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杀意乍现/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42 杀意乍现

衣衫褪到了腰际落出了背部完美的曲线,炎不离抽了口气,接下来是脱裤子了吧!想着那性感喷血的一幕,炎不离就一阵口干舌燥,这样尊的好么?可素是他要脱给她看的啊!

蓦地,炎不离眼前一黑,是炎倾将脱下的内衫丢在了她头上,估计是受不了她那么火辣辣的视线。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炎不离愣了一下,随即赶紧抓下了内衫,却见炎倾已经泡在了温泉里面,一头墨发渲染在水里,只留下了腋窝上的一片肌肤,她去,好可惜啊!差点就看见裤子下的风景了。

丢掉了手中的内衫,炎不离看了眼炎倾,无聊的四处张望了起来,便见旁边不远处的树上有一鸟窝,炎不离瞅了瞅没看她的炎倾,一溜烟的跑到了树下,双手抱住树干就往上爬。

从未掏过鸟窝的她居然也有一天会掏鸟窝!真是物是人非啊!炎不离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站在了树干上,抓着一旁的枝干就朝前面的鸟窝小心的走去,不大不小的鸟窝里有六个洁白无瑕,圆圆的鸟蛋,炎不离随意的拿起了一个,顿时觉得还挺热乎的,拿到眼前仔细的瞅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是什么鸟蛋,倒是有种想煮了吃的冲动。

哦,不,不行,炎不离你曾经也是一枚蛋,你知道一枚蛋的痛苦与悲剧,不能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咽了咽口水,炎不离有些不舍的将蛋放回了鸟窝,视线却挪不开,她饿了,好想煮了吃啊!

这么想着,手又不禁朝鸟蛋伸了去,就要摸到蛋时炎不离强迫自己抽回了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曾为蛋的你知道感受,炎不离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却瞧见水潭中炎倾捧起水带起了一片涟漪的撩人动作,随即人慢慢的站了起来,裸露的春光一点点的浮现……

妖孽,这男人太妖孽了,炎不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擦,马上就能看见下面了,心里一阵躁动,差点一个踉跄摔下了树,幸好及时拉住了枝干,却感觉鼻间一热,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炎不离的手摸上去,拿到眼前一看,是鲜红的液体,靠,她流鼻血了!

鼻血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鸟窝里的一颗鸟蛋上,炎不离有些怔愣,呆呆的看着手上的鼻血,她不就是看了一个男人居然看得就流鼻血了,擦,这也特么的没出息了吧!

炎倾用手捧起了泉水,看着漂浮在水中的点点灰尘,眉头紧锁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嫌恶,拿出储物空间的衣衫缓缓的站起身拢在了身上,却瞧见跪坐在树上的炎不离,爬这么高也不怕摔下来,担心着飞身上树抱下了她。

看着衣衫半敞,露出了一大片胸膛的炎倾,好性感,炎不离又感觉鼻间一阵热潮,又是一股鼻血流了出来。

看着鼻血狂飙的炎不离,炎倾吓了一跳,赶紧将她的头朝前倾,面部朝下,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让你勾引我了,你看我血流不止了,禽兽,”回过神来的炎不离大喊大叫了起来,都怪炎倾太香艳,她这副五岁的身子承受不住啊!

“闭嘴,呼吸,”炎不离皱眉说了一声,心中有些担心,让你丫的偷看他洗澡了,你才丫的禽兽!

捏了好一会儿才将炎不离的鼻血止住,炎倾抱着她走到了泉边,本是想给她清洗下鼻子,却是忍不住将她丢进了水中,还是得洗澡一下,虽然这泉水有点不干净,但是她反正也邋遢也无所谓了。

温泉对于炎倾来说也许合适,但对于炎不离这个小矮子就不行了,扑腾了两下,在水中蹬着脚,怒然的瞪着炎倾,“你什么意思?”

炎倾淡淡的看着她,也下来了,拉住她就动作麻利的脱着衣裳。

“你丫的居然还想着让我洗澡,”炎不离怒不可遏,但哪斗得过炎倾,一骨碌的就让他给脱去了衣裳,气得她嘴皮子都颤抖了起来,无奈的妥协了起来,“行了行了,我自己洗我自己洗。”

“泉水对于你来说深了,”言下之意他不放心得亲自动手,便动作轻柔的擦拭起了她柔嫩的肌肤。

“卧槽,老子是你女儿,你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禽兽。”

炎倾看着她无辜的眨了眨眼,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父亲给女儿洗澡天经地义,以后别再说禽兽这话,要知道你才是禽兽。”

泥煤,还真有脸说你不是禽兽!炎不离的脸黑了黑。

打不过炎倾,挣不过炎倾,终是无可奈何的任他给她洗着澡,心里早就将他吐槽得一团糟了,脸色难看的瞥着给她穿衣裳的炎倾,不爽冷哼了一声。

炎倾抬眸看了她一眼,是心情大好,抱着她就往马车走去了,二人没瞧见那树上的鸟窝中缓缓的飞起了一白色圆润的‘鸟蛋’,在空中打转了两下,悄悄的跟上了他们。

回到马车处,夜荼和辰让早已弄好了饭菜,炎不离不爽的瞥了眼炎倾,化愤怒为狂吃,连吃了好几碗饭,是饱的不行了才放下了筷子,躺在软榻上摸着已经鼓起来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

看着吃得躺在软榻上的小爷,看了看淡淡吃着饭的爷,辰让和夜荼面面相觑,小爷和爷闹别扭了?

跟着炎倾赌了会气却终是忍不过炎热,又屁颠屁颠的窝在了他怀中歇凉,努了努鼻子,炎不离说了句,“别以为我就原谅你了,我只是暂时不气了而已。”

炎倾瞥着她浅浅的勾了勾唇,眼中闪过一丝宠溺,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不知何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一轮弦月悄悄的爬上了夜空,炎不离依旧是趴在炎倾的身上沉沉的熟睡着。

一阵夜风袭来撩动起了车窗的帘子,跟着他们的鸟蛋从车窗中飘了进来,在炎不离身旁停留了一会,沉进了她的身体,似乎是感觉到了异样,炎不离不安分的动了动身子,转了下头,没有醒来。

与此,马车外突然窜出了一群黑衣人,顿时空中流转着浓浓的杀气,靠在马车睡着的夜荼和辰让猛地惊醒了过来,冷冷的瞥着他们起身迎了上去。

就让各种冒泡淹死九哥吧!噗……

没H都被卡,神马节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