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参加入学考试/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3 参加入学考试

出了酒楼,女人还在和少年在人群中拉扯,少年涨红了脸一个劲的说自己没有摸她,女人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势必是逼着他娶了自己,看着这一幕,炎不离突然升起这女人该不是嫁不出去,想出个这么损的招吧!可怜的小孩你就这样被她给选中了,该说是你不幸还是幸呢?哈哈。|ziyouge.com|

转身对着桃夭张开了双手,桃夭立马会意过来的俯身将她抱在了怀中,心下却忍不住忐忑了起来,大爷的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抱过小孩,千万不能将小爷给摔了啊!

桃夭也有法子,两三下就从围了好几层的人群中挤到最上前去了。

“你放开我,我根本就没有摸你,是不可能娶你的,”少年红着脸恼怒着,手上不停的挣着女人拉住他的手。

噗,炎不离喷了,看着少年啧啧的摇了摇头,特么的就你这苍白的解释,说来说去也就这几句话,你敢再逊一点么?

“小子,你别摸了不认账,我秦三娘的名声被毁已经是众所皆知了,你小子是不想娶也得娶,娶也得娶,走,马上跟我回家提亲去?”

“秦三娘,小爷我见过猴急的还从没见过你这么猴急的,若是现下这儿没人,你还不得马上得就将人给吃干抹净了啊!啧啧,老牛吃嫩草这种事你也好意思干!你简直是丢了万千女性的脸,”炎不离说着示意桃夭走了过去。

秦三娘看着突然出来的炎不离皱了皱眉,哼哧了一声,理直气壮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小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摸了老娘的屁股,女人家的清白岂是这么容人侵犯的,这传出去,啊,你这小孩是在作甚?”

秦三娘擦着自己的胸瞪着炎不离恼怒了一句。

炎不离睨着她挑了挑眼,双手就朝她的胸摸了上去,顿时只觉得好大好软,故意的捏了两下,听见预料之中的尖叫声,炎不离勾唇的抽回了手,戏谑的看着羞愤着脸的秦三娘,说道:“挺大挺软的,小爷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摸了你的胸,秦三娘是不是要小爷我也负责啊!小爷不介意娶了你的,糟了,这下可怎么办?这小子也摸了你的屁股,秦三娘你是嫁摸屁股之人还是嫁摸胸之人啊?”

炎不离挑眼斜睨着她,奶声奶气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嘴角勾着一抹微笑,稚嫩的小脸上是一副痞样。

“可这不管嫁谁,你秦三娘也太水性杨花了吧!被人摸了屁股就算了,一点警觉也没有还让人摸了胸,你特么的是不是故意让人摸的,擦,一看就是没人干寂寞难耐了,不要脸的女人,把你娶回去第二天就得休,谁知道你哪天会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去偷人,”炎不离一脸愤恨的说道,就好像是自家娘子被她捉奸在床一般。

噗,众人喷了喷,看着炎不离齐齐的抽了抽嘴角,特么的明明是你要去摸人家的胸,非礼了人家不说倒头来还怪人家没有一点警觉,这算不算是做了坏事还倒搭人一钉耙啊?

秦三娘也被气到了,嘴角一抽,看着炎不离眼中闪过一丝恼意,这也是,未出阁的女子被人这么诋毁名声又怎会不恼怒!

这正要开口说什么便听见炎不离又说道:“好了好了,小爷我也不追究你这些了,既然小爷摸了你的胸小爷自是会负责的,把你娶回家你这大胸刚好可以给小爷当枕头,这趟上去绝对是又软和又舒服,小爷我就当是娶个舒适的枕头回家了,走,现在小爷就向你家提亲去。”

娶个枕头回家,哈哈,围观的众人大笑了起来。

秦三娘涨红了脸,恼怒的看着炎不离,怒声着,“用不着,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想娶老娘,算了吧!打哪里来滚哪去。”

“毛没长齐又如何,老子还不照样是男人,那小子毛就长齐了?你确定他能满足你?”炎不离说着突然怒了起来,“秦三娘你该不会是想嫁给小爷又想嫁给这小子吧!都说一女不侍二夫,你也忒么的太不要脸了,水性杨花,水性杨花啊!”

一口又一口的水性杨花,秦三娘差点没气得抽过去,一旁的众人没有说话了,安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出小孩争女的闹剧,想来这几日的南城又是有八卦可以聊了。

“你这死小孩,你再敢说老娘一句水性杨花试试,”秦三娘强忍下要动手的冲动,怒瞪着炎不离威胁着。

炎不离看着她眨了眨眼,很乖的说了一句,“水性杨花的女人。”

“你,”秦三娘气结了一下,她本就是性子冲动,暴躁之人,如今被炎不离这一番子的气是忍不住运起了灵气就向炎不离打了去。

桃夭看着秦三娘的眼神一冷,一道灵气打出,打掉了她的灵气,紧接着将炎不离抱给了一旁的少年,就朝秦三娘冲了上去,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肚子上,顿时秦三娘被踹倒在地,“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老娘面前伤害小爷,老娘已经忍你很久了,贼喊捉贼监守自盗就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一身膘肉,非礼你,老娘真心佩服非礼你的人,跟非礼只母猪有什么差别。”

少年接过炎不离不禁愣了愣,感受着怀中小小软软的身子,脸上有些慌乱,摔着他了怎么办?

听见桃夭的这一番话,炎不离大笑了起来,对着桃夭竖起了大拇指,“桃夭,够带劲的,小爷我看好你。”

目不转睛的盯着炎不离,少年觉得他好可爱,清灵秀逸的小脸上挂着痞痞的笑容,一双灵动清澈的黑眸天真也透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狡黠,明明她身上有那么多矛盾的地方,可是却让人觉得竟是出奇的融洽,出奇的夺人眼目。

当众被人踹倒在地,真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秦三娘忍着痛一骨碌的站了起来,火大的瞪着桃夭,双手聚起了灵气,“金斩,”随着一声喝一束金元素汹涌的朝着桃夭打了去。

围观的众人大多数是废物,见到开始灵气打斗了,生怕自个遭了殃连忙散开了,瞬间,原本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零零星星的只剩下几个人看好戏了。

桃夭瞅着秦三娘嗤笑了一声,并没有躲避她的攻击,一团火球打出直接给迎了金斩,二者在空中坚持了一会儿,很快金斩便败下了阵,火球猛烈的打在了秦三娘的身上,直接是将她给打飞了好几百米远。

“噗,”秦三娘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从嘴中吐了出来,捂着难受的胸口,秦三娘愤恨的看着他们,踉跄的站了起来,不甘的急急离去了,打不过还硬拼那是傻子才做出的事。

“少爷,发生何事了?你怎么抱个小孩?”一个身穿着藏青色长衫了男子跑了过来,怀中捧着一大堆的各种零嘴纸袋子,看着炎不离疑惑的问着。

“禾蔺,刚才我遇上了一点麻烦,是这位小公子帮我解决的,”少年看了眼禾蔺,看着炎不离一脸温和的笑道。

“谢谢这位小公子了,”禾蔺对着她躬了躬身,道谢着。

“没事,”炎不离冲着禾蔺笑了笑,桃夭走上前来从少年手中抱过了炎不离,“小爷,”

“桃夭干得不错,赞一个!”

“嘿嘿,”桃夭冲着炎不离姗姗的笑了起来,突然感觉胸前一重,便见炎不离正拍着自己的胸,呆呆的看着炎不离,桃夭怔愣住了。

拍了两下桃夭的胸,炎不离一脸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她的肩,“桃夭啊,你这胸跟刚才的那个女人比起来不够料啊!跟个飞机场似的,你没事就多摸摸揉揉自己的胸,女人就要挺好。”

桃夭回过了神便听见炎不离的这番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是有点小,但是,桃夭顿时是羞红了脸,羞愤的喊了一句,“小爷,”这大庭广众下就拍她胸真是难为情。

“噗,炎不离,你真是小黄本看多了,逮住谁就给调戏,你这样不好,”秦首抽了抽嘴角,瞅着炎不离叹了口气。

少年和禾蔺看着炎不离咂了咂舌,是一脸的诧异,拍自家婢女的胸这样尊的好么?

“咳,”少年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拿过了禾蔺怀中的零嘴递给了炎不离,笑道:“谢谢小公子出手相助,我叫云一醉,这些零嘴给你吃,现下我要去学院报道请恕一醉不能再多留了,小公子,后会有期。”

对于递过来的零嘴炎不离也不客气,全部接了过来,低头看着有哪些品种,听见他要去学院报道,皱了皱眉,学院,是学校么?前世她还从来没有上过学,顿时来了兴趣,叫住了他,“我跟你一起去。”

云一醉呵呵的笑了起来,声音爽朗亲和,很是好听,“对哦,今日是新生报名参加入学考试的日子,小公子是要去报名参加入学考试么?呵呵,这样的话,你就是我小师弟了。”

入学考试,呵,她还挺赶巧的,炎不离挑了挑眉,应着,“对呀,我就是去参加入学考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