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瞥着突然倒地晕过去的燕兮,炎不离狐疑了一下,随即鄙夷的嗤笑一声,所以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逃避他刚才对她的耍流氓行为么?呵,敢做不敢当啊!

“燕兮,你还是个男人吗?起来,别装了,”走上前去,炎不离用脚踢了踢他的身子,有些无语的说着。

连踢了几下也不见燕兮清醒的迹象,炎不离对他的鄙夷更深了,蹲下了身子,看着他怒声道:“不醒是吧!给我装到底是吧!呵。”

呵笑了一声,炎不离眼神一冷,抬手就狠狠的朝燕兮白皙的脸上煽了去,顿时一个鲜红的五指印乍显。

吹了吹被打得有些发疼的手,炎不离用余光瞥着燕兮,却见他依旧如此。当下啧了一声,没想到燕兮还有点忍耐力啊!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下狠手了。

炎不离冷哼了一声,对着燕兮就是重重的左右开弓了起来,没一会儿燕兮那张脸红得个通透。

啪啪的声音在安静的寝宫中响彻了很久。炎不离甩着被力反噬的疼痛双手,看着依然是强悍忍着的燕兮也不禁陡升起了几分敬佩来。这忍耐力真是牛逼了!

“燕兮,算你狠,不过我有更狠的,”冲着燕兮咬牙道,炎不离挑唇笑了一声。

黑白分明的双眸闪烁了一下,炎不离突然抱起了燕兮的脑袋,睨着他那红润的脸冷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还是执迷不悟的不醒,我数到三就真砸下去了,一,二……”

燕兮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炎不离彻底无语了,随着数完带着一抹赌气的成分就将燕兮的脑袋狠狠的砸在了白玉石上。

一抹殷红得鲜血从燕兮脑后缓缓的流淌在了地上,看着白玉石上的血渍炎不离有些不自然的抿了抿唇,忽闪了下眼眸,看着地上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燕兮,拍了拍他的肩膀,“喂,你该不会是真的晕过去了吧?”还是被她给砸晕的?

“咳,”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炎不离想了一下,突然起身拿过一旁的外衫穿戴了起来,冲外吼着,“来人。”

“皇上,”佰桦推门而入,恭敬的喊了一声,随即便是身影袅袅的向她走了去,替她整理起了衣衫。

“让花落进宫,顺便找几个人将这男人抬下去,”任佰桦给自己束着腰带,炎不离弄着衣襟说道。

男人!佰桦吃了一惊,这才注意到那白玉石的地上躺着的燕兮,抬眸向炎不离看了去,佰桦严肃的问着,“皇上,此人可否是刺客?”

炎不离侧目瞥了燕兮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不是,认识的人。”

枬华宫,花落检查了下燕兮的伤势,看了眼还在流血的后脑勺,转眸瞥着坐在一旁悠闲喝着茶的炎不离抽了下嘴角,“皇上,你就这么一直放任人家流血,你不是挺会包扎的吗?”

吹了吹热气,炎不离淡淡的啜了口茶,“恩,我是挺会包扎的,可是我刚洗了澡。”

皇上你真是够了,不想动手就算了,还找个这么牵强的借口,你以为你是炎倾那么爱干净啊!

鄙夷了炎不离一眼,花落收回了目光,看着躺在床上燕兮同情了起来,可怜的人儿哦!摇了摇头,花落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七七八八的伤药瓶子和绷带便开始为燕兮包扎了起来。

睨着燕兮脸上不正常的红晕花落始终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就趁这包扎的功夫近距离的一观察,尼玛,这分明是被人煽的,虽然伤痕被红晕覆盖了去,但仔细一瞧还是能隐隐看出一些残缺的手指印的。

花落皱了皱眉,看向了炎不离,“皇上,燕兮受了很重的内伤,你打的?”

“内伤?”炎不离从茶杯中抬起了头,看着花落疑惑了一句,“你这什么眼神,怎么可能会是我打的,你要知道我一般都不打人的,”瞅着花落那怀疑的眼神,炎不离回应了一句,随即放下了茶杯走向了床边。

花落瞥着炎不离抽了抽嘴角,皇上,你确定你一般不打人的,肉团怕是没被你少打吧!

“你说他受了内伤?”指着昏迷中的燕兮,炎不离问着花落。

花落看着她点了点头,“伤势还挺重。”

听到这话,炎不离顿时想起了自己刚才对燕兮的一系列举动,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心虚,合着刚才就是她一个人瞎折腾,还欺负伤残人士导致人伤上加伤!燕兮这家伙有伤干嘛不早说啊!说了她能那样对他吗?最多也只是煽几耳光出出气就是了。

“他就交给你了啊!我有些困了,先去睡了,”炎不离说着打了个哈欠,便是离开了枬华宫。

燕兮在宫中住了下来,炎不离没有去看他,也没有时间去看他。燕兮似乎是伤得有些重,并没有见他出过枬华宫。

等级大会的前夕四国皇室也来人了。这等级大会可以说是风云大陆上最大的盛宴,只要是在风云大陆几乎没有人不想在等级大会上大放光彩,毕竟这一光彩大放后便是今非昔比了,名和利不都是水到渠来。当然这只是对于个人而言,对于国家而言,自国人在等级大会上取得好成绩不是能好好的打击一下他国,昂首挺胸一番。

当晚炎不离设宴款待了下四国皇室的人,来者便是客,终究是要好好招待一番人家的。本来他们是安排住在行宫的,但是莫子御厚脸皮的要求就住在皇宫里,他这么一要求苍孤煜也跟着附和了起来,结果最后四国的人都是住在了宫中。

“我听凌儿说离儿便是空灵国女皇还有些不信,但如今看见师兄你,我倒是全信了。”

旭掖宫,莫子御举着杯坐在桌旁看着一旁的炎倾说道,一双狭长的明眸瞥了炎不离一眼,尽是意味深长之色。

炎倾侧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么些年又如何不了解他的那点小心思?冲他挑了下眉,“想袖手旁观看好戏!”

“呵呵,”莫子御笑了起来,“说实话,师兄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对离儿动了心思,难怪以前那么宠她,原来如此,不过话说回来师兄你真的是太禽兽了,那么小的人你竟然也忍心下得去手。”

“身上的皮痒了,”炎倾斜睨着他,眼中带着一抹威胁,随即转移了话题,“这么些年还没有找到寂裂的下落么?那老匹夫向来有仇必报,你害得他家破人亡,凄惨收场,自己小心一点。”

“噗,”莫子御一口喷出了嘴里的酒,看向了炎倾,“师兄,害他你不也有份,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吧!”说着莫子御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说道:“你打算何时对付赫连一族?师兄,一直隐忍下去可不是你的作风,若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就告诉我一声。”

“恩,肯定有你帮得上忙的,放心吧!”炎倾敛了下眸,答应着。

莫子御看着他抽了下嘴角,其实他就是想客套一下,他才不愿意去淌这浑水!

“师傅也在空灵国,有时间就去看看他吧!记得多带点钱,最近他爱上了赌博,听说手气挺不顺的。”说完炎倾给了莫子御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显然莫子御没有想到死亡老人会出谷,表情略微有些吃惊,“师傅他老人家怎么舍得出谷了?以前不是嚷嚷着这世间没什么有趣的,打算在死亡谷等死么?”

“一是为了我不得已出了谷,二怕也是憋得太久了吧!去死亡谷见他的时候还在寻死觅活的。”

莫子御有些无语的抚了抚额,看着炎倾轻叹了一口气,“师兄,你说师父成天就嚷着死死死的,怎么就不直接去死呢?”

话音刚落,莫子御的后脑勺挨了一重重的鞋底印。不知何时死亡老人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此时正狠狠的揪起了他的耳朵,“臭小子,你就这么想你师父我死么?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枉为师以前贴心贴肺的教你那么多的本事,说,你的良心去哪了?”

“嗷嗷嗷,师父,你轻点,疼,我这不也是说着玩笑嘛!还有,师父啊,我现在也好歹是一国之君了,你不能总像小时候一样揪我耳朵,让人看到我皇上的面子往哪搁啊?”

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死亡老人看着莫子御一脸养了只白眼狼的模样,“啧啧啧,你这臭小子,你现在翅膀硬了是要飞了,居然敢跟为师摆起皇上的架子。”

“没有,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啊,轻点,师父……”

“师父,这小子其实以前就老看不惯你成天寻死觅活的,”瞥着一旁嗷嗷叫唤的莫子御,炎倾浅浅笑意的补着刀。

果然一听这话,死亡老人更怒了,冲着莫子御就是一通吼,“臭小子,你懂个屁,寻死觅活就是为师活着的乐趣所在,来来来,为师好好的跟你说说道。”

“师父,不用了,我懂,”莫子御一脸痛苦道,瞥着炎倾嘴角的笑容莫子御突然一下明白了过来,他又被炎倾给算计了,尼玛!他不就是想幸灾乐祸的看他的好戏么?有必要这么打击报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