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药材下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泡了一夜的水潭,吹了一夜的冷风,燕兮身上的炙热终于是全数消退了下去。

看着抱膝熟睡过去的炎不离,燕兮勾唇笑了笑,跳上了水潭用灵气烘干了身上的衣裳朝她走了去,俯身正要将她横抱起,炎不离醒了,看了眼燕兮揉了揉眼睛呢喃的咕哝了一句,“好了吗?回去吧!”

昨日肉团的父母光顾着跟自家孩子亲热去了,一时竟然是忘了招待炎不离他们。一大早他们便吩咐了下去,要欢迎他们,狂欢三日。

貔貅一族顿时上下众乐,此时正一片忙碌的布置着木洞。

刚回到貔貅一族的木洞,磐七提着一篮子的果子眼神不怀好意的走向了他们,随即看着炎不离得瑟的哼哧一笑,那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炎不离的嘴角抽了一下,瞥着磐七这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一个暴栗就朝她打了去。

磐七当下就怒了,瞪着炎不离,“你凭毛打本小王!”

炎不离睨了她一眼,“你觉得呢!”

“哼,”重重的咬了口手中的果子,磐七冲着炎不离高傲的扬了扬小脸,“这事本小王肯定会告诉炎倾的,哼哼,你们人类不是最爱讲究一个忠贞撒的,这次我看炎倾还要不要你。”

炎不离挑了挑眉,呵呵的轻笑了一声,拍了拍磐七的小脑袋,瞅着她那矮小的身子,说道:“就算不要我也肯定也不会要你的,小屁孩。”

被戳到了痛处,磐七炸毛了,重重的跳了下脚,指着炎不离咬牙切齿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哼,凰娆你给本小王等着,本小王一定会尽快破阶然后变成一个大美人,然后让炎倾不要你,本小王气死你,呼……”太气了,实在是太气凤凰了!

炎不离睥睨着她冷笑了一声,没有任何的言语。倒是燕兮挑眉抿笑了起来,看着气鼓鼓的磐七直觉得这个小屁孩太对他的胃口了,走上前重重的拍在了她的肩膀上,“我支持你,加油!”

嗯,有人要跟他家娘子抢炎倾,他怎可不支持她!对,就是这样,把炎倾抢得远远的,然后娘子就是他一个人的了,吼吼……

盛宴终于在随着肉团一家三口的出现来临了,木洞里早已是站满了各色的貔貅一族人,看着其乐融融,满脸红光的肉团他们貔貅一族欢呼了起来,顿时木洞里一片欢声笑语。

炎不离坐在一旁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一个果子,想起炎倾的噬心冰骨她就忍不住担忧了起来,已经是耽误三天的时日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刚才她本来想说跟肉团父母说一声便走,然而见不到他们也罢让人传话便是了。可是昨晚伺候着他们的女人说什么也不放他们走,还说什么贵人若是执意离去,她会受到全族的谴责和鄙视的,让她行行好,就算要走那也一定要当面跟族长告知。

一脸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炎不离不禁头疼。而幻兽果然是幻兽,力气突奇的大得厉害,炎不离的手都差点被那女人给扯断了,幸好燕兮又上去解围才让她挣脱了出来。

其实转念一想,与其在死亡森林里瞎摸打诨,漫无目的寻找药材,倒不如在貔貅打听一下,他们居住在死亡森林这么久这点消息应该还是有的吧!而且那无限可怜又期待的小眼神她终究是无视不去,最终炎不离还是答应留下来参加下这个狂欢的宴会。

“贵人,这是我们自酿的果花酒,可好喝了,来,我们来干一杯。”

女人豪爽的声音拉回了炎不离神游的思绪,抬眼看了去,只见她端着一个宛若脸盆的大碗上来了,一手竟还提着比磐七还高的酒坛大步流星的过来了。

嘴角不禁抽了一下,炎不离只觉得好坑爹,泥煤,这不是干一杯的事好吗?这是要喝死人的节奏啊!

燕兮看着那女人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抽了一下,只有磐七在肉团一身金色大衣加冕,昂首挺胸的走出来时就不爽的瞪着他碎碎念了起来,念的无非就是这只小弱兽这么一瞧倒还有些气势,让她忍不住想要上前去给他那新衣裳踹上几个脚印,或者又是等她将来进阶长大了肯定不会输与他,然后就是一些贬低他的话。

总之他们两只兽之间的恩怨已不是一言半句,一时半会就能说得清的了。

不客气的挡开了朝她们过来的女人,燕兮目光幽幽看着她说道:“这酒我替她喝了,你就别再接近她了。”

说着燕兮就要拿过那女人手中的大碗,被她躲了过去,“诶,贵人,你别这么猴急嘛!你放心有你的,这杯是我跟那女贵人干的,我们的母的说话你们公的闪一边去,再敢插进来小心我抽你啊!”

别说这个时候这个的彪悍的女人倒挺霸气的,炎不离看着她不停的抽搐着嘴角,随即无语的抬头望了望,只是霸气的不是时候啊!

‘砰’的一声大碗搁在了炎不离身前的木桌上,女人二话不说提起手上的酒就给炎不离满上了。倒完看着炎不离本来是想说什么的,但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一旁招了招手,过来了一群人,有男有女,皆是些年轻人。

然后燕兮就惨了,只见他们一个个拿出大碗倒上酒便是要敬燕兮。

看着燕兮瞬间冷沉下去的脸炎不离很没良心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见女人乐呵呵的看着他说道:“贵人,我说了有你的就有你的,够不够?不够我再叫些过来?”

燕兮的脸顿时又沉下去了几分,一双妖媚的桃花眼里也冷冽了下来。听见炎不离的笑声朝她看了过来。

炎不离倒也坦荡荡的接受了他那小哀怨又小气愤的小眼神,瞥着他笑得更欢了,其实她在怀疑那女人是不是故意整他的啊!

没笑得了多久,炎不离就被女人就招呼着让她赶紧干了桌上这杯,然后自个就仰头咕隆咕隆的喝起了她手上拎着的酒坛子里的酒。

看着大碗中的酒清晰的映出了自己的容貌,炎不离脸色变了变,这酒怕是有好几斤吧!就算是酒量再好的人一杯就让喝几斤也太过了吧!

转头看了看一旁的燕兮,只见他已经是端起了大碗便喝了起来。炎不离顿时觉得自己不能输给了他,端起碗才喝了一口。一直忙碌着跟族中人打招呼的肉团走过来了,一把抢过了她手中的大碗,拍了拍还在干酒的女人,“我家主人酒量不行,喝醉了容易大发雷霆,后果不堪设想,示意一下就行了啊!你见谅见谅。”

自家少主开了口,女人倒是挺能见谅理解的,连连应声点头。然后炎不离在她脸上看见了一抹娇羞的红晕,不知是人醉还是酒醉?

转眸看向了肉团,炎不离上下打量了起来,其实肉团长得挺好看的,在人类中绝对也是出类拔萃的翩翩俏公子一枚,如今这一金色大衣加冕更是将他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强者的气息显露无疑。

诶,还别说,就这么仔细的一瞧,这肉团当真是天壤之别了啊!真的是人靠衣装兽靠兽装么?

炎不离哪知道天兽是需要经过灵雷淬体的,肉团一直流落在外没有经历灵雷淬体,身体中大部分的力量是使用不出的。而昨晚肉团就已经接受了灵雷淬体,如此一来,这气质自然是差别了起来。

没再多待,肉团拉着炎不离就离开了,磐七皱了下眉,跟了上去。

瞥着她们的背影,燕兮想要起身追上去奈何自己这盛情难却。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燕兮挑了下眉,还是继续喝着酒。

肉团是带着炎不离去见他父母的,他们二人也早就跟人招呼了一下便离开了。

幽静且宽敞的一间木洞里,装饰得非常的奢华,地上铺着金贵的魔兽毛皮地毯,炎不离摸了下那细腻的毛发挺柔软的,这魔兽的等阶不会低于高级。再看看一旁的墙上,泥煤,竟然是拿夜灵石来镶嵌出了一个怪异的图案,真是暴殄天物啊!

肉团早已是将他在外面经历的一切一一告诉了他们,特别重点强调了自己的这个主人有如何如何的不识货?竟然将他当成了小弱兽,虽然当时还没有进阶的他确实是挺弱的。

好在这肉团的父母也挺看得开的,对于自家儿子的经历也当是一种对他的历练,对炎不离也没有升出反感之心来。

此时看着炎不离和蔼的笑了笑,便招呼她坐了下来。

没有跟她拐弯抹角,貔貅族长直接便向炎不离开口见山了,豪爽道:“听裂儿说你来死亡森林是为了找药,九色彩莲我们这刚好有一株,就给你啦!算是你在外面照顾我家裂儿的报酬,还有无花色果的消息我也知道,但玄玑藤草在很久之前就突然消失在了死亡森林里,说来也不知这究竟还有没有,这怕是要你自个去死亡森林找找了。”

“嗯,玄玑藤草喜爱湿泞之地,一般都是覆面沼泽之上,若是要寻玄玑藤草的话我建议你们就去找找那些沼泽之地吧!至于无花色果,在魔兽梼杌一族的那里,”说到此处语气突然停顿了一下,看着炎不离有些迟疑的继续说了起来,“他们的等级是超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