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爹啊,是大叔诱惑了我/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39 爹啊,是大叔诱惑了我

正如宫陨所想,清枯草果真是竞价激烈,炎倾除了刚才似是挑衅的喊价便没有再喊了,此时正端着茶盏表情淡淡的品着茶。

吃完最后一块桂花糕,炎不离看了看沾有挂花糕渣碎的双手,正要在炎倾衣上擦拭,收到了他警告的眼神,切了声,撇了撇嘴,拿过刚丢在案几上的手帕擦了擦,跳下了炎倾的大腿,“爹啊,我上个厕所,茅房。”

听到她的话,炎倾看了看身后的辰让,“辰让,你带……”

炎不离打断了他的话,拒绝着,“不用了,我自己去。”

炎倾冲着她挑了挑眉,“你找得到?”

“不就一个茅厕,我还找不着了,行了,我去了,”说着炎不离冲着炎倾挥了挥手,抬脚便走,身后传来了他的话,“上完就赶紧回来,别到处乱跑。”

炎不离答应了一声,加快了脚步,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不知道过会儿爹啊看见她在台上被拍卖的时候是个怎样的心情?吼吼,她能说她有点小期待么?

后台的一间房间里,宫潇墨正躺在睡椅上悠闲的吃着糕点,看见炎不离走来的身影,坐起了身,“来了。”

炎不离嗯了声,坐在了他的身旁,从窗子望了出去,可以清晰的看见整个拍卖会场,她想应该是故意设计成这样的。

“清枯草过了就是你,咳,我可以想象待会炎倾的脸色,哈哈,”宫潇墨心情大好的笑了起来,他从小到大在炎倾手里吃了多少瘪,坑了多少次,如今能看见他吃瘪被坑的样子,他能不高兴么?简直就是高兴死他了。

“大叔,看来你真的是被我爹啊压迫得非常凄惨啊!不然也不会给点颜料就你开染房了,”炎不离瞥了他一眼,感叹着。

“切,”宫潇墨哼哧了一声,“你个小屁孩懂什么!”

久久也没看见炎倾出价,就在以一百三十万敲定第二次的时候,炎倾终于喊价了一百五十万,炎不离看着他抽了抽嘴角,非得在最后一刻才喊价,还真是能够忍。

“一百五十万一次,一百五十万两次,一百五十万三次,成交。”金娘的话音一落敲定了。

“该你了,快去,”宫潇墨催促着从睡椅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裳。

炎不离睥睨着他哼哧了一声,“又不是你去拍卖,整什么衣裳啊!”

“你不懂,我要风流倜傥,英姿飒爽的看炎倾吃瘪。”

炎不离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出了房间,大叔难怪你会被虐,全是你自找的。

“下面拍卖的是,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的绝世聪明小神童,”念着名单上的这串字,金娘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何时拍卖名单上有这玩意了,莫不是少爷出了错?

不止金娘在疑惑,拍卖的众人也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玩意啊?就在众人疑惑的纷纷议论时,炎不离淡定地从容地走上了台,礼貌的鞠了一个躬,奶声奶气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是好听,“我就是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的绝世聪明小神童,”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炎不离便安静站在了一旁。

看了炎不离一眼,金娘看向了后面的底价,顿时是吓了一跳,今晚最高的底价顶多也就五十万而已,这完全是翻了一倍啊!虽然觉得很诧异很惊悚,但金娘还是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底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请开始竞拍。”

“爷,那不是小爷,”辰让喃喃道,不明炎不离为何会去拍卖了?难道是爷最近很缺钱?

炎倾的脸早在看见炎不离上台的那一刻便沉了下来,听见辰让的话,脸更加的沉着了起来,看着炎不离眸子微眯了起来,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冰冷的弧度,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台下一片寂静,没一人喊价,一百万买一个他们从未听说过名头小孩,会不会是太坑了点!

拍卖会有史以来发生了冷门,金娘微微的变了变脸色,尴尬的笑了笑,打起了圆场,“大家都知道我们飘渺城举行的拍卖会都是童叟无欺,绝对不会随便开大家玩笑的,”才怪,这名头一看就是唬人的,少爷你究竟是咋想的啊?

看着台上一身藏青色长衫的炎不离,溯源弯了弯腰,凑到了苍孤煜耳旁道:“公子,那不是炎王的儿子吗?这什么绝世聪明小神童是唬人的吧!公子,待我拆穿他。”

苍孤煜冷冷的睨了他一眼,“用不着你多管闲事,”说着看向了最右边的炎倾,他不可能拍卖自己的孩子!这么看来是,苍孤煜瞥向了炎不离,是他的主意了。

“两百万。”

冷冷的声音一出震惊了全场,纷纷看向了苍孤煜,溯源也是一惊,惊呼着,“公子。”

听见这个出价炎不离愣了愣,瞥着炎倾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居然不是他先喊价,有些不爽的看向了苍孤煜,皱了皱眉,是木头!啧啧,炎不离感到有点莫名的小忧伤,亲爹还没有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来得爽快,世态炎凉啊,她赶脚不会再爱了。

炎倾冷冷的看向了苍孤煜,拿在手中的茶杯瞬间被捏碎,茶水顺着手流了下来,看得身后的夜荼和辰让是心惊胆战,他们知道爷怒了,这次的动怒比以往的更甚,站在他身后都能感觉到他渗人的冷意,小爷你为何这般不怕死的作死?

拿起案几上的手帕擦着被茶水染湿的手,炎倾表情冷淡的瞥了炎不离一眼,竞价了,“三百万。”

“四百万,”

“五百万。”

“六百万。”

苍孤煜对炎不离似乎是势在必得,不停的加着价,炎倾也不停的竞着价,很快便超过了一千万,看得在场的众人一把心酸泪,百万百万的加价,有钱银啊!让他们这些穷人情何以堪啊!

二人竞价得很是激烈,让一些人有了一丝动摇,飘渺城的拍卖会绝对个个都是宝贝,应该不会拿什么假货来坑人,而且那两人不也是争得这么激烈,说明这什么绝世聪明小神童还是有一手的。

这么一想,不少的人也加入了竞价,那喊出一个个的天价将这场拍卖会推到了最高潮,看得没竞价的人又是一把心酸泪,这就是穷人与有钱人的差别,他娘的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虽然也有很多人加入了竞价,但始终是出不过那百万百万的加价,很快便噤声了,向炎倾和苍孤煜投去了目光,这两人是根本就没把钱当回事吧!

炎倾冷冷的看着苍孤煜,“五千万。”

苍孤煜也冷冷的看着他,正要继续出价,身后的溯源叫住了他,“公子,你平时话不多,怎么今日就一个劲的喊价,我求你别喊了,万一炎王一个愤怒下真的就不要他儿子了,我们没那么多钱啊?而且从未听过炎王有儿子,这是不是炎王的儿子真的不确定啊!别被坑了。”

没听见她上次叫他爹来着,苍孤煜扫了溯源一眼,也觉得时候收手了,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台上的炎不离,没有再喊价了。

“五千万,还有人再喊价么?”金娘看了看全场的人等了一会儿,说道:“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五千万三次,成交。”

台子后的宫潇墨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五千万,坑了炎倾五千万,哈哈,是真他娘的爽啊!看着下台走来的炎不离猛地冲上去抱起了她,大笑着,“坑了五千万,我们坑了五千万,哈哈。”

金娘一敲定炎倾便起身走向了后台,正好见到宫潇墨这得瑟的一幕,走过去抱开了炎不离,猛地一拳就朝他打去的,“宫潇墨,你胆子不小,我女儿都敢拿去拍卖了,今天我就废了你。”

冷冷的声音满是暴戾,对着宫潇墨就是一顿狠揍,没动怒的炎倾他都打不过,更何况是现在暴怒的他,宫潇墨是毫无还手之力,吃痛的大叫了起来,血腥的一幕看得在场的人是不忍直视。

“啊,炎倾,啊,这不是我,啊,这是炎不离的主意,啊啊啊,是她,是她让我坑你的,啊啊,炎不离,啊,你快跟你爹,说啊,啊!”

听到宫潇墨这话,炎倾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瞥着躺在地上已是面目全非的宫潇墨,看向了炎不离。

被他看过来,炎不离一惊,上前对着宫潇墨就狠狠的踹了一脚,顿时又是让宫潇墨惨叫了一声,无视他的惨叫炎不离抱住了炎倾的大腿,仰首看着他表情有些委屈,“爹啊!不是我,是大叔让我这么干的,他用了两串糖葫芦诱惑我,我一个没忍住就答应他了,大叔,是坏人,让爹啊生气了,”说着又狠狠的踹了宫潇墨一脚,自己一人背黑锅不就行了,居然还想拉她下水!

听到炎不离的话,宫潇墨差点没气得背过去,什么他让她干的,还特么的哪里用糖葫芦诱惑她了,这不明摆着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炎倾抱起了她,冷冷的睨了宫潇墨一眼,离去了。

“炎不,咳咳咳咳,”见炎不离就这么走了宫潇墨气得被口水呛到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带起了身上的伤,顿时疼得他泪流满面,心下是一片悔恨不已,为毛他要相信炎不离?为毛?

俗话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谁让你相信炎不离了?宫潇墨你节哀啊!

好想每天被各种冒泡给淹死啊!内牛满面,为毛就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