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嫖的是钱/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29 嫖的是钱

月黑风高,晚风习习,两道人影鬼鬼祟祟的游走在后院,此两人正是换上了男装的宫潇瑶瑶和炎不离,绕过一座又一座的假山,躲过一批又一批的巡逻队,她们终是来到了一个杂草丛生的墙角。

宫潇瑶瑶四处瞅了瞅,蹲下身扒开了草丛,一旁的炎不离顺着她扒开的草丛看了过去,赫然是一个堵着石头的狗洞,顿时抽了抽嘴角,这小姐出府永远都是不走寻常路线的么!钻狗洞,呵!

“小离子,跟上我,”宫潇瑶瑶搬开了石头,回头看了她一眼便钻进了狗洞。

炎不离瞅着钻着狗洞的宫潇瑶瑶望了望天,感叹了一句,“这堂堂城主府千金得沦落到什么地步才会钻狗洞啊?唉!”

夜晚的街道灯火辉煌,依旧是人流如织,热闹非凡,炎不离看着漂浮在空中,十几步就一个照明的火球,略微有些诧异,丫的,这果真是玄幻的世界啊!连路灯都有,还这么的有个性。

天上人间客如潮流,门口不停的有人进进出出,沐虞菀和沐虞沥是早已等候在了那里,就在等着不耐烦之际,终于看见慢悠悠走来的宫潇瑶瑶和炎不离。

“哇,小离子,你一身男装也太可爱了吧!”沐虞菀说着迎了上去一把抱起了炎不离,她身着雪青色绣纹锦袍,细致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紫色的丝带挽起,些许发丝垂落在肩上,清秀的容颜在一旁的火光照耀下更显衬着肌肤的洁白,一双黑濯石的眸子似一泓清水,一闪一闪,透彻明亮,灵气动人,此时她正吃着冰糖葫芦,小小的红唇水润闪亮,脸庞的腮帮子由于嘴中的糖葫芦略微的鼓起,模样甚是可爱!

炎不离咀嚼着糖葫芦瞥着沐虞菀没有挣扎着下地,有人抱着她不用走路还不好么!“小爷现在是男人,可爱这词不适用于我身上,得说霸气才行,来,沐美人,说一个给爷听听。”

她现在是被一屁孩给调戏了!沐虞菀瞅着炎不离抽了抽嘴角,真是有损她的一世英名啊!随即瞥着一旁呵笑着的宫潇瑶瑶和沐虞沥没好气道:“笑屁啊!还不赶紧进去,”说着狠狠的剜了他们一眼,抱着炎不离进去了。

“小离子,姐姐跟你说女孩子得淑女才有男人喜欢哦!所以啊!小离子你刚才调戏的行为是很不淑女的,以后可不要再这样了,”沐虞菀看着炎不离教育了起来。

炎不离瞥着她笑了笑,脸颊上的梨涡若隐若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这样啊!那沐美人我看你平时也不淑女呀!也没男人喜欢你吧!唉,女人嘛还是淑女点好,别一个黄花大闺女最后变成黄花菜了才后悔,那样你还不得哭死!好好想想吧你!”说着炎不离一脸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沐虞菀的肩。

沐虞菀抱着她愣在了门口,呆呆的看着炎不离眨了眨眼,她不用等到黄花菜后后悔,现在她就后悔了,她不该抱你的!后面的宫潇瑶瑶和沐虞沥又是一阵笑,不愧是炎倾的女儿,毒啊!

“喂,你们进不进去啊?不进去就别堵在门口。”

身后传来了一道催促的声音,沐虞菀才发觉自己停在了门口,连忙抱着炎不离走了进去,宫潇瑶瑶和沐虞沥看了眼身后的男人也迈了进去。

天上人间里布置得红红火火,富丽堂皇中又不失意境,大堂里人来人往,座无虚席,各种声音嘈杂成一片。

“哟,几位公子哥好生俊俏呀!”一身着粉色纱裙,打扮妖娆的女子向着炎不离等人缓步走来。

虽是着了衣但那轻薄的纱衣下只有重点部位被遮住,大片的肌肤是若隐若现,看着那女子,宫潇瑶瑶,沐虞菀和沐虞沥有些不自然,脸上泛起了微红,青楼的女子竟是穿得如此之少!反观三人害羞的不忍直视,炎不离是一脸风轻云淡,与现代比起来古代的算是很保守了。

“小离子,你不能看!”回过神来的宫潇瑶瑶赶紧捂住了炎不离的眼睛,小离子若是被带坏了,倾哥哥绝对饶不了她!

眼前蓦地黑了下来,炎不离拉开了宫潇瑶瑶的手,瞥着三人说道:“既然是来嫖的,你们放开一点行么?别这么没出息,”说着拿出了沐虞菀的放在腰间的钱袋扔给那女子,“给爷们找个看比赛的好房间,再找几个漂亮的姑娘来陪着。”

“诶,小离子,那是我所有的钱了,”沐虞菀惊呼了一声,却见自己的钱袋已经被女子接在了手上,顿时肉疼了起来,她昨儿,昨儿才好不容易赢回来的钱,她还什么都没有买,就这么没了,沐虞菀很想冲上去拿回那女子手中自己的钱,但是良好的素质让她忍住了,这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见到沐虞菀一脸的肉疼,炎不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出来嫖就不要在乎钱,我们嫖的不是人是钱,挥霍钱也是一种快乐!”上一世她一向洁身自好,连门都懒得出,所以当她被七刹硬拽去夜店时,七刹就是这么对她说的,她之所以能这么深刻的记住这句话,是因为当时她嫖掉了她一大半的积蓄,以至于她好几个月都只能吃方便面!

嫖的是钱!听到这话沐虞菀差点没肉疼过去,赌博输得一塌糊涂的她,生计都成困难,哪还有什么钱能嫖啊!真是,存心气她呢!

宫潇瑶瑶和沐虞沥也被这话吓了一跳,嫖钱!三人看着炎不离有种掉坑的感觉!

女子看了看手中的金币,听到炎不离的这番话,轻笑了起来,“呵呵,这位小公子还真是个趣人,”女子说了一句招了招手,一个灰色衣衫的男子过来了,“殷姑娘有何吩咐?”

“带她们去兰香居!”说着女子对着她们浅笑了一下,“奴叫殷殷,几位公子请去兰香居稍等一下,奴去带几个姐妹过来。”

说完殷殷冲她们福了福身,迈步离去了,看着她的背影,炎不离皱了皱眉,“靠,原来不是老鸨啊!”

冒泡,潜水,潜水,冒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