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大结局下/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不觉中已是巡游完了一圈了。朝阳台,皇都里初阳升起照到的第一抹阳光的地方,九十九步阶梯,拔地倚天,气势雄伟。此时周旁也是站满了老百姓。

阶梯之上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旷平地,四角边上支撑着四根圆直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精致纹案的圆柱。

九十九步阶梯上铺满了红毯,且每一层阶梯左右站着两人,各个手中持着一根金黄色的短杖。

炎不离抽了下嘴角,小声问着旁边的胥婳是不是要徒步走上去?当下胥婳给她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随即郑重的点了下头。

炎不离正在不爽着要爬阶梯,一旁传来了上朝阳台的喊声。看着那长长的阶梯炎不离有些烦躁的皱起了眉,若是让七剎知道自己成亲时受这么大的罪,止不定嘴巴都要笑歪的。

抬脚便是要走上阶梯,炎倾却是在她身前蹲了下来,随即回头看了她一眼,似是嗔怪道:“上来,背你上去,懒虫。”

有个免费的轿夫那敢情好,一改有些不爽的脸色灿烂的笑着便是扑在了炎倾的背上,嘴上还虚伪的问着,“你真的要背我上去吗?这阶梯很高,很累人的。”

“那你以后可是要对我好点,不准招惹其他男人,”听见她那虚伪的话,炎倾轻笑道站了起来,迈上了第一步台阶。

朝阳台九十九步阶梯向来是皇上和凤君牵手一起走上去,没想到凤君竟然背着皇上走上去,看着这一幕周围的老百姓们哄闹了起来。

“这辈子就赖定你了,其他男人我还瞧不上眼呢!”炎不离双手搂住了炎倾的脖颈,笑了笑,声音说得有些大,周围不远的人都能听得十分的清楚。

听到这话,炎倾只觉得心里划过一阵暖流,是觉得那样的幸福。

炎倾迈上第一个台阶时,站在两旁的人手中的短杖霎时是在她们的上空中迸发出了一道拱形的金光,紧接着一个两个的人手中的短杖也迸发出了光芒。

炎不离抬眼看了上去,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台阶之上有致的漂浮着,衔接之间是那么的完美。瞧上去是那么得金光灿灿。

九十九步台阶炎倾每一步都走得很缓慢很稳重,炎不离以为是自己很重,问了炎倾一句。炎倾侧头看着她笑了笑,说了句是他就想要慢慢走,一直背她走。当下炎不离皱了下眉,催促着他快点,走这么慢她还没有吃早饭肚子饿了。

炎倾抽了下嘴角,自己好不容易说点动情的话,她能不能别这么煞风景。

朝阳台上仪式官早已是候在了一旁。迈上了最后一步台阶炎倾放下了炎不离。

“累吗?”炎不离看着炎倾额上出现的点点汗珠,问了句。

炎倾看着她笑了笑,“不累。”背着她只觉得幸福,怎么会觉得累呢!

炎不离以为这爬了九十九步阶梯举行的婚礼仪式会是什么很新奇的,结果就是爬这么高拜天地而已。炎不离抽了下嘴角,真是觉得够了。

仪式官在一旁一声一声的高喊着,她和炎倾手执着同一根红绸躬身叩拜。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是炎不离却是做得十分的认真。

挤在熙攘人群中的燕兮眸光幽幽的看着他们,明媚的阳光普洒在朝阳台上给炎不离和炎倾的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辉,看上去竟是那般的迷人眼睛。

强忍着心中莫大的剧痛,燕兮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眸光闪了闪,转过了身离去了。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出手将这朝阳台给打碎。

十一和十四眼神担忧的看着燕兮的背影跟了上去,他们第一次见到主子这般伤心欲绝的模样。

婚礼仪式举行完炎不离和炎倾再次在老百姓们的簇拥下回到了皇宫。文武百官早已是等候在了喜庆殿内,看着他们二人携手进来的身影跪下去高声的祝贺了起来,整齐的声音瞬间是响彻了整个殿内。

炎不离真的是无语了,她跟炎倾都拜堂行礼了换上便衣却要分开换,她真心是搞不懂这些古人是怎么想的。

张开双手任宫婢给自己穿衣裳,炎不离突然想到今晚便是所谓的洞房花烛了。咳,换句话说,也就是正大光明的干事了,想到这炎不离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皇上,好了,”身旁传来的一道声音拉回了炎不离的思绪,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又身后一宫女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听到这话,炎不离下意识的转过了身去,还没待她看清来人是谁?眼睛突然一酸人也跟着昏睡了过去。

身子无力的瘫软了下来便是要往地上摔去,燕兮双手稳稳的接过了她便是往怀中一带,随即看了眼房中被定住身,一脸惊恐的看着他想喊又叫不出声的宫女。横抱起了炎不离便是大刺刺的走出了宫殿。十一和十四紧随着他跟了上去。

……

大红色幔帐的浮雕床上,燕兮手撑着脑袋依偎在炎不离身旁,一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颊。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儿让他神魂颠倒,午夜梦回。可是她却嫁给别人了,嫁给别人了!桃花眼骤然一缩,盈满了噬心的痛苦。

炎不离皱着眉头嘤咛了一声,看似要醒了。果然没一会儿炎不离便是睁开了眼睛。

看着这红红的床顶炎不离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耳旁传来了一道的声音,“你醒了,肚子饿了吧!”

炎不离猛然一惊,想起了她被人迷晕了。噌的坐起了身看了过去,只见燕兮已是撑起了身子,盈盈笑意的看着她,潋滟的桃花眼里是满满的柔情。

“燕兮,你这是什么意思?”炎不离恼怒的瞪着他,冷声的质问着。

“你别恼,陪我七日好不好?只要七日,七日后我就放手,再也不会纠缠你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活力与张扬,妖娆的脸上也带着一丝忧伤,桃花眼里更是带着深深的哀求。

炎不离的心蓦然有些难受了起来,看着他眸光闪了闪,抿了抿唇,说道:“那我给炎倾传个音,我不见了止不定会闹出什么事。”

燕兮看着她没有说话,却是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传音玉牌递给了她。炎不离伸手接了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不见了多久?但是听见炎倾着急迫切的声音,她想时间估计是有点长。给他说了自己没事,又大概的说了下现在情况,七日后她便回去,让他别派人找她炎不离便是掐断了音。

看着熄了光的传音玉牌,炎不离能想象此时炎倾的脸色,蓦地她心里有种不祥预感,她觉得她回去后肯定会很惨。

传音的时间燕兮已是让十一端来了饭菜,炎不离也是饿惨了。飞奔下床扑在桌旁拿起碗筷便是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喝了好大一口汤,炎不离侧头问着一旁的燕兮。

“亥时三刻,”给她夹了一筷菜,燕兮看着她答道。

亥时三刻!都已经是晚上了,难怪她觉得那么饿!她都一天没有吃饭了。

灵羲宫上下布置的一片红红火火,瞧上去好不喜庆。炎倾冷着一张脸看着喜庆的婚床,直觉得心气不顺,如今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讽刺。

跟燕兮待在一起七日,七日!什么概念,还不让去找她,炎不离你这女人等你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深呼吸了一下,忍着心里波涛汹涌的妒火炎倾狠狠的一脚踹上了床柱子上,顿时婚床嘎啦一声响。

炎不离从来不知道燕兮居然还会下厨!瞅着他眼神怪异了起来,却是不得不要对他点了赞。燕兮也一脸理所当然的接受她的夸奖,一旁的十一是不爽自己的成果被别人冒认了,揭了他家主子的短,说是这菜其实是他做的。

喝着汤的炎不离忍不住喷了,她就说嘛!燕兮会下厨母猪都能上树了,略带有些鄙夷的瞥了过去,却见他也看了过来,可能是感受到了她的鄙视。燕兮敛了下脸色,随即依然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十一做好后他又倒进锅里翻炒了一遍,论起来这菜自然便是他做的。

炎不离抽了,这妖孽的厚脸皮功夫又上了一层。

下厨这事似乎是让燕兮的自尊心受伤了,每到晚上便是栽进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忙活了起来。坚持了三日终于在厨房被他成功烧起后他放弃了,其实想想这事也没什么,终究是他钻了牛角尖了。

这是一个像四合院的院落,不是很大,但贵在精致小巧,风景也布置得十分优雅。炎不离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只知道厨房只有一间。

看着眼前被大火熊熊烧逝,一片黑漆漆残破的厨房,炎不离拍了拍燕兮的肩膀,似是玩笑的跟他说了一句若是没饭吃,你就提前放她走吧!她饿不得。

似乎是怕炎不离被饿着了,燕兮赶紧补救起了厨房,忙忙碌碌的整了两日。看得炎不离在一旁也都是醉了。

七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光匆匆只在眨眼之间。今天炎不离起了个大早,刚打开房门,屋外便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箫声,曲调很熟悉,是她给燕兮唱过的虫儿飞。

见她出来了,燕兮笑着迎了上去,“吃完饭再走吧!这次真的是我煮的,十一和十四他们没有帮一点忙。”

看着燕兮脸上忍不住浮现的一抹成就感,炎不离眸光闪了一下,笑着答应道:“好。”

圆圆的木桌上,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冒着白烟儿,小米粥一旁是一盘包子和几碟小菜。

坐了下来燕兮给炎不离盛了一碗粥,炎不离说了句谢谢便默默的吃了起来。燕兮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找她说话,只是在一旁深深的注视着她。

炎不离抬眼看了他一眼,她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放下了碗筷,炎不离伸过手给他盛过了一碗粥放在了他身前,笑着,“别光看着我,一起吃吧!你不饿吗?”

“饿了,”燕兮看着她轻轻道,敛了下眼眸,拿起了碗中的勺子吃了起来。

吃过了饭,燕兮一言不发的在她前面带着路。现下是辰时,街道上已经是热闹了起来。

“我就送你到这了,”巷口燕兮停下了脚步,幽幽的说道,随即蓦然转过身紧紧的抱住了炎不离,“再抱一下,最后一下。”

炎不离侧了侧脑袋,双手缓缓的抬起抱住了他,“燕兮,你肯定会找到一个比我好的女人,她会爱你宠你,你肯定会幸福的。”

“可世上只有一个炎不离,”燕兮说着放开了她,冲她她笑了笑,“走吧!”

炎不离看着他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终究咽了回去。说了句再见便是转过身往街道走了去。

对比喧闹的街道巷子里很冷清,燕兮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炎不离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眼角终于是忍不住滑下一滴泪。

“主子,你没事吧?”身后传来了十一担忧的声音。

燕兮闭了闭眼敛去了悲伤的神色,转过身看着十一和十四冷声道:“十一,十四,你们不用跟着我了,找个地方好好过生活吧!别趟这趟浑水。”

“主子,我不走,我不管主子你下了什么决定?反正我就是要跟在主子身边。”十一急急出声道。

“我也是,主子,你不要赶我们走,让我们陪着你吧!”十四也紧随着说道。

燕兮看着二人沉默了半晌,终是叹了口气,说道:“随你们吧!”

宫门口,看着一脸难看的炎倾,炎不离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讨好的笑着,“那个,我回来了。”

炎倾冷冷的睨着她没有说话,天还未亮他便是等在这了,终于是等到她回来了!

炎不离让炎倾不去找她炎倾自然是没有听,可是足足找了七日也没能是找到她的下落,也不知燕兮那该死的家伙带她躲在哪里去了?心里憋着一股闷火正找不到发泄处,曲秀菀居然又派人来杀他了。

本来撒下的网打算再等些时日再收的,炎倾一个怒火直接是将气撒在了曲秀菀身上,短短七日赫连一族便是易主了。

蓦然炎倾一把抱起了炎不离运起灵气便是飞身往灵羲宫去,“让我独守空房七日,炎不离,你可得好好的补偿我。”

炎不离瞅着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冷不丁的打了个颤栗,她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只可怜炎不离回宫连板凳都没能碰到一下,便是直接被炎倾扔在床上整整补偿了三日,感受着身上深深的酸痛炎不离欲哭无泪,果然她的感觉是正确的。

不知道炎倾这七日做了什么?以前那些个反对他的大臣居然是一心向着他了!炎不离诧异之下又对他们深深的鄙视着,一群墙头草。更可恶的是这群墙头草以前逼婚,如今又来逼她赶紧生下继承人。

尼玛,看着那一堆催生的奏折,炎不离恨不得一巴掌给那群墙头草煽去。怒气冲冲的去找炎倾哭诉,想跟他吐吐那些墙头草的不是。没想到炎倾看了奏折后居然淡淡的说他们如此心切她们就应当满足才是。然后再炎不离放大的瞳孔中,将她扑倒了。

事后,炎不离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目光幽怨的看着炎倾,同样是憋了二十几年的欲火,可尼玛为什么苦得只有她?

黑夜,一间亮如白昼的房间,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你真的考虑好了?”

“考虑好了,你也知道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跳进这个池子,”燕兮看着眼前一身黑袍的中年男子,一脸平静的说道。

“若你真的考虑好了那便跳进去吧!兮儿,爹相信你会成为世上最厉害的魔人,”中年男子笑了笑,如鹰般的眼眸充斥着满满的疯狂与炙热。

看着黑漆漆咕噜冒着泡的池水,燕兮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霎时池水被搅乱开始剧烈的翻腾了起来,随即便是打着旋的往燕兮身体内钻了进去。

燕兮的身子不可遏制的剧烈疼痛了起来,痛得他禁不住痉挛了起来,却是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肯哼出一声。没一会儿他妖娆白皙的脸上不停的窜着黑线条,看上去好不狰狞恐怖。

该来的事终究还是来了,灵气师被魔化变成魔人突然大面积的在风云大陆上爆发了起来。弄得众人人心惶惶犹如惊弓之鸟,就在这时又传来了夜阑国沦陷的消息。就在双重打击众人还没有缓过神来之下魔人已是发起了战争,大战终于打响了。

早已结盟众人也做好了各种准备,迅速的凝聚了起来,气势凌然的对着魔人反击着。

这一战不知要打多久?魔人多次胜捷,幸好之前灵气师被魔化一事已经得到了控制,不然后果真的是不敢想象。

“已经打了好几个月了,你觉得我们会赢么?”头躺在炎倾的小腹上,炎不离侧过头看着他问着。

炎倾抬手摸了摸她的发,笑了笑,“肯定会赢。”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我们的大招还没有放出呢!”炎不离笑着说道坐起了身,随即在炎倾身旁躺了上下,脑袋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疲倦的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越来越犯困了?我先小睡一会儿,待会出战你记得叫醒我,不准丢下我一个人去,不然不准上我的床。”

“恩,”炎倾的眼眸闪烁了一下,看着她轻声应着皱起了眉头,她这个月的事还没有来,该不会是?

看着对面一脸冷酷漠然的燕兮,炎不离的眼眸闪烁了一下,要说这场大战唯一让她感觉到意外的事那便是燕兮了。

自那七日后炎不离就没再见过燕兮了,但是她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他,他居然是魔人的首领。不止炎不离被吓到了,不少认识燕兮的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高高在上的坐在混沌的身上,向来喜爱红衣的他今日却是一袭深黑色的衣袍,妖娆的脸上面无表情,冷若冰霜。潋滟的桃花眼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沉寂深邃漠然得仿若要将所有看到的一切都吸进去毁灭。

“哼,本小王早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果然本小王的直觉是正确的,”身下化形的磐七传来一记哼哧。

炎不离瞥了磐七一眼,目光再次落到了燕兮的身上,没想到燕兮竟然也看了过来,眼神是那么的陌生冰冷。炎不离眨了下眼,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跟燕兮以敌人的身份相对。一直都知道他不简单,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藏得这么深。

“杀,”红唇轻启,燕兮轻飘飘的说出了一个字,却是那般的杀意凌然。

得到他的命令魔人大军吆喝着冲了上来,炎不离方的人也不示弱的冲了上去,一时之间灵气在空中猛烈的涌动相撞着。

“你别打得太拼了,”看着手握火鞭的炎不离,坐在白虎身上的炎倾说道。

炎倾的声音拉回了陷在一个月前记忆的炎不离,不解的看向了他,“为什么?我一向都很拼的。”

“你可能怀孕了,”炎倾淡淡道。

“怀孕!”炎不离重复了一声,摸着肚子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了他,“不可能吧!”

话音刚落,一道元素攻击朝炎不离攻了来,磐七飞身躲了过去,炎不离一时没注意踉跄了一步差点摔了下去。这一幕看着炎倾心惊胆跳,赶紧让白虎靠了过来,急急的问着,“你没事吧?”

炎不离冲他摇了摇头,她没事,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怀孕的事实。

看着她恍惚的小脸,炎倾知道她是在纠结了,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说有可能!还不一定,你打起精神来,不然就别待着这,否则你非得吓死我。”

炎不离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她不想这么早有小孩的。虽然现在只是有可能,但炎不离还是听了炎倾的话,没有以往那样的拼了。

不知何时燕兮和炎倾对上了?炎不离看着他们有些担心,如今的燕兮已经变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他变得谁也不认识了?那眼中的陌生冷然让她忍不住想要去一探他身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绝杀大阵终于成功启动,一时之间打得魔人措手不及。这个大阵是从远古传下来的,数万年的与魔人的交战便是这个大阵让他们取得了胜利。

一众魔人之后高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看着这个绝杀大阵本在观战的燕烬噌的从黑色的大椅上站了起来。他没有想到早已失传的绝杀大阵竟然会出现!可他又哪里想到这个失传的绝杀大阵竟然是隐藏在光明珠内,之前的一次战斗被炎不离无意中发现,后来便是召集众人商讨了起来。这是他们最后的王牌了,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源源不断的白光从绝杀大阵中一波一波的打在魔人的身上,瞬间一大批魔人倒在了地上。

燕烬看着绝杀大阵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以为他没有研究过绝杀大阵么?绝杀大阵是靠光明珠支撑起来的,阵眼自然便是光明珠的主人,只要杀了她这个绝杀大阵便是不堪一击了。

如鹰般的眼眸紧紧的锁住了被众人簇拥的炎不离,燕烬飞身迎了上去。彼此,突然晴朗的天空黑沉了下来,黑云骤然旋转逐渐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天上的漩涡似乎是在聚集着什么庞大的能量,那些死去的魔人竟然是一一朝着漩涡飞了去!猛然地上刮起的强大飓风瞬间迷了所有人的眼。

“主人,小心,有人靠了过来,”肉团和磐七护在炎不离身边,肉团警惕的说着。

炎不离嗯了一声,谨慎了起来。倏然感觉到面前一股凌然袭来,炎不离身子一侧,躲开了攻击。握着的火鞭也招呼了过去。

身前的人影逐渐清晰了过来,是一个身着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正一脸肃杀的看着她。手中的黑剑挡住了她的火鞭。

看着周围没了他人的身影,炎不离猛然一惊,她被进入结界了。

“我认得你,是兮儿喜欢的女子,”用剑挥开了炎不离的火鞭,燕烬看着她说道,随即哼笑了一声,“其实我该是谢谢你,若不是你兮儿又怎么会下定决心成为魔人呢!”

炎不离皱眉,看着燕烬有些不解。

燕烬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疑惑,难得好心的多说了起来,“兮儿他是双元素,只有纯粹拥有暗元素的人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魔人,之前我知道兮儿对你的感情不一样多次派人杀你都被他阻拦了下来,本以为你是他的阻碍,没想到竟然是催化剂,哈哈!”

大笑着,燕烬握着黑色的剑锋阴冷森寒的刺了过来。一阵金光在炎不离手中陡然出现,随即一个金色的盾牌挡住了黑剑。

“没想到你也是双属性,”燕烬略微有些吃惊,冷哼了一声,“那有如何?进了我的结界,你必死无疑。”

话音一落,燕烬手中的黑剑骤然消失了,手上快速的结印了起来。

一手执着火鞭一手拿着金盾炎不离看着燕烬越加的谨慎了起来。眸光一凌,手腕一转,火鞭朝着燕烬挥了去,燕烬仰身躲了过去,手上的结印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是越来越快了。

结界外,死亡老人正一脸凝重的破着燕烬的结界。

“师父还破不了么?若是离儿出了什么事,师兄绝对是承受不了的,”莫子御一脸焦急的站在死亡老人一侧,转眸看了眼与燕兮打斗的炎倾,着急的说道。刚才他们好不容易在风中适应了过来便发现炎不离不见了,仔细一瞧地上竟然凸起了一层结界。

“暗灵珠的力量让这结界太强了,你别闹为师,一边打架去,”一直破不了这结界死亡老人也有些烦躁,冲着莫子御吼道。

就在此时天上的聚集着能量的漩涡慢慢的有一个巨大的黑球显露了出来,若是从天上砸下来那必定是死伤无数。

看了眼天上的黑球,十一冲着十四点了点头,甩开了缠着他们的人来到了燕兮的不远处,拿出怀中的短萧悠扬的吹了起来。简单婉转的曲调霎时在这片宽阔的战场上宣扬了起来。

听见这熟悉的音调,燕兮的身子猛然一震,杀红眼的眼眸慢慢消褪着红色……

不知道燕烬做了什么?身子突然不能行动了,炎不离心下猛然大骇,看着向自己刺来的黑剑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结界破了,一道黑色的人影抱住了她,黑剑嗤的一声刺进了来人的身体。

“兮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前面传来了燕烬大惊有些颤抖的声音。

彼此炎不离的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呢喃声,“小离儿,好好的活着,把我的那份也活下去。”

炎不离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燕兮骤然转身扑在了燕烬的身上,便是带着他往天上的漩涡飞了去。身前微风掠过恍惚中还夹带着一记语调轻佻的声音,“爹啊,其实你儿子我留了一手,对不起了,你的梦怕是要毁在我手上了。”

天上的漩涡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金光,轰然一声在天际爆开了来。霎时之间天云巨变,空中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好大半晌迷人眼的金光才消逝了去,地上的魔人尽数不在,这场历经半年的大战竟然是以这样的离奇的方式结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