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小离儿,好久不见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炎不离的那一击似乎是把那只骇浪血鲨给惹怒了,一个劲的朝着炎不离猛攻。而本就火大的炎不离瞅着它更加的火大了起来,挥动着手中的鞭子不停的抽着它,有种抽不死你她绝不罢手的节奏。

众人也像是缓过了神,对待劈来的闪电也从之前的慌乱应付自如了起来。时而攻击着骇浪血鲨,时而又攻击的水波。

气势一下便变了!

骇浪血鲨是个集体活动的种群,炎不离对那只骇浪血鲨的攻击终于是引起了它们的众怒,转变着方向纷纷朝炎不离攻击了起来。

看着被群攻的炎不离,暮色和花落没良心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夜荼冷淡的瞥了二人一眼,驱使着闪电紫狼过去帮起了炎不离。

花落和暮色对望了一眼,专心的攻击着旋转的水波了起来。

一波又一波的水元素攻击从骇浪血鲨鳍角袭来,炎不离和夜荼也丝毫不退弱的还击着。就在双方打得激烈之时,一阵光芒突然闪现,紧接着一身黑白相间的绒毛大衣加身的肉团站在了磐七的身上。

别说肉团穿上这大衣看上去倒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处处尽显帅气斐然,雍容华贵。但是看着他那脸上的那狰狞又惨不忍睹的熊猫妆,炎不离差点一个趔趄从磐七身上摔了下去。

抽搐着嘴角,炎不离恶寒的看着肉团,忙里偷闲的一脚踹了上去,“给我回去把妆给卸了,大晚上的恶心谁啊你!”

就这么一分神差点就让一只骇浪血鲨给攻击到了,炎不离赶紧从肉团的冲击中回过了神,瞥着那骇浪血鲨一火鞭抽了过去……

聚集的乌云似乎是要散了去,闪电的劈下弱了下来。这一弱大大的给炎不离他们带来了反击,占于下风的劣势逐渐上升了起来。

暮色一记青风斩斩断了旋转的水波,围着水波上升的海水哗啦一声落了下去,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彼此,飞身跃起攻击炎不离的两只骇浪血鲨来不及撤离,一只被炎不离的火鞭刺穿了身体,另一只直接被夜荼劈成了两半,无力的摔在了海中。

鲜艳的血顿时染暗了蔚蓝的海水,嗅到自家同伴的血,骇浪血鲨发出了凄惨的惨叫,半露在海水中的眼眸狠戾的瞪着腾空的众人,便是围着落下也未散去的漩涡飞快的游了起来。

漩涡的范围越来越大,也游转得十分的快。漩涡中心漆黑一片看不见底,陡然一股旋转得犹如巨龙般的海水自漩涡中心处喷出,凶猛的朝着炎不离一众人袭去。

那般的来势汹汹,那般的锐不可挡。炎不离的眸子略微的瑟缩了一下,看了其他人一眼,众人领会了过来。

在这个能限制来人的灵气的海域他们也只有团结在一起相博了,而且刚才的打斗他们已经消耗了不少的灵气。

各自的灵气攻击聚集在了一起,竟是那么的融会相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球。颜色各异看上去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水柱和灵气球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迸发出了大量的灵气波动,灼灼耀眼,照亮了半边天。翻腾起了海浪一波又一波的在海中闹腾着。

一番撕扯较量之后,终究是灵气球占了上风。水柱被击散凌乱的落在了海里。灵气球也直接朝着底下的海中冲去,砰然的在海面爆发开来,海浪翻腾得更加凶猛了。

看着被击退的骇浪血鲨,炎不离众人松了口气,然而问题也来了。船没了,这下该如何是好?就这样飞行过去么?可是……

“怕是飞行不过死亡海域,自从进来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灵气似乎减了一大半,”听见炎不离的提议,闪电紫狼说道。

“本小王也是,”身下也传来了磐七的童稚的声音。

“看来死亡海域不止是限制了我们的灵气,连幻兽的也限制了,”花落站在暮色的鹰兽身上大声道。

就在众人陷入沉默之时,突然空中传来了一道语气上扬,悦耳好听的声音,“小离儿,真是好久不见了。”

只见空中不远处燕兮一袭妖艳的红衣,慵懒的坐在一只威风凛凛,头上长着的一双弯月般的珊瑚角傲然而立,浑身雪白毛发镶嵌着紫金色不知名图案的幻兽身上。此时他雌雄难辨的俊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炎不离,狭长的凤眸里闪烁着让人看不透的光芒。他依旧是那么的美艳邪魅,依旧是那么的摄人心魄。

可是炎不离却蓦地感觉到背心一阵发冷。冲着燕兮有些心虚的呵呵笑了起来,“嗨,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呢?”

燕兮冷笑了一声,凤眸陡然微眯了起来,声音冷下了几分,“小离儿,事到如今你还在跟我装。”

炎不离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讪讪道:“咳,你知道了啊!”

是呀!他知道了,在他满心欢喜的听她话风尘仆仆赶去风云大陆最西边找她时,夜如墨突然给他传来了话,说是空灵国女皇凰娆就是炎不离。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心瞬间冷了半截,她骗了他,骗了他。

坐在燕兮的帆船上炎不离笑脸盈盈的准备向燕兮道谢,燕兮却是冷冷的睨了她一眼转身便进了船舱里。

貌似他气得不轻,看着燕兮的背影,炎不离心虚的撇了撇嘴。怔愣之际,身子蓦然被十一推搡了一下,炎不离看向了他。

十一看着炎不离有些不爽,冷声道:“自从你失踪后主子便没日没夜的找你,结果倒好你就是这么对待主子的,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哄一下主子,你只要去哄哄他就好了,他舍不得跟你置气的。”

主子向来随性而为,做事也从来都是一时的热度,从来不曾见过主子对这么一个人有这般固执的执着。这几年凡是有一丁点她的消息,不管他是在做什么也会丢下手头上的事尽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每每看见那些个孩子不是她时又是一阵失落,为了此事主子不知有多少次被老主子惩罚了,好几次都是重伤,可他依旧是如此。

结果呢?她竟是这么无情的伤害了主子,若不是怕打了她惹了主子的不快,他真想上去踹这个女人两脚。

炎不离看着十一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现在你家主子不会再让我认他当爹了吧?”

十一的眸光闪烁了一下,“不会,”主子现在只会要你认他当相公了。

“那就好,以前他非要当我爹的手段真的是折腾我够呛的,知道我为什么不在他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骗他么?我就是怕他非要当我爹,你家主子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反复无常还非常的变态。”

她就是这样才心有余悸的。一番絮絮叨叨后,炎不离大步流星的走进了船舱。

船舱里的厢房虽是小巧但却挺雅致的,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此时的燕兮正坐在圆桌旁给自己斟酒,动作无不透着优雅。知道炎不离进来也没有抬眼看她。

炎不离走过去便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看了燕兮一眼,拿过一个酒杯,又拿起燕兮刚搁下的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即笑嘻嘻的抬眸看向了他,说道:“燕兮,要喝酒我陪你。”

燕兮沉默,眼皮儿依旧是没有动一下,却是准确的抢过了炎不离手中的酒杯,摔在了铺着毛毯上的地上,冷声着,“稀罕你陪了。”

“你不稀罕我还就要陪,”说着炎不离又快速的拿起一旁的一个酒杯给自己斟了杯酒。

才刚倒好,手中的酒杯又被燕兮抢过去摔在了地上。炎不离也有些火了,抿了下唇,看着燕兮赌气的又拿起一个酒杯给自己倒酒。然而又再一次的被燕兮抢过去摔在了地上。

“呵,”看着毛毯上的酒杯炎不离不禁怒笑了一声。

人生气时啊往往有时就会这样,人家偏不要你做的你偏要这么做,赌上了一口气似乎这样心里才痛快。

拿过最后一个酒杯炎不离又迅速的给自己倒了杯酒,这次她学乖了,倒好酒不再停顿了,飞快的将酒杯中的酒喝进了嘴里。随即冲他扬了扬小脸,带着一丝挑衅的得瑟的看着燕兮。

燕兮终于是抬眼看向了她,面容得瑟,眸子挑衅,嫣红的嘴唇刚喝过酒带着一丝的水润。凤眸里闪过一道光芒,燕兮蓦地一把拉过了炎不离便是欺唇上去了,霸道的撬开了她的牙关,强势的攻掠了起来。

没想到燕兮会突然有这番举动,炎不离愣了一下,待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被燕兮牢牢的锁在了他怀中,双手也被他禁锢住了,丝毫不能动弹一分。

嘴里还未来得及咽完的残酒混着燕兮的柔舌在嘴里晕散开来,带着一股清香,带着一股甘醇。

“唔,”空隙之际炎不离想要说什么,然而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便被燕兮霸道的再次给封住了。他是那么的强势霸道,他是那么的雷厉风行,他是那么的不容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