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爷这是吃醋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52 爷这是吃醋了

一缕月光自窗柩斜斜的照射了进来,为黑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亮,床上,趴在炎倾胸膛上的炎不离蓦地睁开了眼睛,瞥着熟睡中的炎倾轻细的冷哼了一声,随即动作小心翼翼的爬下了床。|ziyouge.com|

特么的她还真不稀罕跟你睡!让你丫的给她洗澡,炎不离愤愤的对着炎倾竖了个中指,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打开房门,迈了出去。

刚一关上房门,炎倾便睁开了眼睛,深邃的黑眸闪过一道幽光,随意的批了一件衣袍,下床慢腾腾的跟了上去,早在她醒的时候他就醒了,知道给她强行洗澡她一直憋着气的,他倒要看看她想玩什么花样!闹心的家伙!

淡淡的月光倾洒而下,让整个王府都笼罩在朦胧的月色里,炎不离轻快地迈着步子,直奔夜荼的院落。

跟在她后面的炎倾,看着她往飘零阁去,心里咯噔了一声,眸中闪过一道怒意,她还真打算去跟夜荼睡了!这该死的夜荼,平时不言不语的,勾引女人倒是有一手,哼,还真是小瞧他了。

迈进了飘零阁炎不离就直冲夜荼的房间,哐哐的踹了两脚房门了,小声的喊着,“夜荼,夜荼,夜荼……”

被炎不离踹房门的声音给惊醒的夜荼立马下床站在了地上,警惕着,却听见了炎不离的声音,冷冽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这么晚了小爷来找他干嘛?

走去打开了房门,大腿便被一个热热软软的小人儿给抱住了,便见炎不离仰着一张可爱的小脸,笑嘻嘻的看着他,声音糯糯的说道:“夜荼,我要跟你睡。”

“小爷,”夜荼看着她愣了愣,呆呆的叫了一声,见她只穿了一身内杉,连忙俯身抱起了她,“夜寒露重,小爷怎么不多穿一点,小心着了风寒。”

“哪有那么容易就着风寒的,快,抱我进去,今儿我跟你睡了。”

炎不离一脸猴急的模样让夜荼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一丝皲裂,看着她有些头疼,“小爷,这不好吧!”

炎不离皱了皱眉,瞥着他冷声着,“你嫌弃我!”

“没,我怎敢嫌弃小爷,”夜荼连忙摇着脑袋说道。

“那不就行了,我也不嫌弃你,”炎不离说着打了个哈欠,靠在了他的肩上,“夜荼,我困了。”

看着怀中昏昏欲睡的炎不离,夜荼无奈的叹了口气,爷知道吗?正要转身抱她进房,一股犀利又渗人的感觉让他不禁打了个激灵,便见炎倾冷着一张脸,缓缓的走来了,顿时夜荼僵直了身子,瞥着炎倾大气都不敢喘,跟在爷身边多年,他难道还不知道爷有没有动怒么?

“爷,”磕磕巴巴的叫了一声,夜荼一脸的忐忑。

炎倾冷冷的扫了夜荼一眼,抱过了他手中的炎不离,而只那一眼,夜荼的额上不禁冒起了冷汗。

炎不离皱着眉头瞥着眼前的炎倾,不安分就在他怀中挣扎着就要下地,炎倾睨着她紧了紧手上的力道,瞥了眼夜荼,学着炎不离的话说道:“有冲动就去青楼,别成天装逼,小心遭雷劈。”

不爽的说了一句,炎倾抱着炎不离离去了,徒留下一脸呆愣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夜荼,他何时装逼了?

不知何时,另外间房的辰让也出来了,看着炎倾远去的背影,走上前拍了拍夜荼的肩膀,“爷,这是吃醋了。”

月光之下,炎倾抱着炎不离慢悠悠的走着,夜风吹来带着阵阵的凉意,在炎倾怀中挣扎了一番却是徒劳,安分了下来,瞅着他冷哼了一声,“放我下来,今晚我要跟夜荼睡。”

炎倾睨着她眯了眯眼“胆子不小,居然敢爬上夜荼的床,你想去作甚?”

炎不离白了他一眼,“当然是去睡觉,不然还作甚,啧啧,你思想淫荡了吧!禽兽。”

本就是忍了一肚子火,听见炎不离的这话,炎倾顿时是怒火上涌,顿住了脚步,一脸冷然的看着炎不离,厉声道:“炎不离,你若是再敢爬上其他男人的床,我就打断你的腿,别挑战我的底线,”他不知为何看见她去找夜荼要跟他睡他会有这么大的火气?反正她是属于他的温暖,他在冰冷中度过了十几年现在终于可以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温暖,她是他的!

泥煤,露出本性了吧!炎不离瞥着他鄙夷了一下,突然脸色一变,嘴一瘪,泪水氤氲,一副就要大哭模样,抽噎着,委屈道:“都说了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你还非要给我洗,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癖好么?”

但你这不爱洗澡的癖好他是真心不能忍受啊!炎倾抽了抽嘴角,“以后不逼你洗澡,但你别成天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不然就算你再折腾我也要给你洗。”

草泥马!她能骂死乃么?炎不离抽了抽鼻子,哀怨的瞥着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着,“我尽量。”

次日,炎倾一大早就上朝去了,炎不离起床后就想要出府去逛逛,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辰让,炎不离一脸的嫌弃,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迈开了脚步。

辰让一脸苦相的瞅着她跟了上去,小爷你以为我又是何尝想跟着你!从未见过爷吃醋,没想到竟是这么大的醋劲,小爷,你知道夜荼去哪了么?他特么的被爷贬去守王府大门了,兄弟,我能预见我日后的下场了!

炎王之子被封为宏瑞世子让整个南城议论纷纷了起来,先不说炎王平时不近女色,却是凭空冒出个儿子,这让人如何不惊讶!再者,炎王是一个外姓的王爷,听说是他救了皇上一命,而又满腹经纶,惊才艳世,被皇上看中才破列封为了王爷,平时皇上就对他极为宠爱,几乎是事事都顺着他,南城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可得罪皇上勿可得罪炎王,不然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噗,咳咳,”茶楼里,听见别人的议论炎不离不禁喷了,无力的扶了扶额,望向了栏杆外,爹啊,真没想到你这么有能耐,特么的这是跟皇上赤裸裸的奸情啊!你造吗?所有人都真相了!

谢谢送偶花花,钻石,票票的亲,爱乃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