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大结局上/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向着胥婳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行一步,便和燕兮单独往一旁走了去。

看着在前面领路把她往偏僻地方带的燕兮,炎不离微眯了下眼,燕兮不可能这么熟悉皇宫的路线,他不是燕兮!炎不离眸光一凌,脚步缓缓的顿了下来。

“燕兮,有事就在这说吧!”炎不离冷声道。

燕兮站住了身子,往四周看了一下,四下无人,眸光闪烁了一下。回过身便是一道灵气朝炎不离打了去。

早就做好防备的炎不离纵身一翻躲了过去,冷睨着他,“你果然不是燕兮。”

那人敛了下眼,身上倏然泛起一阵黑芒,身上的红衣尽数褪了去。待光芒消逝眼前赫然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看着他炎不离略微的吃了一惊,瞳孔不禁颤了颤,面前的人竟然是寂烈!

出神间寂烈已然是攻了上来,他面容紧绷冷酷,双眼更是空洞无神。躲过了他的一击炎不离反手回敬了一个,睨着动作机械的寂烈皱起了眉头,寂烈这般模样就仿若一个被人操纵的傀儡。

“他被魔化了,早已是失去自身的意识,”脑海中陡然是想起一道清脆的女声,炎不离知道是磐七醒了。

果然没一会儿地上便是站着一个粉色衣裙,披散着一头长长墨发,身材高挑姣好的女子。

炎不离看着磐七唏嘘了一声,“哟,长大了啊!”

磐七侧目看了炎不离一眼,清秀的面容上依旧是不可一世的模样,冲她哼哧了一声,运起一道火焰朝着寂烈打了去。

没有躲闪,寂烈直面的聚起了一个黑色的圆球,竟然将火焰吸入了进去。黑球非但没有受影响,反而还越加的膨胀了起来,似乎是将磐七的火焰给炼化了。暗元素果然是强悍。

炎不离和磐七没有想到魔人竟然是这么厉害,伤痕不留身,而且居然还将她们所有的攻击全给吞噬炼化了!眼前的寂烈就仿佛是一个收纳无尽力量的无限容器。看来她们不能使用物理攻击,必须近身搏斗。

炎不离和磐七互看了一眼,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便是一齐朝着寂烈迎身了上去。蓦然一道红色的身影抢在了她们的面前,一束滋滋作响的紫光直朝着寂烈的耳门穴刺了去。

顿时寂烈砰然倒地,燕兮看着闪烁了下目光,随即敛了下脸色转身看向了炎不离,“你没事吧?”

炎不离看了倒在地上的寂烈一眼,看着他有些木讷的摇了摇头,“没事。”

磐七走上前去查探了一下寂烈,确定他已断气,起身朝炎不离走了来。“他死了,”磐七说着略有深意的看了燕兮一眼,她们跟他苦斗了这么久却被他一招就给玩完了!是他太厉害了还是另有蹊跷?

就在此时,栢桦神色匆匆的来了,说是会馆遭到了魔人的攻击,所有的人都被魔人结界师结界在了会馆里,胥婳已是先带着人赶了过去。

当炎不离赶到会馆时,胥婳正率着一众结界师在解破结界。会馆被一道黑色的屏障笼罩着,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形?

看见炎不离的身影,胥婳向她迎了上去,禀告着所知的情况。

原来魔人想趁这次的等级大会魔化所有参加等级大会的人。来参赛等级大会的人必然是各派各族或是各国的精英,若是将这些人都魔化了,那么大战中他们便是失去了最大的战斗力,倒是打算得精妙。

可是打算得再好又如何,人算不如天算。埋藏在会馆地面下的暗黑转化大阵让赫连洛察觉到了,便发生了这一切。

听完胥婳的话,炎不离皱了皱眉,“会馆是确定这次等级大会由我国举办才开始修建的,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埋下这么大的黑暗大阵肯定是一早就混了进来,我们在明魔人在暗,真是防不胜防。”

“祭司大人,不行,这个结界似乎是依靠着某种强大的器法设下的,我等的力量抵不过那强大的器法,破不了这个结界,”一身着冰蓝色锦袍的男子,神色迫切的上前来说道。

炎不离看着那结界师蓦然想起了光明珠似乎是可以破结界的。出神之间传来了胥婳的声音,“若是运灵气助你们可否破了结界?”

结界师看着胥婳微微的摇了摇头,“这臣就不知了,不过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炎不离本想祭出光明珠帮忙破结界的,但是听见他们这么说便打算再等等,若是能破了结界那自然是好,毕竟光明珠之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然而不知对方的器法是有多强悍?就算是他们一众人运起灵气相助也终是敌不过。炎不离叹了口气,还是祭出了体内的光明珠。

一般人很难以识得光明珠。炎不离自也是没有说破它就是光明珠。结界师也不敢向自家皇上问这是什么宝贝?拿着光明珠便是与其他结界师结起了手印。

一道白光自光明珠强烈的迸发了出去,结界师们大喜,这珠子能敌过!手上的结印更加的快速了起来。

刺眼的白芒狠狠的劈向了黑色的屏障,霎时之间,只见黑白光芒相斗了一会儿,黑色的屏障尽数破灭了去。彼此,上空中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一人踉跄的在空中退了退,一道血丝从嘴角中滑出,想必是受了伤。

屏障散去会馆里的场景清晰可见,众人已是激烈的混战在了一起,会馆更是一片狼藉。炎不离的心忍不住抽疼了一下,尼玛,她花重金打造的会馆,她都还没能好好的瞅一瞅就这么给毁了。

光明珠!空中的黑衣人看着腾空的光明珠瞳孔猛烈的收缩了一下,随即便是朝着光明珠奔了过来。

炎不离瞥着他,虚眯了下眼,这人倒是识货。炎不离将光明珠收回了体内,黑衣人顿时扑了个空。

“把光明珠交出来,”黑衣人一双冷眼看向了炎不离,沉声道。

炎不离嗤笑了一声,你让她交她就交啊!手上陡然握住了火鞭便是朝着黑衣人打了去,既然都是要开打的,那她就先下手为强。

看着黑衣人躲过了火鞭,燕兮的眼眸闪过一道暗光,朝着黑衣人袭了上去,那人看着燕兮动作迟疑了一下,想要说什么,身上便是受了他一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黑色的面罩遮掩住了黑衣人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从他放大的眼仁中明显能看出他有些震惊与不可置信。眼色很快便被他敛了过去,黑衣人身形摇曳的刚站了起来,燕兮又是朝他攻击了去。二人交战了起来。

黑衣人早在破结界之时便受了伤,如今又如何能是燕兮的对手?黑衣人看着燕兮咬牙,口嘘了一声,随即扔出一朵黑色的小花,空中顿时黑烟弥漫了起来。

黑烟散去已没了黑衣人的身影,与此,会馆里的魔人也。纷纷效仿一一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等级大会终究是受了魔人攻击的影响,被推迟延后了去。眼下当务之急的就是找出魔人的大本营,一举歼灭。

很快各宗各派,各族各国达成了统一战线,迅速结盟了起来,纷纷各派人手四处打探起了魔人的下落。

风云大陆上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黑夜,一间空旷的房间里传出了争吵声,“少宫主,你可知寂烈是试验了多少人才成功的唯一一个傀儡,如今倒好,你一招就杀了他,你就不怕宫主怪罪下来么?”

说话的是一个留有一撮黑色胡子,两鬓斑白的男子,此时他正一脸怒容的看着燕兮。

“谁若是想要杀她我便杀了谁,”燕兮潋滟的桃花眼里仿若万丈寒冰,妖娆的脸上更是一片深深的杀意,瞧上去是那么的森严,“所以你最好别派人杀她,至于她身上的光明珠我自有打算,不准你们任何人插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少宫主,宫主果然没说错,那个女人会毁了你,少宫主,得罪了,来人,将少宫主拿下,押回魔刹宫。”

摩华一声令下,霎时空旷的房间多了几十个人,却是朝着摩华攻了上去。

“你认为我会让你们有第二次扣住我的机会,十一十四,交给你们了,”燕兮吩咐着转身便要走,身前却被一众人拦下了,身后传来了摩华的声音,“少宫主,你认为我会没有第二手准备,拿下少宫主。”

燕兮脸色巨变,看着他们桃花眼闪烁了一下,运起灵气攻击了上去。

再次见到凰战已是几日后了,那日等级大会他们二人相打在一起,便是不知所踪了?炎不离猜想,估计是在哪个旮旯生死决斗去了吧!可如今见到凰战,那只能说明赫连洛续千年的落败又一次落败了。

灵羲宫,炎不离警惕的看着凰战,全身都蹦的很紧。她十分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就在气氛凝重之时,凰战看着她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是那么的阳光。炎不离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凰战。

尼玛,他该不会是抽风了吧!

“炎不离,你是否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紫阶巅峰?”

听到凰战这话,炎不离眸光一凌,“是你动的手脚。”可他为什么要和自己说?

“没错,我在你们的体内设下了封印,所谓的冥想空间虽然能让你修炼事半功倍可是同时也在限制着你们,是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紫阶的。”

所以他是在向她炫耀么?炎不离朝他猛翻了一个白眼,打赢了赫连洛觉得无趣了就来逗弄她了?炎不离憋火,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凰娆,我与赫连洛同归于尽了,如今的我只是先前留下的一缕神识,你不用再这么敌对我。我之所以告与你,只不过是想替你解除这个封印而已,风云大陆不能让魔人统治起来,否则风云大陆必将毁灭。”

炎不离不知道他与赫连洛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凰战放下了这千年的仇恨,不,也或许是凰战早就放下了,只是他不知自己若是放下了这仇恨要如何存活于世上?于是又逼着自己佯装恨了起来。

封印一解除凰战的神识便消失了,炎不离也感觉到自己身上一阵放松,隐约之中她似乎听见了凰战弥留的最后一句话,“凰娆,你是一个好皇上。”

看着偌大的宫殿,炎不离勾唇笑了笑。踱步来到了窗棂前,眺望了出去。今日的天气很好,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暖的,炎不离禁不住阖了阖眼,红唇轻轻的念出了声,“秦首,凰战,走好……”

炎不离此时的心情很美好,然而总是有些煞风景的将她美好心情打破了。

看着眼前跪了一地的群臣炎不离太阳穴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这些人老顽固居然以如今大战降临她该尽快生下一个继承人这种荒唐的理由来逼婚,也真是够了,逼婚逼出这么个理由来她也是要跪了。

“既然都知道是大战降临,哪还有有人有心思成亲,”炎不离沉声道。

“皇上,”陈老匍匐在地哭喊了一声,“正是因为大战降临皇上才更应该成亲,空灵国本就是五国之中最为特殊的,神树孕育圣蛋少则几十年多则上百年,如今空灵国在皇上的领导下已是慢慢步上了正轨,国不可一日无君啊!皇上……”

炎不离抽了下嘴角,“丞相,你这话是断定朕会在此场大战中必死无疑么?”

陈老陡然才发觉此话有些不妥,惊恐的看着炎不离赶紧又说着,“皇上,老臣不是这个意思,但正如皇上以前所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要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这话是炎不离以前拿来揶揄他们的,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他拿来将了一军。但也幸好炎不离不大在乎这种生死的话,若是换了其他人陈老就算是不死那肯定也会是少层皮。

深吸了一口气,炎不离正了正神色,说道:“行,要朕成亲是吧!朕就如你们所愿。”

说完炎不离一挥袖出了灵羲宫,留下了一众有些恍惚,不可置信的人。皇上就这么轻易便答应了么?这是不是来得太简单了一些,他们都打算夜跪灵羲宫的准备了。

愣了一下,回过了神,众臣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皇上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他们怎么那么的不安啊?

果然他们的不安是正确的!没多时炎不离便下了十二道圣旨,宣告这月二十三她将于炎倾完婚。

空灵国的十二道圣旨向来是用在国家宣告极重大事宜之中,自建国以来也不过是才用了三次而已。顿时空灵国炸开了锅。他们期期盼盼的皇上终于要成亲了,可是成亲对象不是祭司大人!

直接导致这结果的群臣风化了一下,便是急匆匆的又往皇宫里赶。被侍卫拦到了宫门之外,说是皇上有令,今日闭宫谁也不见,有什么事等明日早朝再说!

旭掖宫。炎不离隆重宣告了她与炎倾的关系,也不再避嫌了,懒洋洋的靠在炎倾的怀中,颇有兴致的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

炎倾看着她一脸悠闲,轻叹了一口气,“你就这么一意孤行,可想过后果?”

十二道圣旨,炎倾也从哪些个多嘴的宫女太监中知道了这层意思,不由的为炎不离担忧了起来。她这样做太过于太冲动了!容易引起冲突。

炎不离抬眼睨了他一眼,“后果就是我们成亲了啊!难道你不想跟我成亲?”说着炎不离噌的坐正了身子,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我当然想了,可是……”

“没有可是,”炎不离打断了他的话,重新躺回了他怀中,“我既然这样做,那必定是有应对他们的方法,放心吧!”

“炎倾,你就放心吧!她这么会坑人,她的那群臣子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你就安心的嫁给她吧!”一旁的宫潇墨不爽的吃着花生,瞥着秀恩爱的二人阴阳怪气的说着。

他真的万万没想到她所说的黄金居然是屎,尼玛的,当时看了一桶接着一桶害得他两天没有吃下饭,更重要的是,他还早不早的就把两千金币给她了,结果倒好,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想起这事宫潇墨又忍不住肉疼了起来,连带手上剥着花生壳的动作也愤愤了起来,心中更是打定主意赖在她这不走了,他怎么着也得把本给吃一些回来。

“我倒是佩服离儿的如此魄力,得此佳人,夫复何求,”坐在炎不离对面的苍孤煜端着一杯酒一饮而尽,随即看着炎倾说道。

玺玄国和夜阑国的人早在确定好结盟后便是回国了,莫子御和苍孤煜显然是打算再逗留些时日,并没有着急离去。

炎倾向他看了过去,瞬间明白了他那双冷眸之中的意思,第一次炎倾和颜悦色的冲着苍孤煜笑了笑。

苍孤煜收回了目光,一脸淡漠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莫子御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炎倾,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着躺在炎倾怀中的炎不离勾唇笑了笑。炎倾会喜欢她倒是在情理之中,没想到苍孤煜也……

祭司殿,胥婳负手而战,目光清冷的看着身前搁置圣蛋的圣灵台,闭了闭眼。

花落站在他身后,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那单薄又显得孤寂的背影,抿了抿唇,忍不住问着,“胥婳,你没事吧?”

“你还没有走,我想一个人静静。”

“我不说话,我不会打扰你的,”花落急急的说道,胥婳的心思她从来都明白,皇上的这十二道圣旨怕是深深的伤了他。以前在她在落寞的时候他也陪过她,如今她又怎么会让他一个人独自伤心难过。

胥婳沉默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口气,“花落,我没事的,我早就料到会有这天,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让我一个人独自待一会吧!”

花落有些犹豫,最终却还是答应着退出了祭司殿。

偌大的祭司殿依旧如以往的那般冷清与寂静,胥婳的清眸闪烁了一下,抬脚走上了前面的汉白玉阶梯坐了下来。

自他出生以来他所有的想法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着圣蛋。很多人羡慕这个祭司的位置,高高在上,把持朝政。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个位置是有多么的孤独,多么的寂寞,多么的危险。他曾恼过,怨过,想过一走了之,但终究是屈服了。

机械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用灵气喂养着圣蛋,偶尔圣蛋还是会吸食过度让他好几次差点死去。那日他修炼走火入魔,圣蛋救了他,并依偎在他脚旁蹭了蹭,似乎是在问着他没事吧?他有些惊喜,没想到圣蛋会有此番举动!

后来他便开始试着与圣蛋说话,跟它说外面的世界如何如何让或是讲讲小故事,圣蛋偶尔会发光回应他。不知何时他开始期待的着圣蛋的出世?他想要看看会出来个什么样的孩子?并在心里极力的期盼着一定要是个女孩。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时的松懈竟然让未月将它偷了去,他早该防备的。

未月被人陷害含冤入狱,当时未家有谋反之心,他便将计就计一把铲除了未家。只是他没有想到未月会从狱中出来盗走了圣蛋。似乎自从这一刻起,事情朝着他想象以外的在发展了。

“胥婳,”殿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拉回了胥婳神游的思绪。

敛下了眼中的湿润,胥婳抬眼看了过去。只见炎不离有些怯意又有些愧疚的走了过来,她这副模样他倒是第一次见到。想要起身对她行礼,被炎不离伸手制止了。

坐在了胥婳的身边,炎不离难得的有些紧张,低头紧抿了唇半晌,才抬头看着他抱歉着,“胥婳,那个,恩,对……”

“皇上你做的一切决定臣都支持,所以用不着和臣说对不起,”胥婳打断了她的话,浅浅笑意的看着她说道。

炎不离看着他一改紧张笑了起来,豪迈的身后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胥婳,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想和我成亲,你说这皇上必须与祭司成亲是什么破规定,两个不相爱的人怎么能在一起生孩子嘛!兄弟,明儿你得帮我啊!那群思想老顽固的臣子还是不好对付的。”

胥婳睥睨着她一会儿,轻笑了一声,抖开她的肩膀,起身走下了阶梯,“皇上惹出的事皇上自己解决去,臣最多不发言就是了。”

“噗,”炎不离喷了,看着他连忙起身跟了上去,“敢情你丫的还打算明儿和那些个大臣一起对付我!你见死不救还想落井下石,诶,不是,我说,胥婳你也太没有义气了吧!好歹我们也携手共走了四年多,再怎么没感情也不可能一点感情也没有吧!”

“谁让你这么冲动了,十二道圣旨是随随便便就能下的吗?”胥婳眸光清冷的看着她淡淡道。

原来他是在计较这个梗上,如此一来那便简单多了,炎不离连忙认错道:“我知道这件事上是我做错了,是我考虑不周,是我太冲动了。”

她的认错多半是想将事敷衍过去一般都不是真心的,四年来他还不了解么?嘤咛了一声,“恩,皇上知道就好,皇上这些年貌似太过于依赖臣了,这样着实不好,皇上也该学着自己处理事情了,明儿就好好跟他们解释一下吧!他们是明事理的人,再说,依皇上的聪明小才智还怕对付不了他们么?皇上也别太过于让着他们了,让他们与你斗智斗勇才能提高你所说的智商。”

不帮就不帮,还说了这么大堆冠冕堂皇的废话,炎不离真想一巴掌给他煽了过去,没义气的家伙。

“走了,好好养足精神明儿才会有聪明小才智对付他们,”冲他冷哼了一声,炎不离没好气的说着大步流星的朝着祭司殿外走了去。

看着她的背影,胥婳的睫毛颤了颤,仰首看向了殿顶,终究是不该他得。

当晚炎不离放肆留在了旭掖宫,心想着她终于不用避嫌了,美美的窝在炎倾怀中睡了一觉。很快这消息便是传遍了整个皇宫。次日群臣上早朝之时都能听见宫女太监们小声的议论纷纷。

群臣无语望天的闭了闭眼,尼玛,皇上这招生米煮成熟饭可真他妈的高明啊!本来还想弹劾这叫炎倾的男人,看来只能是退而求次了。

炎不离昨晚睡得十分的好,早上起来特有精神,依旧是迈着懒洋洋的步伐来到了朝堂。群臣行礼高呼万岁,炎不离挥手让他们起来,便是慵懒的斜靠在皇椅上等待他们的开口。

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他们才刚起身陈老便站了出来。炎不离以为他会说什么反对与炎倾成亲之类的话,竟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说他不反对她与炎倾的婚事,但是凤君之位是必须胥婳的,还说什么祭司与皇上结为连理是空灵国的向来的规矩,她不可破了老祖宗的规矩。至于炎倾就许他贵君之位便好。

陈老此话一出,大半的人便是附和了起来,随即跪在地上高喊皇上不能破了规矩,请皇上三思。

还有大半的人没有跪,他们都是炎不离亲手选拔上来的人,对于炎不离下十二道圣旨宣告婚事虽然有质疑但也并没有反对。

炎不离看着他们突然笑了起来,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没有逛过妓院青楼的人站在一边。”

不知道炎不离为何如此说?群臣一个两个的面面相觑了起来,却还是听从了她的话,不明所以的站在了一旁。

炎不离看了眼,只有几个年轻的人。群臣也纷纷的朝那几人投过去了目光,便是听见炎不离问着,“这么多人都逛过妓院的啊!那你们认为妓女如何?说说你们对她的评价吧!”

众人看着她实在是搞不懂她究竟想要干什么?没有人答话,互相推搡着对方。炎不离也没有逼问他们,指着一个没有逛过妓院的人让他来说。

“回皇上,臣听说她们都是一双朱唇万人尝,一双手臂万人枕。”

“恩,”炎不离点了点头,看着众人从皇椅上站了起来,叹了口气,“唉,一双朱唇万人尝,一双手臂万人枕,你们的唇你们的手有多少女人尝过枕过?你们认为你比起她们有多干净,说实话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那么想当皇上?坐拥三千佳丽?那倒不如直接去当小倌或者是妓女!才区区三千跟一万比起来那是多么大的差距,掌握生杀大权?那倒不如去当杀手,看谁不顺眼一刀砍了他就是了看谁顺眼就不砍。”

“唉,我跟你们说啊!要说世上什么最累人那就是当皇上,每天起早摸黑的忙别人的各种事,这也罢,你说好不容易忙完了自个想要好好睡一觉也不行,还得去招呼那些个如饥似渴的女人或者男人,这个时候谁还有这个精力,可是不去招呼又有人怀疑是不是身体方面不行或者就是性取向有问题?这也罢,偶尔他国的人来嚣张挑衅,明明想给他妈一巴掌给他拍死在墙上却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忍下去,你们说,累不累闹不闹心憋不憋屈?”

朝堂内一片寂静,众人呆愣着一张脸的看着上头越说越不爽,越说越激动的炎不离舅舅回不过来神。他们竟然不知他家皇上竟然藏了这么多的不满!而且这话说得也太过于惊世骇俗原谅他们一时之间还不能好好的消化掉。

“唉,”大大的叹了口气,炎不离重新坐回到了皇椅上,“这一说便停不下来,话题扯得有些远,回归正题回归正题。其实我说了这么多话也就是想说明一件事,当皇上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事,连自己的婚姻大事都做不了主,你们再逼我信不信老子死给你们看,你们爱谁当谁当,我不伺候了。”

还是胥婳的接受能力强,抽搐着嘴角站出了列队,对着炎不离恭敬的拱了拱手,“如此说来皇上真是太辛苦了,那皇上的婚事还是皇上自己做主吧!皇上就别想着死给我们看了。”这番话,以死相逼也只有她才能做得出,呵呵,胥婳不禁失笑了一声。

听见胥婳的声音,群臣才缓缓的反应了过来。支持炎不离的人自然是附和着胥婳的话,陈老看着皇椅上的炎不离显然是被她的那番话雷了又雷,当下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默认了。

他这一默认,跟着他的人也都默默的支持起了炎不离。皇上这招真是太高了,打得他们措手不及,不知该作何反应?

炎不离这番惊世骇俗的话终究是纸包不住火传来出去,顿时是雷倒了一片人,但是细细的想想,她说的也并无没道理。

炎倾他们也被她给吓了一跳,看着她眼神都有些怪异,她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些想法?

但不管如何,炎不离和炎倾的婚事总算是没人阻止了。时日一晃,便到了成亲的前晚。

炎不离没能夜宿在旭掖宫,说是什么大婚前新人见面不好,被栢桦他们给态度强硬的逼回了灵羲宫。躺在灵羲宫的床上炎不离才猛然紧张起来她要成亲了,尼玛的,她要成亲了。不知为什么她的心突然焦躁了起来?她竟然一眨眼就要嫁人了!炎不离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突然宫中的烛火亮了起来,地上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炎不离一惊迅速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看着来人松了口气,说道:“燕兮,你能别这么的神出鬼没么?”

燕兮脸色十分的苍白,红唇更是没什么血色。一双妖娆的桃花眼看着她十分的忧伤,蓦然燕兮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娘子,我喜欢你,你不要和他成亲,不要和炎倾成亲好不好?娘子,好不好?不要和他成亲。”

林籁泉韵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悲凉还夹带着深深的祈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了炎不离的耳朵上带来一阵阵悸动。他抱着她是那么的紧,犹如是想要将她镶进自己的骨子里,再也不分离。

成亲前被人告白,炎不离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耳边传来了他一声声带着哑音的呢喃声,“娘子,不要嫁给他,不要嫁给炎倾,娘子,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夹着颤音的哀求声瞬间是击疼了炎不离的心,燕兮竟然在求她,这个与她爹一样心存高傲的男人竟然放下身段在求她。一时之间炎不离只觉得心里好压抑,好难受,难受到她对他不禁升起了一丝心疼。

“燕兮,”她轻轻的唤道,“对不起。”

顿时燕兮的身子猛地一颤,心里痛得让他快要不能呼吸了。前次好不容易摆脱了他爹的人来见她,见到是她被逼婚与胥婳成亲,她恼。这次他也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人心心念念的来见她,得知的便是她和炎倾的婚事。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

怀中的人是那么的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温暖到他是那么的贪恋,是那么的舍不得放手。

痛苦的闭了下眼,燕兮猛然推开了炎不离从一旁的窗户跳了出去。动作是如此之快,快得只到眨眼之间。

燕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若不是感觉到脖颈间的一点冰冷,炎不离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敛了下眸,炎不离抬手摸了上去,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燕兮,对不起。”

这下炎不离是彻底失眠了,昏昏沉沉的才睡下没多久便被人喊了起来,开始梳妆打扮了起来。炎不离困得睁不开眼睛,打着哈欠任他们折腾了去。

婚礼过程如此,先出皇宫巡游一圈,然后上朝阳台上举行婚礼仪式,接着便是回宫接受百官的祝福,随之是喜宴,最后便是洞房花烛。

听见栢桦的禀报,被她们折腾着再也睡不下去的炎不离皱了皱眉,“这也太复杂了点吧!就不能一切从简么?”

给她戴着皇冠的栢桦顿时白了她一眼,“皇上,你是一国之君婚礼怎能从简,这会让人笑话的。”

炎不离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太浪费钱了,这钱是我出么?我去,栢桦你待会去列个清单我事后找炎倾报销。”

栢桦抽了下嘴角,皇上,你干脆掉钱眼子里去好了。

一袭雍容华贵的大红色婚服映着她绝美的容颜,红唇皓齿,浅浅勾笑是那般的娇媚动人。腰间束着的一条金色镶着各色宝石的腰带将她的纤纤细腰勾勒得盈盈一握。一头墨发被极其复杂的手法挽起了大半,鬓发插缀着几只精致的金簪,盘发正中戴着一顶如手掌般大小的皇冠,冠绝群芳又隐约透着一股凌然的霸气。

和极门,奢华大气的婚辇被一众灵卫军围绕在中。炎不离和炎倾几乎是同时到达。

炎倾也是一身大红色婚服,高挑秀雅。墨发被束起戴着一顶金冠,如画的容颜美如冠玉,嫣红的嘴角淡然笑之。黑黝深邃得仿若能吸进人的眼眸紧紧锁着炎不离,盈盈的温柔似水。

朝着炎不离伸过了手,白皙的肌肤犹如皎洁的月光,修长圆润的手指那么的好看。

炎不离抿笑的看着他,向他伸过了手。霎时两只温热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上了一旁的婚辇。

街道上早已是等候着人山人海的老百姓,现在嘈杂一片。虽然成亲对象不是祭司大人,但他们还是支持自家皇上的决定。

看着远远而来的婚辇,老百姓们自发的跪在了地上,高喊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凤君千岁千岁千岁。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此起彼伏,似乎是想要传到天际。

然而就在这般美好的时刻,婚辇上却是商讨着婚礼钱的问题。

“这次婚礼的钱你出,”笑着看了眼外面,炎不离看着炎倾说道。

“为何是我出?你不也有份。”炎倾一脸正色的看着她轻声道,黑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狡黠。

炎不离眨了下眼,是觉得有理,“那就一人出一半。”既不显得她弱势又不显得她小气。

炎倾颌了颌首,看着炎不离闪了闪眸子,答应着,“可行。”

码了一天才这点字数,偶也是醉了!说好今天完结要延迟一天了!亲们,不好意思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