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困兽犹斗/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彻底怒了,运起灵气便要挣脱开燕兮却被他给压制了下去。炎不离不禁心惊了一下,她现在是紫阶巅峰,燕兮居然一下便将她给压制住了,他已经突破紫阶了么?

失神之际,炎不离竟然一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灵气被限制了,等阶自然也会随之减弱不少。

凤眸的余光瞥着失神的炎不离,燕兮挑了下眼,而后重重的咬上了她的嘴唇。

痛意拉回了炎不离的思绪,感受到下唇上的痛意,本就憋着火的炎不离顿时是怒不可遏。狠狠的便要咬上燕兮却被他狡猾的躲了开来,重重的咬上了自己。

对燕兮憋足了一口气的,所以又怎么会是下轻手。舌头上的剧痛疼得炎不离不禁眼眶湿润了,泥煤,舌头不会被咬断一截了吧!

尝到了血腥味,燕兮瞥着她皱了皱眉,不舍的放开了她便见她一脸吃痛的模样,皱起的眉头更深了,她是下手有好重?“张嘴我看看。”

燕兮的话音刚落,脸上便被炎不离重重的煽了一巴掌。

“燕兮,你混蛋。”狠狠的瞪着燕兮,炎不离怒道。舌头似乎是肿了,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吐词更是有点不清。

本来还打算再说些什么的,但舌头上的疼痛让炎不离什么也不想再说了。包着一口血水,起身便要离去找花落看伤去,被燕兮紧紧的拉住了。

“让你张嘴我看看,”燕兮看着炎不离深蹙着眉头,语气里不禁染上了一抹命令之色。

她咬了自己还不是因为你,还好意思说这话,憋着火的炎不离对他自是没有什么好脾气,瞪着燕兮不爽的挥开了他的手,便是要朝厢房外走去。

见炎不离一点也不配合自己,燕兮也有些怒了。猛然的一手扣住了她的腰,一手钳住了她的下颌强迫着她张嘴。

见着燕兮这样对自己,炎不离火大的皱起了眉头,一拳就狠狠的朝他招呼了去。

握住了她挥来的手,燕兮反手一转便是将她的双手牢牢的剪在了她身后。瞅着她因为愤怒有些通红的面容,无奈的轻声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咬得如何?”

她咬得如何?是想瞧她把舌头咬下来才舒心么?火大的吐出了嘴里的血水,炎不离看着燕兮怒道:“燕兮,你究竟想干嘛?你,嘶,”说得太激动了,不小心扯到了舌头上的伤口,迎来了一阵疼痛。

“很疼吗?”燕兮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急急道,“给我看看。”

你看就能好么?炎不离白了他一眼,大力的推开了燕兮,转身要走之际身后传来了他可怜兮兮的声音,“你骗得我这么苦,就不能容许我小小的置气一下。”

哀怨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撒娇,炎不离身子陡然一愣,便是霍然的转过了身,看着燕兮脸上的怒气未消,“你气归气但也不能耍流氓,占我便宜啊!我是一个很纯洁的人。”

以前是谁找他要小黄本来着的?你还纯洁么?燕兮抽了下嘴角,态度极为良好,“我错了,我保证在你没嫁给我之前我一定不会再对你耍流氓了。”

“什么!”炎不离看着他皱了皱眉,惊呼了一声。

燕兮却没再说了,微微的向她挪了挪脚步,妖媚的脸上一脸温柔,凤眸更是一片柔情,“还很疼么?给我看看。”

“废话,你自个咬一下试试,”炎不离没好气道,她现在都能感觉到舌头肿了,“还你看,你看你就能看好了。”

燕兮看着她实诚的摇了摇头,有些呆,“那怎么办?”

见着燕兮有些茫然的瞅着她,炎不离抽了下嘴角,燕兮还是那么的二。

花落被叫了进来,此时看着炎不离舌头上的血迹斑斑的咬痕难耐的憋着一股笑意,调侃了起来,“薄丝,对自己都能下这么重的口,是哄人不成打算咬舌自尽来着么?”

“你少说风凉话,赶紧给我敷点啥药,舌头肿了感觉说话都不利索了。”炎不离瞪着花落说道。

“薄丝你真相了,你现在说话就跟大舌头没撒两样,”花落继续调侃着,手上碾药的动作却没有一点的怠慢。

没多会儿,花落手中的一颗白色药丸被碾成了粉末,让炎不离伸出舌头便是给她上药了起来,“薄丝,这药外敷有点疼,你舌头待会别往里缩啊!”

话还未落,炎不离便感觉到舌头上的痛意加重了,舌头条件反射的抖动了几下便是要往里缩,恰时传来了花落的声音,“诶,薄丝,忍住,千万别缩。”

“不是我要缩,是舌头它自己要缩,”炎不离就这样伸着舌头不服气的说了一句,但说出来的话怕是只有她自个明白。舌头上又是一阵痛意的抖动,炎不离忍不住嘶了一声,依旧是含糊不清的问着,“还有多久啊?”

花落虽是没听明白炎不离的话,但看着她那一脸不耐之色也是明白了过来,“再忍忍,马上就好了。”

“你轻点,”看着炎不离,燕兮终于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花落瞥了燕兮一眼,没有说话。指末上最后一点药粉洒在了舌头上,花落拍了下手说了句好了。听到这话炎不离便要收回舌头,被花落制止了,“诶,薄丝,现在还不能缩回去,要等药效吸收了才能。”

张着嘴伸着舌头,就像是一只哈巴狗。炎不离皱着眉头看着花落严重怀疑她是故意整自己的。

这般想法还未打消,身旁的燕兮悠悠的说道:“也给我舌头上下药呢!”

眉头皱得更深,炎不离转头看向了燕兮,只见他正伸着自己亦是血迹斑斑的舌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花落,瞧见炎不离看了过来,扯唇笑了笑,“小离儿,真的很疼呢!”

这二货不会真的是听了她的气话咬了自己吧?心里怔了一下,炎不离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滋味?

花落看着燕兮抽了抽嘴角,脸上有些恶寒,“就算是谈不拢,你们也没必要要双双咬舌自尽吧!”

瞪着燕兮,炎不离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憋了半天骂了起来,“燕兮,你傻呀!好端端的咬自己干什么!”

“就想知道你有多痛,”燕兮眨了眨眼,说得理所当然。

炎不离看着他没有说话,突然发觉嘴里晕散着一股苦得让人作呕的味,原来不知何时她已将舌头伸回了嘴里。

慌乱的拿过酒壶,炎不离也没看便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迅速的喝完了,然而,热辣辣的酒穿过了伤痕的舌头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卧槽,”扭曲着一张脸,炎不离咬牙咒骂了一句。

看着吃瘪的炎不离,花落终于是忍不住笑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薄丝,我说了让你别那么的快的将舌头缩回去,这药是丸就苦,是粉末了便是更苦了,哈哈,待会还要重新上药。”

花落没心没肺的大笑着,接收到炎不离的眼刀子收敛起了笑意,一本正经的跟这就知道折腾她的两货上着药。

炎不离那才叫一个憋屈,好不容易忍着上完了药结果又来再来一次!泥煤,真的是逼她爆粗口啊!

待药效好不容易发挥作用,舌头上的伤口逐渐的愈合了起来,帆船突然一个猛烈的摇晃,巅得她重重得跌在了地上。

泥煤,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么?要不要这么点背啊!

燕兮赶紧扶起了一脸憋屈的炎不离,还不待有什么动作,帆船的摇晃更加的汹涌了。

稳住了身子,燕兮叹了口气,说着,“看来该来的终于是要来的。”

“什么意思?”炎不离不解的看着他。

“你们难道不知道死亡海域里是不能见血的么?一旦见血周边的魔兽便会闻血而来,而且这死亡海域里的魔兽全是高级以上,这下可招上大麻烦了,估计来得不少。”饶是如此,燕兮却是说得风轻云淡,似乎是根本就没将这当回事。

他的话音刚落下暮色便匆匆的进来了,说着外面来了很多高级的魔兽,正朝他们攻击着。

攻击这话暮色不说,炎不离也是知道的,这帆船摇得这么猛烈就知道情况不妙啊!不过,炎不离瞥着燕兮的眼神狐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啊?”

“这是常识好不好?”接收到炎不离狐疑的眼神燕兮皱了下眉,“别说你们一点都没了解死亡海域便是傻乎乎的往这闯。”

“这死亡海域自古以来便是那么一点流传的口语而已,就算是书上有那么一点点的资料,但又何能了解?不过,看你这样,你似乎是很了解死亡海域。”花落看着燕兮,眼神也狐疑了起来。

“呵呵,”燕兮轻笑了起来,“了解谈不上,只是早些年闯过死亡海域,吃过这个大亏罢了。”

帆船四周已被各种魔兽团团的包围了,一个个眼冒星花,虎视眈眈的瞅着帆船。

小小的帆船在它们高大的身子之下显得更加的渺小了。海浪又是翻腾得那么猛烈,似乎是不把帆船掀翻誓不罢休。

随着海浪猛烈的摇晃帆船已是困兽犹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