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等级大会/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般大的动静,很多人早就闻之而来了。只是看见炎不离在处理,并没有上前插手,站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

如今听到那灵卫军统领的话皆不禁皱了下眉,魔人在风云大陆上是一个禁忌。

炎不离皱眉,眸光晦暗了一下。赫连洛见她如此趁机甩掉了她的手,就打算溜之大吉。不料身前被炎倾挡住了。

“你和赫连一族是什么关系?”炎倾眸光犀利的看着秦首声音有些冷,若是他刚才没看错的话秦首使的招数大多数是他们赫连一族的秘术。

炎不离瞥过了眼,看着赫连洛目光一改之前正色了起来,其中夹杂着一抹探究。

旭掖宫,众人齐聚一堂,目光灼灼的盯着坐在桌旁喝着茶的赫连洛。

瞥了众人一眼,赫连洛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叹了一口气,随即看向了一旁的炎倾,缓缓道:“我姓赫连单名一个洛字。”

“赫连洛!”炎倾看着他吃了一惊,赫连洛这个名字在赫连一族里是众人皆知,因为他是赫连一族落败后重振赫连一族的人,也是近几千年来第一个明阶修为的人,只是他却英年早逝了,当时不知道有多少族人为之惋惜。

“你千年不就该死了,怎么会?”对于秦首是赫连洛的身份炎倾有些不敢相信,千年前的本该死去的人为何会在如今出现?这其中必定是有极大的隐情。

“千年,”炎不离呢喃了一句,想起凰战也是千年前的人,看着赫连洛皱了下眉,“秦首,你跟凰战究竟是什么关系?你该是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吧!”

赫连洛看着炎不离轻笑了一下,“我当然知道,千年前空灵国之皇。”

听到这话,胥婳清冷的眸子细不可微的收缩了一下,瞥了炎不离一眼,果真如此!

“我跟他纠缠了这千年的恩怨是为一个女人,她是凰战的祭司,叫珞颖。皇上和祭司成亲是空灵国向来的习俗,只是颖儿她生性不喜拘束,更是反感这墨守成规的成亲。所以在她和凰战成亲的前夕她逃走了,后来她遇见了我,我们一见如故。她告诉她是逃婚出来的,那时我当她是朋友,便是出手帮助她躲过了一批又一批凰战的人,可这相处久了感情也是增进了不少,不知何时我爱上了她……”

赫连洛的声音很平静,却是让人不禁陷入他的记忆中。炎不离更是听得出神,逐渐的她听出了一些明堂,总之这就是一个痴男怨女外加小三插入横刀夺爱的苦逼爱情故事。虽然故事狗血了一些,但爱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炎不离听得那叫一个如痴如醉。不知何时端着一盘糕点边吃边听了起来,偶尔遇到吐槽点更是积极的发言,成功引来众人的侧目。

接受到众人的目光炎不离不好意思的冲着他们笑了笑,随即看着明显脸色有些难看得秦首更是给了一个抱歉的眼光,示意他继续说道。

或许也是知道自己乱入别人的故事中是不礼貌的事,炎不离没再开口吐槽,一个劲不停的吃着糕点。炎倾皱了皱眉,拿过了她手中的糕点,凑到她耳边如小时那般的轻声提醒着,让她晚上少吃点,吃多了容易积食,便是不准她再吃了。

看着他让辰让端下那盘糕点,炎不离不甘的咂了咂嘴,终究是靠在椅上乖乖的继续听着故事。

“颖儿死后凰战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开始到处起兵征战,攻下一个城池便是屠尽全城的人,那段时间风云大陆上血流成河。我知他心中有恨,后来我约他在紫极山决斗,不知他做了甚已往魔人方向转化?我和凰战打了九天九夜,我输了,但若是他成功为魔人他必定是变本加厉,所以我用尽我所有的灵气封印了他。当然我也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死了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照你这么说,凰战如今已经是魔人了,且魔人必定不是他一人,真特么的是风雨欲来啊!”炎不离接了过话。

众人静默,纷纷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

次日是等级大会的日子。炎不离改了一下等级大会以往的制度,上午是等级大会的开幕式,下午才开始正式比赛。

等级大会的开幕式早已是在空灵国传遍了,对于自家不按常理出牌的皇上新招,老百姓们依旧乐此不疲的纷纷猜测着这又是什么花样?炎不离的真爱粉们更是在开始售开幕式门票时便蜂拥而至的疯狂抢购着。其疯狂程度硬是吓了其他四国之人一跳,却也是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纷纷加入了购票的其中。

辰时,开幕式在会馆正式开始了。观众席上座无虚席,现下是沸沸腾腾的一片嘈杂。

炎不离没能去得成,因为宫潇墨此时正紧紧的抱着她的大腿不放。炎不离看着他抽了抽嘴角,尼玛,亏她还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叔,谁让你当初偷我金币的,再说我也没拿你多少宝贝,放开行吗?”

“没拿我多少宝贝,炎不离,你倒是还想拿我多少宝贝?”宫潇墨沉声怒吼着,“再说,你可知我那些个宝贝就是一件早就抵过了你当初的那区区两千多的金币。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把宝贝还给我,我死给你看,不,我就把你这偷窃的罪行宣告全天下,我倒要看看空灵国老百姓知道自家皇上是个小偷该是怎样的行为。”

说到小偷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心虚,她可没忘记她曾经的那些个所作所为。

胥婳投来了一个谴责的目光,“皇上,你又偷人家什么了?”以前身手不是挺好的么?怎么这次就让人给逮到了?

“什么叫又,我何时偷过了?我是那么品行良好的人,”炎不离立刻对着胥婳横眉眼肃了起来,就生怕自己的气势弱了遭到了怀疑。

见到炎不离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暮色淡淡的别过了脸不再看她,论脸皮厚他家皇上论第二没人敢论第一。

胥婳也抽了下嘴角,别以为他不知道你的那些个偷鸡摸狗的勾当。

“炎不离,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究竟还不还我的宝贝?”宫潇墨恶狠狠的看着炎不离咬牙道。

炎不离瞥着他那抠门的小样嘴角就忍不住剧烈的抽抽了起来,以前就想过他那么爱钱估计是没撒节操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不要节操。

炎不离看着他摇了摇头,“要宝贝没有,要黄金我倒是有不少?”

黄金!宫潇墨的眼睛亮了一下,“那就拿黄金抵押我宝贝的钱吧!”

趁着宫潇墨有松动之际炎不离赶紧抽出了自己的大腿,瞅着他点了点头,“好,我宫中所有的黄金都送于你,若是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让人去宫外收购来都给你。”

宫潇墨大喜,以为炎不离是怕了自己的威胁,站起身点头应好。然而他却不知自己这副信以为真的模样,在胥婳和暮色以及一干宫女太监的眼中是多么的愚蠢,尽数把黄金给你做抵押,这绝对不是皇上会做的事,其中必定是有诈。

“那我立马让人去给你拿。”

炎不离的态度十分的良好,看得宫潇墨难得产生了一丝不好意思,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对着炎不离说道:“我也不是那么品行不好的人,你当初的金币我会尽数还你的。”

“这敢情好,大叔,他们都说你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可我一直都不这么认为的,”炎不离忍住内心波涛的笑意,努力做出十分诚恳的模样。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也多亏你这么认为,”宫潇墨有些感动,话说这铁公鸡的名号他是真心不喜欢的,他哪有这么抠门啊!明明是那么的大方。

这话若是让炎不离听见了绝对会忍不住喷他,尼玛,连对自己的窝都能吝啬成那样,你丫的也好意思说自己很大方。

炎不离没有理会宫潇墨的感动,因为她知道宫潇墨待会绝对会对他恨得牙咬咬。挥了挥暮色,炎不离在他耳边小声的吩咐了一句。

暮色一脸果然的模样,同情的睨了宫潇墨一眼,对着炎不离恭敬的拱了拱手退下了。

“大叔,这下好了吧!我们可以去看开幕式了吧!”炎不离对着宫潇墨笑道。半路上就将她给拦住便开始掉节操,开幕式怕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了。

炎倾他们早就去了会馆,被一些胆大包天的重臣带去的。他们目的十分的纯良,不管皇上究竟是对炎倾是否有意?但是凤君之位必须是胥婳的,而如今四国皇室也在,所以炎倾是上不了‘台面’的。

早就在一来空灵国就处处听见有人议论这开幕式,他也是挺好奇的。但若不是为了索要宝贝,他又何必如此一行呢!当下宫潇墨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炎不离抬脚没走几步,燕兮缓缓的朝她迎面而来,他依旧是一袭红衣,妖娆的脸上又几分的苍白,估计是内伤还未能痊愈。

站在了她面前,燕兮勾唇笑了笑,“炎不离,我有事与你说,很重要。”

第一次燕兮这么叫她,炎不离略微有些诧异,看着他那一脸的认真,微微的皱了皱眉,直觉得他要与她说的事不简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