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逼婚/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倾处理奏折的效率还挺不错,而且批阅得又准又有见地。炎不离看了几本后直嚷嚷着把这个空灵国的皇上位置让给他,这话听得一旁伺候的杜倾顿时心惊肉跳了起来,略有些防备的看了炎倾一眼,连忙劝着炎不离三思啊!

瞥了眼杜倾一脸沉重的模样,炎不离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她说着玩的。

可是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显然杜倾就是个有心的家伙,而且心还分明是向着胥婳的。他思虑了很久后还是觉得不妥当下就联系了几位朝中的元老大臣,将炎不离那话给他们转述了一遍,那些大臣们顿时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连忙商定着打消炎不离让贤一事。

以至于发生了在朝堂上逼婚的一事,几乎所有的文武百官都纷纷上书要求炎不离与胥婳尽快完婚。

上书房,炎不离看着又是一本让她与胥婳完婚的折子终于是忍不住怒了,火大的站起身将折子丢在了地上。

这一举动惊得在上书房伺候的一众宫女太监怯怯的跪在了地上大气也不敢喘。

瞥着案几旁跪着的杜倾,炎不离深呼吸了一下,咬牙道:“杜倾,该说你傻还是蠢?不都跟你说了是说着玩的,你丫的,你还真是好样的!”

最后一句话炎不离是吼出来的,杜倾不禁颤抖了下身子,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虽然他家皇上大多数是挺和善的,但是这发起火来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皇,皇上,你虽是说着玩笑可是不见得炎倾也是这么想的啊!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是替皇上着想才会愚蠢的去找陈老他们,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真是多管闲事,”炎不离睨着他骂叨了一句,就因为他这么一搅合她就面临着逼婚的情况,敢情逼婚的人不是他,哦,不对,他就想被逼婚也不行,那玩意没了谁想嫁给他啊!

这么一胡想着别人的痛处炎不离的怒火稍微是平复了一些,“杜倾,扣你十年的工资,你这太监总管也让贤吧!”

语罢,炎不离大步流星的离开了上书房,直奔旭掖宫。

炎不离一大早被众臣上书与胥婳完婚一事已经是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了。炎不离与胥婳的婚事自从炎不离登基时便一直是众人的焦点,奈何每每提起这事炎不离总有借口。

自古以来空灵国的皇上必须与祭司结合已经是成为了空灵国的一种传统,炎不离一天不与胥婳成亲空灵国的老百姓的心一天都是为这事悬着的,就好比你一直心切切期待的一对恋人总是不结婚一样。也就是所谓的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被逼婚了,你知道吗?”炎不离看着斜靠在软榻上看书的炎倾,闷闷的问着。

“恩,这么大的事怎么会不知道?”炎倾淡淡道,目光依旧是落在书本上,没有看她一眼。

那副淡然的模样似乎是在诉说着这事他并不在乎一般,可是谁又知道当他听到众大臣联名上书他跟胥婳成亲的那一刻他平静的心终于是被搅乱了,该来得始终都是要来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来得这么快!快得都不再留一点时间容他再考虑考虑他和她之间的事。

炎不离看着他皱了皱眉,“你怎么就这反应,你一点都不在乎么?”

“那你打算是让我做正还是做偏?”炎倾终于是抬起眼看向了她,语气依然是淡淡的。

正偏?炎不离蓦然想起空灵国之前炎倾有问过这个问题,原来竟是这个意思么?原来他早就考虑过她和胥婳的事,尼玛,究竟是哪个傻逼想出来的皇上必须和祭司成亲的?

“没有正偏,我只要你行不行?”炎倾这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偏,且不说他不愿她也是不愿的,她对胥婳根本就没有男女之情,谁让她穿越过来就碰上这男人了,然后就一颗心栽他身上去了。

想到炎倾有可能一怒之下就离开了,炎不离连忙又说道:“你不会不辞而别吧!你若真敢这样我立马就跟胥婳成亲,我连抵抗都不做了。”

“只要我,放弃了胥婳你不觉得很亏么?”炎倾冲她微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微的弧度,显然刚才炎不离的话让他心情很好。

瞥着他嘴角的弧度,炎不离会意的笑了笑,佯装思虑了一会儿,皱眉苦恼了起来,“是挺亏的,胥婳他长得也挺好看的,绝对不在你之下,你们可谓是各有千秋,放弃一美男怎么可能会不亏呢!唉,我真是亏死了。”

“当女人胃口可不能这么大,小心撑死你,”丢开了手中的书,炎倾拉下了炎不离,挑眼睨着她道,黝黑的眸中泛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危险。

撑死她!是想说她小心死在床上么?这话说得可真是……传说很毒的炎倾她算是领会到了。

“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炎不离看着他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

炎倾皱了皱眉,“什么问题?问吧!”

“你以前真的没有女人么?你真的就没有过冲动么?你可不要骗我,若是以后让我知道你不是处男我绝对会跟你闹的,我不接受欺骗我的行为。”

炎倾瞅着他抽了下嘴角,就知道她没什么好问题,以前还总说他禽兽猥琐,这明明就是她自个猥琐禽兽。

蓦然环住了她纤细的腰间,炎倾身形一动就将她压在了身下,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反问道:“你觉得忍了这么久的男人会不会有冲动?不如你来试试,也顺便破了我的处子之身如何?”

噗,破他处子之身他也好意思说,炎不离忍不住喷了,看着眼神炙热一脸不怀好意的炎倾,用手推了推他,呵呵的笑道:“炎倾,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太猥琐了,别吓坏了我。”

“吓坏你,以前你看小黄本的时候怎么不怕被吓坏了?”

“尼玛,那一样么?”炎不离顿时冲他吼了一句,“小黄本是死的,你是活的,我能把你这个大活人当死人么?去去去,起开。”

这是什么歪理论!炎倾睨着她抽了抽嘴角,翻身坐在了软榻上,“宫潇瑶瑶那丫头这几日在第一家的赌坊里输了不少的钱,还是去管管她吧!”

炎不离刚坐起了身边听见炎倾这句话,斜眼睨着他,“宫潇瑶瑶是你陨叔的女儿,这该是你管吧!”

“我的事不就是你的事,”炎倾一副你敢说我的事跟你没关的模样看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抽了下嘴角,她怎么觉得现在的炎倾越来越无耻了?叹了口气,“这小妮子根本就不知道赌坊的深浅居然还能一心扑在赌坊上去,我也是服了她了。”

第一家赌坊的赌博并没有像传统赌坊一样,只有猜骰子比大小或者是玩牌九,是她集合了现代的各式的赌博打造成的,里面的水有多深她自然是知道的。宫潇瑶瑶那小妮子先不说她那天生的点背,就那些赌博里的门道也够她输的了。

炎不离老早就想出宫去玩了,没再多耽误,和炎倾匆匆的出了皇宫。

皇都的街道全被炎不离做了规划,只因当初她初来空灵国在街道上看花了眼,然后迷了路,之后又找不着吃饭的店才有了这想法。可见她这想法也是十分成功的,做了规范后可谓是一目了然,管理起来也井井有条了许多。

第一家赌坊是在玩乐街,是空灵国最大的赌坊,每日日进斗金也不是不在话下的。

轻车熟路的带着炎倾走了进去第一家赌坊,炎不离老远就看见坐在麻将场里的宫潇瑶瑶。看了眼宫潇瑶瑶对面的男人炎不离抽了抽嘴角,尼玛,跟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人打不输才怪呢!不输死你!

宫潇瑶瑶似乎是输了牌,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麻将拍在了桌上,本就难看的脸色又难看了不少,大声的嚷嚷着再来便使劲的搓着桌上的麻将。

“我靠,炸了,”扑克场也传来了死亡老人高亢的声音,炎倾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死亡老人站着,一脚踩在板凳上躬着身子,一手拿着牌一手大气凌然的甩着牌。

见着这副模样的死亡老人,炎倾抽了抽嘴角,死亡老人在他心里仅存的一点形象也彻底没了。

不止死亡老人和宫潇瑶瑶,这几日跟着宫潇瑶瑶出宫的人也都在赌坊里,众人玩得是不亦乐乎。

看着清吟和辰让,炎倾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他让他们看好宫潇瑶瑶让她少去赌,结果倒好自己也赌起来了。

跟着炎倾身旁的夜荼看着他难看的脸色,顿时是明白自家爷不爽了起来。同情的瞥了辰让清吟二人一眼,小爷被逼婚的事爷心里就已经够不爽够烦闷了,你们正好,就给爷发泄发泄吧!

“爷,我要不要过去将他们二人……”夜荼看着炎倾说道。

炎倾冲他摆了摆手,轻笑了一声,“就让他们去吧!”

看着炎倾不怒反笑,夜荼更加的心惊了起来,这样的爷是最可怕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