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吸取灵气/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9 吸取灵气

第一越想越气不过,猛地跃起狠狠的撞向了炎倾的下颌。

炎倾没有想到第一会有此番举动,毫无防备的让她撞了个正着,深沉的眼眸冷冽了下来,好家伙,竟然敢攻击他!

她虽是一颗蛋但还是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炎倾冰冷沁人的目光,第一心头一颤,她刚才的举动貌似惹火了他,这男人也不是什么心善之人,别一个愤怒之下就将她给捏碎了啊!

第一想着连忙飞起离开了他的手中,得,她惹不起躲得起。

可毕竟是一枚蛋,就算感知力再好,在这惊慌的逃命之下也是毫无用处了,这不,第一就这么鲁莽的飞了出去是狠狠的撞到了木柱上,顿时痛得她在空中是直跺,蛋身!

蛋疼!蛋疼!这才是真他丫的蛋疼啊!

看着疼得在空中上下窜动的第一,炎倾噗嗤一声轻笑了出来,迈步向她走了去,“蛋儿,我将你扔出去是控制了力道的,是不会将你摔疼,你看看你现在就傻了吧!”

幻兽蛋既然没有意识那自然是感觉不到疼痛的,但第一却是表现得与幻兽蛋大不相同,他也是想到了这点才有所顾忌,现在看来他是想对了。

听到炎倾颇为幸灾乐祸的声音,第一不爽的翻了翻白眼,你才傻!

炎倾正要拿过第一,一道人影抢先一步抱走了她。

看着手中的第一,任冕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在他的认知中幻兽蛋是不会有这番‘精彩’的闹腾,由此看来这蛋不凡啊!说不定这孵出的还会是传说中的天兽。

任冕眼中的贪婪炎倾自然没有放过,他的东西你也敢沾染!敢觊觎!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冷声着,“本来心情好想放你们任家一马,不过,既然你们任家这么想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杀!”

话音刚落,夜荼等人攻上了任家,他们早就想动手了只不过碍于炎倾没有下令,他们也不敢贸然攻击怕会打乱他的计划,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他们所想象的‘爷的计划’居然就是爷心情好而已,他们勒个去!不愧是一向随心所欲的爷啊!

一时间客栈里可谓是击搏挽裂,攻打撕裂,场面十分的壮烈。

“小子,你断我孙女手臂,今日老夫就拿你的命来偿还!”任冕恨恨的说着,一团小型的龙卷风在他掌中升起,“这是老夫最新琢磨出来的龙卷灭,今日就拿你来试试这威力如何?”

浓厚的灵气惊醒了正在生闷气的第一,感受着这道灵气,第一是不由自主的也是本能的吸收了起来,顿时那股她穿越过来便感受到的生命之力又再次向她袭来,暖暖的,热热的,让她是精神百倍又犹如是脱胎换骨的焕然一新一般,很舒服很舒服。

“不过就是黄阶中级而已,威力,有何威力之说,”炎倾不屑着,他是根本就没有将任冕放在眼中,等阶之中相差一阶都有着很显著的差别,更何况他们相差的何止是一阶。

任冕瞥着炎倾眯了眯眼,冷哼了一声,“哼,狂妄的小子,今日老夫就……”

话未说完,任冕掌中的龙卷风竟是突然的消失了!甚至他还感到他身上的灵气被什么东西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顿时任冕惊慌的大叫了起来,“老夫的灵气,老夫的灵气,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毫无战斗之念,只是惊慌的大叫着自己灵气的任冕,炎倾皱了皱眉,他的灵气?

半响,任冕才反应过来,吸走自己灵气的竟然是那颗他认为不凡的蛋,想要将它丢掉,它却是像是生长在他身上的一样,牢牢的吸附着他的手掌,任他怎样也是甩不掉。

“你这怪物居然敢吸老夫的灵气,去死吧!”任冕怒道,勉强从手中挤出一点灵气,狠狠的就朝第一打去。

炎倾眼神一凌,敢伤他蛋儿!正欲向任冕出手,一道灵气波动自第一的蛋身晕散开来,霎时客栈内被震得倒下了一片人,就连夜荼、辰让和桃夭也是不禁的退了退脚步。

好霸道的灵气波动!炎倾诧异的看着第一,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第一发出来的,她究竟是什么?莫非会是传说中的天兽!

任冕也被这道灵气波动震得是口吐鲜血,神情恐惧的看着第一,是再也不敢造次了,就这么一道灵气波动就能让他口吐鲜血,若是这蛋动起怒来,任冕不敢想象下去,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让它吸自己灵气啊!灵气是灵气师的根本,没有灵气的灵气师就不是灵气师!

“蛋祖宗,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了,求求蛋祖宗不要再吸老夫的灵气了,求求蛋祖宗了。”

任冕求饶了起来,此时的他哪有平日里的一身威严,目中无人的模样,可此时吸得正畅快的第一哪能停得下手。

灵气不断的被第一吸走,任冕的身子渐渐无力了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一吸走他的灵气,“不要,不要吸走我的灵气……”

待任冕的最后一点灵气被吸完,第一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他,飘在空中像个不倒翁的摇晃了起来,那模样就像是人得瑟时不禁的摇头晃脑一般,反观那躺在地上毫无生气,浑身抽搐,样子极其痛苦的任冕,二者真还是鲜明的对比啊!

炎倾看着第一笑了起来,走近了她,说道:“爽快了?”

听到是炎倾的声音第一哼了一声,转过了蛋身,她可是记得她被他当枪使,她撞疼了,他还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

见到第一这般赌气的模样,炎倾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起来,一把将它抱在了手中,眼神之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宠溺,“所以你这是在生气?你在气什么?”

对她做出那么过分的事,他还无辜的问她气什么?第一冷哼着翻了翻白眼,这禽兽的男人最擅长的就是装无辜吧!

第一气愤的在炎倾的手中不安分了起来,想要挣脱他的桎梏。

看着第一想要挣脱离开他,炎倾的眼神冷了冷,“蛋儿,还是学不乖么?”

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危险,第一安静了下来,是枚蛋的她不是他的对手,好蛋不吃眼前亏!她还是先潜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