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真没忽悠/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是打算吃完早膳便离去的,炎不离也准备丢下一众手下跟着一同‘潜逃’,然而苍孤煜的到来却是让这个计划不得不耽搁了下来。

“炎倾,本小王告诉你一件事,凰娆这个黑心的女人早就瞧上北苍皇了,在空灵国的时候她知晓北苍皇的生辰后便是立马让人给北苍皇打造生辰礼物,她一向不喜欢什么外交神马的,居然打着外交的口号要来给北苍皇祝寿,而且你看现在还要单独与北苍皇说话,这说明什么?说明她想和北苍皇浪漫的约会。”

“所以炎倾,她绝对不会喜欢你的,你也别太伤心了,本小王喜欢你本小王喜欢你,所以你也喜欢本小王吧!”

休息了些时间磐七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前苍白的小脸也是红润了许多,趁着炎不离不在此时正一脸猥琐的往斜躺在软榻上的炎倾身上爬,一双黑溜溜的小凤眸里饥饿如狼又眼带春意。

骚娘们!肉团抱臂站在一旁,鄙夷的睨着磐七。

一把拎起了这个不安分的小凤凰,炎倾坐起身好以整暇的瞥着磐七,“听夜荼说前晚你是晕倒回来的,你们的挑战是你输了吧!”

知晓炎倾这话的意思,磐七赶紧摇着头,灿烂的咧嘴一笑,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颇有些得瑟道:“有人来捣乱,我们没打成,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谁输谁赢。”

轻轻的蹙起了眉头,炎倾问道:“捣乱?谁来捣乱?”

笑容在磐七脸上僵住了,想起那晚坠魔的凤凰眼中闪过一丝愤恨,脸色不好了起来,抿了下唇,挣脱开了炎倾的手落在了地上,“魔人。”

“魔人,”炎倾呢喃了一声,眉头蹙得更深。

魔人原本也是异者,是暗元素的持有人。在元素中暗元素的力量就要强横一些,因此能拥有暗元素的异者比一般的异者要强上许多,但能拥有暗元素的异者不多,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在万年前暗元素的异者很受人推崇。但虽然暗元素的力量强大却总是容易让人失了心智,因此导致他们杀人如麻,又加上自以为是的天生优越感更是肆无惮忌。

久而久之他们的乖张凶狠自是让人厌恶了起来,更是将他们踢出了异者的行列,称为魔人。

而万年前异者与魔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激战,魔人败了,自那以后便是没了魔人的踪迹,很多人都在传他们魔人灭绝了,没想到居然又出现了魔人!

“那魔人为何找上你们?没有伤害你们吧?”

“咳,”磐七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他被那耻辱的凤凰给打晕了谁知道有没有伤害撒的?不过看凰娆那女人安好无损应该是没有伤害吧!“没有,他只是来找人,哦,不,找一缕魂的。”

“魂?”炎倾不解。

“哎呀,本小王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磐七嘿嘿一笑,猛地扑在了炎倾的腿上,扬脸看着他说道:“若是你亲本小王一下,本小王可以去向凰娆打听这事。”

冷睨着她,炎倾随手又是一拎将磐七给甩开了,自个也从软榻上站了起来,走向了屋外,“夜荼辰让,小爷跟苍孤煜在何处谈话?”该死,还特地让人去打造礼物,还特地来祝寿,难道蛋儿真的喜欢那苍孤煜?应该不会吧!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的啊!但是苍孤煜曾救过她,莫非那时就对他产生感情了?

玲珑的八角的凉亭,青竹遮掩,檐角的风铃清脆的响动着伴随着说话声。

“木头,不是认为我只是知道炎不离的下落,后来又是怎么猜到的?”吃着手中苍孤煜给的糖炒栗子,炎不离看着他问道。

“属下禀报听见炎倾的人叫你小爷,”苍孤煜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炎不离挑了挑眉,“原来是插了眼线啊!”

“你不早就发觉了,真高兴你一开始并没有打算隐瞒我,算是小时候没有白疼你,”这点似乎真的是让苍孤煜挺高兴的,不禁调侃了起来就连嘴角微微的扯了一个弧度,霎时让那寒冻三尺的脸有了一丝暖意。

看着苍孤煜那嘴角的微笑,炎不离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就该多笑笑的,这样看着多帅啊!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木头吗?就是因为你平时不笑就像木头一样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对了,我送你的那把匕首还好用吗?我可是专门请我国最好的炼器师给你打造的,等级至少在神幻器以上,不比你的冷煞差吧!”

“嗯,”苍孤煜轻轻的应了一声,“谢谢你了。”

“说谢谢就客气了啊!”炎不离有些严肃了起来,说着往嘴里又丢了一颗糖炒栗子,“嗯,好久没吃糖炒栗子了,还是这么好吃,不过木头,你现在可是贵为一国之君还很无聊的要剥栗子壳来打发时间吗?你这样偷懒可不行,一个好皇上就要勤政。”

听到这话苍孤煜不禁有些失笑,反问着,“那你呢?听说空灵国将月份天数规划出了星期制,还推出工五休二,甚至每逢国家节日又是放假,究竟是我这个皇上懒还是你这个皇上懒呢?”

炎不离呆愣了一下,随即嘿嘿的笑了起来,又忽悠起人来了,“木头,我这个制度可不是让人偷懒的,我就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的初衷是想从那些当官的人手中扣点钱过来,谁让我接手时空灵国那么穷啊!我能不想点办法给自己挣点,呸,给天下老百姓挣点钱啊!”

“再说了,那些大臣天天工作有多少事可做,还不是一天瞎摸打诨的混日子,我这样推出了星期制度,可是大大的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性,再来节约下来的俸禄不又是一笔钱了,两全其美两全其美啊!木头,我也建议你这样做,真的很好,关键是自己有正大光明玩的时间,哈哈!”

“最后一点才是你的想法吧!”凉亭外传来了炎倾的声音,紧接着他人也走了进来。

夜荼,辰让,肉团和磐七跟在他身后,听见炎不离的这话神色各异了起来。夜荼面无表情,辰让一副好坑爹的表情,磐七一脸不屑,肉团满脸赞同,他家主人就是聪明啊!

“真是黑心的女人,”磐七睨着炎不离说着。

“骚娘们,不准你骂我家主人,”将磐七拎在了空中,肉团恶狠狠的瞪着她,警告道。

“你居然敢骂本小王骚娘们,”磐七怒了,一张小脸狰狞了起来,对着肉团一脚就踹了过去。

肉团手往前一伸顿时让磐七踹了个空,得瑟的嘿嘿笑着,“小不点你踹不着你踹不,啊!”

话还没有说完肉团手上一疼,吃痛的惨叫了一声松开了磐七,看着被火焰烧黑了的手掌对着磐七怒道:“你居然敢烧我。”

磐七看着肉团高傲的扬起了小脸,“就烧你了,本小王还要烧死你,”说着肉呼呼的小手上又窜起了一团火焰。

“骚娘们,你来烧试试,”肉团说着也运起了灵气,可以化形的他实力自是不同于真身的时候了,他也有嚣张的资本了。

看着两只兽又要掐起架来,夜荼和辰让赶紧上前安抚着两只兽,小声的在他们耳边说着要掐架也要看看场合。

这边的闹腾似乎丝毫没有影响他们三人的兴致,炎倾坐在了炎不离的身旁便是亲昵的向她喂了一颗糖炒栗子,然后看着她温柔的笑道:“不是说谈一会儿,怎么这么久都不见回来,你看时辰都快要吃午膳了。”

炎不离怪异的看着他抽了下嘴角,“爹啊,貌似我们才刚吃过早饭没多久。”

“你家大祭司不是说你没有爹,以后就别叫我爹了。”

“哎呀,我都叫习惯了,”看到炎倾一脸阴沉的脸色炎不离连忙又改了口,“那要叫你什么啊?”

“随你。”

“那就名字好了,”炎不离说着顺手拿起一颗糖炒栗子喂向了他。

炎倾蹙了下眉,冷淡的看了眼苍孤煜张口含下了,咀嚼了几下,问着:“北苍皇不忙么?”

“诶,再忙也有时间休息吧!而且木头也没来多久啊!”不待苍孤煜回答,炎不离便是抢先一步说了起来,随即对着他笑了笑,“木头,我真建议你像我那样做,真心不错。”

叫他名字,叫别人就是昵称,爱称么?唉,炎倾又有些火大了起来。

“我考虑吧!”苍孤煜喝了口茶冷声道。

此后没多说几句话,溯源便是急匆匆的来了,禀报着宫中有事。苍孤煜没再多逗留了,就在起身回宫时,炎不离突然叫住了他,她还是决定将自己打算离开北苍国的事给他说了,又再三保证她不是潜逃,会让人留在这继续等萧王案子的水落石出。

其实她不说苍孤煜也是知道的,一个当皇上的又怎么会是没有眼线?与他说便是朋友之间的尊重。

苍孤煜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略有深意的看了炎倾一眼,应了一声便是离去了。

看着一直盯着苍孤煜身影的炎不离,炎倾皱了皱眉,一把抓过了她的双肩面对起了自己,道:“蛋儿,我的生辰也快到了。”

炎不离看着他眨了眨眼,“爹,那你想要什么?”

“随你,”炎倾笑了笑,“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这几天便给我吧!”

“为什么要这几天?礼物自然是生辰送,”炎不离当然是知道炎倾的心思,心中不禁有些难受有些堵得慌,皱眉看着他,蓦地一把抱住了他,“你什么也不准想,噬心冰骨的毒肯定会解的,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你就等着在生日那天收我礼物吧!”

会解吗?其实多活了十几年也是够了,只是舍不得,舍不得罢了。黝黑的眸子闪烁了一下,炎倾紧紧的回抱着她,温热的身子是让他那么的贪恋,让他是那么的不想放手,笑了笑,炎倾答应着,“好。”

似乎是被戳中了什么,一回到清风阁炎不离收拾了两下行礼便是催促着马上离开。

她离开之事早就是与胥婳说了,也安排下了后续的一些事宜。胥婳也没多说什么,让她自个注意身体,还让她早日回国。

暮色和花落是跟着炎不离一起离开,花落是炎不离要带上的,两名医师总比一名好。暮色是自个跟上的,还不待炎不离说什么就义正言辞的告诉她,他作为凰影卫首领使命就是保护她,随时为她送命的。

傻子,炎不离抽了下嘴角却是忍不住嘴角的上扬,没说拒绝也没同意便是默认了下来。

知道炎倾的时间紧迫,炎家人没多做挽留,微笑的跟他说了些暖心的话。炎霏郁是早就哭成了泪人,在抽搭了很久后,终于是勇敢的抱住了炎倾,然后哑着嗓子当众的跟炎倾告白了,还说她一定会等着他着回来娶她。

听到这话,炎不离是恨不得一鞋底子给炎霏郁抽过去,娶你妹啊!

磐七的火气不比炎不离小,当下就冲着炎霏郁吼出了炎倾是她的男人,让她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惊了一众炎家人,抽了一众自家手下外带一只兽的不屑鄙夷,甚至磐七还迎来了炎不离的一个火大的暴栗,打得她当下就抱头痛叫了起来,随即又龇牙咧嘴的跟跟炎不离嚷嚷了起来。

只有炎倾一脸淡然的淡定的委婉的让炎霏郁还是别等他了,拒绝的意味自是十分的明显。

坐上了马车,炎不离一把拎开了正要狠狠扑在炎倾身上的磐七,“暮色肉团把磐七给我看好了。”她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在身边,成天就知道跟她抢炎倾,这么小的小屁孩居然能芳心大动到这种程度,是不是间接的说明了炎倾的魅力。

让一兽一人给禁锢住了,磐七火大,冲着炎不离就是一通吼,“凰娆,你凭毛不准本小王接近炎倾?你这黑心的女人,有种我们公平竞争!”

“磐七啊!就算是你想要公平竞争但你也太嫩了,没有哪个男人会想吃这么嫩的嫩草,你还是早点死了这个心吧!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乖,听话,”花落终于是看不下去磐七的爱情观了,一脸温柔的笑容看着他说道。

炎不离得瑟的笑着一拍花落的肩膀,“哈哈,花落,说得好,”说着看向了磐七,“小七七,花落这话说得非常对哦!爱情不能超越年龄的,你还是安心的找个同龄人来爱吧!”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皇上按照出世年龄来算今年也最多只有五岁,”花落看着炎不离狡黠的眨了眨眼,说道。

“花落,放你娘的屁,若是按我正常年龄来算我今年该是二十八岁了。”

听到这话花落抽起了嘴角,清吟一脸不解的看着炎不离,问着,“小爷,为何?”

“清吟,她忽悠人呢!这都看不出,傻。”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唉,也只有这么个榆木脑袋当真了,炎倾叹了口气,自家手下智商低就是让人着急。

“我这次可真没忽悠,”炎不离一脸认真的看着炎倾道,唉,算了,说出来也没人会信的,连她现在都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