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孕育果/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亡森林不止聚居着天兽还聚居着超元的魔兽,二十年前幻兽与魔兽之间发生了战争,双方死亡无数,战乱之时貔貅一族请求来死亡森林看望他们的好友,兽皇麒麟一族的大长老将肉团带出了死亡森林,想着若是这次战争有个什么万一,至少还有个后代。

就在要坚持不下去时不知为何魔兽一族率先停战了?这场长达五年之久的战争也落下了帷幕。

虽说当时的情况之下是无奈之举,可孩子都是父母心中的心头肉又哪能不想念?但奈何这死亡海域和死亡森林早已被暗元素结界师设下了结界,他们根本就不能出不了这死亡森林。

年复一年的盼兮,日复一日的盼兮,终于是等回了他们的孩子,也终于是让貔貅一族等回了他们的少主……

伺候着他们的高大女人边讲叙着过往之事边不停的抽泣着,擦着眼角的眼泪女人看着炎不离蓦地一个便是熊抱了上去,“呜呜,贵人,我家主后天天以泪洗面想念着少主,每每看之我的心都拔凉拔凉的疼,呜呜,贵人,谢谢你们把我家少主给送回来,呜呜,谢谢。”

虽已是幻化成人形但毕竟是幻兽,且还是一个比炎不离高出半个身子,身材又魁梧的女人。炎不离被她这一熊抱顿时是觉得鼻间的空气全被抽走了般,身上的紧致让她更是喘不过气来。

炎不离双手大力的想推开这个趴在她肩膀上哭得肝肠寸断的女人奈何却是推不了一分。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炎不离的脸色开始泛红了起来,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缺氧所致?

“咳咳,你,你快放开我,喘,喘不过,气了。”

炎不离艰难的断断续续的挤了一句话却是淹没在了女人的哭嚎之中,甚至对方将她抱得更紧了。

噗,卧槽,再抱下去真他妈的快死了啊!

抽着嘴角,翻着白眼,被女人紧紧抱在怀中的炎不离根本就使不上劲。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被勒断气时,身上猛然一轻,女人已是让燕兮给弄开了。

大口大口的喘了好几下气,炎不离才缓过神来。随即抬起头便见那女人正满脸泪痕,哀怨无辜又茫然受伤的看着燕兮,是好一番抽泣。她在想不通人家抱得好好的,为毛要这么粗暴的将她给拉开了?

然而那模样甚是像被燕兮抛弃般的怨妇样!炎不离的嘴角不禁又是一抽。

“娘子,你没事吧?”燕兮如暖阳的声音多了一分沙哑性感,黑黝的眼眸看着炎不离是一片炙热,俊美白皙的脸上透着一股怪异的红晕,光洁的额头也泛着点点的汗珠。

扯拉着自己的衣裳,燕兮深蹙起了好看的眉头,脸上渐渐升起了一丝不耐与隐忍,“娘子,你热吗?我怎么感觉这么热啊?”

炎不离看着燕兮有些怔愣的摇了摇头,“我没觉得热啊!诶,燕兮,你叫的娘子不会是我吧!”

“就是你啊!娘子,”燕兮说得非常的理所当然,眸子看着她逐渐的火热迷离了起来,脑子里更是不停的叫嚣着什么,似乎再隔一会儿马上便是要禁锢而出了。

这感觉有点不对劲啊!咽了咽口水,燕兮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不是,燕兮,你该知道这娘子是撒意思吧!你这样……”

炎不离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燕兮一声娘子给打断了,随即只见他欺身上来,炙热的出气喷薄在了她的脸上,一手也轻颤的抚上了她的脸颊。

燕兮幽深的看着她,目光紧紧的落在了她玫瑰般姣好的红唇上,声音低沉暗涌如同抚一弦沉调,“娘子,我好想吻你,这里怎可如此的诱人?”

嫣红的舌头舔了下干紧的唇,燕兮纤细微凉的手指落在了炎不离的红唇上,目光灼灼,眸色更加的幽深了起来。蓦地抱住了炎不离的脑袋便是要吻下去。

炎不离吓了一跳,猛然推开了燕兮急急的起身,看着他皱了皱眉,声音里有些气愤,“燕兮,我看你真的是欠抽。”

燕兮的身子踉跄了几下,脑子似乎是有些清醒了过来,看着炎不离急忙解释了起来,“我,我感觉我有点不对劲,我好热,我真的好热,我怎么会这么热?”而且,最要命的是他感觉他身下,这感觉简直就是……

蓦地燕兮想到了什么,噌的侧了下身,看向了一旁一脸无辜看戏的女人,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她的毛皮大衣,“该死,你究竟给我们拿来了什么果子?还是你给我下药了?”

女人茫然看着突然向自己发起火来的燕兮,心下只觉得是好一阵委屈。瞅着他摇了摇头,“贵人,我不知你在说甚?就是一般的食果啊!呀,”突然女人大叫了一声,甩开了燕兮的双手,看着木桌上晶莹剔透的红果瞪大了一双眼睛,“是哪个没长脑子的傻子把孕育果混在食果中了?”

“贵人,你不会是吃了那红果子吧?这孕育果孕育果,顾名思义就是催着赶紧生崽,情效自是非常的强悍,是我们族人夫妻之间必备的居家良果。”

燕兮的脸色暗沉了下来,有种想要把眼前这个一脸无辜到底的女人给一掌拍飞了去,瞪着她咬牙道:“这个要如何化解?”

“这就很好化解了啊!”女人豪迈的一拍燕兮的肩膀,“找个母的嘿咻一下就行了,而且保证你欲仙欲死,”说着女人想起了什么赶紧又说道:“可别想找我们啊!幻兽是不能与人结合的,诶,贵人,你就帮一下这位贵人吧!这孕育果的药性要是不解搞不好会死的。”看着炎不离,女人大声的喊了起来。

脸上有些呆愣,听到这话炎不离几乎是没有犹豫便是摇头拒绝了起来,“不行,我不行我不行。”虽然炎倾那该死的混蛋要推开她,可她又怎么能跟燕兮滚床单。

看着一脸情欲的燕兮,炎不离走了上去,“燕兮,我,我,要不找冰水泡一下吧!”想要跟燕兮解释着什么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干脆建议了起来。

看了眼低着头不看自己的炎不离,燕兮苦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失望。看着女人说道:“给我找个水池泡泡吧!”

“水池没有,但有一水潭。”

水池和水潭有什么区别么?

月夜之下,一处树林围拢的水潭泛着丝丝的冷雾,试了下水的温度,冰沁入骨倒是正好。咕通一声燕兮便是跳了下去,透彻心骨的凉意瞬间是让他这具炙热的身体是冷却了不少。

本来炎不离是不想跟着来的,万一那啥这冰水对燕兮不起作用把她强扑的话,估计那时她会杀了燕兮。可奈何不了他那媚眼如丝的看着她,性感的信誓旦旦自己不会对她做什么。一个不慎她被魅惑了去,心软之下便是答应了下来。可走了两步她就后悔了,却终究是硬着头皮跟来了。

寻了一处离水潭旁不远也不近,但若是燕兮狼性大发她绝对是有足够的距离甩掉他的地方坐了下来。

水潭不是很大,只能是容下两个人。但对于孤身一人的燕兮还是有足够的空间,浸泡在水中好一会直到意识清醒不少,燕兮才哗啦一声破水而出了,溅起的水珠在月色之下闪烁着莹莹的光亮。

一头长长的墨发紧贴着燕兮白皙的脸颊,衬着他的脸色更加的白润了。一缕明透的水从他额上流过高挺的鼻子滴在了水中,身上的红衣早已是一片湿泞,紧紧的贴在燕兮的身上,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修长白皙的脖颈甚至能看见那皮肤之下的经脉。

炎不离看着如此性感的燕兮不禁在心里咒骂了一声,月色之下燕兮真的就像是一个吞噬人灵魂,妖艳妩媚的妖精。真他丫的是妖孽啊!

“娘子,你唱首歌来听听呢!”慵懒的将脑袋趴在岸边,燕兮闪烁着一双潋滟的媚眼,看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朝他翻了个白眼,“燕兮你再叫我娘子,我跟你翻脸,还有解个毒咋能这么多事?咳,你要听什么呀?”

燕兮嘿嘿的一笑,“你唱什么我就听什么?”

“那我想一下我会唱什么歌,其实我唱歌不好听的,以前跟七刹和黑藤去ktv的时候就经常被他们嫌弃我唱歌难听,以至于我从此失去了对唱歌的乐趣,”思虑着唱歌的事,炎不离也没注意,一股脑的便说了出来。

七刹?黑藤?课题为?那是什么玩意?燕兮皱眉疑惑了起来,然而还不待他再多想传来了炎不离惊喜的声音,“有了,这首歌是我唯一一首能拿得出手的。”

“黑黑的天空低垂,嘹亮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要往哪飞……”

寂静的森林中响起了吟吟浅唱的声音,清脆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竟是那般的好听,婉转的曲调,浅淡的歌词在这处竟是那么的应景。

听着那萦纡在耳边的歌声,燕兮看着炎不离抿起了一抹深深的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