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毒解了我们成亲吧/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倾回来之时已是月明星疏了,不知死亡老人对他做了什么?他的气血比之前好了一些。

晚饭她们早就是吃过了,但看着炎倾跟死亡老人津津有味的吃着,炎不离又忍不住当作宵夜来吃了。坐在炎倾身旁不停的给他夹着菜,死亡老人喝着汤,看着眼前的二人暧昧的嘿笑了一声,随即又是想起了什么?放下了手中的瓷碗。

眸子幽幽的看着炎不离,死亡老人一脸正色的问着:“尽小子,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埋头苦吃的炎倾抬眸看向了死亡老人,大概的简单的把她们的关系从头说了一下,然后死亡老人看着炎不离的眼神就变了。

炙热,激动,又有点不可置信还带着一丝想要将她剥开来研究的神色,只看得炎不离有些发毛。

到现在她仍然是觉得死亡老人的脑子有病。

吃过了饭死亡老人很是识趣的离去了,外带顺走了一众人。他在抱徒孙的事上还是非常开明的,临走之前还意犹未尽的暗示着他们,那小淫荡的模样任谁都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了?看着他炎倾和炎不离抽了抽嘴角。

没一会儿,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了,炎不离看着炎倾终于是问出了一直好奇的问题,“你师傅他脑子没毛病吧?”

炎倾瞥向了她,神色很淡,“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炎不离挑了挑眉,笑了一下,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看着炎倾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叔还坑了我金币,等你毒解了我们去找他要回来,然后再坑他一笔好不好?”

听到这话,炎倾怔愣了一会儿,终于是想起了是学院大赛那时她跟宫潇瑶瑶她们去赌坊赢的,没想到她竟然是记到了现在。失笑了两声,炎倾刮了刮她的鼻梁,勾了勾嘴角,“过了这么多年的事都还记得,真是个记仇的家伙。”

炎不离瞥着炎倾哼哼了两声,“你知道就好,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记恨你一辈子。”

“其实这样也不错,至少一辈子也在你心里。”

“这么想,难道你想做对不起我的事?给我找娘?还是回炎府娶你的表妹,或者,我倒忘了你还有一个未婚妻呢!”炎不离目光灼灼了起来,危险的睥睨着炎倾。

提起那女人炎倾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道狠意,看着炎不离笑了笑,“我与她的婚约早就解除了,我只……”想要你!炎倾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完,现在的他已是一个将死之人,哪还能给她幸福呢!

“好了,不说了,我困了,去睡觉吧!”炎倾笑了笑,拉着她的手便往内室的床走去。

感受到炎倾情绪上的变化,炎不离的目光闪了闪,蓦地一把抱住了炎倾,“炎倾,我喜欢你,等你这次毒解了我们就结婚,成亲好不好?”

说完这番话炎不离紧紧的将脸扣在了炎倾的胸膛上,只觉得脸颊一阵热热的发烫,不用瞧镜子她都知道自己肯定是红透了脸。泥煤,喜欢你,爱你这些话她以前没少跟黑藤说,那时她觉得说这话很平常,很平淡,没撒觉得娇羞撒的。但是现在,她一直觉得自个是很厚脸皮的人,原来真的到跟心爱的人表白时竟是会如此不禁的脸皮薄了起来。

其实她根本就不爱黑藤吧!在他杀了自己的那一刻她是感到很心痛,但最痛心的就是那背叛感。或许是二人生活在一起久了,久到已经熟悉了对方,习惯了对方,那的确也是喜欢,的确也是爱!只不过不是男女之间的喜爱,而是家人那般的喜爱。

卧槽,她居然到这一刻才明白她不爱黑藤,难怪他想跟自己上床时她会觉得有些难为情了,然后就忍不住找各种理由遁了。然而遁了后她又觉得是自己矫情了,又是一番纠结后她开始怀疑自己是性冷淡了。因为这个原因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见黑藤了。

尼玛,折腾了这么久,纠结又纠结了这么久,原来点在这上!她是不是太迟钝了点?

听到炎不离突然的告白,炎倾的身子不由的一震,抱住她的双手不禁紧了紧力道,但很快便是推开了她,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声音冷淡,“这事再说吧!”

其实他本来是想拒绝来着的,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是变了一句话?

没想到炎倾竟然是如此冷淡的态度,炎不离因为娇羞低着头的脑袋霍然抬起了头,目光深深的看着他,“你是在怕什么?还是你不想与我成亲?”

“睡觉,”冷淡的瞥了她一眼,炎倾转过了身。

炎不离火了,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胳膊,“睡你丫个头,回答我。”

顿住了脚步,炎倾目光闪烁了一下,敛了下脸色,侧身看向了她,一脸冷淡,“我不想与你成亲。”

“为什么?”想也没想炎不离便是脱口而出,他对自己那些亲密的所作所为不也是喜欢她么?难道是她会错意了,或许他只是把她当女儿来疼?可是有跟女儿接吻的么?有跟女儿一起滚床单的么?

乱伦!

蓦地这两个字出现在了炎不离脑中,泥煤,她在乱想些什么啊!炎不离赶紧摇了摇头挥散去了这些想法。

“或者,是不是我太不矜持了?咳,那你就当没听见好了,这事我们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感觉有些丢脸又感觉有些尴尬,炎不离说着就赶紧往内室走去,刚抬脚走了一步,身后悠悠的传来了炎倾的声音,“我从未想过与你成亲,再说你不是有一个未婚夫么?想成亲找他好了。”

“炎倾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炎不离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了炎倾的衣领,脸上染上一抹怒意,怒吼道。

炎倾看着她抿了抿唇,随即笑了笑,“我说,你要成亲找你的未婚夫去。”

“卧槽,炎倾,你他妈的竟然跟我来这么狗血的一套,推开我是吧!好,那老子就听话滚得远远的,你日后想让我滚回来,不好意思我已经滚远了,滚不回来了,”烦躁的丢开了炎倾的衣领,瞅着他那依旧一成不变淡然的脸色,火气莫名的更盛。

收手握拳便是狠狠的揍在了炎倾的肚子上,“特么的,这话也不早说,害老子跟你滚了那么久的床单,清白都没了,卧槽……”

骂咧着,没再看炎倾一眼,炎不离怒火汹汹的离开了房间。看着她的背影,炎倾捂着发疼的小腹想要叫住她终究是忍住了。

“尽小子,你该是知道噬心冰骨已经在你体内全面的爆发了吧!虽然清吟极力的给你镇压了下去,他可能还估摸着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毒发,但其实这个镇压已经是无用了,噬心冰骨随时都可能会毒发,或许明天或许后天,那时毒素传遍你的所有经脉便绝无可能的生还了。”

想起在密房曳擎与自己说的话,炎倾叹了口气。之前他都还抱着一丝希望,可如今还有什么希望可言!蛋儿,对不起了,可能就像你说的,我要装逼一回了。

一脸气鼓鼓的离开了房间,炎不离走在青石路上一脸烦躁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想起炎倾她就越想越气,脚下一个用力,那颗犹如鹌鹑蛋大的石子被狠狠的踢开了,噌噌噌的在地上不停的滚着,然后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看着被踢不见的石子,炎不离烦闷的长吁了口气。随即抬头看向了天上弯弯的明月,她是不是真的太自以为是了,或许炎倾真的是不喜欢她呢!可能他真的就把自己当女儿了吧!啊,可这样他又凭毛跟她滚床单,泥煤,故意占她便宜!禽兽,果然是个禽兽!

唉,她怎么又给绕回来了,究竟是在乱想些什么啊!

烦躁的扒了扒头发,炎不离咬了咬牙,决定去找炎倾的近身问问他究竟对自己是几个意思。这么一想,连忙转开了脚步,直奔夜荼三人的房间。

也不知她跑了多久?事实证明,她确确实实的迷路了,泥煤,都怪刚才蒙着头一个劲的往前冲了,竟然忘了看路。

脚下的步伐缓慢了起来,炎不离干脆散起了步,银白的月光拉长了她的影子。突然前方传来了一记惆怅的哀叹声,炎不离愣了一下,赶紧循声过去了。

凉凉的圆石桌上搁置着几坛子烈酒,死亡老人坐在一旁,手中抓着一坛子酒,仰头便是大喝了一口,喝完抿了抿嘴,赞道:“好酒好酒啊!”

看着死亡老人炎不离的目光闪了闪,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便是不客气的拿起一坛酒就往嘴里灌。

“诶诶诶,你这丫头,这酒谁说给你喝了,吐出来,给我吐出来,快点给我吐出来。”

死亡老人起身就要抢过炎不离手中的酒坛子,炎不离睨着他皱了下眉,赶紧将酒坛子紧抱在了怀中,瞪着死亡老人说道:“你的手再敢在我胸前晃,我就大喊非礼了啊!那是你晚节不保你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过你!”

“噗,”被这话气噎了一下,死亡老人吹胡子了起来,“嘿,你这女娃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