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看不顺眼的打就是/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9 看不顺眼的打就是

清晨,东边的天空挂着一轮火红的孤阳,九月的天,入秋之季,早已没有了夏天的炎热,反而带着一丝暖和。

大街上小贩早已摆好了摊子,一声声用力的吆喝着,行人来来往往的走走停停,一辆马车哒哒而过,缓缓的停在了赤崛学院的大门口。

面无表情的看着窝在怀中熟睡的炎不离,炎倾声音有些冷硬的叫醒了她,“蛋儿,到赤崛学院了,别睡了,快起来。”

听到炎倾的声音,炎不离有些烦躁的蹭了蹭他,一脸不清醒的睁了睁眼睛,还是抵不住睡意,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颈,头放在了他的肩上,声音带着一丝撒娇和朦胧的说道:“爹啊,再让我睡一下吧!”

热热的出气在他冰凉的脖颈处喷薄着,带来了一丝暖意,炎倾侧头看着她叹了口气,紧了紧力道,抱着她下了马车。

马车外夜荼,辰让,桃夭和清吟早已恭敬的候在了一旁,本来炎倾只打算带桃夭和夜荼来的,但是辰让和清吟说想看着小爷入学,便全都跟来了。

看着炎倾抱着炎不离从马车出来的身影,一大早便被燕兮逼迫的等候在大门口的木蓝卿走了过来,对着炎倾抱了抱拳,谦恭的笑着:“你好,炎王,我是宏瑞世子的班导,木蓝卿,欢迎他入学。”

炎倾淡淡的看向了木蓝卿,眼眸闪烁了一下,不冷不热的说着,“你好,还请木班导平日里多多关照她,本王感激不甚。”

看了眼趴在炎倾肩头上睡着的炎不离,木蓝卿勾唇笑了笑,“炎王请放心,我对于每一个学生都是平等相待的。”

简单的一番对话,木蓝卿带着炎倾给炎不离报道后,又将他带去了宿舍看了看,四人间,房间不豪华,但是很雅致又洁净,总体来说炎倾是比较满意。

一路上炎不离都是沉睡着,清秀的小脸熟睡的模样宁静可爱,看着她总是能让心平和下来,炎倾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舍,顿住了脚步看向了一旁的木蓝卿,“真的必须留校,不能回家住么?”

木蓝卿也停住了脚步,看着炎倾笑了笑,道:“炎王,赤崛学院的学生是必须留校的,没有例外,学院的目的主要是想让学生能自立自强,当然,我知道小世子还小,这对于他来说是有点不适合,但小世子是可以带一名侍从随身伺候着的,学院也允许学生带侍从的。”

听完这话炎倾静默了一下,看着木蓝卿久久才开口说道:“能有人随身伺候本王也能放心一些,不过,本王还想警告一句,木导师也知道蛋儿她情况特殊,若是在学院期间她出了什么差池,就别怪到时本王对赤崛学院不客气,虽是不能连根拔起,但让赤崛学院大不如以前,损失重大还是有能力做到的。”

看着眼前一脸冷冽的炎倾,木蓝卿的眼眸闪烁了一下,他相信炎倾是绝对有能力做到的,对着他强颜欢笑了一下,说道:“呵呵,炎王请放心,不会让小世子有任何差池的。”

宽敞的教室清幽雅韵,充斥着浓厚的学习氛围,此时讲台上一名身着蓝色衣衫的男人正在认真的讲着课,底下坐着一众年龄在十岁以下的孩子,皆是认真的听着,课堂上是一片和睦融融。

站在教室外,炎倾叫醒了炎不离,“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好好的学习,你说过不会后悔的,现在是想后悔也已经迟了。”

炎不离揉着眼睛,懒洋洋的打了哈欠,看着炎倾有些不清醒,随意的敷衍的了一下,“嗯。”

恰巧此时敲响了下课的钟声,轻灵悠杨又绵长,讲课的老师收拾了一下便走了出来,看见门口的众人愣了一下。早就收到消息说是同意让炎不离入学了,他刚好就是反对的一派,脸色略微的变了一下,快步的离去了。

炎倾自是看出了那老师的不屑,眼中闪过一丝冷冽,将炎不离放在地上,自个也蹲了下去,看着她说道:“蛋儿,看不顺眼的只管狠狠的打就是,一切后果我来解决。”

看着他们的木蓝卿听到炎倾的这话,顿时是嘴角一抽,看不顺眼的只管打就是,这是什么人呀?炎王这样教育孩子尊的好么?

炎不离笑了笑,“爹啊,你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嗯,”炎倾满意的点了点头。

完了,炎王的教育已经是深入人心了,他要不要重新好好的教育炎不离一遍?木蓝卿剧烈的抽搐着嘴角,默默的想着。

一想到夜晚睡觉时又是一室的冰冷,炎倾又忍不住有些心塞了起来,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他一时还真是不不习惯,深深的看着她,嘴上不停的絮叨着话以及不放心的嘱咐炎不离。

上课钟声又敲响了,离别的时候终于是来临了,炎不离咧着嘴对着炎倾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跟着木蓝卿走进了教室,回头有些恋恋不忘的看了炎倾一眼,心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没有他在身边她真的会习惯么?

“炎不离,你去右边那最后一排的空位坐下吧!”

走到了木蓝卿指定的位置坐了下来,炎不离四处张望了起来,便见她身边坐的人居然是韩筠昔!此时正挂着灿烂的笑容对着她挥着手,炎不离对她回笑了一下。

这节课是木蓝卿的班会课,好好的给众人介绍了一下炎不离,嘱咐大家好要和睦相处,便说着一些过几天入学典礼的事宜。

在教室外的炎倾透过一旁的窗子紧紧的看着炎不离,心里是一片五味杂陈,这就是为人父母的感觉么?当年娘送他去师傅那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不舍又担忧的感觉?有些悸动,有些惆怅。

敛了敛眼眸,炎倾恢复了一脸的淡然,看向了一旁的桃夭,絮絮叨叨的叮咛了起来,“小爷睡觉很不安分又爱踢被子,近日天气转凉你晚上就跟她睡在一起吧!小爷早上爱赖床,你一定要让她用早膳,早膳前她习惯喝一杯虹牛奶,还有她爱吃辣但早膳一定要给她吃清淡的,不然她会肚子痛……”

炎倾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听得众人是不禁咂舌,有了小爷后爷都变得嗦起来了!

桃夭时不时的应着,心里是一个劲的打鼓,很是担忧着,爷照顾得小爷这么周到,她这么个粗枝大叶的人能照顾得好小爷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小爷。”

“是,爷,”桃夭铿锵有力的回答着。

炎倾颌了颌首,不舍的看了眼炎不离,转身离去了,夜荼,辰让和清吟赶紧是跟了上去。

一脸肃穆的看着炎倾消失的背影,桃夭忍不住呼了口气,双手抱胸的倚在墙上,紧紧的注目着教室里听着讲的炎不离,精神有些恍惚了起来,嘴上却是嘀咕的念叨着刚才炎倾的吩咐。

之前还很有兴致的听着木蓝卿的话,没多久炎不离便无聊得连连打起了哈欠,若不是才睡醒没多久现在是没什么睡意,她绝对是一头就趴在桌上睡觉。

靠在了椅背上,炎不离无聊的弄着指甲,特么的这就是上课啊!不过就是一个入学典礼嗦得真让人受不了!

讲台上木蓝卿依旧是大声的讲着,炎不离是一句话没有听进去,指甲拨弄的有些厌烦了,炎不离看向了一旁的韩筠昔,一脸认真的听着,专注的模样让炎不离是不禁嘴角一抽,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屋顶,好好学生啊!

班会课就在炎不离四处张望,百无聊赖中结束了,木蓝卿说了句下课,深深的看了眼炎不离,走出了教室。

木蓝卿一走,韩筠昔便靠了过来,对着炎不离呵呵的笑着,一脸的和善,“炎不离,已经开学两天了,落下的课程要不要我给你复习一下?”对于炎不离入学一事闹得南城是满城风雨,韩筠昔还真担心赤崛学院不让她入学,心里正愤愤不平呢!没想到她来上学了。

炎不离正想开口说不用了,但看着韩筠昔满脸的笑容,她还真有些不忍拒绝她的好意,点了点头,对着她笑道:“好啊,谢谢你。”

“那今日放学后我就给你复习吧!”韩筠昔甜甜的说道,对于炎不离她是真的喜欢,而且他才五岁,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人了,不,应该是整个赤崛学院年龄最小的人吧!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去照顾他!

“嗯,”炎不离抿着笑,对着韩筠昔点了点头。

“离儿,欢迎你入学啊!”这时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便见云一醉挂着明媚的笑容走了过来。

“云一醉,”炎不离看着他叫了一声,问着,“你也是这个班上的?可我刚才怎么没有看见你。”

“呵呵,”云一醉轻笑了两声,“离儿,我不是这个班上的,我是听说你入学了,过来来看看你,很不习惯吧!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呵呵,那谢谢你了,我确实是很不习惯,我若是逃学的话可以来找你么?”炎不离扑闪着一双黑眸,笑脸盈盈的问着。

云一醉和韩筠昔看着炎不离愣了愣,逃学!刚入学就想逃学,还真是!

“凌哥哥,哥,你怎么会来这?是来找我的吗?”看着走进教室的莫南凌和简珏,坐在椅上正和身旁讲着话的简菁菁立马站了起来,一脸笑呵呵迎了上去,余光瞥着愣住的众人,眼神高傲了起来。

今天遭气到了,有个一个卖保险的奇葩亲戚,专门坑熟人,为了给自己提业绩就让偶家买保险,偶们很清楚的拒绝不买,她居然自己掏钱又瞒着给偶家买了,偶爸之前就被她这么坑过,现在都还被套起的,今天她还打电话来让偶们把钱给了,好不要脸有木有?真的是人至贱者无敌啊!好想狠狠的抽她一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