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风骚尚书/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8 风骚尚书

看了眼为燕兮擦拭着手的婢女,炎不离撇了撇嘴,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睨着燕兮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爹是炎王,你还敢让我当你儿子,你未免也太不把我爹放在眼里了吧!”

擦拭干净了燕兮的手,婢女退到了一旁。(www.ziyouge.com)燕兮将手放了下来,看着炎不离抿笑道:“我又不喜欢他,为何要将他放在眼里!”

炎不离喝着水的动作一顿,瞥着燕兮抽了抽眼角,据她所知她爹在南城里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有谁敢不把他放在眼里,这男人的思维果真不是正常人,有点欠打!

“小离儿,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是我会等,等到你认我做爹那一天,”燕兮突然认真的说道,是一脸的郑重。

特么的要不要说得这么暧昧!船舱里的众人不禁抽了抽嘴角,十一和十四是不忍直视自家主子,别开了眼,主子,你还敢再没节操一点么?

“噗,咳咳,”炎不离一口水呛到了喉咙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特么的这男人想当爹想疯了吧!

见到炎不离被呛到,燕兮一脸紧张了起来,连忙拍着她的背,担忧着,“小离儿,你没事吧?喝口水怎么都这么不小心。”

一巴掌一巴掌重重的拍着她的背,拍得炎不离只感觉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这男人是故意的吧!下手这么重,翻了翻白眼,不爽的挥开了燕兮的手,炎不离怒瞪着他咳嗽了两声,“咳咳,特么的下手这么重,咳咳,你是故意报复我的吧,咳咳。”

“我是打疼你了么?”燕兮看了看被挥开了手,脸上有些无辜,“我平时都是这个力道的,”讪讪的说了一句,动作轻柔的揉起了她的后背。

“别碰我,”炎不离烦躁的挥开了他的手,挪了挪板凳,离他远一点,待会上岸她就跑。

“小离儿,我不是故意的,”燕兮看着她的这一番举动,有些受伤。

炎不离白了燕兮一眼,没有理会,这男人就是蛇精病!

“我觉得那男人是故意的,小离儿,”早就坐在一旁的秦首看了眼燕兮好以整暇的睨着炎不离说着,还故意学着他叫了一声。

炎不离睨着秦首,不耐的呲了一声,刚才看见她被人追杀他居然抱着臂在一旁袖手旁观,现在又在一旁说风凉话,眸子闪了闪,你这辈子休想进入光明珠内了!

大船终于靠岸了,炎不离不动声色的走出了船舱,下了船正要牟足劲的就跑,还不待她开始行动,整个人就被燕兮抱了起来,便见他一脸乐呵呵着,“小离儿,爹带你回家。”

炎不离抽了抽嘴角,剧烈的在他怀中挣扎了起来,“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抱。”

燕兮看着她咧嘴笑着,紧了紧力道:“小离儿,回家路程遥远,爹舍不得让你走,脚会走痛的,还是让爹抱着你回家吧!”

说着挑了挑眉,燕兮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还不知道你准备跑的心思了,好不容易将你抢过来当儿子!怎可就让你跑了!

另一边,莫南凌本吼着让船夫划船,哪知船夫早就被杀害了,没法只好自己动手划船了,马上就要接近那抱走炎不离男人的大船,岂料大船突然移动了起来,很快就将他甩得远远的,莫南凌气结,咬牙连忙追了上去。

等他累死累活终于将船靠岸了,便见燕兮抱着炎不离上马车离去的一幕,莫南凌来不及喘口气又连忙提脚追了上去。

坐在马车里炎不离瞪着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燕兮,还说什么路程遥远,舍不得让她走,她还以为真的很远,特么的走几步就上了马车,说谎也不打个草稿!这男人简直是极品。

“你要带我去哪?”

“小离儿,都说了带你回家的啊!”

“我爹会找上门来的。”

“嗯,我会等着他找上门来,那时我会跟炎王商量,让你当我儿子!”

炎不离嘴角一抽,看着燕兮半响才说了一句,“你没救了,少年,为何放弃治疗?”

“我也觉得他没救了,从未见过能把无赖耍得这么理所当然的人,小离儿,你好自为之,”坐在一旁的秦首悠悠的说了一句,脸上满是看好戏的神情。

炎不离剜了秦首一眼,你也没救了。

马车徐徐的在尚书府停了下来,燕兮抱着炎不离下了马车,一脸春风得意的走了进去。

看着大门口写着尚书府的匾额,炎不离皱了皱眉,这男人是尚书?泥煤,就你这身价还敢去跟他爹叫板!特么的不是找死!得,她就看你是怎么个死法!炎不离勾唇笑了起来。

莫南凌抚着石狮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好想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休息啊,可他还是忍住了,抬头看向了尚书府的匾额愣了愣,莫非抱走离儿的男人是燕兮?居然是他!

莫南凌没有见过燕兮,但是他听过燕兮的名号,因为他是出了名的断袖,府中佳人男宠无数,可谓当真是风流,而除了炎王可以随心的上早朝以外,他也是唯一一个随心上早朝的人,倒不是莫子御宠他,而是他打着长年为朝廷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差点没累成条狗后让他的身体健康是每况愈下,经常是卧病不起的名号懒得去上早朝。

之前莫子御也为这事动怒过,带了数十名医师进府说是去探望他,实则也不过是想要揭穿他,没人知道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莫子御是脸色铁青悻悻的回宫了,自此对于他上不上早朝的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莫南凌喘息了好大一阵才缓了过来,抬脚便要往尚书府走去,顿住了动作,连他父皇都无力的人他一个人能顺利把离儿带出来么?不行,这事还是得去找炎叔。

看了尚书府一眼,莫南凌抿了抿唇,转过了身向炎王府跑了去。

燕兮抱着炎不离一进府就召集了府里所有的人,在大堂上声音铿锵有力的正式宣布炎不离是他儿子,让他们以后眼睛放亮点,别惹着小少爷不开心了。

听着震耳欲聋的的问候声,炎不离抽搐这嘴角,气得当场就狠狠的踹了燕兮一脚,你特么的还敢再无耻一点么?

此时,燕兮阁,燕兮坐靠红木椅子上,一脚搭在了凳上,裤脚卷起,露出了他洁白有力的小腿,十一蹲跪在他的脚边,正倒着药酒在他腿上揉着。

“啊啊啊,轻点十一,很痛,”燕兮哀嚎着,瞪着十一有些不悦。

十一看了眼坐在椅上像是得了重症一样的自家主子,抽了抽嘴角,不过就是被踹得有点淤青,有必要搞这么大的阵仗么?主子,你要让小少爷心疼你,愧疚于你,拜托你弄个严重点的伤行不行。

正了正脸色,十一严肃着,“主子,手上不用力,淤青散不去,属下知道你很疼,但主子你要忍耐!”

坐在一旁的炎不离看着这对活宝的主仆是彻底无语了,朝着二人翻了翻白眼,看向了房顶,人间处处有奇葩,当是淡定!

相较于炎不离的无语秦首是捂着肚子笑颠了,太有趣了太有趣了,这男人简直就是极品!

瞥着笑得在地上打滚的秦首,炎不离嘴角一抽,再次不禁的翻了翻白眼,她真的是人品爆发!身边个个是二货!

“小离儿,”燕兮可怜兮兮的瞅着她委屈的喊了一句。

炎不离斜睨着他,绝美邪魅的容颜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若是换了其他女人看见绝对是心的要碎了,炎不离是眼角一抽,只觉得万般的恶寒,睨了他一眼,跳下了椅子往一旁的书架走去了。

见她不理自己走了,燕兮赶紧放下了脚,站起身一瘸一瘸的跟了上去。

瞅着燕兮炎不离是彻底给他跪了,随意的抽了一本书,抽搐着嘴角,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燕兮就是一通吼:“不就是淤青了那么一小块,你有必要瘸成这样,你特么的当我是傻子呀!装装装,装你妹!”

“可是小离儿真的很疼,不信你瞅瞅,淤青了好大一块呢!”

燕兮委屈的说着抬起腿就往她面前一伸,炎不离气结,退了退了脚步,就是一脚给踹了上去,燕兮的动作倒也是快,迅速的放下了脚让炎不离踹了个空,笑眯眯的瞅着她有些得瑟。

炎不离嘴角一抽,懒得跟他计较,走进内室就往那红色幔帐的大床上躺着,她发誓要不是想看炎倾对上他的画面,她绝逼是不会跟那二货待在一起,真心很气人有木有?

莫南凌一路上是不敢放慢脚步,愣是一口气跑进了炎王府。

浮落居,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莫南凌,夜荼皱了皱眉,问着,“莫太子,小爷呢?守卫说看见她和你出去了,怎么就你一人回来了?”

“夜荼,没看见他累坏了,让他喘喘气,”辰让从一旁走了过来说道。

夜荼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小爷是你在照看,你却跑去午睡,若是小爷出了什么事?你就等着爷的怒气吧!”

辰让不禁一愣,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是小爷让我不准靠近竹林的,我想在府里小爷也不会出什么事,所以才……”

莫南凌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看着夜荼一脸凝重的说道:“炎叔还没有醒么?离儿遭到了暗杀……”

“什么!暗杀!小爷没事吧?小爷现在在哪?”一听炎不离遭到了暗杀,夜荼和辰让大惊了起来,激动的打断了莫南凌的话,是什么人要杀小爷?

“离儿没事,只是让燕兮给带回府上了,我怕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燕兮,所以才跑来找炎叔。”

“燕兮,”夜荼和辰让皱了皱眉,燕兮这人他们见过几次,是个不好对付角色。

“可爷现在还没睡醒,是要叫醒爷么?”辰让喃喃道,爷的起床气很大啊!估计也就是小爷敢把他扰醒。

“辰让,你去叫醒爷,”夜荼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辰让顿时一惊,连忙摇着脑袋,“不,我不去,爷的起床气我承受不住,这不死也得少半条命啊!”

“爷是吩咐你好好照看小爷的,可你却玩忽职守让小爷落入燕兮之手,你觉得叫醒爷跟这件事比起来谁更严重!”

当然是小爷的事了,辰让哭相了起来,哀怨的瞅着夜荼,正要转身走去敲门,这时传来了清吟得瑟的声音。

“我要债回来了,终于是把一百万金币要到手了,”未见人影却听人声,便见清吟一身衣衫凌乱,狼狈不堪的走了进来,脸上有许多的污秽却是一脸的得瑟。

一阵臭味从他身上浓浓的传来,三人皱了皱眉,捏着鼻子远离着他,“清吟,你作何这么臭?别过来,”辰让吼了一句,嫌弃着。

清吟看着辰让撇了撇嘴,倒了一整天的夜香他能不臭么?想来那寂贵妃也真是够老奸巨猾,不愧是久居深宫的人!早知道他就不跟爷赏讨了,这几日他天天就去她宫中要债可真是要命,先是以各种理由让他苦等又是戏弄他,今日倒好直接是让他倒宫中所有的夜香,好在她知道躲不过去,乖乖的将一百万金币的币票给他了。

摸着怀中厚厚一叠的币票清吟忍不住笑了起来,眸子闪过一道狡黠,寂贵妃你戏弄了他这么久,你以为你会全身而退么?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全身瘙痒难耐了吧!

“爷呢?我要到债了,”清吟问了一声。

辰让转了下眼珠子,突然灵光一闪,对着清吟笑道:“跟小爷在房里练字呢!爷说,让你回来就进去找他。”

“这样么?那我去了。”

辰让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去吧,”清吟啊,对不起了,让你去作死。

清吟瞥着辰让有些狐疑的皱了皱眉,这小子何时这么积极过?走去紧闭的房门前,清吟大手一推便迈了进去,“爷,我要债回来了。”

屋内,炎倾正穿着衣衫,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打着哈欠走出了内室,看着清吟问了句,“小爷呢?”

“辰让不是说小爷和你在练字么?”清吟愣了一下,疑惑着。

听见炎倾的声音门口的三人连忙走了进来,莫南凌大声着,“炎叔,离儿让燕兮带去尚书府了。”

炎倾蹙起了眉头,“蛋儿怎么会去尚书府?”

尚书府,炎不离趴在燕兮的床上正津津有味的看着闺房乐事,是好不悠闲,拿起一旁的糕点,炎不离一口就塞进了嘴里,燕兮一见连忙递过了一杯水,“小离儿,喝点水,别咽到了。”

炎不离凑过去就喝了一口,刚才她随意的抽出了一本书没想到就是她一直想看的小黄书。

燕兮惊讶了一下她会识字,说了句不愧是他儿子,炎不离是嘴角一抽,看着他正要说什么,燕兮噔噔的跑开了,抱过来两个大木箱子,献宝似拿到了她面前,告诉她里面全是小黄本,顿时二人的感情是迅速的建立了起来。

“炎不离,换一本吧!这本没什么好看的,”炎不离身旁还趴着秦首,也正一脸兴味的看着闺房乐事,若不是怕被燕兮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他绝对是好好的找一本自个看的,炎不离看得又慢,找的书又没激情。

炎不离瞥了他一眼,果真是禽兽!看着闺房乐事勾了勾唇,拿起书看也不看他就朝他的脸上砸了过去。

还别说炎不离的方向感挺准的,秦首预料不及的被砸中了,顿时是火了,瞪着炎不离吼着,“炎不离你个死小屁孩。”

炎不离充耳未闻,对着秦首掏了掏耳朵,在一旁的木箱子里翻找了起来,拿出了一本三十二招式,翻开了一页,便见火爆的画着两个男子暧昧的抱在一起的画面,炎不离的双眼顿时是瓦亮瓦亮了起来。

灿烂的笑着看向了一旁看书的燕兮,炎不离挑了挑眉,“男男的你居然也有,只有这一本么?”炎不离晃了晃手中的‘三十二招式’问着。

燕兮从书本中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应该还有其他的吧!咳,这玩意是十一爱看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若是十一在场绝对会喷一句,主子,明明是你说男人之间的比女人之间的要好看点,是你让他去给你找的啊!你能想象当时他游走在各个书店寻这书的场景么?美得让他都不忍心去回忆了,主子,你还敢再无耻一点么!

“那快都给找出来,我比较喜欢看男男的。”

“你也是这么觉得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燕兮说着坐正了身子,丢开了手中的书本,抱起箱子便将里面的书全给倒在了床上。

没一会儿,宽敞的大床上堆了好大一堆书,三个人,哦,不,准确的是说是两个人,在那堆书中翻翻找找了起来。

待十四走进房准备叫自家主子用晚膳时看到便是这样一幕,顿时嘴角是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不忍直视的望向了房顶,主子,小少爷才是五岁的孩子,那等淫秽的书籍你平时一个人看就是了,你何必是要带坏了他!

平复了一下心情,十四朗声道:“主子,该用晚膳了。”

燕兮拿着一本书丢在了一旁,看向了炎不离,“小离儿,吃完晚饭在来找吧!”说着就俯身抱过了她便下床了。

炎不离抱着好几本书,看着燕兮皱了皱眉,“可我刚才糕点吃多了,不饿。”

“那你看我吃。”

看着他吃,炎不离抽了抽嘴角。

出了内室,燕兮抱着炎不离坐了下来,拿起碗筷正要吃,门外传来了一道问候声,“燕尚书的身子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