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居然遇到了秦首/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貔貅一族的木洞后发现只有燕兮受了伤貔貅族长诧异了一下,然后看着炎不离的目光怪异炙热了起来。

燕兮醒来后,炎不离有问过他那晚他将她们甩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燕兮只说他与那女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打斗,然后他发现自己打不过就逃了,那女人就追,后来让他躲了过去。

其实对于燕兮这话炎不离半信半疑,泙源山都是梼杌的地盘,燕兮真的能成功躲过去么?可也不否认他或许有那么一点狗屎运。

虽是心存怀疑但不管怎样她们都成功的拿到了无花色果,炎不离也没有再多想,心思放到受伤的燕兮身上去了。一心一意,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照顾得燕兮整天乐不可支的瞅着炎不离好一番心花怒放,直在心里嚷嚷着苦肉计就是有甜头啊!

是的,苦肉计!他既然是与梼杌一族的领主相识又怎么可能会让自个受伤呢!而对于嗤鬽提出陪一晚的无理要求燕兮又怎么会应下呢!威逼利诱了一番后他身影翩翩的离开了嗤鬽的洞府。之后一切就如他所想,他受伤了小离儿果真很愧疚。

如今七色彩莲和无花色果有了便只差玄玑藤草了。貔貅族长早就吩咐下去让它们去死亡森林的各沼泽之地去找玄玑藤草。

由于燕兮一个劲的在木榻上哀嚎好疼好疼,不准炎不离离开他的视线一步,炎不离忍了好几次都没有加入寻找的队伍去,终于她忍不住,跟燕兮说了一声便是头也不回的跟去了,哪知燕兮也默默的跟上了。

看着他,炎不离狠狠的瞪着他,说:“你伤好了?能下地了?”

燕兮飞快的冲她点了点头,为了证明自己根本就没受过伤的身体还使劲的在地上蹦跶了几下,证明着自己身体倍儿棒!

炎不离抽了几下嘴,目光狐疑又犀利的瞥着他,那为毛你刚才还在榻上直嚷嚷着疼呢?还一个劲的说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燕兮,你该不会是没有受伤吧?这些都不会是你装的吧?”炎不离终于是将一直以来的怀疑说出了口,哪还有受了重伤的人醒来后见她们在吃烤肉嚷嚷着来一盘的?那时脸上的容光焕发哪有还一点的病态。之后更是以兽医怎么能看人的理由拒绝了貔貅族的‘医师’给他看伤。

“娘子,你认为这可能么?你去跟那女人打一架试试,若不是我命大躲了过去怕是你连我尸体都找不到了,”燕兮看着炎不离非常的受伤,桃花眼里尽是苦笑,脸上更是委屈又带着一丝自嘲。

炎不离看着他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说道:“好啦,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只不过你真的要跟去?确定你身体能吃得消么?”

燕兮倨傲的瞥着她冷哼了一声,率先抬脚走了起来,没好气的丢下了一句,“只准你一下就长大了,就不准我康复能力强啊!”

“是,你说得非常有理,”炎不离响亮的回了一句,跟上了他。

死亡森林里处处都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强烈的阳光,只是零星的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碎影,看上去杂乱无章可看久了倒还有另一番的看头。

这次出来的带队的是他们一来到貔貅一族就对他们十分热情的女人,说来也惭愧,感觉都认识好久了,直到今天才知道人家的名字,她叫貔襟。

磐七没有跟来,自从从泙源山回来后磐七就有点不对劲,整天就嚷困然后便是要睡到世界末日般的窝在一角落呼呼大睡了起来。

“贵人,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走在最前头的貔襟回头对他们大喊了一句,便是挪步了过去。

炎不离冲她应了一声,带着‘羸弱’挽着她手的燕兮跟了上去。

肉团跟在她的另一侧,他才回来也不熟悉死亡森林自也是跟着貔襟他们。此时瞥了眼他们挽在一起的手,凑到炎不离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主人,若是让炎倾知道你们这么亲密,他会作何反应?”亲密二字肉团咬得相当的重,脑海中已是不禁脑补起了炎倾看到这一幕的反应。

闪亮的眸中浮现起了一丝幸灾乐祸,在以前他就知道炎倾那男人其实对炎不离的占有欲非常的强,不然也不会残忍的分开了她们。秦首也告诉过他,炎倾多半是有恋女情结。嘿,他还真想看到主人嫁人后他会不会气得跳脚?哈哈,就是想想那美好的一幕,他就忍不住想要在地上高兴的打滚。

肉团的这小小心思炎不离自然是不知道,听到他这话,身子顿了一下。想到那晚要她嫁给胥婳的炎倾,顿时没好气了起来,“管他什么反应,关他鸟事。”

燕兮看着炎不离不由得挑了挑眉,肉团则皱起了眉头,刚想要说什么时前方又传来了貔襟那独有的粗嗓声音,“人类,你们是什么人?”

人类!炎不离他们惊了一下,赶紧看了过去,只见那前方狼狈的站着花落一行人。此时他们看着貔貅他们一脸警惕的皱起了眉头。传说死亡森林是天兽的集聚地,这些人怕就是天兽吧!

“貔襟,那是我们的朋友,”炎不离冲貔襟大喊了一声,快步的朝他们走了过去。

花落他们看见炎不离他们十分的激动,花落更是一个箭步冲上来狠狠的抱住了炎不离,嘴上高兴的嚷嚷着,“皇上,皇上你没事就好,你若是有什么事我和暮色回去该如何交代啊!胥婳肯定会剥了我们的皮的,不,应该是直接会咔擦了我们。”

看着无事的炎不离,暮色,夜荼和辰让也欣喜的围拢了过来,高兴的喊着她。一旁的十一和十四早就朝燕兮围了上去,相比之下他们就淡定了许多。

今日终究还是没有找到玄玑藤草。貔貅一族的木洞倒是多了几个人,其实对于常年只见兽类不见人的天兽来说,看见人类可以说是又好奇又十分兴奋的。

这不肉团一跟他老爹说花落他们原本是跟他们一起的,只是后来在死亡海域上出了点意外分开了。貔貅族长立马一拍腿又嚷嚷着开欢迎会狂欢起来,顿时木洞里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然后受了伤幸好吃了花落的药稍微好些的众人在貔貅一族的热情下,在干了宛若脸盆大的大碗里的酒后齐刷刷的醉成了一片,酒量稍好的还在硬撑,像花落那种酒量差的还没有喝完就倒了,其中包括了暮色,炎不离在一旁看着顿时都觉得丢脸。

看看别人家的手下酒量杠杠的,再看看自家的两人这酒量,唉,她都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

别人家的手下也没撑得了好久,又干掉一碗后终于是忍不住默契的趴在了桌上睡死了过去。

看着醉倒的他们,炎不离转头看向了一旁优雅吃着一青色果子的燕兮,她突然想起了燕兮那日貌似也喝了不少的酒。这果花酒喝着很烈的,酒劲也十分的大,别说一般人就是酒量堪称千杯不醉的估计也抗不了几杯,可为毛他就没有一点的醉意?反而还无比清醒的跟他们去了泙源山。

拉过燕兮,炎不离狐疑的瞥着他问着,“那日你应该喝了不少的酒吧!你酒量很好?”

燕兮咬了口青果,看着炎不离抿笑了一声,附在她耳边颇有些小得瑟的小声道:“那日我边喝边就将酒逼出体内了,这样我又如何会醉!”

炎不离脸色顿时一沉,看着燕兮危险的微眯了下眼,“那你还跟我装醉?”

“不装能行么?再清醒下去止不定还要再喝多少?”说起那日的事燕兮都觉得当时自己的行为真的很聪明,好吧!他承认他其实是想趁酒醉对她干点流氓的事。

待花落他们清醒过来后已是三日后了。看着他们炎不离在一旁小小的庆幸了下自己那日幸好没有喝醉。而这三日炎不离他们基本上是找完了死亡森林的所有沼泽地也还是没能找到玄玑藤草的影子,眼看着半月的日子一天天的逼近,炎不离不禁心急如焚的烦躁了起来。

花落他们也加入了进来,所有人再一次一遍遍的找着已经走过一遍的沼泽地,然而还是没有发现玄玑藤草。

就在还有两天的时间,众人心灰意冷的时候,貔襟有了发现,说是在一个很偏僻的山洞里找到了一大推的玄玑藤草,只不过全都是枯萎了过去。

可就算是枯萎了过去那也有一丝的希望啊!炎不离众人带着一丝期待的心情去到了那个山洞,然后炎不离看见了一个很久没见到,甚至已经在心里对他的不靠谱鄙视了万千遍的人,不,是魂。

看见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秦首,炎不离真的很吃惊!当初她说让秦首去暗中保护炎倾,结果呢!到炎倾身边也没见到他的身影,还试探性的问了一下炎倾有没有发生什么诡秘的事,就比如说眼看危险逼近却莫名其妙的解除了危险。

当时炎倾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好吧!炎不离当下就明白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