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无花色果/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洞府亮如白昼,一张被骨架堆积起的大椅镶嵌着各种宝石,看上去突兀又森然。一个衣衫大开露出古铜色精壮的胸膛的男人正斜躺在上面,在他身侧依偎着几个妖娆的女子。

瞥着燕兮进来的身影,男人身形未动,懒洋洋的打了哈欠,挥开了身边的女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大晚上的可是打扰了我的好事,”说到此处男子突然一笑,站起了身朝着勾笑的朝着燕兮走了去,“不如你来补偿如何?”

燕兮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顾自坐在了一旁也用骨架坐的圆桌旁,“嗤鬽,我来……”

话还没有说完,身上蓦地一重,只见嗤鬽软媚的趴在了他的身上,一手伸向了燕兮的衣襟里,“我知道,是想我了。”

燕兮的眸子陡然一凌,强势的扣住了嗤鬽不安分的大手,随即身形一转,已是离开了嗤鬽几步。

“嗤鬽,我不介意叫出混沌来和你打一架。”

听见这话,嗤鬽挑了下眉,呵笑了一声,撩了下衣袍慵懒的坐了下来,“那你究竟来作甚?”

“要无花色果,我已经让人去摘了。”

嗤鬽看向了燕兮,眸中意味不明,“你还真不客气,无花色果千年才结一次果,最近才刚结了一次,你可知那可是我最喜欢的零食了?”

“一个而已,何必这么小气!”

一个而已,嗤鬽冷笑了一声,这无花色果每次结果也就一个而已!

“恩,其实那也行,但你得陪我一晚上,不然我就让它们吃了你的人,你也知道它们最爱吃人了,特别是异者,那香味混着灵气是更加的好吃,”嗤鬽稍微的沉思了一下,说道,随即看见燕兮变沉的脸呵呵的轻笑了起来,“瞧你想哪去了,陪我一晚上聊聊天而已,就跟我说说外面的情况吧!更何况有混沌在我敢动你吗?”

话说另一边被燕兮丢开的炎不离已是登上了山顶,此时正心急如焚的寻找起了无花树。

刚才她落地后本打算气势汹汹的回去找燕兮算账,磐七拦住了她,说是燕兮既然舍命让他们离开如若是不能带回无花色果岂不是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还说她回去帮助燕兮,让炎不离赶紧上山顶找到无花色果回来支援他们。

磐七说着也不管炎不离是什么反应,就已是运起灵气飞身离开了。

回想着刚才的情况,炎不离脚下的步伐更加的快了起来。她不知道无花树是什么模样,但幸好是知道无花色果是撒样,不然还真的是像无头苍蝇那般毫无头绪了。

飞快的掠过各种的树木,炎不离不停的到处奔走着。猛地忙碌的身影顿住了,看着悬崖边上那颗在月光之下散发着幽幽绿光灵气葱郁的大树,惊喜的笑了起来,那吊在树上像一个婴儿般模样的果子不正是无花色果么?

快步的跑了过去,炎不离三下五除二的就爬上了树摘下了无花色果,宝贝的左右翻看了一下,将它丢进了七灵镯内。

貔貅族长已经将七色彩莲给了她,现在无花色果也到手了,就差玄玑藤草,眸光闪烁了一下炎不离赶紧奔下山了去。

磐七和燕兮应该还在苦战吧!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不禁担忧着,然而到了刚才的地方只见磐七坐在地上磨皮擦痒的拿着几根青草在手上不停的绕着。

诧异了一下,炎不离赶紧朝磐七走了去,“怎么就你,燕兮呢?”

磐七看着炎不离丢下了手中的青草,站起身来摇了摇头,“不知道,刚才本小王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人影了,本小王周围都找遍了,本小王想燕兮他应该是被吃了吧!”

被吃了!听到这话炎不离的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敲打了一下,看了看这寂静的四周哪有任何的身影,心里陡然难受了起来,如果燕兮真的就这样挂了,那她要怎样面对自己?她就该回来的,明知道对上那女人是一番恶战,可是她却还存着一丝侥幸。侥幸她能在摘到无花色果后还能来得及赶回来!

燕兮,心里深深的愧疚依旧悔意瞬间让炎不离红了眼睛,有些无助有些茫然紧紧看起了周围的景色,期冀着燕兮说不定就从哪出来了。

萧瑟的冷风刮过林间,掀起了她们的衣裙飘扬。

身上传来的一丝凉意猛然惊醒了炎不离,蓦然一股浓厚的怒意从她心底升腾而起,她要去杀了那女人,不,那只母魔兽!

眸子乍然寒光噬骨,金色的火焰陡然从炎不离的体内释放了出来,是那般的来势汹汹,是那般的锐不挡,瞬间是烧毁了一片树木。

火光灼灼照亮了昏沉的夜色,炎不离手持着火鞭,被火光照得发亮的脸上冷若寒霜。

看着炎不离这样磐七陡然惊了一下,瞬间便是明白过来她要做什么?凤眸中闪过一道光芒,扬起了小脸,“先说好啊!打不过还是跑,你别忘了你来死亡森林的目的。”

说实话其实她内心真的很挣扎,就她现在的能力对上超元的魔兽可以说是以卵击石,但是一想到那红衣的男子为此丧命,她的心里莫名的想要发泄。

就在二人灵气大开,准备气势汹汹的找上那女人报仇时,燕兮的身影自远处慢腾腾的走来了!

看着他一人一兽征愣了一会儿,随即反应了过来。炎不离飞快的跑向了燕兮一把便紧紧的抱住了她,心中难掩激动的情绪,“燕兮,太好了,你没有被吃,燕兮燕兮……”

佳人投怀送抱又怎会不高兴,燕兮扯着嘴唇灿烂的笑了起来,双手抬起紧紧的抱住了炎不离,狭长的桃花眼里笑意醉人,恩,真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抱下去。

缓过了激动的心情,炎不离放开了燕兮,看着他上下打量了起来,关切的问着,“燕兮,你没事吧?”

“我没事,”燕兮冲她笑了笑,话刚落,蓦地一口血从他嘴里吐了出来,紧接着人无力的便要摔倒在地。

炎不离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的身子,便见他的脸色十分的苍白了起来,嘴唇更是紫青了起来没有一点血色。

“燕兮,”炎不离惊慌的大叫着,燕兮已是在她怀中昏睡了过去,肯定是刚才的打斗受了伤!

不敢再耽误,炎不离拉过了燕兮背在了背上便是急匆匆的往泙源山下去。

只是炎不离心中再着急也无用,毕竟燕兮真的不轻啊!也不敢让磐七幻化真身万一又引来了梼杌兽那可真是祸不单行啊!就这样炎不离步伐踉跄的背着燕兮一步步沉重的往貔貅一族的木洞走去。

一个陡峭的山坡处,身着金黑色镶边炫纹衣袍的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炎不离他们离去的背影,凉薄的嘴唇勾起了弯弯的弧度,不由得挑了挑细长的眉毛,“让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背他离开,这男人还真不会怜香惜玉。”

“领主,你真的就这样将无花色果给他们了,”在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女人,赫然是刚才嚷嚷着要吃了她们的女人。

嗤鬽的眸光闪烁了一下,看了眼她,仰首看起了浩瀚的夜空,没有说话。半晌过后,转身离开之际时幽幽的传来了一句,“这外面的天空可是要比死亡森林的大得多,不给能行么?”

听到这话,女人看了眼夜空,眸中闪过一丝期待,随即轻笑了一声跟上了嗤鬽。

幸好下了泙源山没走多久便看见肉团神色着急的来了。肉团终究是担心他们,不顾自家老爹的反对一意孤行的来泙源山了。

将背上的燕兮交给了肉团,炎不离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喘息着大气平缓起了呼吸。若真是要让她将燕兮背回貔貅的木洞那她真的会被累趴下不可。

看见貌似只有燕兮受伤了,肉团有些狐疑的看着炎不离问了起来,“主人,拿到无花色果了么?”

炎不离点了点头,“拿到了。”

肉团略微的吃了一惊,“你们打赢梼杌?”

炎不离看了燕兮一眼,说得非常的不确定,“或许是打赢了或许是没有打赢,我没有动手,磐七也没有动手,全是燕兮一个人搞定的。”

侧头看了眼背上的燕兮,肉团更加的吃惊了,“主人,不是吧!这妖孽居然这么牛叉!”说了一句,肉团又觉得太不置信了点,继续道:“诶,不对啊!我听我爹说,梼杌一族对自己的地盘有十分的占有欲,更是十分讨厌别人闯上了他们的地盘,凡是有侵略者不会倾巢而出但必定来得也不少,主人,你们怎么会没有动上手呢?”

“我们只碰上了一个!”磐七看着肉团眨了下眼,说道。

炎不离皱了下眉,如果真像肉团说的这样的话,那她摘到无花色果也真的是太顺利了点!看着肉团炎不离将刚才在泙源山上的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他。

这下肉团纳闷了,一脸茫然的看着炎不离半天,终于是下了一个结论,“主人,也许你们好运,刚好碰上梼杌一族有撒事吧!”

“有这么好运么?”炎不离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