谓凰族其实也可以说他们是凤凰,他们是人与凤凰的结合而来,这事曾被他们凤凰一族视为耻辱,但自从那凰族开创的第一人成功单挑甚至差点灭了涅槃境地后才对此有了改观。

说是改观其实也是被迫屈服在他的强大之下,刚开始也是非常的抵触这种在他们凤凰一族眼中不伦不类的存在。忍耐了几百年终于是忍无可忍的挑起了战事。

此战事长达了两百多年,最终是两败俱伤,他们凤凰一族也因此淡出了世人的眼中,隐居在了涅槃境地。凰族鼻祖在临死前拼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量幻化出了神树,并保留下了自己的精血孕育着后代,自此凰族诞生了。

而经过此一战役,沉淀了几百年的凤凰一族也慢慢是想通了这件事,在第五代凰族之人找上涅槃境地时便是合手言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