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挑战费一万金币/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6 挑战费一万金币

炎倾的脸一下沉了下来,冷冷的看向了寂嫣儿,黑曜石般的眸子闪烁着寒光,心中已是对寂嫣儿升起了杀意。|ziyouge.com|

辰让和夜荼皆也是怒目着寂嫣儿,她明显是在奚落小爷!担忧的看向了炎不离,却见她正趴在炎倾的肩膀上懒洋洋的打了哈欠,似乎完全是没有将这事当回事,顿时夜荼和辰让的嘴角不禁一抽,怎么感觉就是他们在较劲,小爷是完全不在乎!小爷不是装的,莫非是真的不在乎?

“嫣儿,怎可如此说话,宏瑞世子是废物之事不知是从哪传出的谣言,怎可当真,”寂烈呵斥了寂嫣儿一声,可那脸上却是看不出一丝的责备,反而是有点幸灾乐祸,看着炎倾,寂烈歉意的笑了笑,“炎王这么厉害宏瑞世子怎么可能是废物,嫣儿让本相给/宠/坏了,向来是直言直语,炎王向来大度,想必也不会跟一个小孩计较吧!”

一番话下来寂烈又是给炎倾戴高帽,又是暗讽着,却也让人挑不出任何的错,此时的寂烈看着冷沉着脸的炎倾是一扫之前的阴霾,心下好不乐乎,你厉害又如何?生出的孩子还不是没灵气的废物。

“右相大人,你信不信就算本世子是个废物也照样能把令千金打得哭爹喊娘,”炎不离正了正身子,一脸笑容的看着寂烈说道,清秀的容颜上满是意味不明的神色。

“小,宏瑞世子真是好大的口气,但是说大话谁不会,不如宏瑞世子就接受我的挑战,我们比划一下不就揭晓了,”寂嫣儿一脸鄙夷着,在她看来炎不离也不过是做垂死的挣扎,一个废物还能翻了天不成。

炎不离睨着她,勾了勾唇,道:“想让本世子接受挑战就先给一万金币的挑战费吧!要我炎不离出手自也是要请得起,不然一些阿猫阿狗的挑战接了也是掉了身价,这种损自己名声的玩意本世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做!”

“噗,”此话一出,众人忍俊不禁了起来,不愧是炎王的儿子啊!一番话损人不带个脏字!而这寂嫣儿若是不能拿出一万金币的挑战费,不止让宏瑞世子有了名正言顺的拒绝而她也成了阿猫阿狗的挑战了,寂嫣儿这下是骑虎难下了,要知道一万金币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炎倾看着炎不离勾了勾嘴角,冷沉的容颜暖了起来,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力道,对她有些心疼,对于这事他一直很避讳,没想到终究是让一些有心人给闹开了,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阴郁。

“真是废物多作怪,”寂嫣儿骂叨了一句,“宏瑞世子该不会是怕了吧!”

“怕你,啧,寂嫣儿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炎不离说着不耐烦了起来,“行了,给不给挑战费?不给就别跟本世子废话,本世子没时间陪你闹,一穷人还敢嚣张,不知道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

穷人!她堂堂右相的千金是穷人!寂嫣儿的火气也上来了,瞪着炎不离豪气的扯下了腰间的一块血红色的玉佩便丢给了炎不离,“这是火焰玉佩,绝对值一万金币。”

炎不离接住了火焰玉佩,打量了起来,玉佩红得晶莹剔透没有一点杂质,图案也很是精致,摸起来的手感也很润滑。

“现在宏瑞世子是接受挑战了吧!”寂嫣儿睨着她说道。

将火焰玉佩揣进了兜里,炎不离抬头看向了她,朗声道:“可是你说值一万金币就值一万金币了,那本世子还说只值一铁币呢!等本世子鉴定后确实是值一万金币,那时本世子会接受你挑战的。”

众人被呛了一下,这么说宏瑞世子是收下寂嫣儿的玉佩又不接受挑战了,虽然她这话也没错,但是也未免太坑了点吧!

寂嫣儿没想到炎不离收了她玉佩会不接受挑战,顿时是怒不可遏,刚要将着怒火给一股脑的发泄出来,炎不离抢先一步说着,“寂嫣儿,你也别生气,本世子这担心也是正常的嘛,谁知道这玉佩值不值钱了?本世子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屁孩,终究是嫩了些,眼拙不识宝,你就大度一下,不过你这给个挑战费怎么扭扭捏捏的,豪气的直接给本世子一万金币不就行了,你看现在弄得我们俩都有点郁闷了吧!唉,这说来说去还是穷啊!”

炎不离叹息着,语气里也带着一点不能接受挑战的惋惜,一副你要这样我也没办法的模样让人指责不起来,因为她说得谦卑不吭,怎么指责!

寂嫣儿气极,恨不得一绿藤鞭就抽死她,偏偏这一向脾气不好的她这次是忍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寂烈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爹,就给他一万金币的挑战费,我今天还非得让他应下这挑战不可。”

寂烈看向了气得面色发青的自家女儿,再看看在炎倾怀中依旧是一脸笑意的炎不离,蹙了蹙眉,嫣儿显然不是他的对手,但也是在嘴皮子上,一个废物他还不信能打得过五星灵者的嫣儿!

而炎不离的一番举动也是让寂烈早就有了火气,只是一直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可这炎不离也真是太张狂了,“既然宏瑞世子这么说,本相不拿出一万金币怕是让人看了笑话,牧峰。”

寂烈身后一灰色衣衫的牧峰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一万金币的币票恭敬了递了上去。

寂烈接了过来,上前几步走到了炎倾身边递给了炎不离,“这下宏瑞世子不会再说右相府穷了吧!”

众人愕然愣住,寂烈这一举动是真的/宠/自家女儿还是也想让自家女儿好好的教训宏瑞世子一顿,要知道这炎王和他一向是水火不相容的,但不管是怎样,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要好好欣赏这出闹剧就行了,插足一脚进去说不定是惹祸上身。

所有的目光落在了炎不离的身上,这下宏瑞世子是骑虎难下了。

看着眼前递来的币票,炎不离拿了过来,看向了炎倾,问着,“一万金币?”

炎倾瞥了一眼,“嗯。”

“呵,”炎不离轻笑了一声,这币票就是中国古代说的银票吧!将币票揣进了兜里,看着寂嫣儿说道:“我接下你挑战了,爹啊,放我下来吧!”

炎倾看着她皱了皱眉,“蛋儿。”

“爹啊,不用担心我,”炎不离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炎倾的深深的看着她,见她完全没有惧意,眼眸闪烁了一下,将她放在了地上,罢了,待会他暗中出手就是了,不能让人看不起她!

众人没想到炎不离还真给应下了这挑战,废物对抗灵气师那不是自己送上门找虐吗?炎王居然也不制止!

“寂嫣儿,点到为止,”炎倾睥睨着寂嫣儿冷冷的说着,却也是警告。

但寂嫣儿怎么会听得出这话中的警告,还以为炎倾是在向她低头,当下是好一番得瑟了起来,冲着他高傲的冷哼了一声,迈步走了上来。

风云大陆上凡是双方都应下挑战便不能上前干扰,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众人很自觉的退到了一边,给她们腾出了位置。

“宏瑞世子,如果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明明之前还说非要让她应下挑战,如今却是口是心非的说道,炎不离看着寂嫣儿讥讽的勾了勾唇,却是问道:“寂嫣儿,你觉得右相大人爱你吗?”

寂嫣儿狐疑的瞥着她,回答着,“当然是爱我了。”

二人在对话,围观的众人也是议论纷纷,角落里,一身红衣妖艳身长如玉的燕兮倚在朱红色的柱子上正吃着手中的糕点,葱白修长的手指圆润纤细煞是好看,性感的红唇浅浅的翘起,仔细一瞧可见红唇略微的动着,他容貌邪魅俊美,肌肤胜雪,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里流光溢彩,此时正玩味的看着人群中的炎不离和寂嫣儿。

“主子,这炎王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竟是让炎不离应下了挑战,”在他身旁站着一身黑衣的男子,忍不住出声问了起来。

“呵呵,”燕兮轻笑了一下,声音低沉婉转很是好听,眉梢微微扬起,说道:“谣言罢,说不定这炎不离不是没有灵气的废物呢!”

见到寂嫣儿这么笃定,炎不离反问了一句,“是吗?可本世子觉得右相大人不爱你诶!不然怎么会亲自拿一万金币来让你送死啊!寂嫣儿你真的觉得他是爱你的么?”

寂嫣儿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炎不离死到临头还敢这么张狂,嗤笑了一声,“那你觉得炎王爱你么?还不是让你来送死!”

炎不离抿着笑冲她挑了挑眉,看了眼一旁的炎倾说道:“本世子的爹不爱我,难道还爱你么?寂嫣儿,你不是在向本世子挑战,怎么就这么多废话,你怕了?”

明明是她自个有这么多话,到头来还怪在自己的头上,寂嫣儿气结了一下,哼笑了一声,“本小姐会……”

话还没有说完炎不离已是朝她扑了上去,冲着寂嫣儿的脚下一勾,失去重心寂嫣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身上还压着一个炎不离,痛呼了一声,“小杂种,还没有喊开始,你这是偷袭。”

炎不离瞅着她冷笑了起来,“在本世子应下挑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寂嫣儿,是你自己搞不清楚状况。”

说着眼神一凌,抓起她的双手手上用着巧劲,寂嫣儿的手腕竟是被她掰断了,顿时痛的寂嫣儿嚎嚎大哭了起来,“啊,好痛好痛。”

听见寂嫣儿的惨叫,众人咂了咂舌,不可置信的看着炎不离,宏瑞世子竟是如此彪悍,倒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炎倾愉悦的扬起了嘴唇,看着炎不离满是/宠/溺,他早该想到她一向就不是个吃亏的主,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绝境之中,究竟是他多想了啊!

手腕上难忍的疼痛让寂嫣儿的额上冒起了冷汗,呜咽了起来,好痛,她的手腕好痛,痛得她提不起力气了,也让她使不出灵气了,可是她好不甘心,明明之前她是那么的胸有成竹,明明小杂种是个废物,为何?为何自己会弄得如此的狼狈?

寂嫣儿哪里想到炎不离根本就不是废物,何止不是废物,她还已是青阶,一个五岁的孩子就已经是青阶,如此强悍的天赋传出去肯定会震惊风云大陆的,也会憋闷死一片人,很多人努力半辈子才到达的等阶或者是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等阶,竟是不如天赋来得快!这如何不让人憋闷死!

再者就算炎不离不用灵气,寂嫣儿也不是她的对手,单单就那身手上她就抵不过身经百战的炎不离,虽说她现在的敏捷速度不如从前,但对付寂嫣儿是足够了,更何况她平日里还练着这些身手呢!所以寂嫣儿根本就没有胜算,她的一番举动在炎不离眼中只不过是场笑话。

“小杂种,”喘呼着大气,寂嫣儿不甘心的想要说什么,炎不离掐上了她的脖子,眸子斜挑的睨着她,“疯狗,还敢叫本世子小杂种,是教训得还不够么?你说我手上这么一使力,你这细嫩的小脖子会不会被我捏断?”

奶声奶气的声音透着一股冰冷,炎不离满脸的笑容,一双黑眸里温和的看着她,渐渐的加重着手上的力道。

喉咙上传来了疼痛,呼吸是越来越困难了,寂嫣儿喘不过气不禁翻了翻白眼,无意间瞥见了炎不离的眸子,冰冷渗人之下是浓厚的杀意,寂嫣儿恐惧了起来,她真的要杀了自己!

想要呼救却是喊不出一个字,本能的抬起手,两只手腕耷拉着根本就不敢动一分毫,寂嫣儿的脸惨白了起来,胆怯的哆嗦着嘴唇。

众人不知道寂嫣儿正在痛苦的经历一番生死搏斗,因为炎不离巧妙的隔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众人只能瞧见坐趴在寂嫣儿的身上,寂嫣儿是没有了声音,不禁疑惑了起来,这是在作甚?

寂烈蹙起了眉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还不待深究炎不离放开了寂嫣儿,随即抓起她的发髻抬起她的脑袋狠狠撞向了地上。

寂嫣儿只觉得脑袋一片剧痛,还未待痛呼眼前便是一黑,她彻底的晕了过去。

炎不离不屑的瞥着她站了起来,虽然她不杀你可怎么着也得出点血,扫了众人一眼,冷声着,“废物又怎么了,使不出灵气连废物都不如。”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是让人能听见,看着躺在地上的寂嫣儿,众人抿唇沉默了起来,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炎不离是自找罪受,却是没想到到头来竟是寂嫣儿躺在地上不起,一个废物居然打得异者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亲眼所见肯定是不敢相信。

“嫣儿,”看着躺在地上的寂嫣儿,寂烈喊叫了一声,疾步上前,抱起了她,看着她惨白的脸颊,不停流着血的脑袋,惊慌道:“医师,赶快传医师。”

在挑战中只有一方认输了才是结束了挑战,这也是寂烈为何现在才上前的原因,而一场挑战在寂嫣儿的晕厥,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收场了。

“主子,炎不离真的是废物么?”

“是不是与你何干?”燕兮站正了身子,将手中的银盘递给了他,“十一,你何时变得这么的八卦了?”动作妩媚的撩了撩耳垂边的一缕墨发,燕兮看向了正在把玩着炎倾头发的炎不离,勾了勾唇,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

似是感受到了一道注目的目光,炎不离抬眸看向了他,二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起来,但很快炎不离便转开了眼眸,视线重新回到了炎倾的头发上。

昭月宫,寂嫣儿已经经过了一番治疗,此时脑袋和手腕绑着绷带,紧闭双眼的躺在雕花精致的木床上,之前惨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

偌大的寝宫只有寂萤岚和寂烈,端坐在床的一边,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寂萤岚是满脸的心疼,蓦地脸色一变,眼中闪过杀意,噌的就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着,“本宫去杀了那小杂种。”

抬脚便要走寂烈一把抱住了她,蹙眉着语气有些不悦,“岚儿,进宫这么久,你还是改不了冲动的性子,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

寂萤岚一把推开了他,脸上因为怒气变得有些扭曲,吼着,“冷静,你让我如何能冷静?你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结果呢!嫣儿之前的伤才好了多久,你看看她现在,手断了,脑袋撞破了,寂烈,要不是为了你的夺位大计我会进宫吗?你知不知道在后宫争斗中我不能生育了,嫣儿是我最后一个孩子,我绝对不容许别人欺负她。”

听见寂萤岚的控诉,寂烈的眼中闪过一道不让人察觉的不耐烦,却是上前再次抱住了她,“岚儿,我知道你心疼嫣儿,可我又何尝不是,嫣儿也是我的孩子啊!你放心,炎倾和炎不离我都不会放过的,到时等我登上皇位,他们父子随你处置好吗?岚儿,小不忍则乱大谋,别误了事,可好?”

寂萤岚也冷静了下来,退出了他的怀抱深吸了一口气,“烈,是我冲动了。”

“岚儿,我知道,我知道嫣儿受委屈了,”寂烈拥住了她,吻了吻她的红唇,深情的看着她,道:“岚儿,你会是我的皇后,嫣儿会是我的公主,相信这天已经不远了,岚儿,你再坚持一下。”

“嗯,为了你我会坚持的,烈,我爱你,”寂萤岚点了点头,难得一向强势的脸上闪过一道娇羞的红晕。

“我也爱你,岚儿。”

“咚,”一道轻灵悠长的钟声响彻皇宫,这是主宴开始前的信号,也是皇上皇后携着一众嫔妃入场的信号。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高亢的行礼声在乾坤殿陡然响起。

莫子御携着程如韵落座在了大殿上的高位,看着跪了一地的众人,莫子御说道:“平身,诸位不必太拘礼,这只是场家宴而已。”

“谢皇上。”

一众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炎倾被莫子御赦免了所有的礼数,自是抱着炎不离坐着,看着这一幕炎不离不禁惊叹了一下,以前她还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一幕,如今身临其境倒是有着一番韵味,看向了高高坐起的莫子御,炎不离勾唇笑了笑,难怪个个都想当皇上,这般众人朝拜连她都忍不住醉了,而就那么一把座椅上不知是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唉,自古以来,皇位就是堆砌在无数人骨之上的。

一旁数十名身着亮丽舞衣的舞姬款款出来了,身段柔软,个个眉清目秀,迈着婀娜的舞步在大殿上翩翩起舞了起来。

对于刚才的事众人并没有提及,作为皇上的莫子御也肯定是知道了,端着酒杯勾着唇,看着寂烈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但很快便敛去了神色。

坐在太子席位上的莫南凌懊恼的一杯接着一杯喝酒,心中对炎不离是一片愧疚,若不是他让他测灵气,又怎么会测出他是废物,又怎么会闹得众所皆知,看了眼吃着糕点的炎不离,莫南凌烦躁的又是一杯酒饮尽。

席间觥筹交错,也是其乐融融,可暗地里却是各怀心思。

看着窝在炎倾怀中的炎不离,寂萤岚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捏着酒杯的手不禁紧了紧,脸上却是一脸温和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有一丁点愤怒的情绪,美目倩兮的看向了莫子御,声音柔和娇脆,说不出来的好听,“皇上大病痊愈乃是南泗国之福,之前可真是担心死臣妾了,臣妾在这祝皇上福寿康宁,美意延年。”

莫子御看向了她,嘴角诡秘的勾了勾,端起了酒杯,“贵妃有心了。”

客套性的说了一句并无再多的言语,疏离的态度可见,寂萤岚抿了抿娇唇,之前皇上还很宠她的,何时变得这么的生疏了?剜了莫子御身旁的程韵如一眼,寂萤岚拂袖仰首将酒一饮而尽。

“宏瑞世子,不知可否将小女的火焰玉佩交还于本相?那是小女的心爱之物。”

蓦地寂烈朗声着,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他,也想起了炎不离之前坑了这么一块玉佩来着,这寂右相是真的只是想讨回寂嫣儿的心爱之物么?

炎不离吃着糕点,一脸迷茫的看向了寂烈,“什么玉佩?”哼,进了她口袋的想要她吐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噗,众人看着炎不离懵懂完全不知的模样,不禁喷了,这宏瑞世子是准备不承认的节奏么?

寂烈敛了敛眼眸,暗讽道:“宏瑞世子莫不是忘了之前小女用火焰玉佩来给你的挑战费,宏瑞世子还说眼拙不知其价值,没有应下,如今是不打算交还么?堂堂的炎王府竟是缺一块小小的火焰玉佩么?”

“哦,”炎不离恍然大悟了起来,从衣兜里拿出了火焰玉佩,看着寂烈声音软软糯糯的问道:“右相伯伯,是这个么?”

“正是。”

“可这不是嫣儿姐姐送给本世子的见面礼么?嗯,本世子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啦,跟嫣儿姐姐关系可谓是剑拔弩张,却没想到她竟是会送本世子见面礼,本世子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

“噗,咳咳,”殿内响起了一片咳嗽声,本打算酌点小酒看他们怎么闹,可炎不离说话也太雷人了,宏瑞世子你也知道你俩的关系是剑拔弩张,还见面礼,你敢再坑一点么?

莫子御也被呛到了,轻咳了两声,看着炎不离挑了挑眉,果然是师兄的儿子,连坑人不吐骨头也遗传了下来!

寂烈被这话气得一番郁结,嘴角一抽,看着炎不离眸中闪过一道冷芒,看来这炎不离是不打算还了。

“宏瑞世子是记错了吧!想要嫣儿的玉佩明说就是,何必这样的坑蒙外骗,呵,这炎王府是落到要这般坑人玉佩的地步了么?说一声本宫接济一下又如何?”寂萤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们,讽刺着。

“贵妃娘娘你真相了啊,那就多谢贵妃娘娘的接济了,不知贵妃娘娘是打算接济炎王府多少?最近本世子想换一张床,要那种床沿镶着各色宝石,哦,不,还是要一张金床算了,嗯,下人的衣服也要添置一下了,年年都是那几件也看烦了,还有王府东边的烟翠亭也需要重新的修葺一下了,有点太老了,贵妃娘娘最好请专业的人士好好的给设计一下,书斋里的书也需要增添一下了,不多,就增个一千多本吧!具体是什么书,就由贵妃娘娘做主了……”

炎不离掰着手指一脸认真的数着王府哪里需要接济的地方,好不天真可爱,众人忍不住憋笑了起来,贵妃娘娘你说跟一个小孩计较这么多作甚?这下你的明嘲暗讽人家是给当真了!

“嗯,差不多就是这些了,爹啊,这些加起来差不多也要一百万金币吧!谢谢贵妃娘娘了,你人真好,不是一家人竟还能对炎王府如此的慷慨,行,以后贵妃娘娘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只要本世子能做到,本世子绝对会帮的,哦,对了,刚才本世子说的要不要给娘娘列一张清单照实一下?本世子不想让人说炎王府坑了你,”炎不离闪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期冀的看着寂萤岚说道。

不想让人说炎王府坑了你,宏瑞世子这话你也还敢说,众人看着炎不离不禁嘴角一抽,心里却是莫名的有些喜感,对她倒是生出几分敬佩来,寂右相和寂贵妃是什么人?一个位居朝堂一个位居后宫,那铁血的手腕让多少人为之观叹!却是让一小孩弄得这般的狼狈!

寂萤岚的脸早就沉了下来,怒瞪着炎不离,心中是憋了好大一口闷气,她没有想到炎不离竟是顺着竿子往上爬,炎王也不管一下,就任她闹么?

“嗯,贵妃娘娘如此的盛情难却本王倒是有些却之不恭了,本王也多谢贵妃娘娘对炎王府的慷慨解囊,本王敬娘娘一杯,”炎倾对着寂萤岚举起了酒杯,浅笑着。

炎倾的这一番举动无不是让寂萤岚更加的骑虎难下了,气得她是不禁翻了翻白眼,她是疯了才会答应下来给一百万金币,这对无耻的父子。

“爹啊,这年头还是好人多啊!”炎不离一脸笑容的瞥着脸色难看的寂萤岚,感叹了一句,讽刺,让你讽刺,不坑死你!

看着寂萤岚一副吃了屎难看的表情,程韵如心下是直呼痛快,愉悦的勾了勾唇,“没想到妹妹竟是如此大方之人,本宫自叹不如啊!皇上,何不让众人举杯赞叹一下妹妹,此举大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啊!”

莫子御看着寂萤岚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轻咳了一声,正了正脸色,端起了酒杯,一本正经着,“皇后此言甚是有理,贵妃如此大方大度的心态是该好好的赞叹一下,众卿举杯碰一下吧!朕有贵妃是何其有幸啊!”

“恭贺皇上得此佳人,贵妃娘娘真是心善啊,”莫子御发话谁敢不听从,众人纷纷举起酒杯祝贺了一声。

此番一举后,寂萤岚若是不拿出一百万金币接济炎王府那就是给皇上皇后打脸了,这寂贵妃也真是无妄之灾啊!只不过就帮衬了一句话,竟是生生的被坑掉一百万金币,真的好坑啊!

寂萤岚自也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媚眼如丝的美眸闪过一道阴鸷,端着酒杯的手不禁用力了起来,压抑的怒火是汹涌澎湃,若不是长年在后宫打摸有了良好的自制力,怕是会忍不住给爆发出来。

而本来好好的一场归还火焰玉佩的话题就这么被岔开了,最后还让炎不离落得个双赢的局面。

炎不离是心情大好,一个劲的咧着嘴吃着点心,一双眼眸笑成了月牙,是津津有味的看着殿前的歌舞,嗯,今日来皇宫真是来对了。

看着炎不离一副小狐狸狡诈的模样,燕兮禁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家伙还真是坑人不吐骨头!转动着手中的短萧燕兮玩味的瞥着炎不离,轻声道:“十一,你家主子我也想要个儿子了,你去把炎不离抢过来给我当儿子吧!”

“噗,咳咳,”听到燕兮这话,十一被口水呛了一下,抽搐着嘴角,无语的瞥着自家无赖的主子,抢人家儿子,主子这话你也真敢说!炎王还不得找你拼命!

“主子,你要不生一个儿子吧!”嗯,主子也该是成亲了。

“生,怎么生?你给我生么?”燕兮斜挑了一下眉梢,睨着十一问着。

十一汗了一下,“主子,属下是男人,生不出来孩子。”

燕兮一副你是白痴吗的模样,不耐着,“这不废话,你若生得出来孩子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

十一被噎了一下,撇了撇嘴,“主子就找一个女人生啊,反正主子的女人也很多的,随便挑一个就是了。”

“你以为是挑大白菜啊!就那些女人怎能生出的像炎不离这般讨喜的孩子,我还就要炎不离给我当儿子了,你自个琢磨一下,怎么把炎不离抢过来当我儿子,若是琢磨不出来,哼,你知道后果!”

十一彻底给跪了,主子你还敢再耍无赖一点么?人家是有爹的人,还那么的宠他,你让他怎么给你抢过来当你儿子啊!主子,不带你这么玩人的。

“十一,你说这当爹该是如何当?嗯,回府后,你记得给我找一本如何当爹的书,我既然要当爹了,自是要好好的学习一番,不然到时出错惹了我儿子不高兴就不好了,”燕兮浅酌着酒,喜爱的睨着炎不离,说道。

十一还在心里哀嚎着便又听见自家主子的这番话,顿时是差点禁不住一个腿软就给他跪下了,主子,你还真给当真了!你这是要让他作死的节奏么?

炎不离还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是遭人给惦记上了,依旧是津津有味的吃着糕点。

炎倾瞥着她,摸了摸她圆鼓鼓的肚子,微微的皱了皱眉,拿过了炎不离手中的糕点,“蛋儿,少吃一点糯米糕,晚上容易积食。”

“爹啊,我心情好,”炎不离抬眸看向了他。

“嗯,我知道,”淡淡的应着,炎倾端开了桌上的糕点,递给了身后的夜荼和辰让,“心情再好也不准再吃了。”

见到糕点被端走,炎不离砸吧砸吧了下嘴,竟也没恼,估计是心情太好了,却是瞥见了桌上的酒壶,她穿越过来貌似还没有喝过酒,正好眼下有点口渴,一把拿过了矮桌上的酒壶,炎不离打开盖子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很是辛辣却喝着非常的爽口。

“蛋儿,这白茅酒很烈,也很醉人,”看着她炎倾又是一惊,赶紧抢过了她手中的酒壶,真是不然他省心。

“呃,”炎不离打了个酒嗝,白嫩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双眼迷离的瞅着炎倾,舔了舔嘴唇,“爹啊,这酒很好喝,再给我喝一口。”

话音刚落炎不离醉倒在了炎倾怀中,看着醉过去的她炎倾禁不住笑了起来,亲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让你贪杯了,怕是稍后酒醒来头还要疼。

抱着炎不离站了起来,炎倾对着莫子御说了一声便离席了,众人看着炎倾离去的身影也见怪不怪了,他一向都是宴会没结束便离去的。

莫南凌看着炎倾,抿了抿唇,放下了酒杯,噌的站了起来,“父皇,儿臣有点事要跟炎叔说一下,请容儿臣离开一下。”

莫子御看向了他,自从炎不离是废物的事被传来他便一直闷闷不乐,自家儿子的心思他也是了解,答应着,“嗯,去吧!”

得到莫子御的应允莫南凌赶紧追了出去,“炎叔。”

在乾坤殿前,莫南凌叫住了他,噌噌的跑了上去,表情有些扭捏,看着昏睡在炎倾怀中的炎不离,是一脸歉疚了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炎叔,我没有想到离儿会没有灵气,我不该让他去测灵气的,我吩咐过我的同学不让他们传出去的,可最后还是闹得众所皆知,炎叔真的对不起。”

炎倾看着莫南凌半响没有说话,就在莫南凌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了起来,蓦地笑开了,“凌儿,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想要保住一个秘密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可靠的,凌儿,心狠你要学着点,这是位居皇位者最必要的条件,至于这事,传开了也无所谓,你也不必太过自责,”说着炎倾看了眼怀中的炎不离一眼,“她从一开始知道自己是废物后就根本没有将这事给当回事,以前我还以为她是为了不让我忧心才故意伪装与此,现在看来她是真的不当回事!也好,她也不必为此忧伤。”

“炎叔,离儿早就知道自己是废物了?”莫南凌有些诧异,那离儿知道自己是废物为何还要同意测灵气?也许离儿也是想再确认一下吧!

“嗯,凌儿莫可嫌弃她。”

莫南凌冲着炎倾笑了起来,坚定着,“炎叔,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嫌弃离儿的,我会好好保护他,不让他受一分的伤害。”

“好,记住你这话,快回去吧!”

“嗯,炎叔再见,离儿再见,”莫南凌道别了一下,看了炎不离,终是迈开步子离去了。

“爷,小爷为何会没有灵气?那日在红霞镇的客栈明明感受到小爷强悍的灵气波动,不该是没有灵气啊!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辰让至今都有些不敢相信炎不离会是没有灵气的废物。

“这事我也在想,也查过很多书籍,可惜没有像她这样的记载,罢了,不管有没有灵气她都是我炎倾的女儿,”炎倾爱怜的看着炎不离,笑道。

这时缓缓走来了一身着月白锦袍,身材硕长的男子,“爷,我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回到王府了吧!这宫里待着实在是太无聊了,”清吟看着炎倾抿笑着,“爷,这莫子御还曾经挖你墙角呢!还好我内心终是坚定于爷,无论他再多的诱惑我也是坚守着阵地,爷,你看是不是该嘉奖我一下。”

炎倾瞥着一副财迷样的清吟勾了勾唇,“爷赏你个女人,桃夭如何?”

一听桃夭,清吟炸毛了,嫌弃着,“爷,那个女人你还是赏给辰让吧!我是无福消受,爷,你给点实质性的东西呗!”

“不如这样吧!寂贵妃欠着炎王府一百万金币,这笔债就由你去追回来了,务必要追回,到时自是少不了你,”说着炎倾也不再看他举步离去了。

清吟愣在了原地,你们那么坑人家的钱,还去向寂贵妃要债,他不死也得脱成皮啊!爷,他不要赏赐了。

辰让和夜荼拍了拍他的肩膀,辰让说道:“这事辛苦你了,唉,一回来就干这种不讨好的事,该说你倒霉还是你倒霉呢!”

二人有点幸灾乐祸的看了清吟一眼,跟了上去,身后传来了清吟的哭嚎声,“爷,我错了,我不该要赏赐的,别让我去要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