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能别这么土么/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15 能别这么土么

听到这名字,炎不离不满意的推开了炎倾,一脸嫌弃的说着,“不离,我还不弃呢!爹啊,你能别这么土么?”

土,炎倾看着炎不离笑了起来,挑了挑眉说道:“那你想叫什么?”

“第一,就炎第一吧!多么霸道,多么有意境的一名字啊!你看档次一下就不一样了吧!”炎不离自我感觉很良好的说着,其实她一直都觉得她当初给自己取名叫第一取好了,所以才让她后面当上了王牌杀手,是呀!第一第一,做什么事都得第一,当初这个名字就是这么一直勉励着她,才让她在众多无名的杀手中脱颖而出,不过貌似也惹祸上身了,那该死的黑藤,想到他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神马十几年的感情连浮云都不如,不知道她临死前的诅咒有没有成真?不过现在想来那时她还真是做了一个幼稚的举动,或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要发泄心中的怨恨吧!所以黑藤她死都要诅咒你。

第一,他还第二呢!这究竟是谁土啊?炎倾抽了抽嘴角,看着炎不离正了正脸色,摆起了当爹的架子,“我是你爹,你就得听我的,就叫炎不离,再敢多议找别人当爹去。”

泥煤,又威胁她,等她找到下一只金大腿她还懒得抱你呢!哼,炎不离眼泪汪汪的瞅着炎倾委屈的瘪了瘪嘴,低下了头,声音闷闷着,“炎不离就炎不离吧!”说着想起了什么,又抬起头紧紧的抱住了炎倾的手臂,强势的说着,“不准你丢下我,我是你孵出来的,你得负责,不然你要遭雷劈,”当小孩装乖巧那是必须的,但是该强势时就得强势!

遭雷劈,呵,真是,炎倾无语的笑出了声,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宠溺,抱住了她说道:“不丢,所以才给你取名不离,寓意我们今后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这四个字一下击中了炎不离的心,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后来被组织捡回去成为了一名杀手,她从未体会过父母的爱是怎样的,这就是父爱的感觉么,原来是一种暖暖的,安心的感觉啊!

炎不离看着眼前的炎倾深深的笑了起来,露出了她的两颗洁白的小虎牙,“爹啊,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可不准反悔。”

看着炎不离认真的模样,炎倾抿唇一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不反悔,”不是他孵出来的么?有谁会丢下自己的孩子呢!

卧槽,这男人要不要笑得这么迷人啊!看着炎倾那浅勾着的瑰红又性感的嘴唇炎不离咽了咽口水,特么的她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当唇上传来了柔软的感觉顿时是吓了她一跳,连忙离开了炎倾的唇,别扭的转过头看向了一边的床帐。

妈蛋,她一向自制力很好的,这次居然没有控制住,妖孽,妖孽啊!连自己女儿也勾引,真是,炎不离尴尬极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让你丫的这么没定力。

炎倾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炎不离会突然就亲了上来,手不禁摸上了嘴唇,原来女人的唇会这么软,哦,不,她算哪门子的女人,怕是连牙都没有长齐的小女孩而已,炎倾不禁呵笑了一声,所以他现在是被他女儿给轻薄了?

“咳,”炎不离咳了一声,整理好了表情重新看向了炎倾,拉住了他的手笑着说道:“爹啊,我喜欢一个人才会亲他哦!所以我喜欢你,”既然都亲了那就来点猛料吧!

炎倾没有说话,看着她挑了挑眉,心里十分的受用着她那句我喜欢你,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拿过一旁的衣衫穿戴了起来,“等着我,”丢下了这句话,炎倾出了房门。

炎不离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他干嘛去啊?

一出房门炎倾就朝辰让的房间奔去,一脚将眼前的房门给踹开了,吓得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辰让猛地一惊,噌的就坐了起来,大喝了一声,“什么人?”

“是我,”炎倾倚在了门上,双手抱胸淡淡的看着辰让说着。

看见是炎倾,辰让松了一口气,减寿十年啊!打了个哈欠,辰让下了床向着炎倾走来,“爷,什么事啊?你睡醒了么?是肚子饿了要用膳么?”

“去给爷买些五岁小女孩的衣裳,快点。”

“五岁小女孩!”辰让一惊,有些不明所以,问着:“爷,买这作甚啊?”

“让你买就买哪来这么多废话,还不快去,”说着瞥了眼云里雾里的辰让转身就走,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辰让,“擦擦你脸上的口水,一个大男人睡觉怎么就这么没有风度,出去了,别说是跟在爷身边,”毒舌了辰让一把炎倾转身离去了。

辰让赶紧擦着脸上的口水,看着炎倾的背影抽了抽嘴角,爷,就算是他不跟人说,他跟在你身边也是事实,你赖不掉的。

还别说这辰让办事的速度还真是快,没一会就给炎倾抱来了一大堆的衣裳,房间门口,辰让将手中的衣裳交给了炎倾,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爷,你要五岁小女孩的衣裳究竟是作甚啊?”一路上他总想着这个问题却还是不能理解炎倾要这衣裳是作甚?原谅他,他真的是太好奇了,因为这不是爷的作风啊!

炎倾理都没有理他,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差点就将辰让的鼻子给夹住了,幸好他闪得快。

爷究竟是在隐瞒什么啊?看着紧闭的房门辰让皱起了眉头。

拿着一堆衣裳,炎倾走近了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糕点的炎不离,翻了翻衣裳说道:“蛋儿,要哪种颜色的衣裳?月白色?绛紫色?青色?橙色?粉色?赤色,绯色,艾青色……”

炎倾喋喋不休的说着,炎不离听得漫不经心,舔了舔手指上的糕点,含糊不清的说着,“就第一件吧!”好吃好吃啊!她是有多久没有吃到人间的东西了?当人真是好啊!想想那一枚蛋的日子真是憋屈死她了。

拿起月白色的衣裳炎倾就朝炎不离丢了去,随即自个坐了下来,将衣裳放在了桌上,炎倾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吃的正欢的炎不离蓦地眼前一黑,一把抓下了盖在自己脑袋上的衣衫,炎不离皱了皱眉,这什么破玩意啊!她不会穿,将衣裳丢在了一旁,炎不离看向了喝着茶的炎倾,“爹啊!我不会穿,你给我穿。”

炎倾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看向了床上的炎不离,抿了抿唇,起身朝她走了去,拿起床上的衣裳炎倾轻皱起了眉头,这女装神马的他也不会穿啊!盯着衣裳瞧了半天,看了半天,就在炎不离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炎倾终于拿起了内衫给她穿了起来,顺序应该就是刚才整理的那样!

原来这就是衣来伸手的感觉啊!还真心不错,炎不离满意的享受着这一切,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爹啊,我居然是女人!”从破壳而出后她就一直沉浸在成人的喜悦中,后来又沉浸在吃糕点中,哪还管自己是男是女啊!

“什么女人,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敢说自己是女人,”炎倾栓着衣绳抬头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炎不离看了看自己的下面顿时炸毛了,冲着炎倾大吼了一声,“流氓!”

炎倾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她,“我怎么就流氓了?”

看着一脸茫然的炎倾,炎不离白了他一眼,哼哧了一声,就说这男人最爱装无辜了吧!

从这章起第一就写炎不离了,话说偶还真心不习惯啊!而且偶还蛮喜欢第一这个名的,表拍偶,捂脸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