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回空灵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不知道炎倾是发了什么疯?自从她与胥婳谈话后便一直对她没什么好脸色,要不说话阴阳怪气的要不就是爱答不理,那模样放佛就像她欠了他好几百万金币没还一样。

尽阁,炎不离瞥着对面一脸沉着独自对弈的炎倾一口含下了手中的半块糕点。咀嚼着睨着手指上的糕屑炎不离挑了下眉便是要擦在炎倾洁白的衣袖上。

炎倾迅速的一抽手炎不离扑了个空,彼此一张带着淡淡清香味的手帕扔在了她脸上。

“穷讲究,”炎不离念叨了一句拿下了脸上的帕子,有一下无一下的擦着手。

挑眼瞅着他,炎不离说道:“刚才我说要回空灵国的话你究竟有没有听见啊?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啊?”

自顾的拿起一颗白子落下炎倾瞥都没有瞥炎不离一眼,更别说搭理她了。

见他久久不语,炎不离颇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却还是耐着性子的再次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么?我让花落来给你瞧瞧吧。”

炎倾依旧是下着棋没有说话。炎不离看了他一会儿,掏出了衣兜里的传音玉牌就要运起灵气传音给花落,却蓦然越觉得火大,啪的一声将玉牌拍在了几案上,人也噌的站了起来,冲他吼道:“你不想去就明说,何必这副扭扭捏捏的模样,我又不会强迫你去。”

“你给燕兮唱歌了?”终于炎倾抬起了头,看着她说道。

“啊?”正火大的炎不离没有想到炎倾会这么问,一时之间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恩,怎么了?”

炎倾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炎不离看着他突变的脸色挑了挑眉,弯下身子向他凑了过去,“你该不是在吃醋吧!”

闪烁了下眼眸,炎倾别过了脸,声音生硬的说着,“谁吃醋了。”

炎不离站直了身子,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吃醋,之前你都让我嫁其他人去了,又怎么可能会吃醋呢!终究是我多想了啊!放心,我不会纠缠你,我这次回空灵国马上就把婚事……”

话还没有说完炎不离就被炎倾一把逮了过去,身子踉跄的扑在了他怀中,随即头顶上传来了炎倾愤愤的声音,“我就是吃醋了,你都没给我唱过,”今天燕兮跟他说时的那得瑟表情她真他丫的想一脚给他踹上去。

炎不离挑了下眉,抬眼瞥着他难看得脸色退开了他的怀抱,重新落座了下来,“我想给谁唱就给谁唱,还有请问你这是以我的什么身份在吃醋呢?父女?那爹啊,这你就操太多的心了,女儿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嘛!给人唱首情歌怎么了。”

情歌!还居然唱情歌!炎倾着实被这词给气得不轻,“你敢嫁给别人!”

炎不离冲他挑了挑眉,呵笑了一声,“我怎么就不敢了,别忘了你以前还让我嫁给别人呢!做人不要变卦得这么快,不好的。”

他就只知道她还在计较这事,染上怒意的脸上暖和了下来,声音也放柔了许多,“当时我以为我会死,我不想耽误你,所以才……”天知道当时听见她说的成他是有多欣喜,一直以来他对她的感情他都不敢确定,一直想着她或许是对他的依赖,可是她的那番话却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才什么才,傻逼,谁稀罕你这么为我想了,”炎不离怒然的打断了他的话。就算是她能理解他的行为,可是想想就是他妈的不爽。

“对不起,是我多虑了,那晚你跑出后我就后悔了,追出去后可是没有找到你的人,你就别再为这事跟我置气了。”

“哼,”炎不离睨着他哼哧了一声,“其实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以后有事不能像这样推开我。”

炎倾看着她郑重的点了点头,“不会了,再也不会推开你了。”

炎不离这才满意了下来,撇了撇嘴,说道:“那你会跟我去空灵国吧!”

一提起空灵国炎倾就想起了死亡老人说的话,“我跟你去空灵国,你是打算让我做正还是偏呢?”

“什么正偏?”炎不离不解的皱起了眉头,她实在是听不懂他的话。

没有回答炎不离的这话,炎倾敛下了眼眸,在棋盘上落下了一颗黑子,“何时走?”

“随时。”

炎倾没有抬头看她,淡淡的恩了一声。炎不离笑了笑,随即伸手端过了他手旁的黑子棋盒,拈起一颗胡乱的下到了空处上。

顿时一盘布局严密,处处危机显露的棋硬是被这颗老鼠屎给毁了。炎倾顿了顿拿棋的手,抬眸看向了炎不离,却见她看着自己问着,“你刚才说的正偏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炎倾看着她没有回答,丢下了手中的棋子便是起身走开了。炎不离瞅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不是才和好怎么又这样了,还说什么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不也一样。

吃过了午饭炎不离众人便是与宫陨道别了起来。知道炎不离有事宫陨也没有挽留,反正不久便是等级大会了,那时也能再见到。

知道炎不离他们要回空灵国,宫潇瑶瑶和死亡老人嚷嚷着要一起去,宫潇瑶瑶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行李。宫陨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她别给炎不离添乱子。

就在众人跨出了城主府,临走之际时炎不离突然想起宫潇墨还有一笔金币未还。宫潇墨在外有事并没有在飘渺城内,炎不离笑脸呵呵的拒绝了宫陨替他那不孝子还账,还美名其曰冤有头债有主。

宫潇瑶瑶可能是真的讨厌她这个大哥,听见炎不离说找不到他人那自然就是拿他的东西抵债了这话便是一脸赞同的带着炎不离去了宫潇墨专门搁置宝贝的房间。这胳膊肘往外拐得让一旁的宫潇钰直抽嘴角。他已经能想象大哥回来后得知这事的反应了,肯定又要好一阵子没胃口吃饭和睡不着觉了吧!

宫潇墨收集宝贝的房间并没有炎不离想象中的那般豪华大气,守卫重重,只是一间破旧的房间,朴素的房门上了一把锁而已。听宫潇瑶瑶说他哥觉得最不起眼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炎不离颇有些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有时候真的是越危险的地方便是越安全的地方。

别看这把锁着房门锈迹堪堪的锁,居然是设计得十分的复杂。在锁眼里搅动了半天的银簪子炎不离也未能打开,只好放弃房门改为破窗而入。

看着满房间没有一丁点能落脚的红木箱子炎不离勾唇笑了笑,看来这宫潇墨收集的宝贝还挺多啊!随意的打开了一个就近的箱子炎不离的眼睛闪了闪,伸手拿起了几件打量了一番确实是觉得是好宝贝,奸诈的笑了一声便是不客气的丢进了七灵镯内。

炎不离半天未归,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肯定她是拿红了眼,皆叹了口气,颇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身旁的宫陨和宫潇钰,看来这次是损失不少。

又等了半晌,就在秦首和肉团有些不耐烦时,炎不离挂着一脸明显欲求不满的表情慢腾腾的来了,她身后慢吞吞的跟着宫潇瑶瑶,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怪异。

再次与宫陨他们道别了一句,众人召唤出了各自的幻兽,乘骑上去便是纷纷腾空万里了起来。

坐在白虎背上,炎不离再次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真的是郁闷死了,本来是想将宫潇墨房间所有的木箱子都带走的,但奈何之前偷的赫连一族的宝贝就基本上是占满了七灵镯和储物空间,挑挑选选的只拿了几件,她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忧伤,好肉疼啊!

看着她一副无精打采模样,炎倾不禁抽了下嘴角,从上而下的睨着她脑袋道:“行了,你拿到那些宝贝都价值连城,绝对抵得过那几千金币。”

炎不离侧头瞥了他一眼,“我知道啊!但是没有全部带走我心塞塞嘛!”

听到这话,炎倾突然想起了她在蓬莱山基本上偷光了赫连一族所有宝贝的事,嘴角狠烈的抽搐了两下,“你若是将宫潇墨的宝贝全部拿走他肯定会找你拼命的,别看他平时挺怂挺猥琐的模样,真是越过他的底线还是挺可怕的一人。他的宝贝他都是有数的,你拿他几件已经够他忧郁一阵子的了,若是你真想要他所有的宝贝还是需得好好的精密计划一番。”

炎不离沉默了一会儿,蓦然转过头目光幽幽的看着炎倾,“你跟宫潇墨是不是有仇啊?”

炎倾敛了眼眸,看着炎不离说道:“没有。”

没有!那你为何这么算计他?听宫潇瑶瑶说好歹你们也是所谓的多年好友,这么坑他真的好么?

一路上悠悠闲闲的飞行了七日炎不离众人终于是到了空灵国的皇都。空灵国并没有规定幻兽不能骑行尽城,炎不离他们直接是飞进了皇宫内。

看着空中一连串的幻兽掠疾而过,地上的老百姓们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大祭司去接女皇回国的事已是沸沸扬扬的传遍了整个皇都。而这空灵国虽然是没有规定不准骑行幻兽,但是也不能是随意的骑行。

炎不离本来是想到他们在皇宫里到处转转的,但离国许久这堆积的一摊子事还要等着她去处理。看着胥婳一脸的严肃根本不容任何的商量,炎不离抿了抿唇,跟炎倾打了声招呼又吩咐好一旁的宫人好好安待炎倾他们,兴趣悻悻的去了上书房处理奏折去了。

胥婳瞥了炎倾一眼,抬脚跟上了炎不离。

炎不离回国之事传得很快,没一会儿很多大臣便是积极的赶来皇宫面圣商谈事宜。搞得炎不离是一个头两个大,却终究是打起精神认真的处理着。

这做皇上的早晚是要累的,以前炎不离懒,时不时也是堆积好多的奏折,胥婳虽是要说她几句但好歹也帮忙处理,可这次胥婳似乎是铁了心的对她不满,冠冕堂皇的拒绝一番后便是冷眼旁观了起来。

看着一旁还依旧是堆了不少的奏折炎不离是越批越烦,火大的丢下了手中的毛笔,懒洋洋的靠在了椅上望了会房梁,看向了一旁伺候的杜倾。

“杜倾,你说我为什么批了这么久的奏折,这奏折还这么多呢?”

杜倾抽了下嘴角,皇上就你这种批几本便发呆好一阵的效率怎么可能不会还这么多呢!这话杜倾也只敢是在心里说说,这个时候的烦躁的皇上最好是别惹怒她,不然吃亏的铁定是自己。

瞥着嘴正要答话,炎不离却突然一拍桌面,砰的一声吓的杜倾身子抖了一下。

“怎怎怎怎么了,皇上?”杜倾有些怯怯的看着炎不离,皇上终于是要发火了么?

炎不离从案桌前走了出来,“杜倾,带上这些奏折跟我走。”这种事她怎么就忘了炎倾呢!这种事必须得找炎倾帮忙嘛!

昨日炎不离都在处理各种大小的事,面见完那些个大臣也已是深夜了。后来炎不离是干脆就睡在了上书殿。

炎倾被安排在了旭掖宫,离炎不离的灵椒殿挺近的。此时炎倾正躺在院中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假寐着,夜荼在旁伺候着。宫潇瑶瑶肉团他们是一大早便出宫玩去了,连带着清吟和辰让。

看着躺在椅上的炎倾,炎不离带着一身疲惫和可怜兮兮的模样便是扑在了他身上。感受到身上的重力炎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便见她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这绝对是有事找他!

果然刚想完耳边便响起了炎不离可怜的声音,“你帮我处理下奏折吧!堆积得太多了。”

早就听闻她在日夜的处理奏折,看着她眉宇间的疲惫炎倾有些心疼,坐起身来给她揉起了太阳穴,“你这样可当不好皇上。”

“我一直都觉得我不是当皇上的料,所以我一直琢磨着得赶紧找个继承人,”享受着炎倾的按摩,炎不离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眼睛有些虚眯的瞅着他,“你就帮我处理吧!我想睡一会儿。”

炎倾看着她叹了口气,“外面有风,进屋睡。”

听到这话炎不离知道炎倾是答应了,笑呵呵的应了声朝着寝房走了去。炎倾看着她从睡椅上起身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