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不祥的预感/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子,”燕兮站在了炎不离的身前,哀怨又委屈的看着她,就一副逮到自家娘子红杏出墙的模样。

“皇上,”玖潋和陈老早就站在了一旁,向着炎不离恭敬的喊了一声。

炎不离冲着二人颌了颌首,随即看着燕兮这副模样炎不离不禁抽了下嘴角,“提亲,燕兮你究竟想干什么?”

燕兮看着她有些不解她为何这么问,眨了眨眼,说道:“就是给你提亲啊,不然呢?”

炎不离皱起了眉头,打量起了一脸怨妇样的燕兮,她实在是想不通这燕兮为什么突然就要向自己提亲?喜欢她?这不可能吧!

余光状似不经意的瞥向了身旁的炎倾,想看他是什么反应?却见他一脸平淡,就这么不在意!炎不离当下就哼哧了一声,有些心气不顺的甩开了炎倾的手。

“燕兮,我家老陈说得对,空灵国皇上自古以来都是跟她的祭司结为连理的,所以你就别闹了,”说着炎不离看向了胥婳,“你不是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训我吧!”

说完炎不离瞥了炎倾一眼,冲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大厅。

看着她的背影胥婳三人有些愣住了,刚才皇上的话……自从皇上登基以来每每提到她与祭祀的婚礼这话题她若不是避而不谈便是态度强硬的一口回绝自己现在太小,这么久以来她从未松动过,而今这番话,看来空灵国要办喜事了!

扶着下巴上的一小撮胡须,陈老激动的笑了起来,终于是等到皇上松口了,这几年的辛酸只有他们知晓。

胥婳的身子不禁顿了顿,敛了下眼睫毛,清冷的眸子看着炎不离闪烁了一下,平静如水的心里竟然是因为她这番话涟漪了起来。从椅上站了起来胥婳跟上了炎不离。

炎倾瞥了眼炎不离离去的身影,看向了一脸清冷的胥婳,黝黑的眼眸闪动了一下,眼色更加的墨黑了起来,结为连理么?呵,炎倾心里冷笑了一声,只觉得这个高冷的男人越看越讨厌。

脸色有些不好,但炎倾也知道炎不离要处理一些事并没有跟上去,坐在了一旁的椅上幽幽的瞥着胥婳三人离开了大厅。

燕兮本来是要跟上去的,可是他一瞧炎倾没有跟上去,迈出去的脚步收了回来,眸光深沉的睨着炎倾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撩了撩大红色的衣袍,燕兮看着炎倾轻笑了一声,说道:“我今日是来向小离儿提亲的,曾经我还为你以后会是我岳父感到十分的不爽,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瞥着燕兮略带着挑衅的目光,炎倾嘲笑了一声,“提亲又如何?她不会答应你的,嫁给你,你更是痴心妄想。”

“是吗?那你说我叫她娘子她为何不反对呢?”此时的燕兮怕早已是忘了炎不离曾经很反感这叫法来着,只是无论她怎么跟他说他也不改后,她就懒得再管了。

娘子,炎倾的眼眸闪过一道冷光,瞥着燕兮挑了下眼,“这怕是你自己死皮赖脸的要这么叫吧!你忘了你以前也死皮赖脸的要强抢别人家的孩子让自个当爹去,这种无耻至极的事怕是只有你干得出吧!”

燕兮自然是没有忘记以前他想抢炎不离当儿子的那事,看着炎倾桃花眼沉了了下来,缄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了身,居高临下的睨着他忽然问道:“炎倾,你听过小离儿唱歌吗?”

炎倾皱了下眉,抬眸睨向了燕兮,不语。

看他这副模样燕兮就知道没有,顿时燕兮笑开了,“她给我唱过,可好听了。”说完燕兮得瑟的转身离开了大厅。

看着他的背影炎倾的眼神冷了下去,其中还夹杂着一抹浓浓的妒火。呵,唱歌么?

“唉,”见着脸色更加不好的炎倾,死亡老人啜了口茶轻叹了一声,看着炎倾继续刺激着他:“当初我让你在死亡谷就跟她成亲了,你非不同意,现在好了,情敌一个个的冒出来吧!而且人家还是空灵国的女皇,正室的位置你怕也是没机会啰。”

“噗,”听到死亡老人这话,刚喝下一口茶的宫陨一口喷了出来,看着炎倾实在是不能想象他以后会是偏室,恩,这男人的皇上皇后为正,什么妃呀嫔呀都是偏,那若是女皇这偏该是如何称呼呢?

“尽儿,若是可以你就断了这念想吧!”宫陨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劝导了炎倾一句。

听到这话,顿时炎倾的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瞥了他们三人一样,紧抿着红唇噌的站起了身朝大厅外走了去,身后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他们小声谈论着这女皇的后宫制度该如何如何?

强忍着内心的熊熊烈火,炎倾的脸色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

燕兮一出了大厅便拿出了腰间的传音玉牌,听着十一的禀报匆匆的出了城主府。

一间雅致奢华的房间,燕兮看着负手而立站在窗前的凰战冷了冷眼。

听见他的脚步声凰战转过了身,俊美幽沉的容颜映着那头银发更加的灼人眼,看着燕兮抬脚向他走了过去。

“听说你向凰娆提亲了?真没想到你竟然会看上她,她是如何反应?”站在了燕兮的身前,凰战噙着一抹微笑的问着。

燕兮冷淡的睨了他一眼,错过他在桌旁坐了下来,“这事与你无关。”

“无关么?”凰战轻问了一句,侧过了身子看着燕兮说道:“你接下来要做的事可别忘了,只是不知道那时她会是什么反应?我们凰族之人啊,爱一个会掏心掏肺,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美好捧在她眼前只为了她的一个笑,而若是恨一个人,那便是噬骨的恨意,宁愿毁天灭地,毁了自己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不知到最后她究竟是爱你入骨呢还是恨你入骨呢?”

听见这问话,燕兮握着水杯的手猛然一紧,瞬间水杯在他手中破碎了开来。看着凰战声音冷若冰霜,“凰战,你别惹怒我。”

“惹怒你,本皇只是在给你陈述问题而已,”没有理会燕兮的怒意,凰战幽幽的说道,须臾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你查探的光明珠找到了么?本皇这次出来你家老头子可是让本皇转告你抓紧时间。”

燕兮眸光一暗,便是起身将走,“这事我自有分寸,”说完不再停留便是快步的离开了房间。

瞥着他离去的背影,凰战的眸子深了几分,赫连洛你终于是舍得现身了么?白皙的双手不禁紧握成拳,凰战的眼眸充斥着深深的恨意,这一次他定要将你灰飞烟灭,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瞅着炎不离不佳的脸色,胥婳敛了下眼,给她倒过了一杯茶,“皇上出来已久,这等级大会不日便要举行,也该是回国了。”

炎不离挑眼睨向了胥婳,接过了茶杯喝了一口,“怎么,不打算教训我了。”

“皇上是君,臣是臣,臣怎敢教训皇上!”胥婳不卑不亢的回着。

“哼,”炎不离冲他哼哧了一声,“我看你以前敢得很呢!”

“所谓忠言逆耳,以前皇上做错了臣只是指了出来,不知这何时便已是沦为了教训?此番皇上去死亡海域,臣只是担忧皇上的安危,如今见皇上平安无事臣也自是安下了心。”

炎不离看着他撇了撇嘴,将杯中的清茶一饮而尽,问着,“北苍国的事处理好了。”

“北苍皇已查明此事均属意外。”

意外,炎不离抿唇轻笑了一声,在苍孤煜来炎府确认她的身份时她便知道萧王这事没什么问题了。且不说苍孤煜对他的这个胞弟没什么感情,对她终究是有义气在的。

只是这凰战,想到那男人炎不离的眸子不禁冷了下来。对凰战她猜不透他想要做什么的,但她总是感觉凰战要做的事不简单。一个千年前便该死去的皇为何会留在人士至今?这总有他要留的理由。

“胥婳,这空灵国之皇是势必要与自己的祭司成亲么?从无例外么?”炎不离一脸正色的看着胥婳问着。

胥婳敛了下眼,不明白她为何这么认真了起来?直视着她的眼睛,答道:“是的。”

“若是两人都不相爱呢?这既然不爱对方也要成亲?”

胥婳点了下头,“恩,规矩如此。”

“嗤,”炎不离讥笑了一声,“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何必要让规矩拘限了自己。”说着炎不离想起了什么,“胥婳,你可知千年前的战皇,凰战?我看史记记载他并未与自己的祭司成亲,不知是为何?而且……”

炎不离从石凳上站了起来,走到凉亭的栅栏旁望向了蔚蓝的天空,“凰战并没有死。”

“没有死,”向来淡定的胥婳被她这话惊了一跳,看着炎不离皱起了眉头,起身朝她走了去,“皇上为何如此说?莫非皇上你见过他?”

“恩,见过,”收回了视线炎不离看向了胥婳,“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被封印在了南泗国赤崛学院的一座塔里,只不过他的封印好像解除了,前不久他来找过我。”

“依皇上如此说,凰战这事确实是有些诡异,”胥婳喃喃的出了声,“只是皇上,神树只有上一任皇死后才会孕育下一任皇。”

“你不信我,”炎不离的声音冷下了几分。

胥婳看着他摇了摇头,“我自是信你,只是这事究竟是有些匪夷所思,皇上,此事还是查清为妙。”

“唉,”炎不离叹了一口气,“我与你说自是有这个打算,这事你亲自去查。胥婳,不知为何我对他莫名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