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儿子,我是你爹/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7 儿子,我是你爹

夜色浓厚,宽敞的街道褪去了繁华之后显得有些萧条了起来,一辆马车从宫门奔驰而出哒哒的在安静的街道上奔跑着。(www.ziyouge.com)

马车里,清吟坐在一旁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正给炎不离盖着薄毯的炎倾,咂了咂舌,何时见过爷这般慈爱的一面了?看向了昏睡着的炎不离,她脸色泛红,水嫩嫩的肌肤让人恨不得去掐上一把。

清吟有些手痒,抿了抿唇,却是不敢动作,在爷面前掐上小爷那不是找死!

“爷,小爷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天兽?”清吟问着,对于炎不离的事夜荼和辰让已是告诉过他了,他本是跟在炎倾身边的医师,只是几个月前莫子御中毒炎倾便派他去皇宫治疗莫子御。

“不是,古书上记载天兽就算是可以化形,也不会一破壳便是人形,”炎倾掖了掖薄毯,抬眸看向了清吟,“不管她究竟是什么,她都是我炎倾的女儿。”

宛若星辰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淡漠,但清吟知道爷是认真的,扯着嘴唇笑了笑,“小爷能遇上爷是何其有幸!”

“不,是我遇上她才是何其有幸!”炎倾宠爱的看着炎不离,缓缓道。

清吟心下一惊,看着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诧异,没想到爷竟是如此看重小爷!

蓦地软榻上的炎不离嘤咛了一声,爬坐起了身子,砸吧砸吧了下嘴,一双大眼睛朦胧的看着炎倾,黑亮亮的瞳仁反映着他,炎不离呆呆的眨了眨眼,猛地扑上了炎倾。

突来的力道让炎倾顺势斜躺在了软榻上,炎不离压着他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瞥着他双眸微眯了一下,随即挑着眉梢,短小的手指捏住了炎倾削尖的下巴,勾了勾唇,说道:“哟,男人,长得挺好看的,一夜多少钱?姐就要你了。”

语气很是轻浮,那一副的痞样在稚嫩的小脸上竟是显得出奇的有韵味,炎倾看着她闪烁了下眸子,略微有些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正要开口说话,身下传来了力道,炎倾顿时抽了一口气,怔愣的看着趴在他身上的炎不离,她竟然将他那玩意给捏住了!

恶趣味的捏了捏手中的玩意,炎不离瞥着炎倾笑容更加的深了,脑袋下沉了几分,呵了口气,声音带着一丝娇媚,“男人,你这玩意还挺不错。”

一旁的清吟早就被炎不离突来的大胆动作给惊住了,张着嘴呆愣的眨了眨眼,听到她这句话,不禁瞪大了眼睛,这时马车传来了一个颠簸,清吟愣是从坐榻上摔了下来,连忙爬起身,看着被炎不离压在身下的自家爷,转眸,四五十度角明媚忧伤的看向了车顶,他家英明神武,洁身自好的爷竟然被自己的女儿给扑了,还是一番调戏!真是要逆天啊!

感受到身下的变化,炎倾冷沉着一张脸,睨着炎不离,钳住了她的手臂,就将她给捞在了一旁,自个也坐了起来,冷淡的瞥了清吟一眼。

接受到他的目光清吟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一分!

炎倾绷着一张脸,敛下了心中的那一丝尴尬,紧抿着红唇的睨着炎不离,不悦的挑了挑眉眼,这丫头真是春闺秘事看多了!竟敢如此的大胆!

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炎不离瞥着炎倾,短短的一手豪气搂在了他的脖颈上,整个人也随之凑了上去,直视着炎倾的黑眸,炎不离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说道:“男人,姐看上你了,跟着姐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怎样?”

“噗,”清吟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赶紧的捂住了嘴,抬眸怯怯的看了眼炎倾,嘴角却是禁不住的咧着,别说,吃香的喝辣的,小爷还真挺霸气!

炎倾瞅着她深深的呼了口气,她那泛红的脸颊,迷离的双眼,明显就是在耍酒疯,大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腰,一手轻柔的捏住了炎不离的下巴,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磁性,煞是好听,“炎不离,我是你爹!你这丫头!”说到最后声音才有了一丝气急败坏。

炎不离不爽的甩开了炎倾的手,紧蹙了下眉头,挑眼着,嗤笑了一声,“爹,呵,我一个孤儿哪里的爹,男人,你这玩笑可不好笑。”

话音刚落,炎不离像是想起了什么,呵呵的痴笑了两声,又自个反驳了起来,“诶,对了,我有爹了,他叫炎倾,嗯,你是我爹么?”

拖着带有一丝撒娇的尾音,炎不离捧起了炎倾的脸颊,手上左右的摆动了一下,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眉眼笑开了来,双手抱住了他的脖颈,快速的亲了一下他的嘴唇,朗声着,“嗯,你是我爹,炎倾,呵呵,我有爹。”

看着眼前耍着酒疯的炎不离,炎倾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向了清吟,“有醒酒的药没?”

清吟抬头看向了他,“爷,我身上的丹药没有醒酒的,要给小爷醒酒是要回府上才能调制了。”

“爹啊,嘘,我跟你说个秘密,”一根食指竖在了炎倾的嘴唇上,炎不离神秘兮兮的说着,“爹啊,我告诉你哦,其实我每次哭都是装的,可是你偏偏还要吃这套,你这个二愣子,哈哈!”

二愣子!炎倾嘴角一抽,看着她问道:“那你为何装哭?”

“那是因为我不爱哭啊!呵,我怎么可能会像那些小屁孩一样大哭着,所以我每次都是装哭的,也就是骗骗炎倾而已,哈哈。”

炎不离得瑟的笑着,清吟看着她不忍的挪开了视线,小爷,你将你这秘密说出来不知你日后会反悔么?

等日后炎不离想起这一举动她还真的是悔得心肝疼,是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泥煤,让你丫的嘴贱给说出来了。

细碎的阳光自窗棂照射了进来,炎不离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觉头有些疼,揉了揉太阳穴,打了哈欠,双手高举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后一骨碌的坐了起来,便看见倚在床边看着书的炎倾,顿时咧嘴笑了笑,甜甜的喊着,“爹啊,早!我有些头疼。”

炎倾放下了手中的书,看了她一眼,拿过一旁案几上的绿色药丸,轻轻的戳了戳炎不离的额头,“让你昨晚贪杯了,知道宿醉后头疼了吧!诺,把药吃了,”说着将药递给了她,一手也端过了案几上的水杯。

看着小小圆圆的绿色药丸,炎不离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中药,拿过来就放进了嘴里,炎倾也适时将水杯送至了她嘴边,炎不离俯了俯头含住了水杯,咕噜咕噜的就大喝两口,咽下了嘴中的药丸。

突然炎不离怔愣了一下,她记得她喝醉了是有耍酒疯的习惯,具体耍酒疯耍的是什么她醒后是完全不记得,但七刹说,她耍酒疯是很毁三观,很木节操,很木下限,那个画面她就是微微的想一下,她都觉得是美得不敢看。

抿了抿唇,炎不离向炎倾凑了上去,小心的问着,“爹啊,昨晚我没做出什么事吧?”

炎倾睨了她一眼,拿过了一旁的衣裳给她穿戴了起来,表情很是平淡,“没有,你醉后就一直昏睡着。”

顿时炎不离放心了下来,抿唇笑着,“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炎倾瞥着她没有说话,给她穿戴好了衣裳,又给她梳洗了一番才抱着她出了内室,在八仙桌旁坐了下来。

桌上摆放着几碟小菜和一碗热腾腾的米粥以及一杯虹牛奶,吃早饭前喝一杯虹牛奶已经是炎不离的习惯了,端起了水晶杯她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坐在一旁的炎倾看了她一眼,给她布起了菜。

端起了青瓷小碗,炎倾捻起了勺子上下的舀着给粥散热着,修长的手指白嫩又骨节分明,炎不离喝着虹牛奶斜睨着他,不得不说炎倾的手真的是很好看。

大口的喝完了最后一口虹牛奶,炎不离放下了水晶杯,爽快的呼了口气,这虹牛奶喝完后她每次都觉得神清气爽,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见她喝完了,炎倾舀起了一勺米粥在嘴边吹了吹喂向了她,炎不离也习以为常的张嘴含下了米粥,说实话炎倾很宠她,她的事他几乎都是亲手亲为,有时候宠得她都认为自己真的是个五岁的小孩了,她这是真的给醉了。

“爹啊,你吃早饭了没?”咽下了米粥,炎不离看着炎倾说道。

炎倾夹过一筷青菜,放进了碗中,又舀起一勺喂向了她,语气带着一丝宠溺,“以为像你这个小懒虫赖床啊!早就吃过了。”

“嘿嘿,”炎不离讪讪的笑了起来,“哦,对了,爹啊,记得让人去找寂贵妃要债,她昨晚不是很会显摆炫耀么?不是觉得自己很是土豪么?这次就让她好好的土豪一下,不肉疼死她,哈哈!”

想起昨晚寂萤岚难看的脸色炎倾也愉悦的勾起了嘴角,“已经让清吟去了,蛋儿,没想到你还挺会坑人的。”

炎不离冲着他狡黠的眨了眨眼,“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炎倾瞅着她哼笑了一声,“呵,你这丫头还挺无赖的。”

只是一夜的时间炎不离是废物这事便传得南城众所皆知,对于她的非议是不断,有惊讶的,有鄙夷的,也有看好的,反正就是各执一词,炎不离也在不知不觉中火了起来。当然她是不知道这事,不然肯定会吐槽一下,南泗国的传播速度堪比现代的互联网啊!

炎王府对于她是废物这事是没人敢议论,且不说炎倾早就下令不准提及此事就平时炎不离在府中亲和的一面是让众人非常喜欢这个小主子,自也是没人愿意看见她为这事伤心,所以众人是很默契的对这事缄口不语。

午后的竹林总是在地上洒落着斑驳的影子,清凉中也带着一丝炎热,青翠的竹叶在微风中颤颤的晃动着。

趁着炎倾睡午觉的时间,炎不离都会在这片竹林里晃悠着,做一些训练后便悠闲的躺在青石板的地上看着上空茂盛的竹叶,这时她觉得自己的心会很平静下来,她很享受这个感觉。

此时,她正一手枕在脑后,小嘴里叼着一嫩绿小根的竹枝叶,一脚搭在膝盖上,一副痞痞的模样中却也不失俏皮。

抬起了手一团呈金色的莲花形火焰在她的手掌中熊熊的燃烧着,炎不离看着它勾了勾唇,一握拳火焰便消失了在手中,之前她都是在这竹林里修炼的,但是一次无意之间又进入了冥想空间后她发现在冥想空间里的修炼是在外面的好几倍,之后她掌握了进入冥想空间的秘诀便一直在冥想空间里修炼,而且对于她这么个测不出灵气的废物在冥想空间里修炼是无比的安全。

而在那块毒舌大石的鞭策下她的元素化形是已经达到了中级的水平了,她自个是挺满意的,但那大石却还是对她一番鄙夷,说是她这天赋跟之前的那些人比起来连个屁都不是,当下炎不离的脸就难看了起来,若不是踹上它自个会脚痛,她早就踹她千八百回了。

拿下了嘴中的竹枝叶,炎不离打了个哈欠,这么躺在地上,那阳光也稀疏的照在身上,暖暖的倒还是生出了一丝困意,眨了眨眼,就要闭眼睡时,光明珠从小腹飞了出来。

炎不离看着光明珠嘴角一抽,从自个肚中飞出一玩意她还确实没有习惯过来。

又是一阵白光一闪,面前陡然站着身着大红色锦裤,裸露着上身的男人,睥睨着地上的炎不离,想起上次她的那一脚他是缓了好几天才缓过来,脸色就不好了起来,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喂,小屁孩起来。”

炎不离斜睨着他,不耐的翻了翻眼皮,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男人在光明珠内,而光明珠又在她肚子里,那这么说来这男人不是也在她肚子里,这事好惊悚有木有?

炎不离的脸上有着一丝的怔愣,这时一旁的光明珠飞了过来讨好的在她的脸上蹭了蹭,就好像是在给她打招呼,炎不离睨着光明珠挑了挑眉,不愧是十灵珠之一,真特么的有灵性。

见到光明珠对炎不离这番亲昵的动作,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对着炎不离不爽的哼哧了一声,心中有些幽怨,以前小光明只跟他一个人亲热来着,现在有了主人后一切都变了,他此时都能感觉到小光明高兴的心情,泥煤,这个死小屁孩!抢了他的小光明,绝逼的跟他势不两立!

看着一副妒夫样的男人,炎不离抽了抽嘴角,瞥了眼一旁的光明珠,想到了什么,勾唇笑了起来,“小光明啊,以后别让这个男人寄宿在你体内。”

“小屁孩,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次,”一听她这话男人就火了,恶狠狠的瞪着她就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一样。

噗,炎不离喷了,她不过就是试探一下没想到这男人还真给炸毛了,他还真的是恋上光明珠了,莫名的炎不离对光明珠有些同情起来,这男人肯定是想得到它然后又得不到所以就给产生了扭曲的心理,死变态!

“明子,听我的话,我这是为你好,”拿过光明珠炎不离摸着它说道。

光明珠静静的怔愣了半响,终是听自家主人的话在周身散发了下光芒,算是应着她。

男人瞬间是瞪大了眼睛,哀怨的盯着光明珠,只觉得晴天霹雳,他整个世界都倒塌了,从他有记忆时他一直便跟光明珠相依为命,如今小光明听从主人的话不要他了,要抛弃他了,不能,不能这样!

看着炎不离狭长的凤眸升起了怒意,手上聚起水元素就朝炎不离袭击而去。

炎不离身子一滚躲开了水元素的攻击,翻身站了起来,瞥着眼前的男人眯了眯眼,手掌抬起金色的火焰自手中火热的袭向了男人。

男人看着金色火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皱起了眉头,一道水流而出挡住了来势汹汹的火焰。

火与水向来不相容,二者汹涌的在空中较量着,强大的灵气波动席卷了整个竹林,竹子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沙沙作响的声音有些杂乱。

两人也没有正要打斗的心思,水火终是在空中彼此消逝,炎不离勾唇冷眼的看着男人,眸中闪过一道冷光,他的实力至少在蓝阶之上。

男人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了炎不离,一身藏青色锦袍,个子娇小,脑后松松散散的发髻有些凌乱,面白唇红倒是眉清目秀,男人忽而笑开了来,一个五岁的孩子居然已经是青阶初级了,这般天赋绝对会在风云大陆上掀起一阵风浪的,最重要的是她的火元素居然是金色的火焰,脑海中模糊闪过一道的人影,他想要抓住脑子又是一阵剧痛,让他什么也想不起。

抿了抿红唇,男人一改之前臭屁又爱炸毛的气质变得肃穆了起来,瞥着炎不离,冷声着,“你究竟是什么人?”

炎不离也诧异了一下他的这番改变,拨了拨耳边的一缕发丝,挑眼睨着他,“这话该是我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人愣了一下,歪了歪头想着,最终是烦躁的皱起了眉头,“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记不起从前的事了,也想不起自己为何会变成一缕魂魄?”

“魂魄,这么说你是鬼了”炎不离惊讶了一下,她还从来没有想过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会是一缕魂魄。

男人勾唇笑了笑,得瑟的冲着炎不离挑了挑眉,“小屁孩,你怕了。”

“呲,”炎不离不屑的哼哧了一声,“我会怕你,我在想你怕不怕狗血,若是哪天把我惹毛了,就往你身上泼狗血,不灭了你!”

男人抽了抽嘴角,“小屁孩,你的心思很歹毒啊!这样不好!”

“对于你何必心存善良,”炎不离瞥着他勾唇笑道。

“我又不是什么坏事做尽的大恶人,你凭何不对我心存善良,你不觉得我很可怜么?”男人又炸毛了,对着炎不离就是一通吼。

“谁知道你以前是不是坏事做尽才落得这般下场,你不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说话别这么肯定。”

“你,”男人语噎了一下,手指着炎不离又一脸凶狠了起来。

炎不离睨着他得瑟的笑着,这时传来了莫南凌的声音,“离儿,你在这啊!真是让我一通好找。”

便见莫南凌身着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笑脸盈盈的快步走了上来,炎不离一愣,让手上的光明珠回到了体内。

“离儿,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啊,这里没看见其他人诶!”莫南凌站在了炎不离的面前,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

他看不见那男人,炎不离瞥了男人一眼,看着莫南凌说道:“没有啊,自言自语罢了,不过若说真要与人说话,那就是一个禽兽。”

站在一旁的男人变了变脸,不爽的瞪着炎不离咬了咬牙,“死小屁孩,你才是禽兽。”

莫南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离儿,你就别忽悠我了。”

炎不离笑了笑,“对了,莫南,你怎么来了?”

“在宫中待着无聊来找你玩,还有是想当面给你说声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是,没有,不是,离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莫南凌慌乱的解释了起来。

“莫南,没事,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正好,我也无聊,我们出府逛街去吧!”

“啊,出府,”可外面到处都在传离儿是废物这事,出府好么?正纠结着,却见炎不离已经走开了,莫南凌连忙是跟了上去。

街道上人声嘈杂,好不热闹,炎不离吃着零嘴叹了口气,作为一名资深的宅女在现代她可以做到三个月不出门,可是在古代她表示她绝对在府里做不到三个月不出门,果然再资深的宅女一遇上古代,那早晚就是被逼疯的节奏!她不就是一列子,活生生的被逼着不宅了!

听见炎不离的这声叹息,莫南凌紧张了起来,拉住了她的手,“离儿,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好,走吧!我们回府。”

莫南凌拉着炎不离就要回头,炎不离甩开了他的手,“莫南,我知道我是废物的事已经传遍了南城,我说了我不在乎,你别这么敏感好不好!”

“废物,居然说你是废物,那些人瞎了眼吧!”男人把玩着胸前长长的头发,玩味的睨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幸亏别人看不见他,不然就那裸露的上身在这民风封建的街上还不闹得整条街都沸腾起来,就是不知这闹起来他会被打么?

南湖,位于南城的东边,湖清水好,是南城里出了名的风景地,远远望去,湖水就像一面明镜,天水一色,浩瀚无边。

莫南凌和炎不离走到了湖边,岸上的绿柳婀娜多姿,柳条正随着清风摆动着。明亮的湖水清盈盈犹如一面起皱的缎子,阳光洒落在湖面上像是满湖碎金。

一艘艘的船只游荡在湖面上,船桨激起的微波荡起一圈圈的漪涟,看着这一幕炎不离升起了游湖的冲动,正准备跟莫南凌说,却见他早已走向了一旁的船家。

“喂,小屁孩,他们为何传你是废物?你这天赋可谓是恐怖啊,连我都甘拜下风,”男人双手枕在脑后,模样有些轻佻,瞥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看向了他,“喂,男人,别叫我小屁孩,我有名字,炎不离,至于你都甘拜下风,你不是失去记忆了,你知道!”

男人轻咳了一声,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我就随口说出来了,我不叫你小屁孩,你也别叫我男人。”

“那叫你什么?你有名字么?”炎不离挑了挑眉,好以整暇的看着他。

男人撇了撇嘴,一副你很笨的看着她,“取个名字不就得了,傻!”

“那好,以后就叫禽兽吧!”

“小屁孩,你欠抽是吧!”男人放下了双手,对着她吼了一声。

炎不离勾唇笑了笑,对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你激动撒,秦始皇的秦,首位的首,秦首,自个想歪了吧!男人淡定点好!”

分明就是在忽悠他,男人睨着炎不离倨傲的哼哧了一声,问着,“秦始皇是谁啊?”

炎不离但笑不语,这时莫南凌跑了过来,“离儿,租好船了,走吧!”

船只不大却也是小巧玲珑,一番雅致,此时已经有一名船夫在船上等着他们了,上了船,船夫吆喝了一声,就撑着船桨划开了船。

今儿的太阳不是很大,天气也没有以往的炎热,炎不离站在船头上迎着扑面而来的风,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手,倒是有些惬意。

莫南凌站在她身旁,看着她抿唇笑了起来,风拂来撩动起了他的衣摆,莫南凌也学着她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手。

看着跟风的莫南凌一旁的男人,哦,不,秦首鄙夷的哼了声,抱臂欣赏起了湖两旁的风景。

突然船只颠簸了一下,三人差点没站稳,便见船上陡然出现了一群拿剑的黑衣人,对着炎不离就凛然的刺了过去。

莫南凌当下一惊,连忙将炎不离护在身后,与那些黑衣人过起了招。一时间船只上灵气涌动,刀光剑影。

一艘豪华大气的帆船里,燕兮斜卧在软榻上媚眼如酥的吃着一旁侍女剥了皮的葡萄,欣赏着眼前的一众男子跳的舞,男子们跳得婀娜妖娆,丝毫是不输女人。

“十一,让你办的事办得怎样了?”咀嚼下了一颗葡萄,燕兮问着。

一旁的十一剧烈的抽搐起了嘴角,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家主子,“主子,那事属下还在办。”

“都好几天了。”

“主子,抢人炎王的儿子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好的,但属下会尽快办好这事。”

挥开了侍女递来的葡萄,燕兮看向了十一,嘴角勾着笑,一脸的温和,“十一,你办事的效率是变差了啊!”

十一一惊,知道他是动怒了,可这事,主子,你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要抢炎王的儿子你怎么就不自个去,心里虽是吐槽着,但十一脸上却是一片谦恭,颌了颌首,声音铿锵有力,“主子恕罪,属下一定尽快办好这事。”

燕兮挑了挑眼眉,“尽快是多快?”

“主子,就是这几天。”

“嗯,还要几天,”燕兮的声音陡然变冷了几个音调。

不要几天难道还能马上就给抢过来啊!主子,请原谅他能力有限啊!十一无语的跪在了地上,“主子,属下得布署一下吧!”

“现在才布署,前几天干嘛去了?”

“主子,前几天属下在构思。”

“构思,十一,你就承认你在偷懒吧!”

“主子,属下错了,属下知错了,属下这就去,”十一瞅着燕兮一脸哭相了起来,好吧!他逃不出自家主子的火眼金睛,他前几天确实偷懒了,可这事要怎么下手啊?直接抢过来那不得对上炎王,噗,主子,那时他会死的。

燕兮睨着十一这才满意的挑了挑眼皮,“嗯,早去早回。”

十一哀怨的瞅着炎倾站了起来,转身便要走,却不小心从船窗处瞥见了不远处船只上的炎不离,当下大喜,“主子,炎不离在那,属下这就给你去抢过来,”说着就快步的走出了船舱。

燕兮抬眸看向了船窗,便见一把剑向船头上的炎不离刺了过来,一双桃花眼瞬间冷了下来,敢伤他儿子!手掌一挥,一道灵气向那黑衣人打了去,与此燕兮站起了身走出了船舱。

炎不离瞥着向他刺来的黑衣人正要躲过却见他是突然飞起,重重的落在了湖水中,炎不离嘴角一抽,泥煤,玩自残啊!

还不待她有更多的想法,又是一黑衣人向她袭来了,莫南凌正纠缠在两个黑衣中,已经是顾及不暇了,一旁的秦首倒是悠闲,瞥着炎不离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模样没有一点要出手的念头。

炎不离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忿忿咒骂了一句,“禽兽。”

躲过了黑衣人的一击,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俯身对着黑衣人一勾脚,他只是踉跄的挪了挪脚步,并没有被绊倒,炎不离有些懊恼,靠,她的力量还是不够,看来平时得再加强训练了。

黑衣人居高临下的瞥着炎不离,对着她打出了一道灵气,举剑就朝她劈了去。

炎不离躲过了那道灵气,剑在她后方刺了过来,炎不离眯了眯眼,正要聚起灵气,身子却是一热,随即便被人抱开了。

看着眼前一身大红色衣袍,面若桃瓣,鬓若刀裁,生得极其妖娆邪魅的男子,炎不离眨了眨眼,却见他看了过来,目若秋波,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尽是妖媚之色,性感的红唇勾了勾,燕兮声音清朗道,“儿子别怕,有爹在。”

噗!儿子!爹!神马情况?炎不离看着他瞪大了眼睛,咂了咂舌。

燕兮抱着炎不离站在了船舱上,睥睨着底下一众黑衣人,眸子眯了眯,一团紫色的雷元素在上空乍现,形成几股闪电朝着一众黑衣人劈了去,顿然便听黑衣人惨叫了一声,纷纷倒在了地上。

“一群小小的黄阶也敢来刺杀我儿子,不是找死是什么,”燕兮鄙夷了一句,看向了炎不离是一脸的笑容,想起了什么连忙捂住了她的眼睛,“儿子,别看死人,晦气,爹带你去爹的船上!”

说着脚下一跃,竟是利用灵气飞到了一旁的大船上。

莫南凌正在愕然突然死掉的黑衣人,便看见炎不离被一红衣男子给带走,顿时惊慌了起来,大吼了一声“你是什么人?快放下离儿。”

也在这艘船上的十一走上前,拍了拍莫南凌的肩膀,“你放心,主子是不会伤害他的,”主子还要让他做儿子呢!疼他都来不及。

说完十一也脚下一跃飞回了船上,船头上的秦首眼眸闪了闪,看了眼莫南凌,跟着飞了过去。

看着十一飞身离去的身影,莫南凌愣了一下,灵气飞跃,高阶的技能,他只是听说过还没有见过,更是不会了,想起炎不离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冷静的扯着嗓子喊道:“船夫,向那艘船靠过去,快。”

炎不离坐在凳上打量着船舱,很豪华也挺雅致的,不小心瞥见了身旁快要笑烂嘴的燕兮,抽了抽嘴角,这男人从刚才开始就一个劲的说她是他儿子,他是她爹,泥煤,神经病吧!

“儿子,饿不饿?刚才没给吓坏吧!不怕不怕,爹给抱抱,”燕兮说着就要抱起炎不离,他发现抱着他好好玩,身子软软热热的,他抱着心里好舒服。

炎不离怪异的睨着他不客气的挥开了他的手,“你没事吧?”确定不是疯子!

“儿子你是在关心我么?爹好开心啊,你放心儿子,爹没事的,就那些黄阶的人爹还没放在眼里,”燕兮笑得合不拢嘴,激动着。

炎不离眼角一抽,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不跟这疯子计较,“谢谢你刚才出手相助,我要回家了。”

说着从凳上站在了地上,炎不离抬脚便要走,燕兮一把抱起了她,咧着嘴的笑容更加的泛滥了,“好的,儿子,爹这就抱你回家。”

炎不离终于忍无可忍了,她是出自无奈才会认炎倾当爹,可特么的这二货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竟敢占她便宜!

激动的揪住了燕兮的衣领炎不离激动的怒吼着,“特么的谁他妈的是你儿子了,再敢叫我儿子说你是我爹,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被炎不离一通吼燕兮有些委屈,可怜兮兮的瞅着她,“那不叫儿子叫什么?”

“什么也不准叫,”炎不离瞪着他依旧吼着。

燕兮看着她抿了抿唇,“那叫小离儿,小离儿,爹带你回家。”

炎不离翻了翻白眼,“都特么说了你不是我爹,老子有爹了。”

“可是,小离儿,我喜欢你,所以我是你爹!”

噗,炎不离看着燕兮喷了,睥睨着他,说道:“喜欢我就是我爹,那你喜欢上一个年迈的老女人你岂不是她儿子了。”

炎不离讽刺了一句,燕兮看着她思虑了一番,随即认真的点了点头,“并无不可能,”看得顺眼的老女人当她儿子又有什么!

这下炎不离是彻底无语,这人的脑子是什么构造的?这么的吊炸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柔和了下来,“放我下来。”

“小离儿,我想抱着你。”

炎不离瞪了他一眼,声调上扬了几声,“放我下来。”

见她又是一副要炸毛的模样,燕兮哦了一声,听话的放下了她,若要父慈子孝,身为父亲一定要聆听孩子的心声,嗯,他记得呢!

炎不离瞥着他坐回了凳上,她现在在船上肯定是逃不了,对着燕兮说道:“让人把船开回岸上去。”

“嗯,好的,”燕兮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看向了一旁的十四,“十四,没听见小离儿的话,还不吩咐下去把船开回去。”

刚才的一幕已经是让十四早就满头黑线了,主子,你太没节操了,嘴角一抽,十四看了眼自家主子,出了船舱吩咐下去了。

燕兮端过桌上的一盘葡萄拧下了一个,动作笨拙的剥着皮,炎不离抱着臂,好以整暇的睨着他,挑了挑眉,“你要是想要儿子,可以自个生一个啊!”

“我喜欢的是你,生的儿子看不上,”燕兮认真的剥着葡萄皮,眼皮也没抬一下的说道。

炎不离嘴角一抽,却是感觉良好,颇有风范的拨了拨额上的碎发,唉,只怪她太优秀了!自我良好的叹息了一声,炎不离问着,“我们没见过面吧?你怎么就喜欢我了?”

“见过面啊,谁说没有见过,就在前几天的宴会上才让我喜欢你的,”燕兮依旧是认真的剥着葡萄皮。

“这么说,你是知道我的身份了。”

“嗯,知道,炎王的儿子,宏瑞世子嘛!”终于燕兮剥好了皮,满意的咧嘴一笑,看着了炎不离,向她喂了过去。

看着眼前被剥得坑坑洼洼的葡萄,那只白皙的手指上还流着葡萄汁,炎不离很是嫌弃,“还是你自个吃吧!”

看着她嫌弃燕兮皱了皱眉,瞅着葡萄是觉得挺难看的,连他都不想吃,唉,平时都别人给他剥葡萄的,原来挺难剥的。

将葡萄丢在了桌上,手伸向了空中,一旁伺候的婢女走上前来,拿着一条干净的帕子认真的擦拭着他沾有葡萄汁的手。

公布一下昨天中奖的名单,留言的昨天就奖了,中奖没有留言的妹纸记得留言哦!

以下是前十的名单,qquser7828930,佩玉之人,mayi135719,雪拥蓝城27,hd12丹,liu781122208,qquser7851438,dusilayu31,tiangyanqong,凤之影草。

呜呜,至于带九的,请原谅,带九的偶没有数据了,偶一直以为今天还是能看到昨晚的订阅的,哪知道凌晨就清零了,今天偶都把后台翻完了都没有看到,后来听人说了才知道的,至于上面的前十名单还是偶昨晚打赏的照下来,真的是不好意思!

偶悔过,捂脸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