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尽阁的院中,炎不离侧目看了看紧闭着的房门撇了撇嘴,两日了,花落和清吟炼药炼了两日了,她也两日没能进去房间,没有看到炎倾,虽然很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但是她不敢去打扰那只听其名不见其兽的龙灵。

燕兮近两日似乎是有点事,很少见到他的人。没有她在耳边娘子长娘子短的,炎不离倒也是落得个清静,只是似乎只是她想而已。

宫潇瑶瑶和桃夭显然对她的事非常的感兴趣,一逮到她就问长问短的。炎不离有些无语但也是耐着性子的给二人,听见炎不离是空灵国女皇宫潇瑶瑶显然是没有想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一会儿眼神怪异了起来。

随即又一脸怪异小心的问着,“小离子啊,你跟姐说实话,你究竟是不是一个傀儡?”这四年关于空灵国女皇的传闻几乎可以说是满天飞。对于一个小孩掌管国家大权,她觉得简直是胡来,多半也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喝了口茶,炎不离瞥着一脸正经的宫潇瑶瑶轻笑了起来,反问了一句,“你觉得我会是一个傀儡么?”

宫潇瑶瑶没有来得及说话,尽阁外传来了辰让兴奋的声音,“小爷小爷,药炼好了。”

“炼好了,”炎不离一喜,撑起躺在竹椅上的身子便迎了上去。

琉璃紫纱帐的大床上隐约透着两个身影,一个白色的圆圈流转着丝丝的涟漪将二人笼罩在了里面。坐在炎倾对面的是一身白衣,身材凹凸有致,面容清俊艳丽的龙灵。炎倾的脸色比之前毒发的时候好多了,听见屋中的动静,龙灵闭着的眼眸缓缓的睁开了。

“清吟,炼好了解药了么?”

清吟看着他点了点头,“炼好了,龙灵,这几日辛苦你了。”

听到这话,龙灵转过了眼眸,看着炎倾说道:“应该的,我跟炎倾是灵魂契约,他若死了我也活不成,把解药给我用灵气助他融化。”

“恩,好,”清吟应着倒出了白玉瓷瓶里的一颗药丸丢给了龙灵。

炎不离本来也是想跟着清吟进去看看炎倾的,但一想到他这么久应该还没有吃饭便是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往厨房去了。

要说她会煮饭做菜么?不,她向来都是只负责吃的,这是她第一次亲自下厨。炎不离望了望天,明媚的蓝天飞过几只小鸟,嘴角笑开了,炎倾真是何其有幸啊能吃到她弄得饭菜!

跟着炎不离的还有一大群人,皆是瞧她去干什么?之前她心心念的唠叨着炎倾,这下能见了,嘿,她居然走开了,其中必然是有猫腻,于是秉着看好戏的心情,她们跟了上去。

不跟还好一跟众人吓了好大一跳,看着在厨房马不停蹄忙碌着炎不离,众人瞪目多口,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众人默契的别过了脸。那一锅五颜六色冒着热气腾腾的大杂烩幸好是给炎倾吃的,幸好!

炎不离太过于专注自己的下厨上了,哪还能理会别人是撒表情撒反应?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拿起一旁的大锅铲翻了翻锅里的菜便装上了碗。

非常满意自己劳动了这么久的成果,炎不离恩恩的赞叹了两声,让暮色不用生火了便端着碗往尽阁去。

众人面面相觑,皆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同情,轻叹了口气,默默的跟了上去。

炎倾醒来已是有一阵了,一睁眼没有看见炎不离脸色不大好,他再次昏迷之前他记得她去了死亡海域。一想到关于死亡海域的传说炎倾整个人就不好了,看着一旁夜荼问了她没事。夜荼这人一撒谎便是会露形,见他淡定自若炎倾才落下了心。

或许她还在气自己那晚的那番话吧!想到这,炎倾眸色一暗,有些烦躁的敛了敛眼眸,若是她真置气这事他要如何哄啊?

“清吟,你说的小爷怎么没有见到人?”坐在椅上悠闲的吃着一块糕点,龙灵看了看房间,倒是问了起来。她在炎倾十七岁的时候便沉睡了过去,要不是感知到炎倾有生命危险她不可能会强行进阶醒来。

而对于炎倾传说中的女儿她还当真是好奇,在她的印象中炎倾从不近女色,不知是哪个女人这么有能耐竟然能拿下炎倾?

炎倾有女儿这事也只是龙灵醒来的时候听见清吟说起炎不离他们去死亡海域给爷寻药去了。当时她便好奇的问了句小爷是谁?清吟说是爷的女儿,当时她就来了精神,本来还想再问问是哪个女人的?但炎倾的情况不允许,很快她就收住了心思运起灵气护起了炎倾。

听到龙灵这话,靠坐在床上的炎倾也向清吟投来了一丝火热的目光,她真的还在生气么?

清吟看了看龙灵,又看了看眼神明显很炙热的炎倾,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夜荼辰让,你知们道小爷去哪了么?”

“我看刚才小爷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便是愤愤的转身离开了,我本来想跟上去的,夜荼他将我给拉住了,哪能知道啊!”辰让狠狠的瞪了夜荼一眼,脸上有些愤愤。

踌躇,愤愤么?呵,看来果真是生气了啊!炎倾在心里轻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外室传来了一道于心不忍的声音,“炎不离,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秦首拉住了端着碗一脸期待便要转进内室的炎不离,“再考虑考虑吧!”

炎不离睨着他皱了皱眉,一会儿啧了一声,“秦首,若是你也想吃待会炎倾吃不完你就尽管吃啊!现在不行,万一他胃口大开呢!”说着瞥了瞥身后桌上的饭菜,“我还怕不够他吃呢!”

对于自己的料理炎不离真的是太过于自信了,挣开了秦首的手大步的便跨了进去。

看着在空中被甩开的手,秦首不忍的闭了闭眼,叹了口气看向了一旁的花落,说道:“你待会看着给炎倾开点药吧!”

花落颇为同情的点了点。宫潇瑶瑶叹了口气,很是不解的说了一句,“真不知道小离子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顿时众人投来了赞同的目光,他们也想知道。

“炎倾,”看着坐在床上的炎倾,炎不离高兴的叫了一句,走过去在床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碗递给了他,“饿了吧!快吃,不够还有。”说完便是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炎倾本来还在一脸郁结,看见她顿时高兴了过来,连忙接过了碗拿起勺子舀了好大一勺喂向了嘴里。

几乎可以说是刚含住炎倾便嫌弃的吐了出来,深蹙起了眉头,却是说得极为平淡,“陨叔这的厨子何时做饭如此难吃了?蛋儿,你可千万别吃。”

疑惑了一句,末了也不忘提醒炎不离一句。跟进来的众人听到炎倾这话噗嗤一声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可是他们知道这笑出了声的后果,一个个使劲的憋忍了起来。看得清吟三人和龙灵十分的不解。

炎不离看着炎倾眨了眨眼,抿了下唇,一把拿过了勺子舀了一勺刚要放进嘴里被炎倾给拦下了。

“蛋儿,真的别吃,有史以来第一次吃到这么难吃的饭,小心吃坏了肚子,”拿过了炎不离手中的勺子放进了碗里便要拿给一旁的夜荼,进来了一婢女,对着炎倾恭敬的福了福身,轻声道:“炎公子,可以用膳了。”

用膳?炎倾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碗就被炎不离拿走了,看着他炎不离站起了身,“你好好吃饭吧!”

说着炎不离已是走开,将碗丢给了暮色,“去倒了。”

接过了碗,暮色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她的脸色,见她没什么反应,略微有些放心,“是,薄丝。”

大厨就是大厨,饭菜还未端近可老远便闻到了饭香。兴趣泱泱的坐在了椅上,炎不离伸手便要去拿案几上的最后一块糕点,却见一只白皙纤细的手先拿住了。

皱起了眉头,炎不离抬眸看了过去,是一个身着白衣瞧上去挺仙气的女人,特别是那傲挺的胸,余光瞥了眼自己的,尼玛,明显缩水了好大一圈。

此时那女人正睁着她那双宛若星辰的明眸带着一丝趣味的看着她。炎不离的眉头不禁又皱深了一分,她刚才还真没有注意到房中竟然还有一个女人!

瞥了她一眼,炎不离看向了一旁的清吟,“她是?”

清吟笑了一声,“小爷,她就是龙灵。”

这女人竟然就是那传说中的龙灵!她也是天兽么?正想着耳边传来了秦首惊喜的声音,“没想到我竟然还能看见上古龙族之人,幸会!”

转开了眼眸,龙灵瞥着秦首笑了一声,“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一眼便认出了我,你倒是不简单!”

“呵,”秦首轻笑了一声,“曾见过龙族之人,识得他们身上的味道罢了。”

又是认得味道,你狗鼻子啊!炎不离瞥向了秦首在心里哼笑了一声,眸光蓦然幽深了起来。她突然想起凰战来向她要他一事。这秦首修为不错,眼神还这么毒辣犀利,他究竟是个什么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