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兽潮涌动/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5 兽潮涌动

结界阵里众人一脸警惕的张望着四周,半响过去了却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只有海浪在激烈的敲打,众人疑惑了一下便唧唧喳喳的议论了起来。……www.ZiYouGe.com……

“诶,你们知道这怎样才能通过入学考试么?”

“不知道,听说每次的入学考试都是不一样的,但肯定是不简单,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吧!”

“我好担心我通过不了这次的入学考试,能上赤崛学院就是我一生的愿望,唉。”

“我已经是第三次参加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了,我何止是担心简直就是忐忑不安,这次要是再通不过我就没有机会了。”

……

相对于别人的焦躁不安,紧张忐忑,炎不离是一脸的悠闲,听着耳边传来的吵闹的议论声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躺在了沙子上,天上挂着炎热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炎不离伸出手臂挡住了强烈而下的阳光,她在有太阳的晴天下最喜欢的就是透过手指的隙缝看阳光了,她觉得这样会很温暖很静心。

蓝天白云没有一点的变化,画面静止得就像是一幅画,身上暖暖的很快便是生出了困意,困乏的眨了几下眼炎不离闭上了眼睛,准备大睡一场再说,头顶上却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女声,“好可爱的小弟弟,你也是来参加入学考试的么?哇,看样子你大概只有五岁吧!真是后生可畏啊!”

炎不离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是一身着白衣碎花纱裙的女孩,清秀灵气的瓜子脸,玲珑的琼鼻,粉腮微晕,一双黑眸犹如一泓清水明亮无尘透着一股稚气,她肌肤胜雪,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挽了一个发髻,披散而下的墨发随风飘拂着,此时小脸上正挂着大大的笑容居高临下的瞅着炎不离,双目里也满是笑意。

见她睁开了眼睛笑容更深了,蹲了下来,说道:“小弟弟,你就不担心入学考试么?看你还睡着了。”

小弟弟!炎不离嘴角一抽,果然她虽是五岁身但已不是五岁心了,唉,叹了口气,睨着她挑了挑眉,问着,“有事?”

“没事啊,就是看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不安,但你居然是悠闲的睡着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原来你是装睡的,”韩筠昔说着挨着炎不离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装睡,她明明是在入睡前的酝酿,自个没眼力劲来打扰到她了,炎不离瞥了她一眼,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向着不远处的大树走了去。

“诶,小弟弟,你去哪?等等我,我们组一队吧!”见她离去韩筠昔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听见小弟弟的称呼,炎不离再次抽了抽嘴角,抬头望了望天,她已经过了纯洁的年纪了,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韩筠昔,说道:“我叫炎不离,别小弟弟的叫我。”

炎不离,韩筠昔觉得有点耳熟,却也想不起是何时听过的?冲着她灿烂的笑着,“我叫韩筠昔,我们组一队吧!”

“哟,韩筠昔,找个这么小的小屁孩组一队你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么?”

一道阴阳怪气带着嘲讽的声音传来,便见前方缓缓的走来了几个七八岁的小孩,为首的是一个小女孩,身着烟霞银罗锦裙,头上挽着的发髻插着几根蝴蝶型的流苏簪子,一双狭长的眼眸不爽的睨着韩筠昔,嘴角勾着一抹讥笑。

韩筠昔勾唇笑了笑,一把抱住了炎不离的肩膀,挑衅的瞅着她,说道:“厉害谈不上,但我有一点很肯定,就是我肯定是比你简菁菁厉害点。”

简菁菁的脸一下便沉了下来,想到刚才她放下了她们不和的关系,丢下脸面跑去找她组一队,没想到居然是遭到了拒绝,现在又是当众给她难看,阴郁的看着韩筠昔,简菁菁的眼中闪过一道狠意,哼,韩筠昔她要求跟你组队也是看得起你,不识好歹。

恼怒的抿了下唇,简菁菁冷哼了一声,“韩筠昔我们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通过入学考试,”说着走上前看着炎不离姗姗一笑,声音也柔和了下来,“这位小弟弟跟我们一队吧!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她就一人待会遇到了什么绝对是顾不了你!只要你跟着我,我绝对会罩着你让你顺利通过这次的入学考试。”

“简菁菁,你真是幼稚,”韩筠昔嗤笑了一声,看了眼她身后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眼中有些恼意,无非就是想让她一个人罢,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不也是被她拉拢到她身边去了,不过就是孤军奋战而已,她韩筠昔从来没有怕过。

“阿嚏,”闻着简菁菁身上的异香炎不离鼻痒的打了个喷嚏,睨着她退了退脚步,“又不是青楼里的妓女,弄得自己身上这么香干嘛,怎么,是想学她们招蜂引蝶么?你离我远一点,我这么正经的小孩怎么可能跟你这种不正经的小屁孩混在一起,我爹说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学坏了,我爹是要打我的。”

炎不离不屑的瞥着简菁菁扯唇笑了一下,以为她刚才没有看见你眼中的那丝不耐与不屑么?想拿她当枪使,你也要使得起。

听到她的话,简菁菁气结了一下,脸色变了变,凶狠的瞪着炎不离,“不识好歹的小屁孩,就你还想通过入学考试,简直是痴人说梦,韩筠昔……”

“韩筠昔,我们走吧!畜生的世界我们人类是不懂,就让她自个慢慢吠吧!”炎不离看了眼韩筠昔,说着迈着步子继续往大树走去。

韩筠昔噗嗤的笑着,瞥着脸色难看的简菁菁跟了上去,“哈哈,对,何必跟畜生一般见识。”

简菁菁气得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阴鸷的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若不是在考试中不能私自与考生打斗,她今天绝对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你们给她等着!

“炎不离,你好厉害,给我出了一口恶气,心情真爽,”韩筠昔看着炎不离笑嘻嘻着,熟稔的拉起了她的手,“炎不离,我决定了,就跟你组一队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放心,待会我会保护你的。”

炎不离看了她一眼,抽回了手,正要说话,突然地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远处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嗷叫声,嘶叫声,混杂在一起响彻天际。

踉跄的在剧烈的晃动中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炎不离看向了周围的众人,已是歪歪斜斜的倒下了一片人,而站着的人也好不到哪去,狼狈的在晃动中不停的摇曳是勉勉强强的能稳住自己。

又是一波剧烈的晃动,炎不离不停的挪着脚步稳住自己,身体还是禁不住失去平衡,身子一歪便要摔倒在地上,韩筠昔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炎不离,你抱住我,我勉强能站稳的。”

炎不离看着她也没有推脱,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韩筠昔看着抱住自己的炎不离,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咬着牙努力的稳住自己,白皙的额上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炎热泛起了点点的汗珠,韩筠昔的身子也禁不住的晃动着,只能踉跄的挪着脚步找着平衡点来稳住身形。

这般大幅度的晃动能站住脚已是不易了,若是想要牢牢的站住还真不是易事,站着的众人一个个就像是喝醉酒了一般,脚步凌乱,身歪影斜,而倒下的人已经是在沙子上滚来滚去了。

然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人还沉浸在这剧烈的晃动中不能自拔时,四面八方的涌来了各种凶猛的幻兽,气贯如虹,来势汹汹。

“是兽潮!”

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早就弄得一身狼狈的众人不禁是愣住了,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头的兽潮,怯怯的咽了咽口水,这就是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么?他娘的要不要这么大手笔!兽潮一出谁与争锋,那是死路一条啊!而且还是要他们在这剧烈的晃动中对抗兽潮么!娘的,这是玩死人的节奏啊!

遐想之际一大波的幻兽已是凶猛的攻了上来,求生的本能,众人是下意识的抵抗了起来,可已经是先输了势,很多人抵抗了两下便向空中扔去了令牌,很快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一些人,拉着他们纵身一跃便消失了。

结界口,站了不少的人,看着一个个被扔出来的人皆是摇了摇头,考试没通过啊!

认真的确认着每一个被扔出来的人,就是没见炎不离,桃夭的心里是越发的不安了起来,焦躁的走来走去,是恨不得一头就栽进那结界里,却是无可奈何。

云一醉站在一盘吃着零嘴看着的桃夭说道,“桃夭,你就放心吧!我相信离儿会通过考试的,你别转悠了,我眼都要被你转花了。”

桃夭停下了脚步狠狠瞪向了云一醉,不耐着,“你个小屁孩,你懂个屁,我家小爷她根本就不该进什么破结界阵,都是你,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要去给小爷报名了,若是我家小爷出了什么事,我绝对跟你拼命,哎呀,我家小爷,千万不要有事啊,千万啊!”

云一醉吃着零嘴的动作一顿,瞅着桃夭蹙了蹙眉,“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么?”

“当然,你知不知道我家小爷她,算了,懒得跟你说这么多,不准吃我家小爷的零嘴,”桃夭说着就一把抢过了云一醉手中的零嘴,拿出一个爆炒栗果就放进了嘴里,叹着气的咀嚼了起来。

云一醉嘴角一抽,有些无语,不准他吃那你吃干嘛?

结界口正侧方,一方精致雕花的梨花木案几,坐着几个人,待会通过入学考试的人便要在他们这登记的。

莫南凌正坐在后,看着后方的桃夭他们皱起了眉头,离儿,小爷,会是他么?可是跟在他身边的人不是夜荼就是辰让啊!呵,莫南凌轻笑了一声,究竟是他多想了啊!离儿他没有灵气怎么回来参加赤崛学院的入学考试,想起炎不离,莫南凌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

“凌,听说这次的入学考试很严格啊!不知道能有多少人通过?而这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我在想菁菁能顺利通过不?唉,若是通不过又是要大闹一场了,”简珏坐在他一旁,身子慵懒的倚靠在椅上,叹了口气。

莫南凌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简珏,勾唇笑了笑,戏谑着,“我倒是挺好奇她是怎么个闹法的?到时,你好自为之啊!”

简珏睨着莫南凌挑了挑眼,笑着,“凌,你这番幸灾乐祸不地道吧!想看好戏,没门。”

“呵,”莫南凌莞尔笑了一声,撇了撇嘴,语气惋惜着,“唉,看来是没好戏看了。”

“当然。”

结界阵里是一片狼藉,韩筠昔护着炎不离看着眼前身形高大,鼓着一双绿油油的大眼睛,挥动着长有尖刺四足,凶狠瞪着她们的螳螂巨兽,抿了抿唇,是忍不住想要后退,可是剧烈的晃动已是让她身形不稳了,后退谈何容易啊!

螳螂巨兽不屑的瞅着她们,动了动自己的四足,蓦地一足就疾驰的朝她们挥了去。

见此,韩筠昔连忙挪动的脚步躲着,是险险的躲了过去身子却是失去平衡的摔倒在了地上,一手拥着炎不离,韩筠昔一手聚起灵气就朝螳螂巨兽打了去。

看着韩筠昔摔倒了却还是不忘护着自己,炎不离勾唇笑了笑,倒是个善良的丫头,砖头看向了前面的螳螂巨兽,眼中划过一丝冷意,她若是不出手自己不仅是成了韩筠昔的累赘,说不定还丧命于此了。

一个翻身炎不离滚到了一旁,“韩筠昔你不用管我,护好你自己,”说着身子摇晃着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不小心瞥到了远处低压的天空,皱起了眉头,刚刚她瞧着就是这样现在怎么还是这样,天空就像是没有变过,用手挡着太阳透过细缝望了去,太阳也是在正中,这是幻象!

“韩筠昔,这是假的是幻象,你不要怕,正面迎上去就是,”炎不离大吼了一声,话音刚落,便见韩筠昔被螳螂巨兽的一足挥中了,顿时她身上出现了一道血痕,白衣瞬间被染红了。

炎不离禁不住抽起了嘴角,泥煤!

前天偶外婆住院了,昨天偶外公又住院了,所以昨晚断更了,真心很对不起,有时间偶会补回字数的,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