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差点被吃/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13 差点被吃

林木幽深,古树参天,一片青黛色的树林一眼弥望的苍翠蓊郁,疏落的阳光透过枝叶流泻下来,在微微泛着涟漪的水面上留下了斑驳的树影,几缕阳光也调皮的洒落在了正泡在水潭中闭目养神的炎倾身上。

在山间赶了好几天的路,虽说一路都是优哉游哉的走但终究是有些风尘仆仆,而一向素爱干净的炎倾终于是忍不了了,找了一清澈干净的水潭就泡了起来。

炎倾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一旁安静的第一,通过这几日的灵气喂养,第一的蛋壳是白得有些呈透明的状态了,蛋壳也不复之前的那般晶莹剔透和毫无瑕疵了,变得混浊了不少,仔细瞧着看还能看见蛋壳中那错杂交乱的一丝丝白线,对此,炎倾有点纳闷,不知为何第一会变成如今的这般模样?

“蛋儿,别闲着没事就乱跑,这林中灵气浓郁,看来是有着不少的幻兽,你一颗蛋什么也不知的,要是乱跑小心一脚就踩碎了你。”

炎倾不放心的嘱咐着第一外加恐吓!见着第一依旧安静也没再看她了,这几日给她输送灵气也让他够呛的,而又由于平时也没有怎么用到回灵丹,哪知回灵丹只有两粒就没了,还好第一听进了他的话,知道见好就收没有吸过量,不过几日下来却是积累了一些疲惫。

炎倾重新闭上了眼,这里倒是个不错的修炼之地。

不知过了多久,一片寂静的树林响起了一阵骚动,一只长有蓝色尖锐圆弧形的翅膀,倒三角脸型,一双眼睛往外鼓出,红润尖嘴的疾苓鸟兽正虎视眈眈的看着第一,猛地它一扑翅就朝第一飞了去,眨眼间便见它已叼上了第一,直冲云霄。

感受着身边的异动,炎倾唰的睁开了眼睛,一道冰柱自他掌中而出,迅猛的刺向了疾苓鸟,拿过了一旁的衣衫拢在身上,炎倾跃出了水潭凌空向着疾苓鸟奔去。

疾苓鸟本就好斗,这次虽是躲过了炎倾的一击但它又怎么会服气,在空中留下了一道下弯的弧度,疾苓鸟面对着炎倾不停的挥动着羽翼,霎时,强风而起,撩动着一旁的树叶沙沙作响。

强风骤然变化,凝聚成了几道不安分的风柱,风柱在空中不停的扭动着,分成了东南西北四拨围住了炎倾,尖尖的柱角狠狠的向着炎倾刺去,却在离他半米之距停了下来,是无论如何也前进不了。

只见一波灵气在炎倾周围团团的将他罩在了其中,风柱刺在上面自是前进不了,二者就这么的僵持了起来。

灵气对于灵气师来说是根本也是精神食粮,所以灵气师对于灵气的使用是秉着能少用则少用,能修多就修多,但炎倾就是个异类,不仅无所谓的用自己的灵气喂养一枚蛋甚至现在是直接用灵气来防御攻击,若是被人瞧见绝对会被说,这人他妈的灵气多了是疯了吧!

抢走他的蛋儿还敢这般的猖狂,炎倾看着疾苓鸟眸中闪烁着杀意,双手相对合拢,一团泛着寒气的青白光芒笼罩着他的手,出掌,数万冰箭在空中密密麻麻,锐不可当的朝着疾苓鸟射去,就像是一张无懈可击的捕鸟网。

疾苓鸟虽然身手敏捷,一飞千里,但在密密麻麻已经包围了它的冰箭中想要疾闪是不可能的,一会儿下来疾苓鸟一改之前的倨傲狼狈了起来。

“把你叼着的蛋给我,我就撤掉这些冰箭,”炎倾停止了冰箭的攻击,在冰箭之上俯视着疾苓鸟。

如今它已是没胜算了,本来它的修为就不高,要这颗蛋也是见它灵气浓郁精纯,若是将它吞化修为肯定会大大的提升。至于战斗,那也只能说是它们一族天生的好斗因子在作祟,好鸟不吃眼前亏,疾苓鸟斟酌了一下,将第一扔还给了炎倾。

接住了第一,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炎倾勾了勾唇,瞥了疾苓鸟一眼撤掉了冰箭,就往地上落去,随即,天空爆起了一阵耀眼的光芒,便见一根疾苓鸟的羽毛从空中缓缓飘落。

看着飘落的羽毛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嗜血,他只说撤掉冰箭可没说不要它的命,想要吞化他家蛋儿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个命。

“爷,出什么事了?”一听见这边的动响,在远处修炼的夜荼和辰让赶紧奔了过来。

“已经解决了,”炎倾说道看向了掌中的第一,关切着,“蛋儿,没事吧?”

第一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炎倾也没恼,呵笑了一声,破有些感慨,“傻蛋就是傻蛋啊!差点被吃了还傻傻的不知,唉。”

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第一便听见了炎倾的这句话,顿时上火了,这男人又欠抽了吧!别以为给她吸了几天的灵气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

第一亲昵的蹭起了炎倾的衣服,看见第一的这个动作,炎倾知道她想干嘛,“想要?”

光圈在第一的蛋身晕散开来,炎倾冷哼了一声,刚才怎样都不回应他现在想要灵气了倒是积极了,虽是这样想着炎倾还是调动起了体内灵气。

一吸到灵气第一就无比的畅快,这次第一并没有想往常那样见好就收,吸着就不放开了,哼哼,她虽然是颗蛋对你做不出什么,但是她可以吸死你!让你丫的在她一觉睡醒后就听见你骂她。

大量流失灵气,炎倾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脚下甚至都有些站不稳了,就在炎倾准备强行突破时第一停止了吸取灵气。

炎倾一脸难看的瞪着第一,咬牙切齿着,“该死,以后别想我会给你灵气,”差点就吸得他晕过去了,炎倾的眼神愤愤了起来。

炎倾用灵气喂养第一的事夜荼和辰让也知道,对于这事他们只能说爷的灵气是太多了才会干出这档子事,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爷,你没事吧?”看着炎倾脸色苍白,夜荼担忧的问着。

“没事,”炎倾漫不经心的应着,狠狠的瞪着第一,恨不得一巴掌就给她抽过去,刚才她是不是准备将他的灵气给吸干?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炎倾冲着第一不爽的哼哧了一声,将她丢给了辰让,“拿着,”说着便迈步离去了。

炎倾的这般举动就是像是在跟第一赌气一般,夜荼和辰让看着他诧异了一下,他们从未见过爷如此。

“好好抱着,小心你的灵气,别被吸干了,”夜荼冷冷的声音响起,话是关怀之语,可是他说出来却有着一丝幸灾乐祸。

辰让看着夜荼怒笑了一声,这就是多年的兄弟,这就是多年的情谊,莫非这些年都是他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么?

“说,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辰让质问起了夜荼。

对于辰让这种无聊的问话,夜荼是冷冷的瞥了辰让一眼,没有说话,跟上了炎倾。

“嘿,有没有?你倒是吱个声啊!”辰让大喊着追了上去。

女主终于要被男主给孵出了,宝贝们有木有期待i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