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早该猜到是你/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语的瞥了眼有些不安的清吟,炎不离抽了下嘴角,这话说得也太看扁她了吧!敛了下眸子,炎不离从七灵镯内拿出了一粒金丹喂给了炎倾,凝神闭上了眼睛,霎时大波的灵气自炎不离的身上散发来,萦纡在屋内。

小爷竟然是紫阶巅峰了!看着炎不离,清吟着实的震惊了一番,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小爷真是太强悍了!

正在惊叹着四年不见炎不离便有如此修为,清吟又见一团金色的火焰将他们二人笼罩在了其中。闪动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大床,缕缕火丝儿飘散在空中又消逝不在。

火光映照之下二人的身影有些恍惚,但却还是能清晰的瞧见二人的面容只不过是要瞪大眼睛仔细瞧上罢了。

浓郁的灵气充斥着房间又怎么不外漏?站在屋外等候在院中的众人惊住了,紫阶巅峰!年纪尚小竟然有如此修为!空灵国女皇真不是盖的。

接到炎不离传音,胥婳和花落匆匆赶来炎府已是一盏茶之后了。那日胥婳大张旗鼓来府接走炎不离,炎家人自是识得他们。对于要求进房并没有多大的阻挠。

卧房里,金色的火焰呈着圆形将二人圈在了其中,火花有规律的缓缓旋转着。

炎倾身子染上的白霜已是在火光的炙烤少了很多,清吟站在一旁不敢分心,全神贯注的盯着炎倾的脸色,就连胥婳和花落进来清吟也是没有注意到,唯恐就如炎不离所说失误撒的。

“净火治疗,”看着床上被火焰包围的炎不离和炎倾,花落诧异的惊呼了一声,随即又嗔怪了起来,“皇上怎可如此乱来,这个净火治疗若是有一丝差错那施展的这人不死也会成重伤,唉,皇上真是……”

净火治疗是陌家一种医法禁术,它是以灵气做辅火元素为主的一种治疗法。其火元素进入人体内的各个经络和任督二脉烧毁净化,此法很是痛苦也极其消耗病人的体力所以必须以灵气资助。

而净火治疗,也要求施展人体内必须是火元素且火元素必须够精纯,且精神力和集中力也必须足够强大,否则对于大方面消耗元素和灵气是极其危险的,若是一个不小心,一个松懈便会遭到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直接毙命。

一般人很难操控得了净火治疗,在很多人因此丧命时便被陌家封为了禁术,不得家中弟子修炼此法。

炎不离是在去偷盗陌家无意之中翻到的,看到上面说能稍微的净化一些噬心冰骨的毒素便立马决定修炼此法,于是顺手牵羊了去。其后遇到了瓶颈又傻乎乎的跑去找花落理一下思绪,完全就没有在意这净火治疗是偷了人家的。

当时花落看到拿着这卷她家的禁术一脸求知欲的炎不离,她就深刻的理解到了脸皮比城墙还厚这话了,这就是活生生的列子。虽是心中有些火大但终究是拎不过发起火来的炎不离,被迫屈服炎不离淫威之下她没骨气的一一为她讲解起了她不懂的地方。

“我去护着她,”清眸盯着炎不离闪烁了一下,胥婳看了眼花落说道便是走上了床边,以掌对着炎不离运起了灵气。

花落叹了口气,拉过了一旁全然无视他们的清吟。

被她这么一拉,清吟才后知后觉的发觉过来房中多了两个人,看着花落莫名的有些兴奋,激动的笑道:“花落。”

“现在我不方便插入皇上的净火治疗,炎倾是什么情况你该是一清二楚,给我说说。”

侧了侧头看了眼一旁的三人,清吟冲着花落点了点头,跟她走在了一边去,开始说着炎倾的情况。

听完清吟的话花落皱起了眉头,“炎倾的噬心冰骨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尽快的解毒,不然……”

“爷的身体一直都是我在照顾这点我自是知道,只是这噬心冰骨是上古剧毒,我们虽是寻得了解药方子,但其中很多的药材都不见踪迹,甚至有些是闻所未闻,哪能是说解便能解的,”清吟轻叹了一声,语气有些惆怅,他何尝不想解了爷的噬心冰骨,何尝不想让爷再受这种痛苦了,可是寻找了这么多年也没能将这药材全部集齐。

“压制了十几年的毒素这下是彻底的在炎倾的体内爆发了,如今也只能是重新再压制下去,虽然这个方法是有点冒险但此时也只能这么做了。”

“嗯,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之前我还担心自己一个人不能给爷压制下去,如今你来了我是放心了一些,”对于花落,清吟是信任她的,且不说上次在南泗国他对她就有些好感,就她是小爷身边的人那自然是能信任的。

“那之后呢?你们打算怎么办?压制毒素也只是一时,若是没有解药等再次爆发炎倾是必死无疑了,”花落目光幽幽的看着清吟问道,炎倾在炎不离心中的地位她是知道的,她实在是不能想象炎倾死后她会变成什么样?

“去死亡谷,爷的师傅肯定会有办法的,上次爷毒发差点死掉也是他老人家给救回来的。”

“死亡谷,死亡老人不会就是……”

“他就是爷的师傅。”

终究是在乎的人,炎不离虽是嘴上那么说但哪敢出现任何的失误,一切顺利的进行着,净火治疗净化了一下表面上的毒素稍微是减轻了炎倾的痛苦。

被疼得晕厥过去的炎倾也悠悠转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的炎不离艰难的扯唇笑了笑,说道:“蛋儿,你回来了。”

炎倾的声音很小很轻又虚弱无力,沉着一张脸的炎不离看着他有一丝的松动,却终究是生气他隐瞒自己身体的事,紧抿了下唇冲着他冷哼了一声,“炎倾,瞒着我很好玩是吗?知不知道你这样玩突然袭击我更担心,混蛋,你就他丫的是个大混蛋。”

骂道炎不离翻身下了床,刚站在地上一阵强烈的晕眩自脑袋传来,不禁有些站不稳,脚步踉跄了两下,身子一软便是要往地上摔了去。

早就注意到脸色不对的炎不离,胥婳赶紧接住了她,本就有些闷火的心里这下更火了。

“蛋儿,你没事吧?”见炎不离突然瘫软下了身子,炎倾担忧着挣扎起身,奈何自己现在的身子太虚弱了根本就提不上力气。

挣开了胥婳的双手,炎不离回头瞥着一脸担忧的炎倾,笑了笑,“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皇上你刚施展了净火治疗,去歇息一会吧!养一下精神,”花落走向了炎不离给她吃了一粒药丸,说道。

炎不离摇了摇头,“不……”

话还没有说完身子便被胥婳突然横抱起了,炎不离一惊连忙说道:“胥婳,你干什么?”

胥婳冷冷的睨着她,一向温和的脸上浮现起了浓浓的怒意,“净火治疗说白了就是拿自己的灵气和元素医治人,你刚才消耗了那么多灵气和元素还休息一下回下神,你别忘了你是空灵国的皇上,你的性命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还关系着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凰娆,你下次再敢这么任性,信不信我抽你。”

看着怒火中的胥婳,炎不离呆愣的眨了眨眼,她不是没见过胥婳发火的模样,以前她就老爱去逗他生气,但那发火也顶多是几句疾言厉色的话和拿眼珠子狠瞪着你,其中那眼神还夹杂着一丝无奈!或者就是选择直接无视自个生闷气去。

可如今胥婳说了什么,要抽她!炎不离确实是被他给吓到了,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待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他放置在了软榻之上。胥婳正拿着一张薄毯往她肩膀上掖,“睡一觉吧!他会没事的。”语气恢复了以往的温煦,仿佛刚才的发火只是个幻觉。

“他真的会没事么?”似乎是逮到点了什么,炎不离焦躁不安的问着。

胥婳看着她点了点头,“不会有事的。”

反复向胥婳确认着,又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正在为炎倾压制噬心冰骨的花落和清吟一会儿。炎不离紧绷着的弦终于有些放松了。

她真的很累了,在山间与凰战打了一场,最后还是用计谋给偷溜走的,回来后又听见了这个噩耗,紧接着又消耗了那么多的灵气和元素。炎不离几乎是这一放松便是沉沉的入睡了过去。

见她熟睡了过去,胥婳才放心了下来,轻叹了口气。

炎不离施展过净火治疗后炎倾的精神状态逐渐好转了一些,压制噬心冰骨也比估算的要顺利了许多,只是这次的压制时间只有两个月,若是这两个月内还没有解药,那时的炎倾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清吟也早就是猜到了这次的压制时间不长,去死亡谷是势在必行。就在众人清清算算的开始收拾着行李时,苍孤煜来到了炎府。

看着坐在凳上给炎倾夹菜的炎不离,苍孤煜敛了下眼落座在了她身旁,冷声吩咐着,“添副碗筷。”

一婢女急急忙忙的跑开了,炎倾睥睨着他,“你还真不客气。”

“都是些故人有什么可客气的,是吧?离儿,”苍孤煜看着炎不离问道。

听到这话,咬着包子的炎不离瞥着苍孤煜挑了挑眉,“哟,北苍皇是不是叫错人了?”

“早该猜到是你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会是如今这般模样,我一直以为是个孩子。”

没能过审核,再也不晚更了!心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