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大战将起/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枬华宫,一盏橘色的烛火忽闪忽闪,床上隐隐约约的透来一个身影。只见燕兮双腿盘坐正闭目疗伤,周身氤氲着淡淡的紫色光芒。

蓦然,烛火猛然跳动了起来差点熄灭。彼此床上的燕兮警惕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无声出现在寝宫的凰战。

一头倾洒的银发在烛火的晕照下流淌着莹莹的光辉,随着他的走动在空中轻轻摇曳着。站在了床前,凰战看着燕兮眸光闪烁了一下,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讥笑,冷声道:“不顾你家老头子的命令硬是打伤他的人逃了出来,燕兮,凰娆于你真的就胜过你自己的生命么?”

“这是我的事,与你何干?”燕兮冷冷看着凰战,眼眸中闪过一抹仇视,语气更是不好。

“还在介怀本皇传音与你家老头子的事?本皇这也不是怕你坏了我们的计划么?你看,这不就证明出你对凰娆的感情不浅。”凰战一脸淡漠,瞥着燕兮说道嗓音带着一丝喑哑。

燕兮瞅着他眯了下眸,“凰战,你曾也为空灵国之皇,为何就这么想要毁掉空灵国?”

提及这个话题凰战的脸色明显的不好了起来,沉默了半晌,就在燕兮以为他不会说时,他勾了勾唇,说道:“因为曾经有个人很在乎空灵国,她在乎的本皇都要一一毁之。”

燕兮很快便抓住了关键词,皱眉疑惑了一句,“他?”

凰战显然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了,瞥了燕兮一眼转身便要离开,“燕兮,这个计划是你家老头子势在必行的,”意味深长的丢了下这句话,凰战飞身出了一旁的窗户。

燕兮眸光闪烁,幽幽的望着凰战消失的背影,一阵冷风从窗外灌了进来,瞬间是熄灭了蜡烛。一片黑暗的枬华宫显得更加的冷清了。

黑沉沉的夜空唯有一轮孤独的弯月,柔和的洒下了淡淡的月光。风起,乌云缓缓的聚拢掩住了弯月。大地瞬间是黑暗的了不少。

朱红色的琉璃瓦宫殿房顶上,秦首和凰战相对而站。无言的打量了对方半晌,秦首率先打破了僵局,“凰战,你终究是坠魔了。”

凰战冷淡的瞥着秦首,狭长的冷眸中闪过一道讥讽,“知道本皇是凰战,赫连洛,看来你是恢复记忆了。坠魔,本皇千年前就该坠魔,如今算来可是延迟了一千年。”

“看来你还没有放下,”赫连洛看着他轻声道。

这话似乎是触碰到了凰战的逆鳞,脸色陡然阴冷了下来,瞥着赫连洛勾了勾嘴角,凰战的声音充满恨意的冷声道:“放下,谁都可以劝本皇放下,就你赫连洛没有资格叫本皇放下。千年前我们的决斗还未分出胜负,就在千年后来决一死战吧!本皇与你之间的恩怨不死不休。”

“凰战,她爱的人一直就是你,”看着凰战抬脚便要走,赫连洛敛了下眸子,缓缓道。

听到这话,凰战顿住了动作,随即眸光一凌,对着赫连洛一道灵气攻击袭了上去。

赫连洛侧身闪了过去,凰战已是手持着黑色的火剑到了他跟前。凰战见此赶紧运起灵气幻化出了一把水剑,便是横切着挡下了火剑的攻击。

“赫连洛,她若是爱我当初怎么会为了你逃婚,若是爱我当初又怎么会为了你不要我们的孩子,赫连洛,世人都称你是无双公子,心善侠义,皆不知被你假象所骗,你就是一个横刀夺爱的卑鄙小人。”凰战恨声道,剑峰凌然的改变的方向,朝着赫连洛的腋下砍了下去。

赫连洛手腕一转,水剑侧身在旁挡了下来,看着凰战脸上染上一抹怒意,喝道:“凰战,你知她的性子向来不喜欢墨守成规更不喜欢被拘束,可作为你的祭司她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所以她才会这么的抗拒,至于你说她为了我不要你们的孩子,那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怀孕了,你知道事后她有多伤心有多自责么?凰战,你知道吗?就是你这自以为是的自负才会错杀了她。”

“赫连洛,你闭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错杀了她!赫连洛,我与她走得越渐越远一切都是因为你,”内心深处最痛的伤疤被人狠狠的挖了出来,凰战是彻底怒了,身上的灵气尽数爆开来,瞬间震飞了不少琉璃瓦片,稀里哗啦的摔了一地的残碎。

赫连洛看着全身充满杀意的凰战,眸子闪过一道暗光,须臾不甘示弱的也灵气猛然全数释放了出来。陡然两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在皇宫里弥漫了起来。

强大的灵气波动惊动了宫中不少人,上书房,炎不离正与胥婳商讨明日的等级大会事宜,感受到这股波动当下互看了一眼,便是脚步匆匆的赶往了灵气波动的地点。

“这般强大的灵气波动等阶怕是突破紫阶了吧!”炎不离呢喃了一句,脚下的步伐更加的快了起来,强者之间的决斗不知道会毁了多少东西,她得在他们逃之夭夭之前抓住他们索要赔偿,不然她不得亏死,尼玛,要打也不知道选一个空旷的地处,敢情毁坏的不是他家的东西。

果然,当炎不离赶到凰战和赫连洛打斗的宫殿时,那座宫殿已经被毁得七七八八,残缺不堪了。炎不离当下只觉得她全身的肌肉都在隐隐作痛着,狠狠的深呼吸一下,怒然的看向了站在破烂屋顶上依旧打得津津有味的凰战和赫连洛,咆哮了起来,“尼玛,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在别人家也他妈好意思打得这么放肆,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们,你们今天要是不赔钱你们休想出我这个皇宫的门,奶奶的。”

刚从皇宫各处赶来的一批又一批的灵卫军便听见了他们皇上这般豪壮怒言,不禁默契的抽了抽嘴角,皇上,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吼完炎不离也发现了赶来的灵卫军,赶紧招呼着他们团团围住这座宫殿,不准放走屋顶上的任何一人。

待一切吩咐好后,炎不离这才注意到屋顶上的人居然是秦首和凰战。略微有些诧异,随即看着他们微眯起了眼睛。之前凰战就向她找过秦首,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抵消了各自的攻击,赫连洛和凰战不禁退了退脚步。凰战瞥了眼底下的人,理智逐渐的回转了过来,看着赫连洛眼中的杀意未消说道:“赫连洛,今日不是我们决斗的日子。”说完凰战便是要离去,却发现他们四周已经被结界了起来。

凰战曾也是空灵国之皇自然也是了解空灵国的结界术有多么的强大。五国之中的结界师属空灵国最多,且结界之术也比其他四国强上许多。

就算他的等阶是银阶高级可面对复杂的结界却终究是要耽误些时间,狭长的冷眸闪过一道暗沉,就在凰战正思忖着该如何破了这结界?却见上空陡然劈下一道黑色的凌光,瞬间是砍破了结界。见此,凰战脚下一蹬便是跃了出去,身影消失在了黑影之中。

见着没了凰战的背影,炎不离顿时怒了,不爽的念叨着,“卧槽,凰战这贱男他妈的居然打完就跑,敢情用的不是他的银子,尼玛,以前他绝对是昏君。”

听见炎不离的念叨,胥婳朝她看了过去,说道:“他不打完就跑难道还真留下赔皇上的银子再走么?其实臣觉得你们凰族之人都是半斤八两,以前皇上在外闯了祸不也是溜之大吉么?”

炎不离语噎,不爽的看向了胥婳,只见他又道:“皇上,忠言逆耳。”

“忠你妹,”炎不离狠狠的朝他翻了个大白眼,抬脚走向了跳下屋顶的秦首,幸好还有一个人,不然真亏死!

胥婳看着她勾唇笑了笑,便见她朝秦首走了去,跟在她身边多年她的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么?当下轻微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许真是当年太穷才养成了她这般敛钱的习惯吧!真是一点都不能吃亏呢!如是想道,胥婳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分。

“刚才我的话你听见么?”站在了赫连洛的身前,炎不离挑眼睨着他问道。

她吼得那么大声他当然是听见了,可是他没钱。赫连洛冲着炎不离佯作茫然的眨了眨眼,“什么话?没听见,我打累了,我就先去睡了,有事再说吧!”

说着赫连洛打了个哈欠便是要准备溜之大吉,被炎不离一脸厉色的紧紧抓住了,“那我就再给你说一遍。”

“你再说一遍我也没钱,”赫连洛也不想装了,看着炎不离十分实诚的说道。

“秦首,你这是打算跟我黑吃黑了么?”炎不离冲他危险的眯了眯眼,声音也冷下了几分。

还不待秦首再说什么,一旁传来了灵卫军统领的声音,“皇上,臣有事禀报。”

炎不离不耐的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待会再说,没看到我现在没空么?”

“可皇上此事不能再耽误了。”

灵卫军统领的声音有些迫切,炎不离蹙眉,看向了他,“说吧!”

“刚才破了我们结界的是魔人结界师。”

风云大陆上自数万年前魔人大败后便没有魔人的出现,而如今不止魔人连魔人结界师都出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风云大陆上也许又要来一场光与暗的大战了!此事自然非同小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