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辣手摧花/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21 辣手摧花

花园里繁花似锦,蝴蝶纷飞,炎不离走在青石铺成的路上,看了看在空中起舞的蝴蝶,睥睨了眼身后的辰让,问着,“辰让,你这么怂你爷知道吗?”真不知道这么怂是怎么跟在炎倾身边的,眼拙了?

辰让愣了愣,他哪是怂啊!只是想得多,顾虑得多而已,抿了抿唇,辰让回着:“小爷,我这不是怂,我只是……”

辰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炎不离不悦的打断了,“怂就怂别找理由,这样只会让你更怂,”说着炎不离恍然大悟了起来,“难怪我找人消遣时会看上你,原来是怂的魅力在作祟啊!”

额,辰让看着炎不离抽了抽嘴角,若说之前小爷有那么一丁点的不爽他,那现在小爷是彻底不爽他了!

看着脸色不好的辰让,夜荼勾了勾嘴角,让你丫的刚才婆婆妈妈了!

从明上轩出来的炎倾便来寻起了炎不离,看着花园里蹦哒的小人儿,炎倾莞尔一笑,快步迎了上去,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蛋儿,去哪逛了?”看着怀中的炎不离,炎倾噙着笑问道。

“就随便逛逛啊,你的事忙完了?”炎不离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说着,“爹啊!我发现你那叫辰让的手下不仅二百五还特么的怂了,当初你是怎么看上他的啊?”

听着炎不离数落的语气,炎倾挑了挑眉,瞥了一旁的辰让一眼,看来是做了什么惹着她了?勾唇笑了笑,炎倾看着炎不离迈步走了起来,应着,“可能当初爹爹就是看上了他的二百五吧!”

顿时炎不离哀叹了一声,“这年头二百五居然都能吃香!真是逆天啊!”

看着炎倾抱着炎不离离去的背影,辰让莫名的有种小忧伤,小爷就算了,爷也跟着起哄,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让他遇见了这么一对说话毒不死人的父女!

太阳落下,黄昏时分,西边红了半边天,橙金的晚霞余晖淡淡倾洒而下照耀着大地。花园里,炎不离手捧着一大束各种各样的花朵指挥着花丛中采花的炎倾指挥得正起劲,来了一身着淡绿纱裙的婢女,她看了看手捧鲜花的炎不离愣了愣,看向了花丛中正采着花的炎倾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福了福身,道:“炎公子,该用晚膳了,老爷他们正在饭厅等着炎公子。”

折下了那朵红白双生的并蒂花,炎倾大步的踏出了花丛,炎不离高兴的接过了炎倾手中的并蒂花来,俯下脑袋嗅了嗅手中一大捧的鲜花,顿时各种味道夹杂而来,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香,炎不离抬头看向了炎倾说道:“爹啊!你不该如此狠心辣手摧花的,花儿很美,所以我们更应该且开且珍惜啊!送给你吧!”

炎不离颇有些嫌弃的将手中的花递向了炎倾,刚才她闻着花香突然想起了七刹说的,心情郁闷了可以看点花调节一下,而她自从穿越后心情就一直憋闷着,所以便想摘点花插在房中,哪知这么多花杂在一起没有更香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熏鼻的混合花味。

明明就是你让他去摘的,如今他倒还成了辣手摧花了,炎倾抽了抽嘴角,看着递过来的一大捧花,皱起了眉头,拒绝着,“我不要。”

“我也不要,”炎不离看着他说道。

“那就扔了,”炎倾说着抱起了她,炎不离看了看他,准备将手中的花扔在了地上时,手顿住了,“算了,摘都摘了,我扔掉了才是真正的辣手摧花。”

素雅宽敞的饭厅,红木的大圆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桌旁坐着宫郧,宫潇瑶瑶和宫潇钰。

“这炎倾每次吃饭都要等他,这要等到何时啊?老爹,我饿了,我要先吃了,”宫潇钰一脸的不耐烦,不爽的说着就拿起了筷子便要夹菜。

宫郧一巴掌就拍向了他的后脑勺,厉声着,“让你叫尽儿哥,你吃什么吃,饿什么饿,等着。”

捂着被打疼的后脑勺宫潇钰生气的丢掉了筷子,他讨厌炎倾,每次只要他在府上他老爹的眼中就只看得见炎倾,平日里对他的什么宠爱都因为炎倾消失殆尽了,他真的怀疑炎倾是不是他老爹的亲生儿子?“不吃了,”宫潇钰噌的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去,这时炎倾抱着炎不离踏了进来,两人差点就撞到了。

看见炎倾,宫郧立刻热情的喊着,“尽儿,来了,快坐下吃饭吧!”

哼,这么热情,炎倾肯定是他老爹的儿子!宫潇钰睨着炎倾哼哧了一声就要走,突然看见了炎不离手中的那一大捧花朵,瞬间瞪大了眼睛,这些花是他老师给布置的作业,是他亲手种下去的,再过几天他就要可以去交差了,可是如今是惨遭他手,宫潇钰怒不可遏,瞪着炎不离就大吼了一声,“是你!谁让你摘这些花的,你找死啊!”

听见这吼声炎不离看了过去,“是你啊小屁孩,”对于宫潇钰的激动,炎不离是完全没当回事,淡淡的说着将手中的花递给了他,“你要,给你就是了,”正好她还不想要呢!

把这些残花给他!宫潇钰气极,一巴掌开拍开了她的手,一捧鲜花顿时被打落在了地上,“谁爱要谁要,”愤怒的说了一句宫潇墨愤然离去了。

手背上传来了微微的刺痛,炎不离看了一眼,有些发红,估计是小孩皮肤嫩的原因吧!炎不离没当一回事,炎倾却一把拉过了她的手,看着已经发红的手背,心疼的问着,“蛋儿,疼不疼?”

“疼什么啊!爹啊,我饿了,”炎不离抽回了手说道。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不疼了,炎倾笑了笑,何时他都变得这么的多忧了?迈步走向了桌旁,炎倾将炎不离放在了凳上,自个也在一旁坐了下来。

“尽儿啊!钰儿就是这脾性,你们就见谅啊!”宫郧看着炎倾致歉着。

“没事的,郧叔。”

看着一个劲吃着饭已鼓起腮帮子的炎不离,宫潇瑶瑶的心一下被她戳中,好可爱好可爱啊!她真的好想上去捏捏她那粉嫩嫩的脸蛋,手感肯定很好,“倾哥哥,这真是你女儿?”宫潇瑶瑶扭头问起了炎倾,刚才她可没有错过她的那声爹啊!

亲哥哥!吃着饭的炎不离被这个称呼噎得呛了一下,连忙咳嗽了起来,“咳咳,”丫的,她还亲妹妹呢!

见到炎不离被呛到了炎倾皱了皱眉,连忙拍起了她的后背,“慢慢吃,小心一点,”说着抬头看向了宫潇瑶瑶答应着,“嗯,我女儿,炎不离。”

听见炎倾的回答宫潇瑶瑶笑了起来,“哈哈,我还在想我哥又是怎么被你气到的,用身体不适来搪塞今天的晚膳,原来是怕被我老爹逼婚啊!哈哈,这出戏好看了,哈哈,”宫潇瑶瑶笑得那叫一个得瑟,老哥面临逼婚,老弟有人收拾,只有她一个人优哉游哉,顿时她觉得生活好明朗,好幸福啊!哈哈!

得瑟了一会儿,宫潇瑶瑶看向了炎不离,满脸的笑容,“小离子,我是宫潇瑶瑶,你可以叫我瑶姐姐。”

咳嗽着的炎不离听见这话抬头看了眼宫潇瑶瑶没有说话,瑶姐姐,你才该叫她姐姐。

见到炎不离没有说话,宫潇瑶瑶对她又多了一分喜爱,有个性有个性,她就喜欢这种高冷的小孩!

肚子疼得偶闹腾了半天,更晚了啊!明儿早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