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时间紧迫/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炎不离这种蛮不讲理的行为死亡老人很是不屑的没有跟她计较,不然这样只会显得他胸襟狭隘。

坐回了石凳上死亡老人抱着酒坛子大喝了一口便看见炎不离使劲的猛灌着自己酒,敛了敛眸子,又大喝了口酒,才缓缓说道:“在为尽小子的事烦心么?”

“谁为他烦心了,别跟我提他,提起他就是气,”重重的将酒坛子搁在了石桌上,炎不离没好气的说道。

死亡老人瞥着她挑了下眉,“刚才吃饭的时候瞧着挺好的呀!怎么?吵架了。”

炎不离没有说话,死亡老人失笑了一下,也沉默了下来。冷莹的月光之下,二人相对无言的就这样喝起了闷酒。

许久,喝着酒的炎不离突然想起了寂恒的事,开口问向了死亡老人。似乎是不知道寂恒的真实姓名死亡老人怔愣了一下,在听见炎不离说是灵气被废后才明白了过来。眸光幽幽的看着她,虽是有些不解但还是将寂恒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寂恒是他在一家破庙里捡到的,那时他已经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了,但求生意志却是十分的强。他抱臂在一旁冷眼旁观了许久,见他还没有死去,有点好奇他伤得如此重却为何迟迟不肯死去?于是就顺手将他带去了医馆。

后来他醒来后居然对他这个救命恩人的态度十分的恶劣,还说什么他救他是他自己多管闲事!嘿,这小子,真他妈的对他胃口,于是秉着收下他为徒然后以修炼之事狠狠的折磨他的一番心思,强行做了他师傅,然后就将他带回了死亡谷。

不过到最后看着他挺可怜的,而他向来也是个护短之人,也没咋折磨他还好心的让曳擎给他治疗。说到底他终究是一个善心之人啊!

听到这话,炎不离抽了抽嘴角,你若是善心之人,那传言中嗜血成性,恶贯满盈的死亡老人又是怎么回事?

“你这么问起,认识无名么?”死亡老人问道。

炎不离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顾自的喝着酒。看着炎不离沉默,死亡老人不爽了,在一旁直嚷嚷炎不离过河拆桥。

炎不离是自动屏蔽了死亡老人的牢骚,在干完了两坛子酒后,打了个饱嗝与死亡老人说了一声,便是起身步伐摇曳的离去了。

次日,炎不离是在树干上醒来的,揉着刺痛的脑袋炎不离想起昨儿她本想转悠着回去的,但转悠了大半天还是没能找到路便随便的爬上了一颗树睡了一宿。

打了个哈欠,炎不离伸了个懒腰,慢腾腾的跳下了树。抬头看了看天色,日正中,已是晌午了,难怪她肚子有点饿了,可这么久为毛没有人来找她啊?莫非没有发现她失踪了。算了,不来找她她自个也能找到路回去。

哼哧了一声,炎不离抬脚便转悠了起来,看着四周陌生的景色又偏无一人,皱了皱眉头,这偌大的死亡谷才百号来人确实是有点冷清了,想找个人问路都不行。

不知又走了多久,终于在她刚走下了曲曲折折的长廊迎面来暮色,炎不离一喜,赶紧跑上了他。

还不待她开口暮色便质问了起来,“薄丝,终于是找到你了,你大清早的跑哪去了?今早有人来单挑炎倾,敌不过就卑鄙的使毒,刚好就引发了炎倾的毒,死亡谷主他们现在正在极力的抢救。”

“什么!”炎不离脸色一变,已是顾不上是何人对炎倾使毒?急冲冲的赶紧让暮色带路回去。

房间外,寂恒狼狈的趴在地上,夜荼和辰让站在他身前。磐七一脸的愤恨,就恨不得冲上去一把火烧死他,但被肉团给死死的拉住了。

看着这样的场景,炎不离不用问也明白这向炎倾使毒的人就是寂恒了。走了上前,冷冷的瞥着他,“寂恒,给我个理由。”

听到炎不离的声音,本一动不动的寂恒动了下身子,抬头看向了炎不离一脸的死灰,冷笑了一声,“理由,他害得我家破人亡,害得我被人废了灵气,害得我娘被人逼死,你让我如何不怨他?如何不恨他?”

说到最后寂恒激动了起来,随即便是扬天哈哈大笑了一番,看着炎不离冷声道:“杀了我为你爹报仇啊!反正我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炎不离阴沉的脸霎时寒光四射了起来,黝黑的星眸瞅着寂恒闪过一道杀意,却终是抬脚狠狠的踹了寂恒一下。

运上了灵气的一脚让本就受伤的寂恒哪消受得了,身子被重重的踹飞在了一旁,一口血水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寂恒,向来成王败寇,沦落到如此也是自找的,你怨天尤人有个屁用,还怨恨你个妹!我今天不杀你,我就让你这样行尸走肉痛苦的活着。”对于一个心灰冷意一心想寻死之人,活着便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听到这话,寂恒的瞳仁猛然收缩了一下,瞥着炎不离呵笑了一声,“炎不离,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杀我吧!”

“舍不得杀你,寂恒,你也太高估自己了,”睥睨着寂恒,炎不离冷笑,便是一道火焰朝他打了去,“焚烈,不伤肉身但灼你骨髓,以后你别妄想还能恢复灵气了,这道火焰烧完你便是彻彻底底的成为废物了,知道吗?有时死亡对人来说才是解脱,我又怎么会这么快便让你解脱了去。”

此后让磐七和肉团看着寂恒便没再理会他了。许久之后,看着紧闭的房门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炎不离有种一脚踹门而入的冲动。

就在心烦意乱之时房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人是清吟和花落。炎不离连忙迎了上去问着炎倾的情况,二人看着她摇了摇头,炎不离心中不禁咯噔了一声,死了,么?

顿时一股热泪灼伤了炎不离的眼睛,心中一阵抽痛,颤抖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耳边幽幽的传来了清吟的声音,“小爷,我师傅和谷主正在以灵气相博压制着爷体内的噬心冰骨,但一旦离开他们的压制噬心冰骨的毒素就会蔓延到爷的全身,目前想要救爷就是炼制解药。”

知道炎倾暂时没事炎不离松了口气,随即心又被提了起来,看着清吟蹙起了秀眉。

“可药材我们没有聚齐啊!”辰让忧心道。

“或许能在死亡森林找到,”花落突然出声道。

“死亡森林?”炎不离疑惑的看着花落说了一句。

花落冲她点了点头,述说了起来,“世人都知死亡海域却不知死亡海域后有一处死亡森林,据书上记载,死亡森林里又各种奇珍异宝,还有很多已经失传的珍奇药材,还据说是天兽的聚居地,这是我曾经在家族中一本禁书上看到的,但记得很简略几乎可以说是一笔带过,我其实也不知道这究竟是真还是假?”

“死亡森林么?”炎不离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不管它是真是假,如今这个份上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有一赌了。”

“薄丝,你若要去我随你,自知道死亡森林后我便是一直憧憬着,如今去探探真假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了,”花落笑了笑,脸上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说道。

花落的话音刚落,一旁的暮色便呵斥了起来,“花落,死亡海域向来有去无回,别说千百年上万年间哪有一次例外的,你不劝劝薄丝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薄丝一起胡闹,”说着暮色蓦地跪在了地上,“薄丝,此事请您三思。”

“小爷,别说这究竟有没有死亡森林,就死亡海域也够折腾人的,当初爷就闯过死亡海域却也是很快便退了出来,小爷,此事……”

辰让的话还没有说完,沉默已久的肉团忽然抢了过去,看着炎不离说道:“主人,真的有死亡海域的。”

肉团的一番话犹如平地一声雷,众人吃惊的看向了他。炎不离更是激动的走向了他,“肉团,这种事可别在这种点上来开玩笑啊!你知道后果。”

“你以为我当初为何会用在你眼中卑鄙的手段与你契约,就为了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么?不是,在你进浮光森林的时候我就感知到了你体内的灵气,那时想着五岁的孩子便是青阶了,这在你们人类中该是何等牛逼的天赋!”

“麒麟爷爷临死的时候告诉我一定骗,找个主人将我带回死亡森林,所以我才那么不要脸的跟你契约了,哼,哪知你这女人一点也不识货,”说到最后肉团的语气有点小抱怨了起来,而黑溜溜的眸中飞快的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心虚。好吧!其实他说谎了,当初与她契约还真就是看上了能跟着她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当然,她那牛逼的天赋也是不可缺少的,他还没至于笨到将自己卖给一个等阶太弱的人。

肉团的一番话坐实了死亡森林的存在,这下更是挡不住炎不离的决心了。暮色在一旁嘴皮子都快要说破了,炎不离根本就没有理会。

很想进去看炎倾一眼,但清吟说如今一点也不能打扰到他们,不然他们三人都有生命危险。听到这话炎不离打消了这个念头,便是一脸坚定的带着两只兽和夜荼四人火速的离开了死亡谷。

死亡老人和曳擎最多只能坚持十五天,如今他们已是不能再耽搁一点时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