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死亡谷/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去往死亡谷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幻兽飞行则需要几日便可,由于四大国都规定不准在都城千米之内骑行幻兽,众人出了城门行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便是弃了马车,坐上各自的幻兽火速赶往了死亡谷。

炎不离的两只兽并没有变回真身,乘搭着别人的幻兽,磐七自是硬要挤在白虎上。炎不离抽着嘴角将她丢给了暮色,又是引来了磐七的一阵龇牙咧嘴的嚷嚷。

死亡谷位于风云大陆西边的雪峰之上,常年大雪已是积下了一层厚厚的白雪,未待靠近便是一阵冷意传来。

雪峰高耸入云,崎岖陡峭,山峦间缭绕的白雾让人看不清它的真面目,只觉得是那么的大气磅礴。

死亡谷外设了结界幻兽飞行是进不去的,众人纷纷落在了雪峰的半腰上。

看着怀中强忍着疼痛的炎不离,炎倾担忧的蹙了蹙眉,赶紧叫过了清吟给她瞧瞧。

“不用瞧了,算算日子,皇上该来事了,闹腾呢!”相对于着急不安的炎倾,花落是一脸淡定,说着向炎不离走了去,倒出了一瓷瓶中的一颗药丸给她喂下了,“幸好离开的时候胥婳再三吩咐要我把这镇痛药给带上,不然我肯定得忘了。”

靠在炎倾怀中的炎不离抬眼看了眼花落,脸色已是痛得有些苍白了,“靠,以前我不痛经的,这玩意真要命,”难怪每次七刹痛经的时候都一改以往的活力半死不活了起来,真心是没力气折腾啊!

“皇上,以前你来事的时候不都疼得在床上打滚,”暮色有些呆愣炎不离的话,冷不防的冒出了一句。

炎倾的眉头蹙得更深,目光幽幽的看着炎不离,“怎么会这么疼?待会让师傅好好给你瞧瞧。”

没多再停留,众人跟随着炎倾从一旁的秘密通道进入了死亡谷。相较于外面的寒冷,谷内暖和了许多,风景也从冰天雪地中转换成了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几日前炎倾便传音给了死亡老人,因此他们一入谷便早已有一弟子等候在旁了。看着炎倾迎了上去,“大师兄等你好几日了,你终于来了,师傅正等你呢!说是你来了就赶紧过去见他。”

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炎倾知道是自家师傅又不知道是从哪拐来的徒弟,应了一声便是跟着他离开了入口。

对于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大师兄的炎倾没有问,也更没有兴趣知道。

走下了一条弯曲的小径,又走过一处苍翠欲滴的竹林,爬上了百阶的台阶,终于是来到了死亡谷的正门。

死亡老人像是算准了时间炎倾今日便会到,早已是喝着茶等候在了大厅,看见他抱着炎不离慢悠悠走进来的身影,猛地喷出了嘴里刚喝下的一口茶,随即噌的一下起身飞奔到了炎倾的面前。

有些呆愣又有些激动的看着炎不离一会儿,突然用力的一拍炎倾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尽小子,你终于舍得给为师找个媳妇了啊!呸,给为师找个徒媳了,知道为师等这杯徒媳茶等了多久么?成亲了没?若是没有成亲,为师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便在为师这把事给办了吧!然后你们就赶紧给为师生了大胖徒孙,哈哈!”

死亡老人噼里啪啦就是说了一通,随即不顾众人的反应便是又火急火燎的叫人去准备婚礼,那一脸的精神焕发,那一脸的红光满面就像是他要娶媳妇一般。

炎倾抽搐着嘴角,没有理会自家抽风的师傅,将炎不离放在了一张椅上,又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蛋儿,还疼不疼?”

喝了口茶,炎不离冲他笑了笑,“好多了。”

“不准成亲,谁说他们要成亲了,不准去准备婚礼,”终于是缓过了神,磐七冲着死亡老人大吼着。

俯视着身下娇小的磐七,死亡老人一瞪眼,“你这小屁孩谁呀!去去去,由得你说不准,”话音刚落死亡老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蓦地弯下腰一把抱起了她,上下打量着她,“突然想起传闻说是尽小子有个女儿,就是你吧!哇哈哈,我有徒孙了我有徒孙了,哈哈……”说着死亡老人高兴的大笑了起来,便是对着磐七的小脸猛亲了起来。

众人呆愣,已是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了,这就是传说中鼎鼎大名的死亡老人么?成熟稳重去哪了?高冷漠然去哪了?为毛为毛会是这样?

“大胆人类,你,你竟然非礼本小王,本小王今日非得把你的胡子都给烧光。”

稚嫩的小脸上已是留下不少晶莹的口水,磐七看着眼前的死亡老人气得面色通红,大瞪眼睛,一声怒吼一束火焰便是直接烧上了死亡老人银白的长长胡须。

看着自己心爱的胡子火速的燃烧着,死亡老人惊叫了一声,顾不上怀中的磐七,松开手赶紧拿起一旁的茶壶赶紧灭着胡须上的火。

银白的胡子已是被烧得七零八落,杂乱不堪了。捧着只有半截手指长的自家心爱胡子,死亡老人悲痛欲绝,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胡子,我的胡子,跟了我大半辈子的胡子,你们怎可就这样弃我而去了,怎可?你们等等,我这就来陪你们。”

痛苦的哭喊着,死亡老人抽出一把匕首便是要向自己的心口刺去,一旁伺候的仆人赶紧上前阻拦了下来,“谷主,别啊!你别这样。”

“不要拦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与着那名与他年纪相仿的老人争着匕首,死亡老人大喊道。

“不要,谷主,你死了让老奴怎么办?谷主……”那名老人也跟着死亡老人哭喊了起来。

众人被眼前这一幕寻死觅活的一幕给吓住了,磐七也愣住了,僵硬着身子有些茫然无辜的看着死亡老人,她不是故意要烧了他胡子的,谁叫他亲她来着,这,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众人考虑着要不要上前劝慰死亡老人的时候,哭喊的死亡老人突然吹胡子瞪眼了起来,睨着炎倾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这小子,为师要死为何不来拦着?你当真如此狠心要为师死在你面前,平时不回来看为师便罢了,如今竟然如此的冷眼旁观,不孝之徒不孝之徒啊!”

死亡老人突然的变脸,饶是见过各种奇葩之人的炎不离也是惊了一下,看着他呆呆的眨了眨眼,炎倾他师傅是不是脑子有病?

蹲在炎不离身旁的炎倾淡然的睨了死亡老人一眼,起身坐在了炎不离的身旁也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喝了一口才缓缓道:“师傅,你这三天两头就要寻死的习惯怎么还没有改过来,上演了几十年了也该是腻了吧!”

“就知道你小子没情趣,唉,你果然是没有让为师失望啊!”死亡老人瞥着炎倾叹了口气,看了一旁的磐七一眼又看了看被烧毁的胡子,深叹了口气,“胡子啊!我的胡子啊!跟了我大半辈子的胡子啊!尽小子我可以打你女儿么?”

“她不是我女儿,随便打,”抬眸看向了死亡老人,炎倾淡淡道。

“什么!”听到这话死亡老人大叫了起来,激动的一把上前揪起了炎倾的衣领,“为师早就听说你有个五岁大的女儿,她不是你的女儿,那我的徒孙呢!你把我的徒孙搞哪去了。”

看着情绪又激动起来的死亡老人,炎不离呵呵的笑了两声,“他传说中的女儿在这呢!我就是。”

“什么!你就是!”看向了一袭水蓝色衣裙,语笑嫣然的炎不离,死亡老人皱了皱眉,“你不是我尽小子的媳妇么?怎么你就是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谷主大人啊!你别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你先管管我家爷,你的爱徒吧!”辰让终于是忍不住了,对着死亡老人无奈的哭喊了起来。

松开了炎倾的衣领,死亡老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哦,一激动差点把这正事给忘了,臭小子,跟我来,曳擎你也跟上,”说着死亡老人往一旁的大厅小门走了去。

“是,谷主,”被称为曳擎的老人答应了一声,跟了上去。

“蛋儿,那我去了,”炎倾看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冲他点了点头,“去吧!”

看着他们消失在大厅的身影,众人不禁面面相觑了起来,这死亡老人真是能够折腾的。

“辰让,死亡老人的医术很厉害吧!”可她为什么觉得会有点不靠谱呢!

辰让看着炎不离摇了摇头,“死亡老人不是医师,根本就不懂医术。”

炎不离抽了抽嘴,那你们怎么说得他很厉害的模样?还说一定要来死亡谷找他。

“但他是结界大宗师,结界里有一种治疗结界,这是死亡谷的秘术,而且他身边的曳擎是八品大医师,清吟的医术就是曳擎教的,换种说法,曳擎是清吟的师傅,”夜荼接过话解释了起来。

听到这话炎不离松了口气,终于是觉得靠谱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