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好狗不挡道/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4 好狗不挡道

若说之前第一还抱着什么希冀,但是现在身上传来的有一下无一下的触感以及炎倾的赞叹是彻底打碎了第一的希冀,她变成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第一嘀笑皆非的呵了两声,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她居然成了一颗蛋!在她因为顶着王牌杀手这个称号长年踩在自家男友头上以致于严重的打击了她男友的自尊心后招来了他强烈的嫉妒,最后导致她被男友无情的下药杀死后,在她以为自己已被打下十八层地狱心安理得的接受后,现在来告诉她,她居然是颗蛋!

第一此时很混乱,她完全接受不了自己是颗蛋的事实,憋屈郁闷和无措了半天,第一终是忍不住爆粗口了,卧槽,贼老天,你更年期啊!不带你这么玩人的!你是他妈的脑残还是他妈的傻逼呀……

这也难怪第一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你说,做人这么些年突然变成了一颗蛋,是人也难以接受了点,不过,此时她除了爆粗口发泄一下憋闷的心情以及接受是颗蛋的事实,她什么也做不了,这就是一颗蛋的悲剧!

就在第一不停歇的怒骂老天中,已是日落西山,帆船缓缓的驶进了码头。由于是傍晚时分,出航的帆船也逐渐回归整齐的排列在码头,码头上更是寥寥几人,只有些还在收船的船员。

炎倾抱着第一率着一众人下了船,夜荼早已等候在了码头,刚才他在船上使用羽翼先行一步到红霞镇打点好了一切,此时见到炎倾恭敬的迎了上去,“爷,已经打点好了。”

“嗯,”炎倾看着他淡淡的嗯了一声,抚摸着掌中的第一说道:“桃夭,明日带着你的人先回去吧!”

“爷,”听到这话,桃夭喊着快步的迎了上来,恶狠狠的瞪了辰让一眼,谄媚的看着炎倾说道:“爷,让辰让回去吧!我想跟着爷!”

“爷身边不跟女人。”

“可爷,你不是说我不是女人吗?”

得,为了跟在爷身边,你还敢再木节操一点吗?众人翻了翻白眼,无语!

或是没有想到桃夭为了跟在自己身边会如此的决绝,炎倾停下了脚步,瞅着她看了半响,轻叹了一声,一脸语重心长:“桃夭啊!你的本质终究是女人,就是因为你从不把自己当女人,才让爷一度以为你不是女人,唉,桃夭啊!女人还是该有个女人的样!所以,别再让爷误会了!”

炎倾看着桃夭微微的摇了摇头,迈步离去,众人憋着笑赶紧跟了上去,徒留下愣在原地一脸憋闷的桃夭,她去,明明之前在她争夺风云榜的时候还跟她说女人还是像个男人才好,这才过多久的时间,又来告诉她女人该有个女人的样,爷,你敢再无耻再黑心一点么?

看着炎倾的背影,桃夭恼怒的跺了跺脚,憋屈的跟了上去。

虽说是小镇比不上大城市的繁华,但小镇也有小镇的特色,来往的路人缓缓而行,街边小贩一声又一声的吆喝声,声声入耳,规模不大却精致的各类店立在两旁,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的洒落而下,给渐入夜晚的红霞镇增添了几分朦胧的诗意。

突然平和的街道响起了一阵骚动,只见七八个灰色衣衫的男子团团围住了两名女子。

“你们这是要作甚?”一身着素白色衣裙的女子怒视着围住她的男子娇斥着。

“花落,你再三拒绝本少爷,本少爷可没耐性跟你磨了,你说这是要作甚?”一锦衣华服的男子摇着折扇缓缓的踏步而来。

见到这一幕街旁的众人同情的看着花落,唉,这任大少爷又要强抢女子回府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

花落睥睨着他嗤笑了一声,讥讽着,“你任家强也只能做一些卑鄙无耻之事。”

“卑鄙无耻,哈哈,”任家强仿若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了一阵,说道:“本少爷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你何时见过本少爷偷偷摸摸了。”

的确,他做坏事从来不知低调为何物,花落瞥着他不屑的哼哧了一声,“坏事做尽还自我感觉良好,任家强你还真是极品!”

花落不屑的表情,讥讽的声音激怒了任家强,走近她狠狠的捏住了她下巴,一脸的阴鸷,“不过就是春风楼的花魁,高傲什么,还不是一介低贱的妓子而已,本少爷看上你已是你莫大的荣幸了,花落,别不识好歹,惹火了本少爷,本少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花落脸上丝毫没有畏惧,瞅着他扯了扯嘴角,用力的打开了任家强的手!

手上传来的疼痛感彻底激怒了任家强,凶狠的瞪着花落,一招手,吼着,“来人,将这个贱女人给本少爷绑,啊!”

话未说完,一道惨叫自任家强嘴中叫出,只见他身子突然被弹起,狠狠的砸落在了围在一旁小的厮身上,一口鲜血也猛地从他口中喷出。

“什么人?竟敢伤我家少爷,好大的胆子!”任家强的手下回过了神,连忙扶起了他,一人厉声着。

“好狗不挡道!”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只见后方一袭白衣翩翩的男子抚摸着手掌中的蛋懒懒的瞥着他们!他的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人,此时正玩味的看着他们!

长年在红霞镇横行霸道,任家强何时受过如此欺辱,当下冲着炎倾怒吼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本少爷是谁吗?镇长的儿子你们也敢打,真是活腻味了,给本少爷上,都给抓回府上,本少爷饶不了他们!”

听到任家强的命令众小厮一脸发狠的冲着炎倾等人攻了上去,才走了两步,一道火鞭就将他们打飞在了地上。

“老娘心情正不爽,正好上来给老娘解气,”桃夭上前一步说着又是一鞭向任家强挥了去,火鞭熊熊的燃烧着,瞬间燃上了任家强的衣衫。

“啊,烫烫烫,啊,啊……”任家强惨叫着在地上打起了滚,试图这样能浇灭身上的火!

“少爷,”众小厮惊慌的吼着连忙上前帮忙灭火,少爷若是有什么好歹,他们是没命活了。然而这一上去灭火,火苗也纷纷往他们身上窜,顿时街道响起了一声声哀嚎声,场面好不混乱!

看着他们专心的灭着自身的火,桃夭不屑着,“真是不堪一击,这种实力也敢出来嚣张,啧啧。”

待身上的火全数灭去,任家强一伙人已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在小厮的搀扶下,任家强狠狠的瞪着炎倾他们,不甘心的放着狠话:“你们给本少爷等着,本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威胁完任家强便带着一众人灰溜溜的离去了。

危机解除,花落走了上来,对着炎倾福了福身,道谢着,“多谢公子相救。”

“救你!想多了,挡道了清理障碍而已,”炎倾睥睨着她说着他的本意,随即迈步从她身边走过。

敢情是她自作多情了,花落的脸上不禁尴尬了一下,却见炎倾要走,急急的抓住了他的手臂。花落这一举动顿时惊住了夜荼等人,爷不喜生人碰他!

“公……”果然,花落刚说了一个字人便被炎倾的一道掌风击中,身子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摊子上,随着砰的一声摊子散架了。

这突来的变故让一旁围观的众人诧异不已,他们更是不明所以炎倾的这一举动,你说,你这救了人家又打伤人家,这算是个什么事啊?众人疑惑的看向了炎倾,却见他正皱着眉头,一脸嫌恶的看着刚才被花落抓过的衣袖,随即手上一个用力那白色的衣袖便被他撕下扔在了地上,与此人也踏步离去了,显然是刚才花落的动作惹火了他!

跟在花落身边的的婢女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连忙走上去扶起了花落,“姑娘,你没事吧?”

花落轻咳了两声站了起来,素白色的衣裙上已是沾上了些许的污秽,一头发髻也颇为凌乱,冲着她摇了摇头花落看向了炎倾,便见炎倾利落的撕下衣袖离去的一幕,这男人居然在嫌弃她!花落呵笑了一声,眸中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

见到炎倾离去众人默默的跟了上去,桃夭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看着有些狼狈的花落从怀中掏出一瓷瓶扔给了她,“我家爷不喜生人碰他,这瓶伤药就当作赔礼吧!”说完桃夭迈步跟了上去。

把玩着手中的瓷瓶,花落看着炎倾一伙人勾了勾嘴角,她本来是想告诉他任家在红霞镇是一手遮天,让他们最好小心一点,不过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不,应该说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任家,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