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死亡海域/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飘渺城是距离死亡海域入口最近的地方,一向爱跟炎不离傲娇的磐七这次乖乖的没有跟炎不离闹,以最快的速度一飞冲天。众人没有一刻的停歇,召唤出幻兽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飘渺城。

幸好死亡谷距离飘渺城不是很远,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便是到达了。

黄昏时分,天色暗沉昏黄。飘渺城一如既往的繁华,并没有因为夜幕即将来临而冷清了下来,反而是比白日里更火热了起来。

死亡海域里魔兽众多,想直接骑乘幻兽进入死亡海域是不理想的。所以一进入飘渺城炎不离一众人就直接奔向了码头。

外出的船只因为夜幕的来临纷纷的回来了,此时码头里一片忙碌着收船的事宜。一些收拾好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离开了码头。

夜荼和辰让很快的在一船夫那里买下了一艘精致的帆船,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交接好后,众人纷纷的上了船。

看着炎不离他们似乎是打算夜晚出海,船夫吓了一跳,一脸惊骇的看着他们提醒着,“各位,你们不是打算此时出海吧!如今天色已暗不比白日,海上自是比白日危险,而且此海距离死亡海域不远,夜晚出行怕是不妥,各位不如明早再行出海,你们这样真的很危险。”

看着船夫热心肠的提醒着他们,站在船头的炎不离冲他笑了笑,“大叔,谢谢你的提醒。”

去死亡海域本就是一件危险的事,这不过才是个开始而已。他们并没有打算要船夫,幸好暮色会使船。

告别了船夫,帆船缓缓的离开了码头,留下了一串粼粼的水波,映照着金红的夕阳之色像是被洒下了点点的碎金一般。

码头渐渐的变得渺小直到看不见,此时的海上一片风平浪静,然而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一番宁静而已。

反正也知道不久后便会凶险起来,众人并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是一脸淡定。不时,船头上传来了搓麻将的声音。

正专心的开着船的暮色听见这声音不禁抽了抽嘴角,这种时候竟然还有心思打麻将!皇上你丫的之前不是挺忧心忡忡的么?最可恨的是,凭毛就他一个在这里孤单的掌舵!他也手痒了,也想上去搓上一把啊!

“花落你手咋这么快!我碰一筒,”拍开了花落摸牌的爪子,炎不离倒下了两张牌,“五条。”

“薄丝,你自个动作慢了,还怪我,”揉了揉被拍疼的手背,花落没好气的冲她翻了个白眼,脸上一阵郁结,靠,她的自摸八万啊!

这番场景不止暮色想要吐血,就是让别人瞧见了也止不定是一阵内伤。尼玛,要去闯死亡海域的人居然还能如此风轻云淡,如此悠闲,特么的命嫌多了是吧!

而这番风轻云淡,这番悠闲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猛浪的打来颠得船身高低起伏,摇摇晃晃了起来。

船头搁着麻将的小方桌早被掀翻了,晶莹的麻将零零落落的散落在了甲板上。彼此传来了辰让的大喊声,“马上便要进入死亡海域了,大家提高注意力。”

夕阳早就被夜晚替换了去,黑空耀耀,不见月亮不见繁星。帆船的颠簸得更加的猛烈了起来,周边的景色也蓦然一变,波涛骇浪,狂风呼哧。

在这广袤的海域之中,在这汹涌的海浪之中,帆船就犹如一只细小的蚂蚁,那么的弱不禁风,那么的不堪一击。

一阵巨大的海浪掀起了一个水花,凛然的落在了帆船之上。一心只在与这猛烈摇晃的斗争之中的众人哪还能躲避得过,被水花从头到脚的浇了个透心凉。彼此,帆船被海浪打飞在了空中半米,随即一记巨大的落水声帆船落下,是又溅起了一阵水花。

“不好了,撞上礁石了,船怕是要沉了。”

掌舵的暮色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话还未落,帆船又是一个猛烈的颠簸,运着灵气使劲稳住身形的众人不禁的跟随着颠簸了下身子。

狂风巨浪之中帆船终于是承受不住这般的打击,船身破裂便要沉入海底。就在这时,剧烈翻腾的海浪之中蓦然出现了几只脑袋上闪烁着栗色星芒的魔兽,正目落凶光,虎视眈眈的看着炎不离他们。

前,船只沉没,后,魔兽逼近,真是祸不单行啊!

“靠,全是三星高阶魔兽。”

黑暗之中不知是谁咒骂了一句?但听那娇嗔清脆的女声,正是花落!

炎不离目光闪烁了一下,磐七早已幻化了真身,腾空在了空中,一身火红华丽的翎羽为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带来了一丝的光亮。

抓过了一旁便要跌进海中的花落,炎不离运起灵气纵身跳上了磐七。夜荼和暮色早就召唤出了自家幻兽骑乘了上去。

花落是没有契约幻兽,而向来晕船的辰让早就是晕得不醒人事了,被夜荼像拎小鸡一般扔在了自家闪电紫狼身上。

磐七带来的暗淡光芒让炎不离他们瞧见了魔兽的模样,半现在海浪中,露出来幽蓝色的皮肤看上去十分的光滑,背部直立的鳍角呈齿轮状,鳍角上还稀疏的支出了几排尖刺,银白色,看上去其锋利无比,在那点光亮之下闪烁着莹莹的冷光。

“是骇浪血鲨,它们生性好斗嗜血,喜爱吃人,这汹涌的巨浪应该是它们整出来的,”夜荼轻蹙起了眉头,看着底下的几只魔兽冷冷道。

花落叹了口气,“才刚进死亡海域就让它们给盯上了,该说是点背么?”

“打吧!来个开门红,”炎不离呵笑了一声,一道金色的火鞭朝着它们打了去。彼此,几道水波从海中升起,呈四方将他们团团围住了。随即骇浪血鲨淹没在了海浪中,躲过了火鞭。

“哼,打算瓮中捉鳖么?”炎不离哼哧了一声,看着手上不停闪烁的火鞭眸光暗沉了下去,在死亡海域里灵气会受限制么?

世人知晓死亡海域凶恶极险,魔兽众多,是有去无回,但要谈上了解的话那就说不上了。就那些都还只是自古传下来的话语而已。

夜荼之所以知道这骇浪血鲨还是上次跟炎倾闯死亡海域后回去查阅了一番才知晓的,但他们那次并没有与其一战,所以他也不知这骇浪血鲨究竟是用哪些招数?

出神之际,海上的海浪翻腾得更加的汹涌了,而淹没在海中的骇浪血鲨也陡然破浪而出,直冲他们。

是打算与他们近身搏斗么?他们躲避了骇浪血鲨的突然袭击,看着它们重新投入海中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然而还不待他们多想,骇浪血鲨再次破浪而出向他们袭来,再次躲过又见它们坠入了海中,攻击而去,但在就是它们天下的水中又怎么可能会击中!

天色黑暗遮掩了视线,灵气又被限制,攻击威力大减,入海中更是不堪一击。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似乎全是占了下风。

虽是如此但骇浪血鲨终究是飞不上天,腾空的他们也算是占了一优势。可骇浪血鲨腾空攻击又落海,这几番多次也未能伤得了他们,但它们却是乐此不疲,这有点不对劲啊!

果然,没一会儿,围住他们的水波快速的旋转了起来。高速的旋转带来了烈烈的狂风,吹得他们衣玦纷飞。

突听轰隆一声,黑空中劈下了一道紫色的闪电。骇浪血鲨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变换了天气!

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从空降落,霹雳凌然,变幻莫测。

炎不离他们赶紧或是躲闪,或是防守了起来,就在这之际,原本隔着距离的海水竟然是上升了起来,顺着水波的旋转海水正中聚集了一个高深的漩涡。

泥煤,上有闪电劈下想要飞出不易,下又有海水逼近,这骇浪血鲨明显就是打算瓮中捉鳖。

一只骇浪血鲨张着大嘴露出了狰狞又锋利的齿牙,陡然飞身跃起便是朝着炎不离咬了去。

刚躲过一道闪电,骇浪血鲨又袭来,本就憋屈着的炎不离火了。运起全身的灵气,闪烁的火鞭陡然火焰大增,鞭形上也出现了小小的变化,慢慢的增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火焰倒刺。

冷睨着向她袭来的骇浪血鲨,炎不离眸光一凌,手腕一转,凛然的火鞭朝着它打了去。骇浪血鲨察觉到了但想要躲过去已是不可能了,重重的挨下了这一鞭。顿时幽蓝色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印痕,隐约之中有血迹露出。

骇浪血鲨吃痛的叫唤了一声,落入了海水中。

“攻击水波,不要再让海水上升了,”炎不离吼道,便是朝着旋转的水波攻击了起来。

该死的灵气限制,这真是她有史以来最憋闷的一场战斗了!

“肉团,你丫的还不赶紧滚出来帮忙,”炎不离火大的吼着。在他们决定去死亡森林时肉团激动又兴奋的便是回到了契约空间,美名其曰说是要好好的给自己梳妆打扮一番。

现在想起这事炎不离就怒,打扮了这么久,就算是一坨牛粪也该是打扮出花样来了,这肉团难道比牛屎还不如!

炎不离正火大着,脑海中传来了肉团的兴奋的声音,“主人,我泡澡泡睡着了,等等,我马上就出来了。”

泥煤,炎不离脸色陡然沉了下去,别人家的幻兽特么的一召唤就召唤出来了。她丫的两只幻兽,平时来去自由的进入契约空间也就罢了,现在主人召唤竟然还讨价还价了起来,莫名的想一巴掌拍死过去。

亲们,元旦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