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再次毒发/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阵夜风吹过,带来了丝丝的冷意,也撩动起了对立而站的三人衣边飘扬。

“凰娆,他身上有很重的魔性,他已经坠魔了,”蹙眉睨着凰战,磐七大声道,小凤眸里认真又警惕。

坠魔了么?炎不离看着凰战眼眸闪烁了一下,“凰战,北苍国萧王是不是你杀的?”

“北苍国萧王,”凰战似乎是一时还没有想起来,有些疑惑,紧接着恍然了一声,“啊,是他,是我杀的,我看见他欺负你的人了,就一时好心替你解决了。”

“呵,”炎不离嗤笑了一声,“你确定你是好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你想挑起空灵国和北苍国的矛盾。”

“凰娆,你真是冤枉了我,我真的是好心,”深寂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波澜,凰战的声音冷凌,更是听不出他的任何喜怒。

“凰战,你究竟是不是好心你自个心里清楚,”炎不离看着凰战的眼神更冷。

传承祭典后她便能进入了藏书阁内的天地间,她查询了空灵国所有的历史,也了解了空灵国以往的各任皇上。书籍记载凰战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死去,死因不详,对他的描述也只是寥寥几笔。

当时她有过怀疑此凰战非比凰战,但想起他使用的金色火焰是凰族特有,她就否认了这个念头,凰战确实是凰战!那就只能说明凰战当时根本就没有死,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她们身上的封印和涅槃境地的封印是在凰战死后才有的,不排除这些封印是凰战设的,而就算不是他,那他肯定也是脱不了干系。

出神之际,凰战的声音又悠悠的传了来,“凰娆,跟在你身边的那缕魂在哪?”

魂?是说的秦首么?这么说起来当年让秦首来保护炎倾,结果不见他踪影,不知这几年是野哪去了?就知道他不靠谱,但是这凰战为何要找秦首?再续那晚在尖塔内的打斗么?

炎不离瞥着凰战挑了挑眉,猥琐的笑了一个,“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的下落?”

话音刚落,迎面而来一鞭汹涌的火鞭,炎不离陡然吓了一跳,赶紧闪身躲了过去。瞅着面前手持着火鞭,一身阴冷渗人的凰战脸色沉了下来。

火鞭燃着熊熊的金黑色相间的火焰,炎不离眸子闪了闪,之前凰战的火焰还是跟她一个色,看来他是真的坠魔了。

“凰娆,两个选择,一,乖乖告诉我那缕魂魄的下落,二,我强行逼供,”凰战冷声道。

不待炎不离开口,磐七抢先一步火大道:“擦,你这个杀千刀的坠魔人你吓唬谁啊?她说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还强行逼供,那就看你能不能强行逼供得了。”说完磐七一团硕大的火焰打向了凰战。

别看磐七平时对凰娆不可一世的模样,更是跟她拽得跟二五万似的,也常常跟她置气赌气闹腾她,但若真遇到事火有人跟她作对或是对她不利,磐七是绝对不会容许。在她的心中炎不离也只有自个能欺负,别人欺负她都是通通找死。

“凤凰,”凰战冷睨着磐七眼中闪过一道深意,随即微微的勾了勾嘴角,“磐梵,你也好久没有看见你的族人了吧!出来见见吧!”

一阵金黑色的光芒蓦然乍起,山间的风吹得更大了,吹得婆娑的树叶一阵窸窣的作响。

眼前的凤凰一半是金红色的毛羽一半是黑色的毛羽,看上去不伦不类可依旧威严无比,高贵优雅,周身燃烧的火焰是冷冽的黑色瞧上去有些森严。一双金红色瞳仁的凤凰眼不带任何温度的瞥着他们,轻视高傲!

这只凤凰显然也是跟随着凰战坠魔了,可就算是这样它依旧有着凤凰的高傲,让人不敢轻易亵渎了它。

“真是吾族之人,自那以后有一千多年没有见到了吧!”浑厚的声音带着一丝历经沧桑的后感。

“你是凤凰,为何要自甘坠魔?”看着眼前的凤凰,磐七怒声的质问着,肉呼呼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她实在是不能想象自己的族人居然自甘坠入魔族,这真的是太让他们凤凰一族蒙羞了。

坠魔的凤凰!炎不离有些吃惊,看着身边散发着汹汹的怒火抿了抿唇,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唤道:“磐七。”

“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坠魔?”磐七激动的上前了一步,质问着磐梵。

磐梵已从凤凰之身幻化成了人形,一袭黑色的衣袍加身,身材伟岸修长,一头火红的头发被高高的束在脑后,冷漠雅致的容颜不苟言笑。瞥着磐七敛了下眼睫毛,轻启红唇,无所谓道:“坠魔,想坠了便坠了。”

“你混账,”磐七怒吼,稚嫩的小脸被气得泛起了一丝红晕,娇小的胸膛更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显然是被气爆了,“今晚本小王就替吾族之人清理门户。”说着磐七周身火焰大开,气势汹汹带着压迫的气息。

“你是凤凰的王族,”磐梵瞥着磐七眯了眯眼,躲开了磐七的攻击,陡然眸光一凌,手向上摊平而起,一只小型的黑色凤凰在他掌心内奔腾,“凤凰黑焰,”随着说话声黑色的凤凰咻的一声疾驰的朝着磐七飞了去。

那么快,只在眨眼之际;那么凶猛,打在磐七身上的瞬间磐七重重的落在了远处的地上,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是徒劳,几次之下,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从嘴中喷了出来。

“磐七,”一招秒杀!炎不离大惊,赶紧朝她奔了去。

“就算你是王族,但你的实力太弱了,凰战,其实见不见也罢,我回去了。”睥睨着地上的磐七,磐梵说着已是消失在了平地上。

“凰娆,他在哪?”一步步逼近着炎不离,凰战冷声质问着。

将受了伤的磐七抱在了怀中,炎不离看着走来的凰战冷了冷眼,“凰战,不管你信不信,我不知道他在哪?他早就离去了,毕竟这是他的自由。”

“凰娆,你认为我会信?”

……

月上西头,使计摆脱凰战的炎不离抱着昏睡过去的磐七刚走到炎府大门口,辰让便急急的迎了上来,一脸的焦急与担忧,“小爷,你终于回来了,爷毒发性命堪忧,一直嚷着要见你。”

“什么!”炎不离大惊慌色,快步的朝着清风阁走去。

清风阁内灯火通明,屋内站了一众炎家人,炎倾身染白霜虚弱的躺在紫檀木雕花的床上。炎坤坐在床沿上不停的朝着他输着灵气。炎霏郁站在床旁是已哭成了泪人,其他人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

“清吟,爹啊是什么情况了?”将怀中的磐七抱给了夜荼,炎不离急急的跨向了床边。

清吟脸色苍白的看着炎不离摇了摇头,“爷的剑伤并没有完全康复,噬心冰骨的毒也越来越不好压制了,这几年若不是靠着珍奇的药材和老爷子独门的灵气护体爷怕是早就……”

看着床上冷得面无血色,嘴唇发紫的炎倾,炎不离的双眸不禁氤氲了,他骗她,还说什么他身体没事?

“花落,赶紧过来。”

给花落传了一个音,炎不离一骨碌的爬上了床,便是扶起了炎倾的身子。

“你干什么,爷爷还在为表哥进行灵气护体,你不准你动表哥,”看着她炎霏郁急急的出了声,满脸泪痕的脸上有着一丝气愤。

众人也被她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炎倾毒发时谁都不敢碰他,那噬骨的冰冷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炎坤瞥着炎不离挑动了下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给人输送灵气对自身的伤害也是十分的大,谢谢您,您现在可以不用给他输送灵气了,还有麻烦所有的人都出去吧!清吟你留下。”没有理会炎霏郁,炎不离自顾自的说着。

看着炎不离这番,清吟知道她这样做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辰让和夜荼也及时的让他们出去,嘴上还直说着小爷不会让爷有事的。

略有深意的看了炎不离一眼,炎坤抚了抚花白的胡子,“空灵女皇,麻烦你了。”

说完便是带头离开了房间,他这一点头其他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最后看了炎不离一眼也纷纷离去而来。

没多会,房间里只剩下清吟,炎不离和炎倾三人了。

抚着炎倾盘腿坐正了身子,炎不离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抵住了他的双背,随即瞥了眼一旁不解的清吟解释着,“在空灵国我到处搜集这噬心冰骨的解药,终于让我在一本书上找到了些许的片段,虽然是不能解得了这毒,但能暂时拖延一些时间。”

“那我留下能干什么?”清吟问着。

“不干什么,你注意观察他的脸色与情况,第一次用怕有点失误撒的,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你就及时提醒,我赶紧调整。”

清吟看着炎不离抽了抽嘴角,怎么他觉得小爷有点不靠谱啊!虽是在心里如此想着,但清吟还是略有些期待的满口答应着,“放心吧!小爷,这事就交给我了,但是小爷啊!你记得悠着点哦!这可是你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