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竟是如此/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0 竟是如此

“蛋儿。……www.ZiYouGe.com……”

炎不离刚走了两步便传来了炎倾的声音,随即整个人便被他抱在了怀中。

看着怀中衣衫脏乱,头发凌乱的炎不离,炎倾微皱了起眉头,“你又作甚了?”

炎不离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双手搂住了炎倾的脖颈便是盈盈的一笑,“爹啊,我们回家吧!”

“怎么回事?”炎不离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莫子若的怒吼声。

看着眼前的狼藉的如玉阁莫子若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一众侍卫连忙瑟缩的跪在了地上,瞅着一身怒意熏天的莫子若是大气都不敢出,颤声着,“见过王爷,王爷恕罪。”

瞥了眼脸色难看的莫子若,炎不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看着炎倾装起了头晕,“爹啊,你怎么变两张脸了,哦,我的头好晕啊,好晕,爹……”随着最后一个尾音有气无力的说完炎不离闭上了眼睛一头便栽在了炎倾的肩上。

“蛋儿,”炎倾惊慌的呼叫了一声,可脸上却是完全没有一丝的担心。

“离儿,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伤到了?炎叔,你快给离儿检查一下,”看着炎不离晕倒在炎倾的怀中,莫南凌一脸担忧的迎了上去,说道。

炎倾瞥着莫南凌轻轻的挑了挑眉梢,淡淡的瞥了眼怀中的炎不离,看向了一旁怒不可遏的莫子若,浅浅的勾了勾唇,说道:“子若,蛋儿身子不适,今日便先告辞了,再会。”

说完不迈步便缓缓的离开了,莫子若看着炎倾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要叫住他,却终究是咽回了肚子,怒目的瞪向了地上的跪在的一众侍卫,冷声着,“如玉阁究竟是怎么回事?说不明白摘了你们的脑袋。”

“王爷饶命啊,卑职们守在门院,听见了巨响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如玉阁发生何事?卑职们确实不知啊!”

“王爷,当时在如玉阁里的是太子殿下和炎小世子,这发生何事太子殿下应该很清楚吧!”李叔躬手迎了上来,看了眼莫南凌说道。

莫南凌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看着莫子若说道:“皇叔,这事确实与李叔他们无关,就一个不小心如玉阁便给爆炸了,咳,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打死不承认就是了,皇叔就算是再生气也是拿他没法。

炎不离趴在炎倾的肩上悄悄的睁开了一条缝,却见炎倾看了过来连忙又紧紧的闭上了。看着她的这番小动作炎倾不禁扯了扯嘴唇,这时迎面而来了莫子御三人,“师兄,发生何事了?”

刚才炎倾急急的离去莫子若也跟着急急的离去了,徒留下他们三人看了看对方,才起身慢腾腾的跟了上来。

“没事,就如玉阁被炸毁了,也不严重,修葺两三个月便是了,我就先回府了。”

“恭送炎王,”韩戈和韩意恭敬的说着。

看着炎倾的背影莫子御挑了挑眉,这如玉阁被炸毁子若该是何等的生气?师兄这般急急的离去,莫不是离儿是罪魁祸首?呵,看来子若这个哑巴亏是不吃也得吃了啊!哈哈!

马车上,炎倾喝着茶好以整暇的瞅着软榻上装晕的炎不离,眼角挑了挑,他倒要看看你究竟要装到什么时候?

虽说没有睁眼可炎倾那炙热的目光炎不离可是感受得真真切切,不知他要作甚?她干脆就一装装到底。

半天也没见炎不离有动静,炎倾把玩着茶杯的边缘,勾着红唇,她倒是有些能耐,炎倾向着炎不离俯下了身,却听见了一声轻微几乎是细不可闻的鼾呼声,顿时是不禁抽了抽嘴角,她居然是睡着了!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拿起了一旁的小毯子给她盖上了,蓦地发现了她怀中揣着什么?撩开了她的衣衫拿了出来,看着泛黄的封面上缭乱的‘春闺秘事’,炎倾的脸一下沉了下来,睨了她一眼,他就说她一天哪来这么多的淫秽思想,居然是背着他看这种低俗的书籍,究竟是谁教她的?

眼眸冷冽了一下,炎倾正了正脸色,随即身子慵懒的斜靠在了榻上,修长的手指翻开了书籍……

炎王府门口,辰让一身懒散的站在门口,看着身旁面无表情,挺直的站着的夜荼,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惆怅了起来,上次保护不当让小爷的手受伤了,回来后是被爷打了二十大板,后来是直接将他给贬来王府大门守门了,他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下场,他只要是一跟着小爷就没有好事,真是会折腾人啊!

感受着屁股上的痛意,辰让忧伤的望了望天,随即碰了碰夜荼的手臂,说道:“我说夜荼你有没有觉得爷自从有了小爷后对我们是越来越残忍了,现在居然让我俩大材小用的来守大门,我们这是要失宠了啊!你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夜荼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夜荼,你觉得小爷究竟是什么人?真的会是传说中的天兽么?”

“不行,夜荼,若是我们再这么守门下去,说不定就真失宠了,要知道这盯着爷身边位置的人可是不少,我们得想办法重新获得爷的宠爱。”

辰让是越说越一发不可收拾,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其他的守门侍卫睨了他一眼,不敢言语,王爷身边的近身哪是他们这等人能教训的。

忍耐了半天,夜荼终于忍不住了,冷着一张脸睨向了自顾说着话的辰让,抬脚便是一踹,顿时辰让被踹在了街道上,是摔了一个狗吃屎。

冷冷的瞥着趴在地上的辰让,夜荼冷声着,“欠踹。”

辰让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侍卫们一副憋笑的模样,火气噌的涌了上来,大喝着,“夜荼,你他娘……”话未说完,便瞥见一辆马车徐徐而来,是爷的马车,辰让一惊,赶紧站回了自己的岗位,腰板挺直,是一脸严肃认真。

抱着炎不离从马车上下来,炎倾踏上了几阶台阶,站在了辰让面前睥睨着他。

辰让一个紧张,脸色渐渐的僵硬了起来,难道是爷发现他刚才玩忽职守了么?泥煤,不带这么霉的啊!正在哀怨着胸膛上一重,便见炎倾淡淡的说道:“这书挺适合你看的,拿着。”

辰让赶紧接下了书籍,‘春闺秘事’四个字便映入了眼中,辰让咂了咂舌,看着炎倾的背影犹如雷劈,爷,他在你心目中的形象究竟是什么?你说!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