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被罚抄写/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0 被罚抄写

炎不离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一言不发,抱着被子躺在软榻上的炎倾抽了抽嘴角,他这是要跟她分床睡的节奏么?这次的火气就这么大?

从抱着她离开尚书府然后送莫南凌回宫,一路上他都是冷着一张脸,不管她跟他说什么他都是不予理会,就连他最热衷于给她洗澡的事也是让婢女去做的,她也自是不习惯别人给她洗澡,平时都是屈服于炎倾的强势之下,将那婢女退了出去,一个伤伤心心的洗完澡后回房,发现他是彻底将她无视到底了。(www.ziyouge.com)

突然发现炎倾这男人生起气来,是这么的让她头疼!而且最关键的是她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炎不离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爹啊好像生气了,你不去哄哄?”秦首躺在了炎不离的里侧,双手枕在脑后,也是翘着二郎腿,一脸欠扁的笑容瞅着她,一双狭长的眸子里满是戏谑。

炎不离扭头看向了秦首,顿时被气了一下,坐起身瞪着他咬牙小声着,“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这床也是你能睡的,滚下去。”

秦首也是来了火气,噌的坐了起来,瞪着她道:“你他娘的让老子不能回光明珠内了,老子不在这里睡觉,老子去哪里睡觉?”

“你可以去别的地方睡啊!为毛偏偏在这,这是我和我爹的寝房,你不知道你是外人么?自觉一点会死啊!”

“你不让我在这,我偏要在这了,怎地?”秦首冷哼了一声,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模样。

炎不离气噎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着怒火,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哄好自家老爹,没心情跟这男人较劲。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向了炎倾,却见他正背对着自己,连忙让光明珠从体内飞了出来,“行了,快进去。”

看见光明珠秦首一喜,当下就咧嘴傻笑了起来,他的小光明啊!随即想到了什么,却是对炎不离倨傲的冷哼了一声,“我不会再回光明珠内了,想要我回去,你求我啊!”

这男人给他点颜色就开染房,得,你有种这辈子就别求她让你再回光明珠内了,炎不离勾唇笑了笑,让光明珠回到了体内,睨着他说道:“给你机会你要傲娇,行,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说着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爬下了床向炎倾奔去了。

秦首吃痛了一下,见到炎不离就这么走了,顿时急了,连忙跟了上去,“诶,炎不离,别啊,我说笑的,你还是让我回光明珠内吧!”

炎不离睨了秦首一眼,冷哼了一声,晚了,让你跟她矫情了!

走到了软榻边炎不离爬了上去,径直的躺在了炎倾的里侧,窝在了他怀中,一脸笑容的扬起了小脸,看着炎倾甜甜的喊着,“爹啊。”

炎倾闭着眼睛看也不看她一下,更是没有理睬她。

“爹啊,你是睡着了么?”炎不离问着,说不定是呢!正要闭上眼睛也睡觉,冷不丁的听见炎倾冷哼了一声,炎不离顿时嘴角一抽,敢情他还是等着她哄呢!

“爹啊,你也气了这么久了你就别气了,这气多了对身体不好,你知道吗?女人气多了容易老,这男人气多了就是容易阳痿的,虽然你现在已经有了个我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但是我们的关系还是有点那啥那啥啊!现在你可能是不想要你孩子,但是不保证你以后不要孩子啊!男人啊,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所以,别气了啊!乖。”

噗,一旁的秦首听见炎不离这话忍不住喷了,满脸黑线的瞅着她,说道:“谁说男人气多了就容易阳痿了,你敢再扯一点么!嘿,你这个小屁孩,居然连阳痿都知道,果真是小黄本看多了!”

炎不离白了秦首一眼,没有理他。

抽搐着嘴角,炎倾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炎不离皱了皱眉,坐起了身,沉声道,“你知道阳痿是什么么?”

“知道啊,就那玩意硬不起来嘛!爹啊,这是种病,还不好治的,所以你千万别气了,要是真阳痿了你就没什么性福可言了,到头来害人又害己,阳痿是每个男人的硬伤啊!唉,”炎不离也跟着坐了起来,一脸凝重的说道,惋惜的叹了口气。

“小黄本看多了,小黄本看多了……”秦首看着炎不离抚了抚额,碎碎念了起来。

“所以你别气了啊!别气得自己阳痿了。”

炎倾不禁眼角一抽,深深的瞅着炎不离半响,说道:“明日开始你就抄清心咒和孝经,什么时候能默下内容什么时候就不用抄了。”

“嗯嗯,该让他抄,小黄本看多了得清心一下,”一旁的秦首点头附和着。

炎不离看着炎倾呆愣的眨了眨眼,随即回过了神,大声着,“为毛?你为毛要我抄清心咒和孝经,我才不抄,爹啊,你这你生气不能往我身上撒啊!我何其无辜,你这样是很不道德的。”

“连阳痿都知道了你还不该清心一下,至于抄孝经,哼,你不是认燕兮都当爹了,”说到最后一句炎倾咬牙切齿了起来,想起她在燕兮怀中乖巧的模样,他就一阵窝火。

“爹啊,我什么时候认燕兮当爹了,我们说好做朋友的,”噗啊,这话肿么赶脚是恋人之间第三者插了进来,然后男方吃醋,女方无力的解释,泥煤,这坑爹的三角恋啊!炎不离不禁挂了一头的黑线。

“哼,”炎倾冷哼了一声,抱起炎不离下了软榻回到了床上,“睡觉,不准再提燕兮。”

炎不离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那明明是燕兮看上自己要让她当他儿子的,她一直都是极力反抗的,她自认为她做得已经够好了,到头来还要她抄孝经,呵,真是,这也就罢,她不过是知道了阳痿而已,这只能说明她知识渊博,清心咒,清心你妹,很气人有木有?

火大的丢下了手中的毛笔,炎不离靠在了椅子上,特么的她自己也是找虐,居然还听话的乖乖抄着,但是她只要一想到炎倾那冷幽幽的眼神,面无表情的脸,她就败下阵来了。

炎倾生气玩的都是心理战啊,突然对你不说一句话,彻底无视你,与平时一个极端的落差,你特么的在一旁看着心里都打鼓,而且,她还就是犯贱的体质,最见不得就是在乎的人跟她玩冷战了,真的很心塞啊!一天不和好一天下来心都是抑郁着的。

“唉,”看着屋顶炎不离大大的叹了口气,她突然又想起七刹了,她讨厌玩冷战都还是拜她所赐,不知道那丫头现在做什么?好想告诉她,她现在很幸福,她有爹了,感受到家的温暖了。

她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她了,炎不离的眼里不禁氤氲了起来。

“炎不离,你倒是赶紧抄,再多愁善感也是无用啊!”秦首端着一盘糕点,蹲在椅上瞥着她咕哝的说着。

她难得煽情一下,你特么的能别打扰她么?炎不离瞪向了秦首,“让你去门外放风,我爹上早朝回来就告诉我一声,你进来干嘛呀?”待会她爹啊看见她乖巧抄写的一幕,她也好求情不是!

“我饿了还不让人吃点东西啊!”秦首睨着她,又往嘴里塞进了一个糕点。

“你不是鬼么?鬼还吃饭,能吃得进去么?擦,你还真吃进去了,那你还拉屎不?”

秦首被噎了一下,抽着嘴角,白了炎不离一眼,“你能在别人吃东西的时候别问这些恶心的问题么?”

“怎么恶心了,你拉的时候怎么没觉得恶心。”

“炎不离,你故意的是不是!”

“唉,”炎不离看着他叹了口气,“说到底还是你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大啊!你信不信我面前放盆屎我也能吃得进去饭。”

“噗,”秦首一口就将嘴里的糕点喷了出来,咳嗽了两声,恶寒的看向了炎不离,“那你倒是放一盆啊!”

在案几上撑起了脑袋,炎不离慵懒的看着秦首转动起了毛笔,勾了勾嘴角,说道:“你要不要试试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强大不?”

“你怎么不试。”

“我们一起试啊!弄个赌约,怎样?”

南城郊外,一辆马车徐徐的停了下来,一身绯色衣衫显露着窈窕身材的女子笑呵呵的迎了上来,“爷,你终于是舍得让我跟在你身边了,你知道吗?收到你传音的那一刻,我是有好兴奋!”

驾着马车的辰让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以整暇的看着她是一脸玩味,“桃夭,你高兴得太早了,爷不是让你跟着他,是让你跟在小爷身边贴身保护他的。”

桃夭不爽的白了辰让一眼,哼哧了一声,一把将他拉下了马车,踏上了马车迈了进去,问着,“爷,小爷是谁啊?”

炎倾懒洋洋的斜靠在榻上,浅酌了一口茶,看向了桃夭,“我女儿。”

“什么!”桃夭惊讶的大叫了一声,“爷啊,当日我们红霞镇一别才过了多久,你居然有女儿了,你别忽悠我。”

清吟脸色苍白的在王府门口来回走动,是一脸踌躇不安,终于见到熟悉的马车停了下来,连忙迎了上去,声音里满是哭腔,“爷,你终于回来了,小爷疯了,刚才她竟然让我去茅房给她舀了一大盆的排泄之物,呕,爷,我现在想起来都想吐。”

炎倾迈出来看着清吟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噗,表说偶恶心,表说偶粗俗,猜猜倾爷会是怎样的反应?咩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