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麻烦找上门/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5 麻烦找上门

再来客栈是红霞镇规模最大最好的一间客栈,此时店内已是人声鼎沸,座无虚席。炎倾等人一进店便招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且不说他们身上那股超凡的气质,就那俊美的外表也足够吸引人的。

看见夜荼小二连忙了迎了上去,之前夜荼一出手便是一袋银币,对于这种金主自然是得哄着讨好着,“爷您回来了,您吩咐的热水已经备好了,您看您还有什么吩咐?”说起这热水小二又忍不住腹诽了起来,这得什么情况才会用刚烧开的热水沐浴啊?害得他是换了一桶又一桶,真是累死他了!

夜荼看着小二扔了一银币过去,“备膳。”

在风云大陆流通四种货币,分别是铁币,铜币,银币,金币,而一百铁币等于一铜币,一百铜币等于一银币,一百银币等于一金币。这一银币够他一年的生活了,不愧是金主啊!出手就是大方,握着银币小二爽快的应了一声,忙开了去。

夜幕降临,弦月初升,雅致的房间充斥着淡淡的檀木香,诗意山水画的屏风后热气缭绕,在那浓密的热气之中隐约可见炎倾的身影,一头墨发倾泻而下自胸膛渲染在水中,裸露在外肤如凝脂的肌肤上带着点点的水珠,此时的他正衬着脑袋假寐着,绝美的容颜面无表情却有着一丝惬意,淡然优雅之中又带着魅惑人心的性感。

尽管是刚烧开的热水他依旧是感受不到温度,炎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一旁木凳上的第一,只有它才能让他感受到温度么?想着捞过了第一,顿时暖暖的温度自手中袭来,炎倾的眼眸闪烁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罢了,至少他现在能在它身上感受到温度。

如是想着,炎倾一扫心中的阴霾,看着第一勾了勾唇将它放进了水中,他也给它沐浴一下吧!既然是跟着他自然也得干净!

长时间谩骂老天无果的第一感觉枯燥了起来,最后干脆睡起了觉,反正她成蛋已经是事实了,她不接受也得接受。这睡得正香猛地一股灼人的热度袭来,疼得她一下就惊醒了过来,连忙跃起离开了那灼人的热度,在空中不停的转起了圈。

卧槽,烫死她了,奶奶的这不是在煮蛋的节奏吧!

看着空中不停打着转的第一,炎倾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这是怎么了?看着她好一会儿炎倾好像有些明白了过来,看了看冒着热气的水,大手一挥第一已落在他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摩擦起了白润的蛋壳,问了一句,“烫着了?”

废话,你来试试,不烫死你!第一火大的吼了句。

蓦地一层白光在蛋身晕散开来,那层白光很淡很淡,但炎倾却是看了个真真切切。任何等级的幻兽蛋在未孵化之前都是无意识的,更是与外界隔绝,这蛋居然能听见他说话!似乎还在回应着他!炎倾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很快眼神便玩味了起来,有趣,不知以后会出来个什么小东西?

“叩叩”,伴随着敲门声传来了夜荼的声音,“爷,可以用膳了。”

将第一放在了木凳上,炎倾拿过屏风上的衣袍起身跨出了浴桶,穿戴好后,炎倾随意的挽了下发便抱着第一出了房门。

大堂,红木的圆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炎倾翩翩而至,落座,“坐下吃吧!”

对于与属下同桌吃饭在炎倾这里并没有多大的讲究,他们也从之前的忐忐忑忑变成现在的心安理得。

“爷,等你老半天了,快饿死我了,”一听这话桃夭立马上坐了下来,语气颇有些抱怨。

“你可以先吃的,爷让你等了吗?”炎倾瞥着桃夭说道,夹了一口菜吃了起来。

是没让她等,但她敢不等吗?桃夭抽了抽嘴角,一旁的夜荼和辰让看了桃夭一眼也纷纷坐了下来。

“何时是飘渺城的拍卖会?”

“爷,还有一月,从红霞镇去飘渺城只需半个月,”夜荼回答着。

“半个月,时间很充足啊!慢慢的去吧!”

炎倾的话音刚落便响去了桃夭的大吼声,“辰让,这是老娘先夹到的鸡腿,你丫的懂不懂先来后到啊!”

“我的筷子在你落下前就已经夹到了,你才懂不懂先来后到啊!”辰让看着桃夭淡淡道。

“放屁,辰让,跟一个女人争鸡腿你还真是男人,”桃夭讥讽着,手上用力的想将鸡腿夹向她这边。

辰让加重了夹着鸡腿的力道,上下打量了桃夭一番,扯开了一抹笑容,“我当然是你男人,但你是女人吗?”

本就火大的桃夭被这话一激更是怒不可遏,咬牙切齿着,“辰让,你信不信老娘抽死你!”

对于桃夭的火大辰让是显得平静多了,笑道:“你抽啊!我绝对不会还手,你放心大胆的抽吧!”

“你,”桃夭语噎,她可没有忘记那张止战契约呢!深深的吸了口气,桃夭狠狠的瞪着辰让,不再说话,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她对这鸡腿是势在必得。

二人就这么夹着盘子中的最后一个鸡腿互不相让的僵持了起来,炎倾和夜荼懒懒的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插进他们的斗争之中,优雅的吃着饭,半响,看着二人横跨饭桌的手臂挡住了好几个菜,炎倾终于看不下去了。

“桃夭,给辰让吧!让他补补,一个大男人成天弱不禁风的,没人误会是女人已经算是很有幸了,”炎倾颇有些嫌弃的说着。

桃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幸灾乐祸的看着辰让抽回了手,“好的,爷,辰让确实该补补了,我差点都以为他不是男人了,”有着机会数落辰让,桃夭自是不会放过。

辰让抽了抽嘴角,哀怨的看了炎倾一眼,爷,他不过就是晕船而已,至于这么嫌弃他么!“好男不跟女斗,给她吃吧!”辰让看着桃夭抽回了手说道。

切,现在来装风度,早干嘛去了,对着辰让这番虚假的话桃夭嗤之以鼻。

炎倾瞥了眼桃夭身前的那堆骨头,说道:“她吃的已经够多了,你吃吧!本来就不好嫁出去,身材再走样怕是要当一辈子的老女人了,你就做做好事吧!”

“是,爷,”辰让应着,嘴角漾着灿烂的笑容看着桃夭将鸡腿夹回了碗中,还不忘刺激桃夭一句,“不用谢我。”

桃夭霎时脸如青色了起来,爷,你要不要这么毒舌!

一旁的夜荼看着桃夭微叹了一口气,别看爷平时平易近人的,说话却以毒舌居多,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自找气给爷毒舌,能怪谁呢?

就在这时,客栈门口气势汹汹的来了一干人,一道女声高亢的响起,“家强,是哪群活腻味的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