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责罚/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47 责罚

明御宫内,清吟带着几个医师去另外间房炼药去了,其他医师安静的候在一旁关注着龙床上的莫子御。-www.ZiYouGe.com-

香炉里的檀香淡淡的缭绕着,八仙桌旁,一袭青衣,头束玉冠,五官分明俊美的男子把玩着手中的黑檀木镶金边的折扇,瞅着炎倾嘴角抿着笑,挑了挑眉道:“给了清枯草还留在明御宫内不是你的作风啊!”以前若是无事不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么,何曾停留过。

“御膳吃了就走,”炎倾抬眸懒懒的瞥了他一眼,说着押了口茶。

把玩着折扇的手顿了顿,莫子若抽了抽嘴角,吃御膳!他炎王稀罕吃御膳!他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

“咳咳,”一旁响起了轻咳声,便见鹅黄色镶金边华袍的少年握拳在嘴边咳着,面如桃瓣的容颜透着一丝红晕。

皇后程如韵看着莫南凌微微的蹙了蹙眉,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声音柔和中带着一分嗔怪,“凌儿,喝口茶都能把你呛到,你慢慢喝不就是了。”

“炎叔,我还以为你是担心父皇才留下的,竟是为了吃御膳,”看着炎倾,莫南凌略显青稚的声音带着一丝哭笑不得。

“凌儿,你还不清楚你炎叔是什么人,一向没心没肺得紧,”莫子若看着莫南凌转动着手中的折扇,不怕死的调侃起了炎倾。

“娘娘,娘娘,”就在这时寝宫外传来了一道高亢的女声,紧接着跑进来一袭碧绿纱裙的女子,程如韵看着她有些不悦,厉声着,“放肆,大呼小叫的作甚!没个规矩。”

听见程如韵的大喝,她连忙跪了下去,“娘娘恕罪,娘娘,寂贵妃在御花园里与一个五岁的小孩打了起来。”

程如韵轻蹙了眉头,宫中何时有五岁的小孩了?正疑惑着便见炎倾噌的站起身,快步的走出了寝宫。

跟在炎倾身后的辰让抬头望了望天,他就知道小爷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才离开爷多久,夜荼,真是辛苦你了。

御花园里的梅花小径正打得火热朝天,炎不离狼狈的躲过了寂萤岚的一个元素攻击,看了眼正和侍卫缠打在一起的夜荼,瞥着寂萤岚冷冽的眼眸闪过一道杀意,刚才寂嫣儿上前给她就是一鞭,她躲过顺势又给了她一棍,是彻底激怒了寂萤岚,刚好这时来了一批侍卫,寂萤岚趁此下令拿下他们,夜荼和侍卫便打了起来,也不知寂萤岚是出于什么意,竟是对她出手了起来。

炎不离静下了心,将力量都集中在了手腕上的七灵镯上,感觉到七灵镯的悸动,炎不离对着寂萤岚手掌一出,一条白色的冰龙从七灵镯奔腾而出,仰天龙吟一声,惊煞众人,凛然的朝着寂萤岚袭去。

好强悍的元素化形,看着向她奔腾而来的冰龙,寂萤岚的眼中充斥着诧异,龙化形在元素化形是为高级的化形手法,灵气师必须要对元素化形精通且控制自如也许才可化形成功,一个五岁的小孩怎么可能有如此高深的修炼,寂萤岚随即回过神来,赶紧聚凝着灵气,霎时一条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龙也奔腾着朝冰龙攻去。

两龙在空中激烈的交缠在了一起,一冰一火两个极端,彼此释放着自身强悍的灵气……

远处,看着空中的勾打在一起的两条龙,炎倾危险的眯了眯黑眸,加快了脚步。

看了眼上空,寂萤岚瞥着炎不离,手掌聚起了一团火焰,眸子蓦地一冷,向着炎不离打出了火焰。

“小爷,”正在与侍卫打斗的夜荼一惊,挣脱了侍卫的纠缠便要飞身过去,一束白光抢先一步打掉了火焰,落在了一旁的花丛中,瞬间一片娇花被烧成灰烬,与此,一把势如破竹的冰剑也刺进了寂萤岚的肩窝,突来的力道让她不禁退了退脚步。

炎倾冷着一张脸走到了炎不离身边抱起了她,瞥着寂萤岚黑眸里一片冰冷嗜血,周身流转着浓浓的渗人冷气,声音却如平常一样的轻和,“连一个小孩也不放过,寂贵妃果真是名不虚传的蛇蝎心肠,真是毒得让本王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冰剑早已消逝,寂萤岚看了眼潺潺流血的伤口,眸中充斥着滔天的怒意,凌厉的看着炎倾,冷声道:“炎王你竟敢刺伤本宫。”

炎倾看也不看她,顾直理着炎不离凌乱的衣衫,“这是寂贵妃新的栽赃手法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何人看见是本王刺伤了你,”话说完才懒懒的看向了寂萤岚。

就算知道是炎倾动的手,但他动作太快根本就无人看见,寂萤岚这个哑巴亏是不得不吃,且她若不吃炎倾也自有法子让她咽下去。

“而且本王若是没记错,宫内禁止无故使用灵气打斗,寂贵妃深居宫中这点该是比本王清楚,莫不是要说自己使用灵气是为了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呵,这样还真是心狠手辣的寂贵妃一贯的做法。”

一口一个蛇蝎心肠,心狠手辣,就算她是这样,但当众被人这么说,任谁也是忍不住,寂萤岚勃然大怒,“炎王你……”

话未说完一道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寂贵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罔顾皇上的圣旨,无故使用灵气打斗。”

只见程如韵凤威逼人的缓步而来,她的身后跟着一干宫女和太监,身旁是若王莫子若和当今太子莫南凌,二人自是跟来看热闹的,他们可未见过如此失态的炎倾。

见到程如韵,寂萤岚握了握拳头,压抑着胸口波涛的怒气,对她福了福身,“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金安。”

程如韵睥睨着她,冷声的下令着,“身为贵妃不以身作则就罢,皇上昏迷数月竟还无端滋事,来人,将寂贵妃禁足昭月宫一个月,听候皇上发落,”说着见寂萤岚一脸的不服气,又道:“本宫来时听宫女说了一切,左右不过是小孩之间的打闹,你又何必太计较了。”

寂萤岚看着程如韵眼中闪过一道阴鸷,贱人,早晚有一天她会把这些年所受的气全给讨回来,深吸了一口,“臣妾犯错自当是认罚,但只罚臣妾一人,臣妾不服,炎王的近身……”

话没有说完再一次被打断了,炎倾冷眼瞥着她,“本王的人一向中规中矩,若不是被人逼得太过岂会动手,难道那些侍卫不是寂贵妃你下令动手的,他正当防卫,何罪之有?寂贵妃这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么?”

一番话下来将夜荼是撇得干干净净,炎不离瞥着炎倾挑了挑眉,啧啧,牛叉!

程如韵看了炎倾一眼,浅浅的勾了勾唇,谁不知道炎王向来护自己人得很,照他的话说自己的人都让别人给欺负了去,你这个主子当得可真是窝囊!所以他的人皇上都不敢轻易去动,当然他的人也的确很中规中矩,这寂贵妃是存心给她找事呢!

“炎王的近身有无罪自当皇上定夺,本宫做不了主,还不赶紧将寂贵妃押下去,期间有谁敢私自进入昭月宫,杀无赦。”

悠闲的坐在梨花木的椅子上,小离子吃着糕点摇晃着一双小脚,看着一旁的倾爷语气漫不经心道:“听说九哥明儿就要考试了,她各种心塞塞!”

倾爷押了一口茶,语气也是漫不经心的说道:“她能不心塞塞么?平时二就算了还时不时脑抽风,只叹上瑶楼台皆仙色,怎奈偏登极乐,坠佛入魔!”

小离子一个眼刀子杀了过去,“说人话。”

倾爷一脸淡淡的表情,“不作死就不会死!”

九哥一脸猫尿,泥煤,让乃两来是给九哥讨祝福的,泪眼汪汪,一脸萌哒哒的看着大家,亲们,祝九哥明儿的考试顺利通过吧!爱乃们!么么哒!

两个脚丫飞来,“滚粗,无耻遭雷劈!卖萌遭脚踢!”

噗,话说有银抽偶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