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她是你女儿/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16 她是你女儿

“爹啊,我饿了,”好一番鄙视了炎倾的‘流氓’行为,炎不离突然开口说道。

炎倾紧锁着眉头,正一脸认真的跟衣裳做着斗争,听见她的话随意的回了一句,“你不是才吃了糕点。”

“吃了糕点就不饿了吗?糕点就能当饭吃吗?你这是打算虐你女儿的节奏么?”自从她成蛋以来她是有多久没吃过饭了?现在她好不容易成人了居然还不给她饭吃!炎不离火大,冲着炎倾就是一通吼。

从未被人吼过的炎倾硬是被炎不离吼得愣了愣,抬头看向了她,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他不过就是随便的说了一句有必要这么大反应么!呵,看来他女儿的脾气还挺大呀!炎倾笑了笑,不再看她,低头给她穿着衣裳,好声好语着,“饿了,等穿好衣裳去吃饭便是了。”

“你都穿了半天了,什么时候能穿好啊?”炎不离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耐烦。

“这不就好了,”栓好了最后的衣绳,炎倾看着炎不离身上整齐的衣裳,松了口气,这女装怎就这么复杂呢?

炎不离瞥着他,看了看身上穿好的衣裳,随即冲着炎倾张开了双手,“爹啊,抱,”有个免费的轿夫不用白不用,用了还想用!

看着张开双手求抱的炎不离,炎倾顿了顿身子,这当爹还真是不容易啊!叹息了一声,抱过了炎不离,顿时传来了暖暖的热度,炎倾不禁舒心一笑,心下是一片柔软,女儿,女儿,他有女儿了!不离!

炎倾抱着炎不离就要出房门,门外传来了一道高亢的声音,“炎倾,你大爷的,终于是让我给等来了,现在是时候该好好的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了,”伴随着说话声房门被人一脚狠狠的踹开了,只见来人一袭雪青色锦袍华服,他身姿英挺,仿若修竹,一头乌发如缎被一顶白玉玉冠束着,面貌英俊,风韵斐然,而本是一脸的严肃却在见到炎倾时表情惊愕了起来,一双桃花眼中盈满了不可置信。

“爷,我实在是拦不住宫……”辰让和夜荼随之而来,辰让的话未说完,二人也是一脸惊愕了起来,爷居然抱着一五岁模样的小女孩!此时辰让明白了爷为何要让他去买小女孩的衣裳了!

“爷,她是?”看着炎倾抱着的炎不离,辰让一脸惊悚的问着,为什么爷会抱着一小女孩?这女孩是谁啊?

还不待炎倾说话炎不离便大声的说了起来,“他是我爹,我是他女儿,明白?”

“什么!女儿!”宫潇墨惊讶的大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炎倾,一脸的紧张,“她是你女儿?真是你女儿?不可能不可能,我们也不过才一年多没见,你怎么可能会有这,应该是五岁吧!五岁大的女儿,绝对是不可能的,”宫潇墨说着满脸笑意的看向了炎不离,柔声道:“小妹妹,不能撒谎哦!骗人是不好的行为!”

“小你妹,”听见宫潇墨那一番自以为是的否定炎不离特么的不爽他了,冲着他翻了翻白眼,“我是这男人孵……”

炎不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炎倾一把捂住了嘴巴,丫的,让人知道他孵出一孩子,传出去还不得贻笑大方啊!

“唔唔,”放开我,炎不离皱着眉头不满的瞥着炎倾,脑袋不停的摇摆着,试图挣开他的手。

“蛋儿,敢说你是我孵出来的,”炎倾凑在炎不离的耳边小声道。

炎不离白了他一眼,用力的挣开了他的手,随即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向了宫潇墨,说道:“我就是他的女儿,咋地!有问题,有问题找他去,”炎不离指了指炎倾。

“没错,她是我女儿,炎不离,”炎倾看着三人承认着。

炎倾的这句话就犹如是平地一声雷,雷得三人是外焦里嫩,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看着炎倾和炎不离,爹,女儿,女儿,爹,靠,这是什么情况啊?

夜荼和辰让已经是凌乱不堪了,他们不过就是跟爷才分开了几个时辰而已,爷为毛好端端的就多出个女儿来了?就算是女人生孩子也没有这么快吧!而且孩子还是五岁了,难道是爷的私生女?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很快便被否决了,不可能,爷向来不近女色的,他们敢打赌,爷现在绝对还是处子之身,唉,爷总是爱做出一些让人凌乱又凌乱,无语又无语的事,所以跟在他身边他们的心脏也变得强壮了,但是这事还是震撼了他们的心灵。

“夜荼,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打我一巴掌,”辰让依旧是不相信炎倾会有五岁大的女儿,对着夜荼喃喃着。

夜荼倒没有辰让的那般坚持,在他眼中爷说杯子是碗那杯子就是碗,桌子是椅子那桌子就是椅子,反正就是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听就是了,转过头看向了辰让,夜荼一巴掌狠狠的抽了过去,不打白不打。

顿时疼的辰让大叫了一声,捂着发疼的脸颊指着夜荼是火冒三丈,“你大爷的夜荼,我让你打可没让你下手这么重,”疼死他了,这是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

“下手不重怕你不疼,你要求时可没说轻重,”夜荼瞥着辰让淡淡的说着。

“诶,你,”好一个哑巴亏,辰让看着夜荼愤愤的放下了脸颊上的手,算了,他懒得跟他计较!

“放屁,”相对于夜荼和辰让之间的傻闹,宫潇墨是激动了起来,走近了炎倾,声音高亢,“你当我傻的呀!你这么快就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说,你是不是和我爹串通好了,好让我乖乖的成亲,炎倾,我俩好歹也是兄弟,你不能总向着我爹啊!”当初他老爹向他逼婚时,他自以为很聪明的跟他爹放了一招子,说是只要炎倾有孩子了他立马就成亲,那时他还沾沾自喜着,炎倾一向不近女色,等他有个孩子怕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去了,而他也不自由到何年何月去了,但是,他特么的不过才自由蹦了一年这炎倾居然就有了孩子,他打死也不相信,肯定是和他老爹串通起来骗他的。

“大叔,我是不是我爹的女儿我爹还不清楚么?你在这激动个毛线啊!”炎不离睥睨着他,说道:“想要不被逼婚也不知道想个好点的办法,直接跟你爹说你不举,难道你爹会眼睁睁的看着你香玉在怀却吃不得么?再者你让你妻子寂寞难耐了,她出个轨玩个小三什么的败露了,人人不都知道你因为不举被你妻子给戴了绿帽子,那时你家颜面不就丢大了,后果就这么跟你爹一说,他敢逼婚,大叔,你终究是笨了些啊!”

俗话说语不惊人死不休,炎不离这番头头是道的建议顿时是让众人惊呆了,五岁的小孩,确定她是五岁的小孩么?这番话简直了。

宫潇墨是傻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炎不离,她的话并无没道理啊!只是不举,貌似那个了点!

看着炎不离,炎倾皱了皱眉头,这么懂?

就在这时一身穿深蓝色衣衫的老者进来了,对着炎倾恭了恭手,道:“炎公子,我家城主想请炎公子去府上住上几日。”

“汪叔,刚才炎倾与我说了,他不……”看着进来的老者宫潇墨连忙说道,笑话,炎倾去他家不就正中了他老爹的计谋!

宫潇墨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炎倾打断了,“郧叔的邀请,那炎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炎倾,你当真要如此逼我?”宫潇墨质问起了炎倾。

“谁让你当初拿我当挡箭牌了,自作自受,”炎倾瞥了他一眼,迈步向房门外走去了,夜荼和辰让赶紧跟了上去。

炎倾,你好样的,还当真跟他老爹合谋了啊!宫潇墨愤愤的看着炎倾的背影,正要跟上去被汪叔叫住了。

“少爷,你真的不举吗?”汪叔小心的问着,若是少爷真的不举,那可真是宫家的大事啊!他必须得马上禀告城主,让城主给少爷找医师治疗!这种事早治疗早好啊!

本就脸色不好的宫潇墨听见这话脸色是更加的难看了起来,瞪着汪叔没好气的吼着,“你才不举!老子不知道有多举!”

呜呜,首推了,宝贝们走过路过就收了偶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