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燕兮提亲/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的心思百转千回间,耳边传来了龙灵的轻笑声,只见她瞥着秦首挑了挑眉眼,“哦,我族人近千年来很少出龙界,你倒是有缘。”

秦首的眸光闪烁了一下,随即抿唇笑了起来。

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龙灵看着炎不离笑了笑,说道:“听说你是炎倾的女儿,可我怎么瞧得不太像啊!似乎年纪大了一些。”

手指轻轻的扣着案几面,炎不离瞥了炎倾一眼,神色淡淡的看着龙灵,轻轻的扯了扯唇,“本来就不是,如何能像?”

“哦,”龙灵惊讶了一声,清秀的眉目轻轻的蹙了起来,看向了清吟有些疑惑,“那他刚才叫你小爷?我难道认错人了。”

停止了扣案几的动作,炎不离睨了清吟一眼,“没有,他叫的小爷就是我,只是谁说我和炎倾是父女关系了,我们正儿八经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龙灵,这事说来话长,以后空了再和你慢慢说,现在你们能出去一下么?我有些话要和蛋儿说。”

掀被下了床,炎倾朝着炎不离走了过来。龙灵看着他皱了皱眉,赶紧起身迎了上去,“炎倾,你刚解毒身子还很虚,别下床走动。”

“没事,”炎倾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已是站在了炎不离的身前。

炎不离瞥着他抿了抿唇,随即敛下了眼眸,“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薄丝,胥婳来了,”还未待炎倾开口,花落握着传音玉牌从一旁走了上前,看着炎不离目光有些闪烁,“那个,他知道你去死亡海域的事了,”话落花落连忙又说道:“不是我说的。”

说完花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怯怯的看了下炎不离的脸色,果然她脸色已经变了。

花落赶紧态度良好的认错了起来,低着头一个劲的不停念叨道:“那个,薄丝,我不是故意要说漏嘴的,只是这等级大会就要举行了,这又是风云大陆上最大的盛典,薄丝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就算我不说薄丝迟迟不回国,胥婳肯定也会找来的,我这不是在为自己开脱,我只是就事论事。”

说到最后花落的声音已经是越来越小了。炎不离看着她有些无语的抚了抚额,她能想象胥婳知道她去死亡海域后的反应和脸色,尼玛肯定又是要对她进行一番教育,说什么你贵为空灵国的皇上,你在做这件事之前有没有想过后果?若是你出了什么事,你置空灵国于何地之类的话。他向来都是这样打着空灵国的旗号批判她的。

不过这事确实是她理亏在先,她那样不顾一切的去死亡海域确实是有点自私和不负责任。轻叹了一口气,炎不离从椅上站了起来,看着炎倾道:“有话晚点再说吧!”

炎不离说着抬脚便要出卧房,宫潇钰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房中,看着炎不离一脸的意味深长,笑道:“炎不离,有人向你提亲来了,就是上次跟在你身旁叫你娘子的那男子,那手笔可是不小啊!”

“娘子,”炎倾呢喃了一声,猛然拉过了身前的炎不离,黝黑的眼眸紧紧的锁着她蕴藏着一抹怒色,冷声道:“炎不离,这事你最好跟我说清楚。”

看着脸色不好的炎倾,炎不离顿时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燕兮这二货干嘛偏偏这时来凑热闹。

暗暗的咬了咬牙,炎不离冲着炎倾绚烂的一笑,甩开了他的手,挑眼睨了他一眼迈步向外走了去,“有什么好说清楚的,你忘了你上次说过的话么?我跟谁成亲都无所谓,所以现在关你什么事!”

炎倾的身子顿了顿,那时的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他不想耽误了她,所以尼玛的他就装逼了一回,可是自她跑出去后他便后悔了,急急的追了出去却是没有寻到她的人,才悻悻的回到了房里。后来他毒发意识浑浑噩噩的,后悔的话更是没有机会说出口。

紧抿了下唇,炎倾瞅着炎不离的背影眸光闪过一道精光。快步的走了上去不由分说的便是霸道的抓过了她的手,睨着她脸色风轻云淡,“不知我何时说过这话了?炎不离,你说话可得有证据,没证据便胡说可是冤枉了人。看在你我二人曾也好歹是父女的面上,我去给你把把关罢,免得你这傻妞被人卖了还倒给人数钱。”

炎不离没有想到炎倾居然会这么耍赖,不禁有些征愣,反应过来瞥着他哼笑了一声,想要再次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握得紧紧的,无法挣脱一分炎不离只好作罢!

“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无赖,今天你倒是让我长见识了,”炎不离愤愤的讽刺了一声,脸色也绷得十分的难看,可心底却是没有一点的怒意,反倒是觉得有点好笑,她何时见过炎倾这么无赖的一面了?

“让你长了见识倒也是对你好,以后心里对耍无赖也应该是有个量了,”满不在乎炎不离的讽刺,炎倾的嘴角勾勒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耍无赖不见一分一毫耍无赖的痕迹,这也是高了!

炎不离被这话噎了一下,冷笑了一声白了炎倾一眼,没再理会他了。

接收到她的白眼炎倾嘴角浅淡的笑容加深了起来,再次紧了紧握着她手的力道,“炎不离,我有跟你说过你翻白眼的时候真的是难看死了么?以后别翻了,免得影响了别人,还有,你翻得那么用力你眼睛不痛吗?对自己好点。”

炎不离看着炎倾有些呆愣的眨了几下眼,她敢保证以前炎倾跟她说话绝对没有这么毒的!

她哪知道以前炎倾是瞅着她人小,怕说了难听的重话让她那颗稚嫩的小心灵承受不了,所以很多时候她闯了祸他都会下意识的斟酌一番再说的,可不说不代表他不会说。

而如今他也没必要再去回避这个问题了!她心脏的承受能力远比他想象的还强悍!

大厅,燕兮和胥婳一左一右相对而坐,宫陨坐在正中的上座,看了看一见面便气氛诡异的二人决定自己还是悠哉的喝茶等着看好戏吧!

炎不离这些年的事他已经从宫潇瑶瑶口中得知了,说实话他真的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空灵国的女皇!

等着看好戏的不止宫陨一人,死亡老人和曳擎坐在一旁也是悠哉的喝着茶,细细的打量着燕兮和胥婳无言间的微妙气氛。

两人,一人身着银白色云锦镶金边华服,清冷如斯,高贵优雅。一人身着大红色缕金暗花锦袍,妖娆魅惑,张扬桀骜。

慵懒的把玩着胸前的一缕墨发,燕兮潋滟的桃花眼打量了胥婳一番,挑唇轻笑了起来,率先打破了微妙的气氛,“听说你是我娘子,哦,就是炎不离,不,应该说是凰娆的未婚夫。”

说到这燕兮细长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冷戾,嘴角的笑容却是挑得更高,问着“你可知我今日是来向我娘子,也就是凰娆提亲的?诺,你看,这些都是我的聘礼。”说着燕兮指了指大厅正中的十几只红木箱子。

“放肆,吾国皇上从来都是给人下聘,何时接受过别人的聘礼了?哼,再者就你这几箱也好意思拿出来,未免也太寒碜了点!”

胥婳还未说话,坐在他身旁一位精神十足,留有一簇白胡子的老者先喝出了声,他一双略显得有些小的眼眸犀利的瞥着燕兮闪过一丝不屑。

“而且吾国凤君的位置必定是吾国大祭司的,你一个无名小卒也敢肖想,呵,你认为你配吗?”

不怪老者说话太肯定了,而是空灵国凤君之位是大祭司是他们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想法,这点想要改变就好比上了毒瘾要戒掉一般的难。

“呵呵,”燕兮看着一脸古板的老者不怒反笑了起来,瞥了一旁面无表情的胥婳一眼反问着,“是吗?可我印象中我家娘子的性子是不会由人摆布的,你们真认为你们能摆布得了她么?若是她态度强硬了起来,你们怕是拿她无法吧!这么些年就这么过来的,你们应该是比我还要了解吧!”

听到燕兮这话,老者不禁敛了下眼色,他们当然了解他们家女皇的脾性了!

“吾皇是不会受人摆布,可你又怎可得知吾皇的想法,一些自以为是的美好幻想私下想想就罢,何须说出来,这倒是显得没了底气。”

说话的是老者身旁一袭身着浅蓝色如意纱裙的女人,只见她对着燕兮莞尔笑了一下,有几分亲近可更多是挑衅。

燕兮脸色未变,只是桃花眼虚眯了一下。这时,一直未开口说话的胥婳说话了起来,温煦的声音带着一丝清冷,“玖潋,陈老,勿需与他人多说。”

“是,”二人敛了敛眼,应了一声。

恰时大厅外传来了炎不离精气十足的声音,“燕兮,你丫的又在给我玩什么花样,非要在这个时候来给我添堵,你是不是想让我好好抽你一顿你才甘心?”

随着话音炎不离与炎倾亲密牵着手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看着他们二人紧握着的手燕兮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胥婳淡淡的瞥了眼没什么反应,玖潋和陈老不禁面面相觑了起来。

瞅着炎不离和炎倾,一直看好戏的死亡老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我就知道鹬蚌相争终究是为他人坐收渔翁之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