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承受不住这般火热/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1 承受不住这般火热

浮落居,秦首看着眼前面无表情,怡然自得吃着饭的炎不离,忍住反胃的情绪硬是扒了一口碗中饭,可是闻着那熏人的气味,不小心瞥见那盆中之物,秦首差点就给吐了出来,靠,管泥煤的什么赌约,认输了,他认输了,炎不离算你狠!

“炎不离,你不是人,算你赢,”紧绷的弦一下松懈了下来,秦首再也忍受不了的丢下了手中的碗筷,几乎是夺门而出的跑出了房间。……www.ZiYouGe.com……

炎不离看着他的背影是得瑟的勾唇一笑,免费当她打手,很不错,拿过一旁洁白的手帕炎不离优雅的擦了擦嘴,缓缓的站起身,眼眸一闪却也是不禁夺门而出,呕,这特么的是恶心死她了。

跑到门口撞到了走来的炎倾,炎不离踉跄的退了退脚步,也顾不了他,急急的推开了他,就往院中的花丛里呕吐去了。

“呕,”呕吐的感觉让炎不离不禁泪流满面,泥煤的,她自己也是找虐,就算是想要秦首给她当打手,为毛就找了这么个烂方法,要不是早就练了一身良好的自制力她特么的早就忍不住给吐了出来,呕,真是太恶心了,她想她这几天估计是吃不下饭了,丫的,她根本就是在自虐。

“呵,炎不离,我还以为你是有多厉害,原来也终究是要吐的,呕,”一旁的秦首瞥着炎不离嘲讽着。

“呕,不管怎样,我赢了,”炎不离睨了他一眼。

看着炎不离急匆匆在花丛里呕吐了起来,炎倾皱了皱眉,忽然一股刺鼻的臭味传来,紧蹙起了眉头,嫌弃的用手指挡在了鼻间,望屋内看了去,便见八仙桌上搁置着一大盆的排泄之物,顿时炎倾是脸色大变,炎不离!你居然敢放盆屎在屋内!

炎倾禁不住的反胃了起来,干呕了一下,踉跄的退了退脚步,甩袖脸色略有些苍白的往院中去了,这浮落居他是不想再住了,呕。

跟在炎倾身后的众人也看见了桌上的那盆排泄之物,皆是不禁的反胃了一下,连忙跟着离开了,小爷,你放盆屎在屋内,你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爷,我就说小爷她疯了吧!这盆屎是她让我给她舀的,我已经吐了好多次了,没想到小爷她居然会放在屋里,呕,”清吟依旧是脸色苍白喃喃的说道,又是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去茅房舀这玩意,这真的是他这辈子干过最恶心的一件事了,特么的他肯定好一阵子不能好好的吃下饭了。

炎倾没有理会清吟,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呕吐的炎不离,不禁嘴角一抽,你放的你也好意思吐!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炎倾忍下了胃中波涛的恶心,叹了口气,他炎倾何时受过这般的恶心了?

蓦地炎倾眼神一凌,看向了屋顶,危险的眯了眯眼,一道灵气就朝屋顶上打了去……

几天没有见到炎不离,燕兮对她甚是想念,偏偏这炎倾还特么的给府中下令禁止他进府,几日来他强行入府却多次都让他给拦了下来,今日好不容易趁着炎倾上早朝终于潜伏了进来,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回来得这么快,害得他不得不躲了起来,呜呜,他还没有见到他儿子一面呢!小离儿,爹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爹啊?你知道吗?爹又给你搜集了几本你爱看的男男小黄本了!

燕兮正在心中哀怨着,陡然感觉到空中的异动,眼神一凌,躲开了袭来的灵气,脚刚站在了一边屋顶却是一个镂空,不知什么时候屋顶已经让灵气悄无声息的的砸开了一个洞,燕兮猛然从屋顶上摔下了房间,泥煤,炎倾,居然早就给算好了他躲的方向。

哐当一声,燕兮重重的落在了八仙桌上,突然的重物让桌子承受不住的寿寝正终了,燕兮还未来得及惊呼一下身上的痛意,那被砸飞的盆子从空中腾空了一圈,稳稳的扣在了燕兮的身上,霎时是臭意熏天。

“啊,”屋内传来了犹如杀猪般的惨叫,炎倾愉悦的勾了勾唇,眸子中闪过一丝得逞。

听见自家主子如此惨烈的惨叫,屋顶上的十一和十四对望了一眼,刚才一系列的事发生得太快了,他们还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自家主子就给掉了下来。

十一和十四连忙从屋顶上的洞中跳在了房中,便见燕兮躺在地上,一身红衣上一片肮脏,浓浓臭味是熏得刺鼻,此时的他哪有平时婀娜多姿,风姿卓韵的样子了。

如果他们没有看错的话他们主子身上的应该是屎吧!泥煤,屎!二人脸色一变,条件反射的退了退脚步,有些嫌恶的皱了皱眉,炎王真特么的毒了,居然用这么损的招来坑他们家的主子!鄙视!

看着身上的肮脏物燕兮忍不住干呕了起来,邪魅的脸上早就是一片浓郁的怒意了,狭长的桃花眼下寒光四射。

干呕了一阵,燕兮忍着胃中翻滚的恶心,怒然的走出了房间,“炎倾,你他娘的不是最爱干净么?居然在自己的寝房里放盆屎,你他娘的算哪门子的爱干净!”狠狠的瞪着炎倾,燕兮早就愤怒的脸上不禁扭曲了起来。

炎倾看着一身脏乱恶心的燕兮皱眉嫌弃了一下,手指挡着鼻子,瞥着他一脸的风轻云淡,语气很惊喜的说道:“哟,原来是燕尚书啊!本王还以为是哪只不听话的狗在屋顶上乱窜着,怎么,燕尚书原来是喜欢爬人屋顶啊!本王倒是没有想到。”

靠,明明早就知道是他了,他现在这样不也是你算计好的么?装装装,装你妹,炎倾,他绝逼跟你势不两立,燕兮气得是不禁翻了翻白眼,瞪着他咬牙着,“炎倾,这次算你厉害,你给我等着。”

愤恨的说了一句,燕兮看了眼花丛中的炎不离,不舍的飞身离去了,呜呜,小离儿啊!爹现在急着回去沐浴一百次,不能跟你叙旧了,改日爹一定是风风光光的出现在你面前,到时我们再好好的唠叨唠叨。

十一和十四冲着炎倾冷哼了一声,也跟着自家的主子离去了。

呕吐回过神来的炎不离看着燕兮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抽了抽嘴角,燕兮你的点是有多背才能搞得自己是一身屎,她都不忍直视你了,估计你也要好几天吃不下饭了吧!

“炎不离,你能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么?”炎倾冷眼瞅着她咬牙着。

好吧,每次炎倾连名带姓的叫她就表示他动怒了,如果是彻底无视她那就是在盛怒中等着她去哄!他的那点小傲娇她早就摸熟了。

炎不离讪讪的笑着,用衣袖擦了擦嘴,朝炎倾走了去,“爹啊,能有什么解释,就是无聊了玩玩屎而已。”

额,众人给跪了,看着炎不离剧烈的抽搐着嘴角,无聊就玩屎!小爷你的癖好再敢恶心一点么?你特么的真是在玩死!

炎倾瞥着她抽了抽嘴角,咬牙切齿着却是有一丝的无奈,“炎不离,你敢再邋遢一点么?”

炎不离甜甜的笑着,露出了她两排洁白的牙齿,“爹啊,你觉得玩屎还不够邋遢,那是要在屎堆里打滚才算邋遢么?”

炎倾气噎了一下,面部不禁抖动了一下,是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打她一顿屁股,玩什么不好,居然玩屎!不能忍受,他绝对不能忍受!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着熊熊的怒意,炎倾大步上前,拎起炎不离后颈的衣领就朝浮落居外走去。

炎不离不舒服的挣扎了起来,双手抓住后面的衣服,看向了炎倾语气里有些不悦,“爹啊,你干嘛?”

“沐浴去。”

“可今天不是我洗澡的日子。”

炎倾一个眼刀子杀了过来,炎不离讪讪的闭了闭嘴,抿了抿唇,她想炎倾肯定是被狠狠的刺激到了,唉,有洁癖的人啊!

抬头望了望天,炎不离叹了口气,随即想到了什么,怒吼了起来,“你特么的能不能别像拎仓鼠一样拎着我,很怂很没面子好不好?”

炎倾睨向了她,手上一个用劲就将炎不离抱在了怀中,看着她忿忿道:“炎不离,你再敢玩屎试试。”

“噗,”炎不离喷了,特么的她是疯了才玩屎,看着他抿唇笑着,炎不离不语。

热气缭绕的浴室里,炎不离被剥了个精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忍住了,反正她现在是一个五岁小屁孩的身子,哪有什么占不占便宜的,而且这么久来她也习惯炎倾给她洗澡了,从当初的抗拒到现在的坦然接受,一路走来她还是很心酸的。

可是特么的她还是感觉有一丝的别扭,扭捏着却见炎倾动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顿时是一惊,连忙拿起了地上的衣裳遮住了自己的敏感点,“爹啊,我是你女儿,鸳鸯浴,亏你丫的想得出来,你敢禽兽一点么?”

炎倾睨了她一眼,依旧是顾直脱着自己的衣裳。

炎不离见他无动于衷,跪趴在了地上,大声的哭喊着,像是即将遭受万般凌辱一般,“爹啊,我是你女儿,你不能这么禽兽,你怎可如此禽兽,怎可!”

抽着嘴角,炎倾脱得只留下了一条亵裤,无视她的哭喊,一把扔开了她手中的衣裳,抱起她就下了浴池,暖暖的热水却是温暖不了他的身体,可是他却在她身上感受到了火热的温暖,炎倾不禁勾唇笑了起来,十几年来,沐浴第一次感受到了真真实实的暖和。

抱着炎不离紧了紧力道,炎倾动手温柔的给洗了起来。

炎不离眼睛不眨的打量着炎倾的身材,肤如凝脂的肌肤,身材完美的曲线,小腹上八块腹肌完全没有一丁点的赘肉,真特么的是黄金比例啊!可谓是秀色可餐,不禁咽了咽口水,有点羞涩的往身下看了去,却见是一条白花花的亵裤,顿时抽了抽嘴角,无语的说了一句有些遗憾,“爹啊,你都敢洗鸳鸯浴了,居然还留着条亵裤,我真是服了你了。”

可就算是这样,炎不离却还是觉得炎倾很性感,这种半隐半裸的朦胧美才真正是让人心痒难耐啊!突地,炎不离感觉到了鼻子一热,摸了摸鼻子,手指上沾上了红色的液体,她知道她又流鼻血了。

正在认真的给炎不离洗着身子的炎倾,只见一滴血色落在水中晕散开来了,抬眸一看,便见炎不离的鼻子上正挂着两杠红色,炎倾当下是一惊,连忙让她低下了头,捏住她的鼻子,随即皱了皱眉,道:“蛋儿,你最近可能是有点上火?”

炎不离白了他一眼,对,她是上火了,“都说了不要鸳鸯浴了,特么的我这具身子承受不住你这般的火热啊!”

周末上课,回家又晚码字又慢,所以更得少了晚了,亲们见谅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