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梦境/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22 梦境

炎不离的饭量本来就小,现在又是五岁的孩子饭量这就更小了,狼吞虎咽了几口,炎不离就感觉自己饱了,放下了碗筷,炎不离打了个哈欠,不知为何一股浓浓的倦意总是向她袭来?其实要说她在蛋中睡了那么久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困了吧!

又是一股倦意袭来,炎不离的眼皮越发的重了起来,睁了睁眼,炎不离打着哈欠将双手伸向了炎倾,“爹啊!我困了,我要睡觉。”

困了!这么早!炎倾愣了愣,放下了筷子,伸手抱过了她搂在了怀中,“那就睡吧!”

看着靠在炎倾怀中很快便熟睡的炎不离,宫潇瑶瑶说着,“现在也不过才酉时三刻!小离子睡这么早的啊!”

她今天才被他孵出他又怎么会了解啊!炎倾笑了笑,抱着炎不离站起了身,道:“郧叔,瑶瑶,我就先回房了。”

宫郧看着他点了点头,“好好好,快回去吧!”

“倾哥哥,明儿我来找小离子玩,”宫潇瑶瑶啃着鸡翅冲着炎倾笑了笑,说道。

“好,”炎倾看着她应允一声,转身出了饭厅。

眼前是一片白得化不开的浓雾,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白雾笼罩着,让人看不见这里是什么地方?看不见这里的是何景色?看不见这里究竟有甚?甚至连看自己的手都是一片白茫茫!

炎不离皱起了眉头,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不敢轻易的挪动脚步,她就这么一直在原地站着,一刻一时就这么过去了,也不知是站了多久,炎不离的脚都酸痛了起来,抖了抖脚,草,管他前面是什么?不跨出这一步她永远都不知道。

炎不离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迈出了一步,然后是两步,三步,四步……越往前走她身边的白雾就越来越稀少,直到后面她都能隐约看见一些轮廓,炎不离一喜加快了脚步,大概走了几十来步,她终于走出了那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

首映眼前的赫然是一颗参天大树,挺拔耸立高大雄伟,枝繁叶茂青翠欲滴,就那粗壮的树木或许十几个人抱在一起也围不过来,犹如那凌云高山巍峨壮观,气势撼人。而绿树成荫之下有着一块参差的怪石,形质冠今古,气色通晴阴,石头平面上也很是光滑,似乎像是常有人在上面坐着一般。

一颗大树,一块怪石,这是什么情况?炎不离看着眼前的一幕皱了皱眉,一种奇异的吸引让她迈步走向了那块怪石,抬脚便要踏上去时,突地感觉身上一凉,是什么人在折腾着她?

眼前的景象陡然消失不在,炎不离诧异了一下,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却见炎倾抱着她正聚精会神的脱着她的衣服,她的上衣已经被他脱掉扔在了地上,此时正脱着她的裤子。

好猥琐的一幕,炎不离愣了愣,猛地一惊,连忙抓紧了自己的裤子,瞪着炎倾吼着,“你个流氓!竟然趁我睡着时脱我衣裳,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卧槽,她差点就名节不保啊!这个禽兽的男人!亏他平时还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

看着炎不离一脸防大色狼的模样,炎倾抽了抽嘴角,一小屁孩哪来这么多淫荡思想,炎倾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只是给你沐浴!”

本来以为他解释一下她就明白了,哪知炎不离是越发的激动了起来,挣脱出他的怀中坐在了床上,拿过一旁的被褥遮住了自己的胸,那模样活生生就像是被人欺辱后的绝望一般,“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炎不离看着炎倾一脸郑重的说道。

洗澡看日子是炎不离的一个怪癖,当年她刚进组织时就在一次洗澡的时候遭到了突杀,她差一点就惨死在刀下了,从那以后她心里就一直有这个阴影,以至于到后来她洗澡都会看日子,当然这不是全部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是懒得洗澡。

炎倾看着她皱了皱眉,“洗澡哪还分什么日子不日子的,快点去洗澡,”说着炎倾就扯起了炎不离的被褥。

炎不离死命的拽着被褥就是不松手,大喊着,“可我洗澡就是要分日子的,我不洗,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你敢给我洗澡。”

炎倾看着她没有说话,一把就扯过了她死拽着的被褥,他一个大男人还拽不过一个小孩了!伸手就要抱过炎不离,却不想炎不离先一步抱住了他的脖颈就大哭了起来,“呜呜,爹啊!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我不洗,呜呜……”小孩最具杀伤力的就是眼泪了,没有人会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孩哭不管的,除非那人是丧心病狂,良心被狗吃了!

果然炎倾一见炎不离哭了起来,顿时慌了,手足无措了起来,连忙安慰了起来,“不哭不哭,你为什么哭?不哭不哭!”对于炎不离突然的大哭,炎倾还没有回过神来,有着一丝茫然。

“啊呜呜……”听到炎倾的问话,炎不离哭得更大声了,这男人也太会装了吧!

“好了,不哭不哭了,哦,不洗澡,不洗澡就不洗澡吧!你别哭了,乖,听话,别哭了。”

炎不离这才放开了炎倾,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抽噎着,“以后我说什么时候洗澡才洗澡。”

“这个,”炎倾皱了皱眉,两三天的话他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夏天必须每天洗,“那你何时才洗澡?”

“这得看日子啊!”

“洗澡哪有人看……”炎倾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炎不离瘪着一张嘴,一副你不答应她就哭给你看的架势,连忙改口了,“好好好。”

“记住啊!不准食言!”炎不离叮咛炎倾了一句,“把衣裳给我穿上!”

炎倾看着脸上挂着泪痕的炎不离叹了口气,俯下身捡起了地上的衣裳给炎不离穿了起来,他发现有个女儿挺累的。

炎不离张着双手一脸的享受着,嘴上还挂着得逞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炎倾感叹了起来,“古代还是男人好啊!三妻四妾,玩个小三出个轨的都是天经地义,爹啊!其实我挺想当男人的。”

“可惜你不是!”炎倾一语就戳中了要害!

是啊!她不是!炎不离叹了一口气,一副商量的语气说着,“爹啊!要不把你那玩意割了给我安上呗!”

什么叫把他那玩意割了给她安上!炎倾抽了抽嘴角,抬头瞥了她一眼,“就算把那玩意割了给你,你也是女人,除非你滚回蛋里去重新孵化过,或许可以是男人!”

这是叫她滚蛋的意思么?炎不离不爽的哼哧了一声,睥睨着炎倾不屑着,“谁稀罕当男人了,一天就知道就用那玩意玩女人,当心死在床上!”

“嗯,”炎倾点了点头,甚是赞同,“所以我从来不玩女人!”

炎不离瞬间瞪大了眼睛,“爹啊!难道你是弯的,是腹黑攻还是傲娇受啊?”

什么弯的?炎倾狐疑的瞥了炎不离一眼,穿好了她的衣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睡觉!”说着抱着她躺在了床上!

窝在炎倾怀中的炎不离叹了好大一口气,随即扶额惋惜了起来,爹啊!没想到你居然是弯的!这得伤多少万千少女的芳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