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爹啊,我是你女儿/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33 爹啊,我是你女儿

一路上炎倾都是板着一张脸,炎不离看着他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开口,他是在生气吧!咳咳,她还是别去招惹他的好,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啊!为毛生气?炎不离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趴在炎倾的肩上懒懒的看了看黑黑的夜空打了个哈欠,这么一番的闹腾她还真有点困了。

就在炎不离昏昏欲睡中,炎倾抱着她回到了房间,汉白玉砌的浴池冒着氤氲的热气,看向了怀中闭着眼睛打瞌睡的炎不离,炎倾动手脱起了她的衣裳,眼中闪过一丝嫌弃,一身真是脏死了!

一阵凉意自身上传来,炎不离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却见炎倾又在猥琐的脱着她的衣裳,顿时抽动了几下嘴角,猛烈的的反抗了起来,抓着自己的衣裳,又是一副悲悯的模样瞪着炎倾,语气中有着一丝无奈,“爹啊!你丫的能不能别这么猥琐,我是你的女儿,你禽兽错了对象,你若是想,去找找小倌灭火吧!”

他想什么了,还找小倌!炎倾瞅着炎不离,脸色更加冷下了几分,狠狠的剜了她一眼,没有言语,却是加快了手上脱衣的动作。

“爹啊!我是你女儿,你不能这么禽兽,”见着炎倾强硬的脱着她衣裳,炎不离更加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

敢情在她眼中他是禽兽了,炎倾的怒意更甚,学着炎不离的语气火大的脱口便出,“禽兽你妹,也不看看就你这小身板,谁待见啊!”

炎不离看着他倏然瞪大了眼睛,指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厉声着,“你果然存着这样禽兽的思想!”

炎倾抽了抽嘴角,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也不知道她一天哪来这么多的淫荡思想。

小孩毕竟是小孩,手劲哪里比得上炎倾,一骨碌就给脱了个精光,看着自己完全暴露,还不待她做什么反应就被炎倾扔进了浴池,扑通一声溅起了水花。

炎不离摸了把脸上的清水涟漪,操,她就知道这男人是想给她洗澡,但今天还不是她洗澡的日子啊!不是她洗澡的日子她是绝对不会洗的,挥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就朝池边游去,才游了两步就被炎倾给逮住了。

瞥着张牙舞爪的挥动着自己小胳膊的炎不离,浴池边上的炎倾冷声道:“给你沐浴,你想去哪?”

“我不洗,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炎不离一脸凌色的看着他说道。

“你敢不洗,”想起她刚才待在苍孤煜怀中乖巧的模样他就莫名的火大,炎倾的怒气彻底被挑起,拿过一旁的帕子,手劲很大却也不会弄痛她的力道在炎不离身上擦洗了起来。

炎不离挣扎着无果,眼泪汪汪的瞅着炎倾,可怜兮兮的模样,语气着哽咽,“爹啊,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喃喃的说着,好不委屈。

炎倾瞥了她一眼,嫌弃着,“脏死了还不洗,炎不离你要不要这么邋遢。”

“我能忍受。”

“我不能忍受,”炎倾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却瞧见了她腰间白嫩的肌肤上有着几处的淤青,擦洗的手顿住了,看着那淤青眸中闪过一道厉色,手指轻轻的摸了上去,“疼吗?”

炎不离顺着看了过去,只不过是有点淤青而已,可能是刚才躲避那四不像造成的吧!炎不离一脸的不在乎,“一点淤青而已,疼什么疼啊!”以前她受伤哪一回不是骨折就是血淋淋深可见骨的伤口,这点淤青简直不值一提。

“什么一点,你看看身上好几处,”炎倾怒道,眸中闪过一丝心疼,“怎么弄的?在天上人间究竟发生何事了?”刚才就顾着跟她置气了,竟然忘了问她发生何事了?

炎不离瞅着他抿了抿唇,将在天上人间被人带走扔去伏山遇见苍孤煜的事一一道来,只是刻意隐瞒了她击杀三星灵兽蛤鹬,不是废物的事。

听完炎不离的叙述,炎倾的眸子冷了冷,心中已是泛起了杀意,却是瞥着她冷哼了一声,毒舌了起来,“活该,让你偷溜出去逛青楼了,人不大倒是淫荡得紧,色欲熏天早晚出事。”

噗,听到炎倾的这话炎不离喷了,抽动着嘴角,狂汗的看着他,这个毒舌的男人。

对于洗澡炎不离也没再挣扎了,反正她不洗也给洗了,已成事实就只有接受了,可是,丫的,你的手往哪里摸!虽然她现在连小馒头都没有,但你就能猥琐了么!炎不离抓住了炎倾的手,愤然的瞪着他,“你摸哪呢你!你这么禽兽你属下知道么?爹啊!你是不是经常这么禽兽你属下的?”想着那暧昧不已的画面,炎不离感叹了起来,“万恶的封建社会啊!正好成就了衣冠禽兽。”

看着她那一副痛恶的表情,炎倾的脸沉了沉,没有理会,丫的,是谁将她给带这么坏的?宫潇瑶瑶那丫头!

在浴池里折腾了半天,炎倾终于是给炎不离洗好了澡,看了看自己湿透又凌乱的衣裳,又看了看正一脸鄙夷瞥着他的炎不离,抽了抽嘴角,“你那什么眼神,给人沐浴哪有不摸着碰到的,一个小屁孩还穷讲究,”瞧得他是有多禽兽似的,他哪里禽兽了!

“你个禽兽,”炎不离的双眸氤氲了起来,一副就要大哭的模样。

炎倾瞥着她头疼,“那已经都洗了,该看的该摸的该碰的都已经看了摸了碰了。”

泥煤,她丫的敢情被他猥琐到底了,炎不离瞅着她变了变脸色,正色着,“以后你不准强迫我洗澡更不准给我洗澡。”

炎倾懒懒的瞥了她一眼,“谁稀罕给你洗了。”

“那你刚才给我洗了。”

“谁让你脏死了。”

二人扯淡了半天,炎不离终于是给睡着了,炎倾松了口气,看着她熟睡的容颜手指轻柔的抚了上去,感受着手指上温暖的触感,勾了勾唇,随即站起身,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竟敢伤他蛋儿!好大的胆子。

拿出了衣裳里的传音玉牌,炎倾注入了一股灵气,玉牌陡然青绿的亮了起来,“夜荼,这件事给爷彻查到底。”

“是,爷!”

炎倾是禽兽了么?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